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九章生息丸/大唐之圣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孙思邈只是看着宇文哲的模样,就得出了结论,眼前的宇文哲脸色苍白,看上去在身体的最深处向着外面散发着虚弱感。

只不过他就和当初被他抱在怀里之后的那个小女孩一样,并没有在皮肤之内渗出尸体般铁青的颜色,虽说虚弱,但并不是毫无生机。

“怪不得,怪不得那个小丫头会产生那样的变化,原来是血玉的原因!”

宇文哲把手伸进了胸口中,拿出了那一块圆环形状的血红色玉佩,把这块玉佩放在了自己身前的石桌上。

就在这块玉佩离开他身体的这一瞬间,一点点死寂般的铁青色在他的皮肤里渗了出来,瞳孔上覆盖了一层血红色的薄膜,整个身体周围的温度都变得比以前阴森了一些。

宇文哲显得更加虚弱,甚至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摇摇晃晃的坐在了地上,眼神中流露出了一丝痛苦之意。

“先生,我们开始吧!”

“好,开始!不过在这之前你先把它服下去。”孙思邈点了点头,把手里的瓷瓶打开,倒出了一粒玻璃球大小的丹药,丹药呈现乌黑亮丽的光泽,甚至能倒映出人的影子。

“吃了吧,这是老夫炼制的生息丹,用生息丹护住你的命脉,即便是药剂不对也能保住性命!”孙思邈看着宇文哲迟疑的模样,微笑着点了点头,解释道。

“呵呵,看来我的命还真是好,三大奇药中的生息丹都被我遇到了!”

生息丹是三大奇药中唯一一个是人为炼制而出的丹药,效用自不必说,只要还有一口气在,服下生息丹就能维持八十一天的生命,在这八十一天内病情不会恶化,就算是那三大奇毒能被生息丹压制八十一天,可谓是吊命的圣药。

在古代,交通不便,传递通信的方法也极为落后,要是得了疾病根本等不到医生的到来,所以生息丹可以说就是救命之药。

不过这生息丹炼制的过程极为繁琐,而且用到的药材也都十分珍贵,世间每出现一枚生息丹都会引起哄抢,稀罕的无比,就算是帝王都不一定能够得到。

宇文哲接过这枚生息丹,在鼻翼下嗅了嗅,却没有闻到任何的味道,若不是这枚丹药看上去就像是玻璃球一样光滑,恐怕扔在地上都不会有人注意到。

“那晚辈就不客气了!”

“哈哈哈,这样就好,服下这枚生息丹,这三天你可就要猛劲的试药了,这一院子的药可都要喝下去才行!”

孙思邈看着宇文哲服下了那枚生息丹,这才笑着点了点头,药鼠也一轱辘在药兜里钻了出来,有些不满的看着宇文哲,就好像宇文哲占了天大的便宜一样。

“好吧,我尽量!”宇文哲苦笑着看着院子里上百砂锅,又转而惊奇的看了一眼身前的药鼠,道。

此时他的身体已经没有了继续变得虚弱的感觉,仿佛自己被感染的瘟疫和体内的阴寒之毒全都被控制在了服食生息丹前一秒的状态。

内院的大门再次被关上,这一关就是三天,在这三天的时间内,银川城的气氛更加的凝重,城内所有的士兵都已经出动,就连李绩和程咬金带来的大军都开始进城,最重要的是,一直以来银川城内对城下百姓所提供的粮食都已经停止了下来。

王大虎这三天一直都守在内院的大门外,日夜不离,这三天三夜都没有闭眼,两只大眼睛熬的通红,浑身的气势越发的暴虐。

直到第三天凌晨,太阳还未曾露头,数万大军就开始在城内集结,肃杀之气冲天而起。

“药师兄,还等吗?若是天一亮恐怕不妙啊,外面集结的百姓太多了,并不是毫无威胁。”

李靖、李绩、程咬金,站在大军的最前方,整个大军都没有发出任何的声音,静的可怕,就好像融入到了黑暗里。

直到李绩的声音响起,在黑暗中传出了极远的距离,引起了很大的骚动。

“等一等吧,城外的不是敌人,而是我们应该守护之人,因为这场疫情,我们不得不对他们出手,可是最少也让我们坚持到最后,让士兵我们全都死心啊!”李靖摇了摇头,眼神里流露出一丝哀伤,这丝哀伤隐藏在黑暗中,看向天空的东方,等待着太阳升起的那一刹那。

直到一缕晨光穿破黑夜,黎明到来,太阳的光辉撒向大地,李靖的脸色终于显露出绝大的哀伤,右臂缓慢而又坚决的举了起来,在刚刚微亮的清晨,却显得极为刺眼。

“等等,药师兄,你看那是不是王大虎,难道是…”就在下一瞬间,李绩一把按住了李靖的肩膀,阻止了李靖即将发下的军令,看着在城内奔行而来的那一道魁梧的身影,惊喜的说道。

“将军,成功了!治愈疫情的药已经配置了出来,我们成功了!”

王大虎的声音在远处如同炸雷般响起,李靖先是楞在了原地,但随后就露出了一副狂喜的神色,这位被数十万大军兵临城下都会好不变色的军神,在这一刻发出了如此激烈的情绪变化。

“传令大军原地待命,我们去看看!”李靖对着身后的韩守将吩咐道,随后和李绩、程咬金,向着王大虎迎了过去,仅仅几百米的距离,就把胯下的战马催促到了极限,极短的时间内就拦在了王大虎的身前。

“大虎兄弟,怎么了,你刚才说成功了,可是…”李靖喘着气,带着希翼的眼神看着眼前的王大虎。

“将军,孙先生已经成功的配出药剂,林哲已经被治愈了,而且配置治愈瘟疫药剂的药材都很常见,完全可以大规模配置,这一次的疫情有救了?”

“好!哲儿在哪里?还在内院吗?我们这就过去!”

城主府,内院。

宇文哲整个人都瘫软在了地上,右手不停的在肚子上摸来摸去,一个饱嗝都会在嘴角满溢出一些灰色的药剂,每当这时,宇文哲的脸上都会显露出一丝苦笑。

“先生,要是在喝下去,我就算没被瘟疫折磨死,也要被撑死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