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七章侯君集拜相/大唐之圣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李靖进近来身体不好的消息,宇文哲却没有听说。

“李靖确实想要辞去兵部尚书一职,是因为想要把更多的精力放在军校上,为大唐培养更多的人才。

朕无奈认同,对于兵部尚书这一职位,心里也有着些许的考量,候爱卿确实可以承担起这个担子,诸卿觉得如何?”

李世民点了点头,看着下方的众位大臣,道。

“陛下,臣等无异议!”

众位大臣摇头,侯君集确实有这个资格,更何况这段时间侯君集一直以学生的身份跟着李靖学习,谁知道这是不是李世民特意为之,更没有人会出头阻止了。

就这样,侯君集拜相,官至兵部尚书,宇文哲神色凝重,侯君集成了兵部尚书,自己可就有了很多掣肘了,也幸亏自己手下的几个部门,都是直接向李世民负责,绕过了兵部的管辖,不然肯定更麻烦。

“陛下,末将有事启奏!”

与此同时,侯君集踏前一步,拿出了一道奏折。

王德走了下来,接过了奏折,放在了李世民的手上。

李世民打开奏折以后,却沉默了下来,一封奏折看了数遍,看的下方的大臣们全都来了兴致。

“嗯,候卿的建议全都很中肯,不过还是需要考虑当事人的意见,这件事暂且压下,等朕考虑考虑!”

李世民抬起头来,本能的向着宇文哲所在了方向看了一眼,随后把奏折塞进了衣袖里,根本没有说出奏折里到底是什么内容的意思。

“行了,今天就这样吧,退朝!”

众位大臣疑惑,但是也没有其他需要拿在朝会上来讨论的政事,李世民挥了挥手,站起身来向着大门外走去。

“林将军,不知哪天有空,你我二人相聚一番,如何?”

李世民离开后,众位大臣随之离开,侯君集却来到了宇文哲身前,露着一副柔和的笑意,道。

“本将每天不但要续写兵书,还要为诸位皇子公主上课,恐怕腾不出空隙!”

宇文哲瞳孔一缩,脸上同样露出了一副笑意,道。

“那真是遗憾了,本将还想和林将军商讨一下,火药坊和军校,未来的走向,看来只能本将自己琢磨了啊!”

侯君集摆了摆手,说完后未等宇文哲回答,扭过头留下了一道背影,向着太极殿外走去。

“这就要夺权了吗?”

宇文哲的表情彻底严肃了下来,侯君集掌控兵部,就真的有了打这两个地方主意的资格。

说来归去,火药坊和军校都属于军队上的东西,和禁军的性质完全不一样,兵部管辖,这是天经地义的。

以前因为兵部尚书是李靖,而且这两个地方没有宇文哲就运转不起来,现在不一样,正常运转之后,就没有了这样的顾虑。

只要按照这个模式,虽说不会在进步了,但是现有的成绩也完全保留了下来。

至于特种兵的选拔和训练,也不是问题,最起码现在的特种将士们,都知道自己当初是怎么被选拔出来的。

可以说,宇文哲所做的这一切,不可能完全保密,就算是真的来一个狡兔死走狗烹,飞鸟尽良弓藏,也是没有任何顾虑的。

难道能跑去跟李世民说,之前的特种将士是玄甲军训练的,想要训练新的方法不一样,显然不能。

就算不一样,也是大同小异,最多训练出来后,达不到第一批特种将士的水准,但是对于普通士兵,也足以称王了。

宇文哲站在大殿内,深刻的感觉到了身体内涌现而出的危机感。

对于李世民来说,完全可以压制自己的感情,因为他是帝王。

成为一个李世民喜欢的人才,远远不如成为一个不可或缺的人才安全。

大唐就缺不了你,缺了你就会造成巨大的损失,如此,才算是真正的立于不败之地。

所以,大学的建立,一些科技手段的出现,甚至瓦解七大望族的手段,就全都要加快脚步了。

宇文哲在沉思中醒来的时候,大殿里的人都已经走光了,宇文哲离开了太极殿,走出了大门,看到宇文士及在大门外走来走去,显得十分焦急。

“林将军!”

看到宇文哲之后,宇文士及才算是松了口气,道。

“宇文大人,有事?”

宇文哲看了看四周,还有一些太监、宫女,不时的在周围走动。

两人之间的关系不能暴露,所以宇文哲表现的十分客气。

为了维持这个秘密,当初宇文哲拜访了宇文士及一次,就再也没有去过,而且平时遇到也是点头示意,并没有表现的多么亲密。

当初在寻芳阁,宇文哲把宇文嵩嗣狠狠地蹂躏了一顿,也成了他们之间没有关系的表现。

当然,宇文嵩嗣也确实有了很大的变化,变得在家刻苦用功,只是这一点知道的很少罢了。

“林将军,可是和侯君集有过节?”

宇文士及道。

“怎么?”

“呵呵,刚才在大殿内,所有人都看到了,就在侯君集递交奏章的时候!”

宇文士及苦笑,道。

“原来我表现的那么明显啊!”

“你表现的并不是很明显,但是大殿里的,都是经历过多次劫难的人精,有时候一个眼神的变化都瞒不住,更何况你刚才……”

宇文哲听着宇文止及的话,不由得皱起了眉头,“没错,我和宇文士及有仇,而且是死仇,当初镇守贺兰山的守将侯君涣,就是我杀的!”

“侯君涣擅离职守,丢了贺兰山,他是罪有应得!”

“没错,他是罪有应得,但他也是侯君集的弟弟!”宇文哲道。

“侯君涣镇守贺兰,你在贺兰生活了十六年,他会不会……”

宇文士及四处看了看,此时周围很空旷。

“馨儿的墓碑不见了,直到现在,也没有找到是谁拿走的!”

“墓碑?”

“没错,上面写着,宇文、曹氏怜馨之墓!”

“糊涂,你怎么能留下那么明显的标记,你……”

“三叔,我不能在欺骗馨儿。”

“罢了,当初陛下登基,大赦天下,你父亲也在大赦的行列之中,就算你身份暴露,顶多无法在朝中为官,我还是能保你安全的!”

“三叔,我先去见陛下了,你也要多加小心,若是我的身份暴露,也许你也会成为有心人的目标的!”

“放心吧,我在长安经营多年,可不是谁都能懂得了的,对了,你抽空回家一趟吧,嵩嗣那孩子的确是醒悟了,但是对你产生了些误解。”

“嗯,我会找一个合适的时机!”

宇文哲点了点头,转身向着御花园走去。

李世民离开太极殿的时候,给了宇文哲一个眼神,文武百官大部分都看到了。

宇文哲虽然没有留意到,但是,李世民既然压下了那封奏章,见面谈一谈就是必要的,不可避免。

宇文士及离开了皇宫,而宇文哲去了御花园,李世民每天退朝后,都会去御花园小坐一会儿。

也许是放松一下压力,反正这已经成了一种惯例。

来到了御花园,李世民正翘着腿,坐在凉亭里,欣赏着自己的嫔妃们的运动。

整个御花园内,放眼望去全都是美女,也不怪李世民如此流连于此。

“怎么来的那么晚,你不想知道侯君集的折子里写的什么吗?”

宇文哲在太极殿前耽误了些时间,李世民显得有些不满,道。

“末将没兴趣知道,既然是侯将军的奏折,就应该是陛下做主!”

宇文哲撇了撇嘴,道。

像这种尚书的职位,都是私下里决定了,才会在朝会上提出来。

就是象征性的走走过场,侯君集也一定早就知道结果。

俗话说新官上任三把火,这道折子里写的绝对不是什么好事,再加上之前李世民看到折子后的表情,还本能的看了自己一眼,除了火药坊和军校,实在是想不到能有什么事情。

“哼,你自己看看吧!”

李世民冷哼了一声,把手里的折子扔了过来。

宇文哲连看都没看,就把折子放在了一旁,随即把昨天写好的折子拿了出来。

李世民对于宇文哲的举动并不显意外,随后才打开了宇文哲的奏章。

良久。

“王玄策真的能够做到吗?”

“末将相信王玄策的能力!”

“那好,就按你折子上说的办!对了,最近这段时间,你每天写三国演义的速度可是慢了,你抓紧时间,年后一开春,特种兵选拔和军校开始招生的行动,都要开始举办。

到时候,全国各地挑选出的兵,都要汇聚到军校,这件事还要你把关,当然,要是到那时候,你还是没有写完,那就继续给朕留在皇宫,朕就要考虑考虑侯君集的奏请了!”

李世民说完之后,摆了摆手,露出了一副不耐烦的样子。

“末将告辞!”

宇文哲低下头,掩饰着讥讽的神色,分明就是每天看不过瘾,找个借口催稿罢了。

虽然心里这么想,宇文哲还是回到了自己的禁军小屋,拿起了笔,伏在桌案上写了起来。

赶紧写完,赶紧离开皇宫,离李世民远一点,这才是王道。

李世民同意了王玄策带队出使,正好和小犬的使团一同返回,还省的自己的队伍在海上发生迷路的危险。

为此,小犬的使团又延期了一个月,直到崔亮在清河被召了回来,才算是启程返回了倭寇。

王玄策这一次带队,足有两百人,其中有三十名特种将士和七十名特种预备队的将士,是赵方带队,跟着王玄策去的。

他们两人在漠北草原合作,两人之间默契十足,对于出使倭寇,赵方并没有抵触,这可是能够立功劳的。

这一次王玄策心里也憋着一股气,总共才一百多名特种将士,一下子就带走了三十名,完全可以说明这股气是多么强烈。

之后,宇文哲更加忙碌了起来,王玄策走后,暗卫那面暂时没有撑大梁的可以顶替,宇文哲只能自己亲自坐镇。

所以三国演义的进度并没有加快,李世民也表示谅解,毕竟一个人的精力有限,这也是没有办法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