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章第一课/大唐之圣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李世民话音落下,李治被长孙皇后带走,临走时留下的那一道期盼的目光。

宇文哲哲点了点头,示意李治放心,随后开始清理画板。

在这个过程中,王德又派人拿来了一套,阎立本抓着画笔,深吸了几口气,找了找状态后,对着宇文哲点了点头。

两人同时开始动笔,由于李治根本就不在,所以两人不需要抬头,一个劲的埋头作画。

宇文哲拿着木炭笔,很快就完成了,甚至比画素描象的时候完成的都要快。

李世民看到宇文哲停笔,急的来回走动,一会儿跑到阎立本身后看一看,一会儿抬起头给宇文哲甩去一道戒备的眼神。

阎立本完全陷入了自己作画时的精神世界里,对于李世民的焦急,宇文哲的停笔,完全没有发觉。

笔下的人物一点一点的成型,各种颜色的笔轮番上阵,阎立本也是拼了,为了让李治喜欢,在画上真是把李治画成了一个完美的小正太。

李治与画上的区别,就像是用美颜相机自拍以后,和本人的区别一样。

李世民在后面看的两眼发光,“这是朕的稚奴?怎么会如此可爱!”

足足过了一个时辰,阎立本放下了手中的画笔,听着李世民不可思议的话,满意的点了点头。

“喂,林哲,你在那干什么呢,阎爱卿已经画完了,还不快把你的画拿来,一并送到立政殿去!”

李世民看着宇文哲在一旁若无其事的写着什么,不屑的撇了撇嘴,几分钟就完成的一幅画,怎么跟眼前这一副融入了风景和人物的水墨画相比。

就算是李治年纪小,也懂得分辨哪个好,喜欢哪一个吧。

阎立本确实是一代画技大师,这是公认的,不过比起哄小孩开心,可不是画画技巧的事,而是方法。

宇文哲把自己手里画递给王德,连看都没看李世民挑衅的眼神,继续埋头写了起来。

“喂,林哲,你在那写什么呢!”

李世民看着宇文哲无视自己的样子,就像是全力一拳打在了一团棉花上,丝毫没有感受到受力点,心里一阵难受。

“陛下,阎大人画一幅画用了那么长时间,末将也不能干等着,所以趁机写一些三国演义的后续!”

宇文哲连头也没抬,道。

“哦?那好,你专心写!”

李世民下意识的点了点头,强压着不忿的心情,看向立政殿的方向。

因为,王德带着李治回来了,而且既然宇文哲是在写三国演义,当然不能在打扰,自己还等着看呢!

很快,王德带着李治来到了凉亭里,李治手里拿着两张画纸,抬头看向宇文哲,目光里闪烁着些犹豫。

“哼,稚奴这分明是做出了选择,却又担心不是林哲画的!”

看着李治犹豫的样子,李世民冷哼一声,道。

宇文哲撇了撇嘴,心里不以为然,“晋王殿下,喜欢哪一张,直说无妨,你喜欢的那一张,就是末将画的!”

“大言不惭!”

李世民一声大喝,把李治吓的一个激灵,右手上的那一页画纸也下意识的递了出来。

李世民向前有了两步,在李治手里接过画纸,顿时停在了原地。

“这是什么画,人哪有那么大的脑袋,这眼睛,怎么是竖直狭长的,这哪里像稚奴,可一眼看去,这就是稚奴,这是怎么回事?”

李世民只觉得宇文哲得意的笑容在脑海里越来越清晰,咬牙切齿,道。

阎立本看着李世民的表情,把画纸接了过来,视线落在上面,同样落在了原地。

“臣,输了!”

“陛下,阎大人,教育小孩是需要方法的,要因材施教,就像这画,不是画的好,晋王就会喜欢,要对晋王的性子,他才会喜欢!”

“原来如此,一句因材施教,真是让本官自愧不如啊!只是不知道这画,有什么名堂,又是属于哪个流派,本官实在是爱不释手!”

“此乃,漫画!”

漫画,极尽于夸张的手法,却极为贴近生活,尤其是人物漫画,夸张人物某一方面的特点,使之极为有喜感,在夸张的基础下,还能让人一眼认出画的是谁。

对于孩子来说,漫画的吸引力是无与伦比的。

“罢了,林将军天纵奇才,本官不如,也就没脸在教授晋王殿下了!”

阎立本对着李世民行礼,在李世民错愕的眼神里,退出了御花园。

“林哲,你做的好事!”

直到阎立本离开后,李世民才反应了过来,生硬的留下了一句威胁,带着王德扬长而去。

“林哲……”

李世民的背影消失后,李治怯生生的拉了拉宇文哲的衣袖,道。

“怎么了?”

宇文哲低下头,看着李治一脸委屈的样子,有些疑惑,我这不是赢了吗,怎么还一副被人欺负的样子。

“画!我的画被阎大人拿走了!”

“什么?”

宇文哲顿时瞪大了眼睛,真是有什么样的皇帝就有什么样的大臣,一样的脸皮厚。

说起脸皮厚,宇文哲顿时想了起来,李世民走的时候,在自己画画的地方停顿了一小会儿,当时自己被李治手里那幅阎立本的画吸引,没有注意到。

当看到空空如也的画板,宇文哲心里要多腻歪有多腻歪。

“李二,你这个不要脸的,我这才写了多少啊,就让你拿走了!”

………………

显然,不管宇文哲和李治如何悲愤,被拿走的是找不回来的。

最终,宇文哲承诺给李治在画一幅,把李治哄高兴,顺便把阎立本画的糊弄到手之后,带着李治向立政殿走去。

阎立本精心做画,由于心有斗志,这幅画绝对是他的巅峰之作,如果比作画的功力,宇文哲拍马不及,可以说宇文哲并不是在作画上赢了阎立本,而是赢在思想上。

至于这幅画,画的还是没来的唐高宗李治小的时候,绝对是价值连城,传个一两少年,就是无价之宝!

立政殿。

长孙皇后之所以没有和李治一块返回御花园,是因为已经沉迷在这幅素描图里。

宇文哲带着李治进来的时候,长孙皇后依然沉迷其中,就在这一瞬间,宇文哲忽然有了一种如芒在背的感觉。

“林哲,你看这些宫女,好像想吃了你一样,看,小红的眼睛都红了!”

李治同样被立政殿里的气氛吓了一跳,不禁往宇文哲身边靠了靠,小声道。

宇文哲这才弄清,心里戒备的来源是哪里。

“哲儿,你到底还有什么不会的,真是让本宫惊喜!这素描图简直绝了,反正你进来时间也要走宫里任职,以后每天给哀家画一幅,没问题吧!”

终于,长孙皇后放下了手中的画纸,抬头道。

“娘娘赞誉了,只是今天的事情,千万不要告诉其他人,不然……”

宇文哲也没有想到,素描像一出,长孙皇后竟然会那么痴迷,由此可以看出,别的女人也应该没有抵抗的能力,进入立政殿看到这些宫女的神情后,更加确信了这一想法。

自己可是身在后宫啊,而且以后还要在原本那座小屋里任职,整个后宫多少女人,要是一块找来,是给画还是不给画,不画得罪人,要是动笔,那就更完蛋了,给这个画了当然就得给那个画。

最重要的是,她们只画一幅会满足吗,每天为长孙皇后画一幅,还勉强可以,要是整个后宫都扑上来,以后的日子就只剩下画画了。

“本宫给你保密倒是没问题,不过高阳和长乐那里你自己去说吧,对了,刚才城阳也在这,你和稚奴回来之前,她们刚走,去你的禁军小屋找你去了!”

“找我去了?”

“对啊!她们还以为你会直接回去,应该是她们走过了御花园之后,你才带着稚奴出来的吧!”

长孙皇后说完,无奈的耸了耸肩,把素描图给了身后的小红,自己又拿起了身旁的梁祝,津津有味的看起来。

反正自己是后宫之主,每天一幅素描像已经定下了,谁还能抢在自己前面不成,至于其他的,就看宇文哲的造化了。

“完了,高阳没事就喜欢拿着我的事迹到处讲,就跟炫耀一样,这一路上,还不知道跟多少人讲过了!”

宇文哲一个踉跄,差点没倒在地上,以后的宫廷生活,可想而知啊!

“林哲,你怎么了?”

李治看着宇文哲悲锵的样子,有些不着头脑,道。

“李治?徒弟!对啊,我怎么没想到,真是愚蠢!”

宇文哲顿时眼神一亮,“稚奴,以后不准在直接称呼本将的名字,正所谓天、地、君、亲、师,必要的礼节还是要有的!”

“哦!稚奴见过老师!”

李治反应了过来,赶紧站直了身体,一本正经的鞠躬行礼,道。

一旁的长孙皇后,也暂时把视线挪了过来,看着李治懂事的样子,笑着点了点头。

“稚奴,为师今天就开始给你上第一课!”

“学生谨听老师教诲!”李治皱哒着小脸,摆出了一副极为认真的样子。

长孙皇后也被吸引了兴趣,“哲儿,打算第一课传授稚奴什么?”

“第一课,作画,为师会在短时间内,把素描之法传授给你,徒儿,你就认命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