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七章羽化飞升/大唐之圣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道岳大师,您还在执着什么,兴教寺早已不是你闭关之前的兴教寺了!”

宇文哲一声大喝,如春雷炸响,道岳合十在一起的双手下意识的分开,汗如雨下。

与此同时,广场上的众人开始议论纷纷,当现实与信仰发生了冲突,这种感觉是茫然无措的,甚是会让人意志崩溃。

“阿尼陀佛!”

信徒们还好一些,在场众僧人,更加惶恐,“哗啦”坐在了地上一大片,开始口咏佛号,佛号声连绵不觉,声势浩大。

“将军!”

就在所有人的注意力,都放在了和尚们的身上时,一位禁军将士出现在宇文哲身旁。

“怎么样,查到了什么吗?”

“将军,查到了,属下真是被惊住了,原本属下还不相信呢!”

“那就好!”

宇文哲满意的点了点头,迈步走到了道岳大师身前。

“大师,本将的属下在卧佛堂后,兴教寺的后山,发现了一处极为有意思的地方,大师不妨移步,大家一同游览一番如何!”

“不行,不能去,后山是禁地,任何人都不能前往后山!”

道峰一声大喝,在口咏的佛号中极为刺耳。

“哦?兴教寺中还有禁地,这可真是让本将奇怪,佛家圣地内的禁地,到底是什么样的,或者说,里面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

宇文哲嘲讽道。

“师弟,兴教寺何来禁地,后山上不是存放杂物的地方吗!”

道岳大师脸色一沉,道。

“师兄,不能去,真的不能去啊!”

“道岳大师,你我同行可否?”

“宇文哲伸手做出了一个请的姿势,道。

“好!贫僧也想看看,这九年,兴教寺到底变成了什么样子,后山杂物存放之地,怎么就变成禁地了!”

道岳大师深深的看了道峰一眼,一如既往的没有表现出任何情绪。

也就是因为没有情绪,道峰的脸上顿时变成了一片死灰之色,瘫坐在了地上。

事情发展到现在,就是傻子也能看得出,这件事情里存在着多少猫腻。

道岳大师走在最前方,寺院内的众僧人不敢阻拦,宇文哲带着两个小正太紧跟其后,禁军将士走在宇文哲一旁,百姓信徒下意识的抬起脚步,在身后拉出了一条长长的人流。

在这位禁军将士的引领下,走过卧佛殿,来到一处山洞旁,这座山洞安装着一扇大门,一把巨大的铜锁挂在了大门上。

道岳大师直接推开了大门,就在大门被打开的这一瞬间,一道银白色的光芒在山洞内散发,仔细看去,银光里掺杂着一缕淡淡的金色,照得人睁不开双眼。

“竟然这么多!”

宇文哲转身,看着那位禁军将士,不可思议的问道。

“将军,属下刚开始也被震惊了,实在是想不到,一座寺庙,怎么会存下这么多银子!”

宇文哲越过道岳,因为道岳已经愣在了原地。

走进了山洞内,入眼处全都是银子,一箱一箱的银子,金子也有一些,整齐的排列在大箱的银子中间。

一个规模巨大的山洞,被银子堆满了,大门打开,阳光照射了进来,被银子反射成了银白色,站在山洞中,仿佛处在梦幻之中。

宇文哲摸了摸盛放着银子的木箱,很干净,没有一点灰尘,分明是经常有人擦拭。

走出了山洞,外面所有人都往里面探着头,眼睛里参杂着疑惑和火热。

“咦?道峰大师呢,怎么不在,本将现在可是有很多疑问想要问他!”

“道峰他……”

道岳回头看了看,果然,在人群中根本没有找到道峰的所在。

“其实道峰大师在不在,已经说明不了什么,道岳大师,请您继续解惑,一座佛寺要那么多银子干什么,这座山洞里,足有数百万两!”

“什么?数百万两!怎么可能有这么多!”

“天啊!我连想都没有想过,怎么可能有那么多银子摆在眼前!”

“不过佛寺里怎么可能有那么多银子,哪来的?”

钱帛动人心,这是自古以来的真理,而且人的心理都是不平衡的,这就是所谓的不患寡而患不均。

原来我们省吃简用留下来捐献给佛祖的,都跑到你们这群大和尚的手里,这不是糊弄人吗!

信徒们的情绪开始变得烦躁了起来,之前宇文哲说出那五大罪的时候,这些信徒还是半信半疑,毕竟信仰了这么多年了,但是当事实摆在面前,就像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心里顿时被打开了缺口。

“前些日子,寻芳阁被拍卖,最终卖出了两百万两银子,虽然当时是几个纨绔子弟凑在一起,可是明眼人都知道,这是他们背后豪门世家的手笔,好几个豪门才能凑出两百万两,兴教寺真是好大的气魄啊!”

宇文哲的话,更是在人群里引起了更大的骚动。

“哎呀,林哲,本宫知道怎么回事,这些银子一定是香客们捐献的,不过一群大和尚,又不能结婚生孩子,每天还要吃素,咏经,要那么多银子干嘛!”

高阳惊喜的说道。

“佛教总是以慈悲为怀,本将不知道,当年陇右大旱,全国都在支援,兴教寺做了什么,所有捐款人员的名单在户部都有所记录,不过本将倒是没有什么期望,每天总是依靠别人捐献香火的地方,心里怎么会有其他人!”

“阿弥陀佛,道峰犯了贪欲之戒了!”

“哈哈哈,一贪就贪了数百万两,你说的贪欲倒也简单,巨款、私兵,兴教寺的谋求相当不简单啊!”

宇文哲笑了笑,随后不留痕迹的向着人群中撇了一眼。

要是到了现在,还没有发现人群里李世民和长孙皇后,他也别再去训练那些特种将士了。

“施主,您还真是言辞犀利,这一次,兴教寺,甚至整个佛界,都要万劫不复了!”

道岳大师苦涩的说道。

“道岳大师见笑了,真正的佛法精髓,永远不会断绝,断绝的,只是借着佛法的借口,成为社会毒瘤的人罢了!”

宇文哲摇了摇头,向前挥了挥手。

一大批禁军禁军将士在人群中涌出,站在了洞口前。

“唉,怪不得,贫僧会在闭关九年之后出关,难道就是为了见证佛教的这一次劫难!”

道岳大师闭上了双眼,嘴里喃喃自语道。

“什么修佛?修佛修的是什么,这个世界上,佛家、儒家、道家、法家,等等,都是因人而异,最终,修的也是自己的心罢了!”

宇文哲看着道岳即便颤动,依然紧紧合十在胸前的双手,感叹道。

“修心,修心啊……”

道峰大师猛地睁开了双眼,仿佛醐醍灌顶,下一瞬间,一道强大的气流在道岳大师的身体里爆发而出,这一股气流强大到甚至把宇文哲吹的后退了两步。

宇文哲惊骇异常,“这是什么情况?怎么变得跟变身超级赛亚人一样!”

道岳大师的变化,让聚在这里的百姓们顿时跪倒在地上,仿佛见到了神迹。

李世民在人群中,下意识的挣脱了长孙皇后的双手,向前走了几步。

“原来内功圆满以后,真的还能突破,内气外放,竟然会有如此大的威力!”

宇文哲对于内功的理解不深,不像李世民那样见多识广,只是周围百姓们的表现,让他感觉十分腻歪。

自己费尽了口舌,好不容易把这些信徒心里的佛教信仰改变了些许,怎么道岳大师就来了这么一手,这是在显露神迹,话说原理是什么?

道岳大师的衣袍,无风自动,足足过了一刻钟,道岳大师才完全安静了下来。

此时,宇文哲仔细观察,仿佛产生了错觉,总觉得道岳大师年轻了许多,脸上的皱纹都舒展了起来。

“想不到,闭关九年都是空谈,一朝开悟,是因为施主的一番见解,这不是佛教的劫难,而是洗礼,贫僧受教了!”

道岳双手合十,对着宇文哲深深行礼,道。

宇文哲眉头紧皱,心里总觉得道岳大师发生了什么不可预知的事。

道岳大师对着人群中笑了笑,走到了身旁的一棵大树旁,在大树的枝干上轻轻抚动。

下一瞬间,道岳身体扭转,整个人腾入半空之中,飞越了放置银子的洞口,踏着树尖,消失在众人眼前。

“我勒个去,这也是轻身功法?”

宇文哲惊愕,道岳这一身飞跃,完全超出了他对于科学的认知,甚至比当初那一道白色的身影更快,更高。

或者说,他前世所存在的科学,还达不到完美解释这一切的程度,就像是他的穿越,一样的无法解释。

“大师,羽化飞仙了,荣登极乐世界!”

“大师,不要丢下我们……”

“阿弥陀佛,此乃洗礼,我佛慈悲!”

众多僧人,顿时跪坐在了地上,佛号响彻,悲戚壮烈。

“道岳大师,这个难题,可是不好解决了!”

宇文哲看着跪了一大片的僧人和信徒们,知道了自己今天的努力,全都白费了,不管说什么,也比不上亲眼所见,除非有大智慧,辨明这一切。

显然,已经被信仰洗脑的百姓们没有这种大智慧。

但是有人没有跪下,而且有这样的大智慧,所以宇文哲心中虽说凝重,脸上却露出了一丝笑意。

宇文哲低下头,看着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的李治和李贞,摸了摸两个小家伙的头。

“稚奴,贞儿,自古以来,君为轻,民为重。但是,倘若有一天百姓抛弃你,选择了信仰别人,你又该如何,还会不会继续背负着黎明百姓走下去。

这方天下是你李家的,其他人都会看着你,看着你的选择,你们又会如何抉择?”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