第九十四章希望/大唐之圣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为何不被感染?这是什么意思?”宇文哲听到孙思邈的话后微微一愣,道。

“哈哈,还是这个小家伙提醒的我,若不然我也不会距离那么远就发现你的存在,藏在你体内深处的那股气息还瞒不住它,果然,就是这股阴毒之气!”孙思邈抓着宇文哲的手腕,感受着宇文哲的脉动,指了指紫金幼虎脖颈处的药鼠,露出一副了然之意。

“药鼠?怪不得!”宇文哲点了点头,这样的话一切都说的通了,药鼠在异兽中也是极为特殊的存在,这一切都是因为它的特性,寻找珍惜的药材可以说是药鼠的本能,当其他异兽遇到药鼠时不但不会伤害,反而会给予保护,这群紫金虎也许就是由于这种原因才会如此行事。

“在瘟疫爆发前我曾经来过贺兰山脉,有一次这只幼虎掉落进山涧,受了重伤,我在药鼠的引导下才救下了它,所以它与我亲近,我这些时日一直在这座关隘中研究疫病,它的族群都被这里的血腥味吸引而来,相遇后就一直待在了一起。”孙思邈看着宇文哲的目光总是在紫金虎身上转动,解释道。

“原来如此,异兽通灵,他们是在保护先生不被其他的野兽侵扰啊,那么先生可曾发现这次的疫情到底是怎么回事!”

“好,那我问你,你身上佩戴着血玉吧,这个世间也只有血玉才会有如此奇妙的功效!”孙思邈松开了宇文哲的手腕,肯定的问道。

“先生是如何得知,晚辈的身上确实有一块血玉!”

“当初你被我救上河岸的时候,体内就沾染了一些阴毒之气,不过当时你体内的阴毒之气并不多,完全可以凭借着自身的生命元气将其消磨干净,所以我当时就没有多说什么。

可是,你在那之后一定又去了一处阴寒之地,导致体内再次摄入了大量了阴毒,这种阴毒会使人意识全无,只剩本能,成为一具行尸走肉,如今你根本没有什么变化,那就说明你的身上一定有血玉,压制了阴毒之气的爆发!”

“阴毒之气,难道就只有这一种可能?据我所知,闪电貂的血液能解除世间所有的毒素。我就不能解除了这阴毒之气吗?”

“阴毒之气不是毒,它是一种很玄妙的东西,就像是生命元气的对立面,闪电貂的血液与之无用,不过这世间还是有东西能解除阴毒之气的,可是那仅仅是传说中的东西,所以老夫才会猜测你的身上有着血玉,相比较而言,还是血玉存世的可能性比较大!”

“原来我的身体之所以变成那种样子,是因为这种阴毒之气,可是和和这一次的瘟疫又有什么关系?!”宇文哲恍然,终于知道了自己身体发生那种异变的原因,不过他仅仅是想了想就全都抛在了脑后,现在还是瘟疫之事最为重要。

“鬼山贺兰,屠戮人间,说的就是这一次瘟疫是在贺兰山上酝酿而出,与以往不同,这次瘟疫中融入了贺兰山这座鬼山中积攒的阴毒之气,所以才会变异成这样,导致整个都护府都被笼罩在绝望之中!”

“而我之所以没有被感染,就是因为我的身上佩戴着血玉,那么瘟疫传染的途径…”

“没错,刚开始都是身体虚弱之人,或是受到过重伤,伤到过元气之人被传染,但是随着疫情的严重,这个身体的门槛就在逐步提高,到了最后恐怕没有人能躲得过去!”

“先生,到底怎么样才能解决这一次的疫情,既然知道了原由,应该就能找出对策了吧!”

“没错,知道了原由就能对症下药,这些时日我一直在寻找,只不过一直都没有头绪,想要解决瘟疫,就要先找到去除阴毒之气的方法,幸亏这些阴毒也只是稍稍的融入了一些,那位张大人留下的这几个字,让我恍然大悟,而这对策,就落在了这个青字上。”

“不是说阴毒之气无解吗?”

“我说的是阴毒之气无解,现在融入进疫病中的最多也就是阴寒之气,当阴寒之气大量聚集才会凝聚成毒,青,说的就是生长在贺兰山上的青昏草,青昏草能够化解阴寒之气!”

“青昏草?!这不可能,这种杂草到处都是,怎么可能有这种奇效?”

“这个世间从来都没有能够孤立于世间的东西,相生相伴,相互对立,这是世间的规律,万物的本源,没有什么是绝对的,只要存在,就必然会有能与之相互消融的存在,这青昏草扎根于贺兰山上,相比于其他地方的青昏草颜色更深邃,枝叶更粗壮,汁液更阴凉,它的生长不仅仅吸收着大地的养分,还吸收着贺兰山上的阴气,所以只有贺兰山上的青昏草才有化解阴气的效用,只要把青昏草融入到治愈瘟疫的药方中,就能化解这一次单于都护府的劫难。”

“先生,和我去银川吧,只有银川才能为您提供最好的条件,也能及时救治百姓、治愈这么大面积的疫情,而且长安已经派来了很多的支援,应该有很多医者会来到银川,总归会有些帮助!”

“好,如果有银川的支持,会减少很多麻烦。”

每一副药方都是经过漫长的年月,被无数次修改,才能用于治疗疾病,改动一张药方甚至要比创造一张药方都要难,想要在不改动原本药性的情况下融进青昏草,就要经过大量的实验,毕竟药性极难掌控,不要说添加其他的药材,就是原本的药材配备比例不同也会出现不一样的情形,更不用说要添加进能够消融阴气的青昏草,即便是对于孙思邈来说,这也是一个极大的考验。

孙思邈招了招手,药鼠在那只幼年紫金幼虎脖颈处的毛发里钻了出来,对着宇文哲坐了一个鬼脸,直接钻进了孙思邈的药兜里。

直到现在,宇文哲可以说还处在眩晕的过程中,在短短的时间里,仿佛经历了大喜大悲,不但得知了自己身体变化的原因,而且终于找到了治愈瘟疫的希望。

真不愧是孙思邈啊,仅仅凭借着自己的推测,就能得出张宝藏放弃生命才得到的结论,而且已经找到了方法,现在只差把这所有的结论展现出来,希望就在眼前,曹铭拼命都要守护的地方,有希望能够保住,这也是宇文哲如今最大的执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