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章李治的神助攻/大唐之圣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稚奴,即便是皇族,也需要正视自己,无所谓的高傲,只会害人害己,而能力、学识、谦卑、等,这一切美好的东西,是否能拥有,和你身份无关,要看看你的心,能否包容,能否去不顾一切的追求!”

宇文哲看了看周围,依然处于惊愕状态的人群,沉声道。

“老师,稚奴明白,所谓达者为师,不能因为自己的身份而小看其他人,如果只是因为自己的身份,就变得盲目自大,就会失去人们的信任、亲近,变得惹人厌恶,只有正视自己,才能真的进步。

老师在音乐之道强于稚奴,就可以为师,若是稚奴因为身份原因有所懈怠,那么在根源来说,却是看不起自己,真正的智者,永远会怀着谦卑的心去学习,充实自己,只有这样,才能像是大海一样,海纳百川,有容乃大!”

李治皱着小脸,侃侃而谈,这幅从容的劲头,震的立政殿内所有人都安静了下来。

“稚奴,这是本宫的稚奴?”

长孙皇后伸出手,李治一看,赶忙跑了过来,懂事的把小脑袋凑了过来。

长孙皇后爱怜的摸着李治的头发,道。

关键是李治太小了,才那么大点,就能说出这么一番,连大多数成年人都无法理解的话,这才是最让人觉得震撼的,半年前还总是流着鼻涕跑来跑去呢。

李治露出了一副极为得意的神色,以前,长孙皇后也疼爱他,但是从来没有如此夸赞般的疼爱,这一点,让他极为受用。

“这个小家伙,背的还挺溜的!”

宇文哲笑了笑,唇角微动,这还是很早以前,自己曾经教过得。

“娘娘意下如何?”

“嗯,不错,就让隐娘试试吧,本宫也会去看看!”

“朕也会去!”

下一瞬间,李世民的声音在外面传来,声音里有些震撼,有些激动。

大殿之门被打开,显露出了李世民的身影,看着李世民冻得发青的脸,和一旁不停撇着嘴的王德,就知道,李世民一定是在大门外听了许久。

“这样看来,连李世民这一关也过了,稚奴,你还真是为师的好助手,这一记神助攻来的太是时候了,也不枉为师昧着良心,选择你的那副画作为第一名!”

宇文哲看着钻进长孙皇后怀里的李治,心底更加满意,这个学生不白教!

“林哲,朕早就说过,你教他们,朕很放心,以后要是再找新的老师,不用弄得那么麻烦,直接带去上课就行了!”

李世民大手一挥,嘴里冒着白气,随后对着隐娘笑了笑,发出了一道满足的声音,道。

“切,现在倒是这样说了!”

宇文哲隐蔽的瞥了一眼,“咳咳,陛下,娘娘,现在马上就要到了上课的时间了,要不末将先行一步?”

“嗯,你们先走吧!”

李世民很痛快,宇文哲带着隐娘等人,离开了立政殿,向着那座教室走去。

在去的路上,隐娘除了微微有些紧张,没有别的情绪,倒是莫轻语,就跟得了癔症一般,成了木偶人了,只知道本能的跟在宇文哲身后,还没有在震惊的情绪中走出来。

严格说来,隐娘就是一位歌姬,让一位歌姬去教育皇朝的皇子公主,这要是传出去,长安会暴动的,那些言官御史,又会有什么反应,这一下子不是把隐娘推到风口浪尖了吗?

宇文哲走在前方,走着走着,大手牵住了隐娘纤细的玉手,仿佛在传递力量。

“隐娘,我所做的一切,全都是为了大唐的未来,今天让你为师,其实最重要的是为了将来的大学城,作为铺垫,你放心,我会站在你前方,谁都伤不到你!”

大学城所传授的课程,将会包罗万象,那么教师的来源,也会是在各个地方,各种行业之间产生。

大学城建立,毫无疑问的,长安城内贵族家的孩子,都会去大学城上学。

若是全都凭借身份,胡作非为,怎么办,今天就要定下基调,把皇子和公主都征服,其他人也就被征服了,因为今天要面对的,是整个大唐最为尊贵的孩子们!

“咦?那不是四哥吗,那是四哥的轿子,四哥怎么来了,好像是冲着咱们的方向来的!”

走到了距离教室最为接近的路口,李治的声音突兀的传出,随着李治的指向,看到了四个壮汉,抬着一个硕大的轿子,摇摇晃晃的走在路上。

轿子被压的很低,随着走动,一上一下的,不用问,这就是李泰。

在整个皇宫里,只有李泰能享受这样的待遇,因为李泰长得胖,肚子大,行动不甚方便,所以李世民给了他这个特权,让他在皇宫内也可以乘坐轿子。

宇文哲看着这顶轿子,露出了一副若有所思的表情,“难道又是李世民搞得鬼,要是李泰也来听课,今天就容易多了!

宇文哲很清楚,想让人们接受一件不愿接受的事情时,立威,就是最为有效的方法。

这个方法他经常用,那么立威的目标,当然要有分量,李泰坐着轿子往教室的方向来,不用说,也是李世民的原因,既然李世民认可了自己的授课,有好东西当然会把自己的儿子全都喊上。

只是不知道为何李泰会选在今天,这就不是宇文哲猜的到的。

李泰早已成年,他的一些想法和性格,可是改动不了了,所以对于李泰这个王爷,宇文哲一直是敬而远之的,还是离得远一点为好。

宇文哲并没有站在原地等候的意思,而是直接向着教室的方向走去。

此时的教室里,人已经来齐了,由于是音乐课的原因,嫔妃们也来的很多。

虽说宇文哲并不懂音乐,但是写出的歌,都是前世脍炙人口的歌曲,放在手机里循环听都听不腻的。

每一节音乐课仅仅唱这几首歌,也足以吸引大多说人了。

李治先是迈步进了教室,走到了自己的座位上,宇文哲进来后,对着李治点了点头。

“上课!”

“起立!”

李治高喝,众位学生站起身来,“老师好!”

“同学们好,请坐!”

宇文哲压了压手,看向了李愔所在的位置,果然,李愔没有来,“今天的音乐课,为师不打算亲自传授乐曲!”

“咦?老师不是说会写一首新歌,在今天的课上教给大家吗?”

一位女孩举手,站起身来,疑问道。

清河公主,在前世的历史上嫁给了程咬金的二儿子程处亮,清河公主对于音乐,最为痴迷。

“呵呵,那是因为,为师给你们寻了一位老师,一位以琴声名满长安城的老师!”

宇文哲拍了拍手,道。

下一瞬间,隐娘和莫轻语在外面走了进来,隐娘在众多皇子的注视下,终于显示出之前莫轻语那样的紧张。

“哇!好漂亮!”

不仅是前面的皇子,就连后面的嫔妃也爆发出了这样的感慨。

“喂,以前从来没有见过,是宫外来的吧,可千万不要让陛下看到啊!”

“姐姐说的是,要是让陛下看到,没准我们又要多出姐妹了!”

“胡说什么,这里是皇子和公主们的教室,不想学习就全都回去,别再这里捣乱!”

韦贵妃站起身来,对着后面的嫔妃们一阵斥责,同时不停的使着眼色。

没看到前面林哲已经耸拉着脸了,要是真去李世民那里抱怨一番,说大家影响皇子们的学习,把大家都赶出去,以后不让来了,看你们连哭都没地方哭了。

宾妃们顿时捂着嘴,露出一副惊恐的样子,怎么把这个岔给忘了。

人家这间教室是给皇子、公主们上课用的,自己这些人也就是因为有趣,所以来旁听。

随着时间推移,渐渐的把自己当成了这间教室里的一份子,可这都是错觉啊!

“这还差不多!”

宇文哲的神色有所缓和,“为师为你们介绍,她叫隐娘,以后负责音乐课程!你们有什么疑问吗?”

“本王有疑问!”

于此同时,李泰挺着大肚子,站在了门口,脸色已经阴寒的要滴出水来。

“哦?原来是魏王殿下,不知魏王殿下来此,有事?”

宇文哲转身,看着眼前的李泰,行礼,道。

“哼,本王就不该来,真不知道父皇是怎么想的,你让一个歌姬来教导皇子、公主,林哲,你也太不把皇家威仪放在眼里了,真亏你想的出来!”

李泰伸出手指,用那根像是胡萝卜粗细的手指,指着宇文哲,道。

“歌姬是什么?”

讲台下,李嚣把手指放进了嘴里,咿咿呀呀的问道。

“笨蛋,就是给父皇跳舞解闷的女人,她们就是歌姬!”

“咦?母妃有时也会给父皇跳舞,母妃也是歌姬?”

“对哦!母妃有时候也会给父皇解闷!”

最小的几个小不点,显然还不太明白歌姬是什么样的身份,但是后面的宾妃们却明白。

一个个全都变了脸色,甚至下意识的站了起来。

“林将军,这位隐娘……”

“隐娘现在委身于寻芳阁,说是歌姬,倒也没说错!”

宇文哲点了点头,道。

隐娘已经完全躲在了宇文哲的背后,雪白的贝齿咬着嘴唇,抬起头看着宇文哲的背影,纤细的手指紧紧的攥在了一起。

“胡闹!”

李泰一甩衣袖,“林哲,还不把她带走!”

“魏王殿下,您今天来本将的教室,到底要干什么!”

宇文哲转身,直视着李泰的眼睛,一股强大的压迫力猛然爆发,道。

“哼,若不是父皇,本王才不来!”

“那真是抱歉,让魏王殿下白来一趟,即便是因为陛下,本将也教不了你!”

“放肆,本王岂是你能教的了得,本王只是来旁听,旁听而已!”

“旁听也没有你的位置!”

宇文哲撇了撇嘴,你还真以为当皇子的老师是一种荣誉啊,累的要死不说,生命还随时有危险,要是皇子出什么问题,老师就得付一大半责任!

后世的时候,为什么魏征落的个被挖了坟墓,又鞭尸,又暴晒的结果,还不都是让李承乾连累的,连魏叔玉和公主的婚事都被阻碍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