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七章三道旨意/大唐之圣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是一本兵法,这是天下第一兵法!”

李世民站起身来,昂首挺胸,斜向上四十五度角仰望天花板,好一阵感慨。

过了会儿,李世民只觉得脖子都有些僵硬了,还没有得到长孙皇后的回应,不禁转过身来,低头看去。

这一看,差点没吓死,原来,长孙皇后放下了手里的梁祝,打开了这本被李世民誉为天下第一兵法的兵书,看了起来。

李世民伸出大手,把书在长孙皇后手里抢了过来神情略显戒备。

要是长孙皇后被这本书吸引就坏了,自己还没看完呢,最起码先看几遍在给你啊,要不然你抱着就不撒手了,作为一个大老爷们还真能强抢不成。

李世民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已经在强抢,抢过来后,又津津有味的看了起来。

“哒哒哒…”

立政殿里,因为两人都在看书,所以十分安静,大白天的,脚步声便轻易可闻。

“高阳给父皇母后请安!”

“嗯,好,朕知道了!”

李世民来头也没抬,

“父皇,林哲写的书很好看吧!”

对于李世民的表现,高阳并没有表现出什么不满,反而鬼马精灵的转了转眼睛,道。

“确实不错!”

“林哲制作的羽毛球也很好吧,母后这几天气色好多了!”

“挺好!”

李世民的注意力都放在了书上,下意识的回答道。

“父皇,女儿近来想学习书法、文章,想拜孔大人为师,您说好不好!”

“嗯,高阳长大了,朕给你一道旨意,去随孔颖达学习!”

高阳看着注意力依然都在书上的李世民,更加开心。

“长乐姐姐也想学,还有城阳,稚奴太小了,就先算了吧!”

“这是好事,难得你们都那么好学!”

说到此处,高阳捂着嘴角,露出了一丝狡黠的笑意。

“父皇,女儿要很正式的学习,孔大人去军校的时候,女儿也得跟随才是!”

“嗯!可以!”

李世民下意识的点头,道。

“陛下,这你也同意,高阳一个大姑娘家,去军校干什么!”

长孙皇后放下手中的梁祝,不满的说道。

“啊?什么?高阳去军校?朕怎么不知道,不许去!”

李世民这才放下手里的书,神情有些茫然,道。

“父皇,您刚才都答应了,君无戏言!”

高阳不满的说道。

李世民放下手里的书,缓了缓,这才想起了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

随后,抬头看向高阳,脸色顿时耸拉了下来。

“看看你,你乃一国公主,穿上一身书生袍像什么样子!”

高阳穿着一身书生袍,明显的女伴男装的样子,看的李世民一阵皱眉。

“祝英台就是女扮男装去学院求学的,女儿为什么不可以,您还不是让倭寇使团去军校学习了,还有两个女的呢!”

“不行,这件事没得商量!”

“父皇,你刚才都答应了,君无戏言!”

“不行!”

“君无戏言!”

“观音婢,你看看你的好女儿!”

李世民被一句君无戏言怼的心中愤恨,忽然间仿佛看到了宇文哲,在对着自己得意的笑。

当初,宇文哲也是用这样的方法,死咬着一句君无戏言,把张玲珑塞进了禁军的队伍里。

虽说事后证明这是十分正确的,但当时李世民也是不情不愿的啊。

“陛下,你自己说出去的话,让臣妾怎么说,还是你自己解决吧!”

长孙皇后撇了李世民一眼,继续埋头看了起来。

“啪!”

李世民站起身来,“啪”的一声,把手中的书册摔到了桌子上。

“你们都让林哲给带坏了,什么梁祝,一个女孩子天天穿个男人的衣服,像什么样子!”

李世民说完以后,站起身来,“噔噔噔”走了出去。

“母后,父皇答没答应啊?”

“应该是答应了,不然怎么会生那么大的气,连这本书都扔下了!”

“哈哈,那真是太好了!”

高阳只听进了答应了这几个字,其他的自动就过滤掉了。

“娘娘,公主殿下,咱家来为陛下取书!”

不大一会儿,王德拘谨的走了进来,拿起了桌子上的书。

“等一等,给本宫看看,到底是什么书!”

高阳一把攥住了王德的衣服,把书抢了过来。

“哎呦,我的小姑奶奶,千万别撕坏了啊!”

王德看着高阳随意的样子,双手一直在颤抖,道。

“三国演义?这是什么?林哲在编撰历史吗,没意思!”

高阳翻看了几页,把书扔回到了王德的手里,嘟囔道。

“轻点、轻点!”

王德差点没有被吓死,把书接到怀里之后,转身向着外面跑了出去。

“有什么了不起的,林哲的房间里还有好几本呢!”

看着王德小心的样子,高阳不屑的撇了撇嘴,道。

“真的?林哲那里还有!”

长孙皇后眼神亮了,惊喜的问道。

“那当然,不过母后,梁祝你都看了好几遍了,快还给人家吧!千万别在被别人借走了!”

“你这丫头,长乐不也看了好几遍,看你紧张的,母后还能给你撕坏了不成,这样吧,你再去哲儿那要一本来,这一本就还给你!”

“要就要,反正我和长乐姐姐可以和孔大人去军校,马上就能见到林哲了!”

高阳说完以后,露出了一丝笑容,转身离开了立政殿。

…………

王德拿着这本书,一溜小跑的跑到了太极殿。

李世民正在太极殿里焦急的走来走去,不时的伸着脖子向着外面探望。

“陛下,拿回来了,差点就被公主殿下给抢走了啊!”

王德有些气喘,这不是累的,而是吓的,就李世民对这本书的宝贝程度,要是出了点差错,还不知道谁得倒霉呢。

“你说说,林哲这个小子,人不在长安,还能弄出这么多事情,白蛇传里的白素贞,为了心爱之人排山倒海,梁祝里面的祝英台,为了梁山伯不顾生死,这不是成心挑拨高阳嘛,高阳这丫头也是太不让人省心了!”

“陛下,不如这样吧,把林哲召回来,让他在长安专职写书,在皇宫内给安排个地方,写不完不准回军校!”

王德想了想,道。

“对啊!朕怎么没有想到,军校那里有人盯着就行,那帮混小子也全都被赶了回来,更出不了乱子了!

暗卫这面发展的太快,赵国又带人去了陇右,只派王玄策一人盯着,朕还真是不放心,你马上去拟旨,让那小子赶紧滚回来,他回来了,高阳自然也不会总想着往军校跑了!”

李世民越想越兴奋,道。

“没错,这本三国演义,开篇就是,天下大势,分久必合合久必分,大气磅礴,还不知道多长时间才能写完,足以按住林哲一段时间了!”

王德道。

“这本书的确是看的朕心痒痒,还真的让他快点写完,这样,你去把它拿去印刷,大量印刷,满朝文武一人一本,这里面不光是兵法,还有着治国之道啊!”

“好,那咱家这就去!”

“等等!往都护府城郑善果再传圣旨,让他把别的任务全都放下,先把曹铭女儿的墓碑找回来,高阳朕是管不了了,还是早点嫁出去,让他自己去管吧!”

李世民声音愤恨,王德拿着这本三国演义一路小跑着离开了立政殿,今天的任务可不轻啊。

终南山下,军校中。

宇文哲也没有想到,自己回到军校还没有待上几天,刚把那些军二代们赶了回去,李世民的一道圣旨就传来了。

回长安任职,而且是在皇宫继续写书,书写不完,哪里都不准去。

宇文哲拿着手里的圣旨,露出了一丝苦涩的笑意。

怎么自己把三国演义写出来,还闹了这么一出,真是人算不如天算啊。

原本,每一本存世的兵书都是非常古板的陈述,作战的方法。

这些大头兵一看到书就困顿,所以宇文哲才想到了这本三国演义,可以提起他们看书的兴趣,没想到效果好像有些太过了。

宇文哲越想心里越觉得不是滋味,自己一个三品大将军,跑到皇宫每天写小说给李世民看,像什么样子。

第二天,宇文哲一大早出发,返回了长安城。

刚一进城门,宇文哲就被眼前的情形惊呆了。

明明是大晴天,是个女的就举着把伞,走着走着,看到人多的地方,把手上的伞往旁边一放。

一些穿着得体的公子哥,这看看那看看,捡着一把伞就站在原地乐呵一会儿。

“这是什么情况?”

宇文哲有些摸不着头脑,只觉得眼前的情形总有些诡异的熟悉。

好像当初白素贞就是成心留给了许仙一把伞,然后许仙用还伞的借口,找到了白素贞的家里。

不过人家好歹也是真下雨了吧!

宇文哲只觉得在一片十分诡异的街道中穿行,回到曹府后才松了口气。

“怎么就一本小说,会产生那么大的影响,这是让他始料未及的!”

回到曹府后,一个人也没见到,就连宋管家都没有看见,宇文哲心中更显得奇怪,只能向着自己的房间走去。

刚刚临近小院,就听到里面传来了翻箱倒柜的声音,和宋管家的哀求声,宇文哲当即沉下了脸。

“这是谁在自己的屋里子撒野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