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一章李泰成了垫脚石/大唐之圣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放肆!”

“本将可没有放肆,想进本将的教室,尊师重道是底线,就连诸位娘娘每天上课的时候,都会站起来道一声老师好!”

宇文哲说着,转过了身,看向教室下方,“隐娘是为师选来为你们授课的老师,那么,她自然就有传授你们的本事,当然,如果有谁嫌弃隐娘的身份,可以尽管离开,为师绝不阻止!”

要说小孩子的世界,就是比大人们的世界单纯的多,别的不说,光是看到隐娘那么漂亮,就一直瞪着大眼,一点也没有表现出什么不耐的样子。

但是后面的嫔妃们,虽说表情很是挣扎,但还是有很多站了起来。

烟花之地的歌姬,在当时的社会是下九流的东西,比之平民百姓都不如。

宇文哲的做法原本就冒着极大的风险,这是颠覆秩序,打破规则的做法。

即便心里喜欢在这里上课的气氛,但是大多数嫔妃还是站了起来,离开了这座教室。

认一个风流之地的歌姬为老师,先不说这个老师有多大的能力,身份上带来的影响,又是多少人能够看破的。

“走吧,都走吧,这也是一次选择,现在走了,就再也没有回来的机会了!”

宇文哲看着空出了一大截的教室,喃喃自语道。

过了一会,嫔妃们全都走了,一个选择留下的都没有,毕竟,这所教室对于她们来说,并不是必要的。

随着嫔妃们的离开,一些年纪较大的公主,也迟疑着站了起来离开了这座教室。

“你们还坐在这里干什么,还不都走!”

剩下的,全都态度很坚定,李泰看着自己的这些弟弟们,不由得大发雷霆。

“看来,留下的应该就会留下了,而你们,会领略到,音乐真正的魅力!”

“林哲!你!”

“魏王殿下,你到底是留下,还是马上离开,不过本将倒是希望,你还是离开的好,你看,里面可全都是小正太,你的年龄太大,本将可教不了!”

“四哥,你也要和我们一起学习吗,可是你对老师的态度不对啊!”

李治看着站在门口对峙的两人,有些为难,一个是自己的老师,一个是自己的亲哥哥,都是自己在心底信任的人。

最终李治还是选择了站在宇文哲这面,他受到的教育就是这样,天地君亲师嘛,想要在这里学习,当然要尊师重道。

李泰是文人,而且在文学一道有很深的造诣,当然知道尊师重道,不过尊师重道的前提,是自己认同的老师才行,明显,李泰是不会认同宇文哲的。

“父皇和本王说了好几次,说是你的地理课程有助于本王括地志的编写,所以本王才会抽出时间来看看,现在看来倒是本王高看你了!

本王这就是面见父皇,本王就不信,父皇会允许你如此胡闹!”

李泰说完以后,甩了甩宽大的衣袖。

“胡闹?谁在胡闹?”

与此同时,李世民的声音传来。

李泰吓了一跳,浑身的肥肉一顿哆嗦,尤其是脸上,震颤出了一阵肉浪。

“父……父皇,母后,你们怎么在这?”

显然,李世民和长孙皇后也是刚刚到达,只听到了李泰最后一句话。

李泰回过头,只见到李世民正扶着长孙皇后,站在自己的身后,小红站在旁边,怀里抱着一张竖琴,还有一名宫女,怀里抱着琵琶。

“怎么?教室里怎么少了那么多人,林哲,你在搞什么鬼?

青雀,你怎么不进去,在这里堵着门口像什么样子?”

李世民看了看教室的里面,人数比往常少了一大半,自己的妃子更是一个都没有,脑袋转了一圈,也没有意识到到底发生了什么。

“陛下,末将恐怕不能让魏王殿下进来,魏王殿下这样的学生,末将,教不了!”

宇文哲也挪了几步,挡在了教室入口处。

李泰原本就胖,别说是宇文哲挡在门前,就是李治挡在门前,恐怕就进不来。

宇文哲的动作,看的李泰又是眼皮一跳,只觉得一股怒气不受控制的涌了上来。

“怎么回事?为何教不了青雀?”

李世民看着宇文哲,又看了看李泰,有些摸不着头脑,道。

“父皇,林哲何德何能,能作为儿臣的老师,什么乱七八糟的课程,完全是旁门左道,恕儿臣不能认同!”

李泰说着,后退了几步,让开了门口的位置,一摇一摆的向着外面走去,整个人显得很气愤的样子。

“这样就行了吧,皇子怎么样,只要态度不摆放端正,依然把你拒之门外,这个态度先放出去,以后就好办了!”

李泰离开,宇文哲站在门前嘟嘟囔囔,教室里比以往空了一大半,情况看上去十分诡异。

直到看见藏在了宇文哲身后的隐娘,才露出了一副恍然之色。

随即,心底涌现出的却是深深恼怒,怎么一群那么大的人了,还没有李治这个小不点的心胸。

“好了,走就走吧,走了以后就别来了!”

李世民定下了基调,扶着长孙皇后走进了教室,原本嫔妃们的位置,被李世民带着一大群宫女太监占据。

这些宫女太监也是十分兴奋的,在平时,这可是那些娘娘们才能享受到的待遇。

众人落座,小红把琴、琵琶,摆在了教桌上。

直到看到了自己最为熟悉的乐器,隐娘的情绪才算是稍见平复,双手抚在了琴弦上,整个人便安静了下来。

隐娘的动作,自然带着一股大家风范,看的李世民不停的点头。

正所谓英雄不问出处,当年李家的老祖宗,不一定比谁强,现在如何,还不是成了皇族。

自身强,才是硬道理,这是李世民原本就明白的道理,但是真正把这样的意识印入进身体最深处,还是因为那本三国演义。

大汉王朝末年,刘氏皇族成为傀儡政权,受尽屈辱,被掌权之人控制,同样是没有自由,和青楼内没有自由的歌姬又有什么区别。

这才是李世民同意隐娘执教的最大原因,所以李世民才会来这里听课,为的就是看看隐娘是否真的有这样的能力。也为的向这些皇子传递自己的想法。

宇文哲走到了教室一旁,轻轻的点了点头,隐娘手指轻轻弹动。

手指肚上的那一道伤疤,正好与琴弦吻合,一道道清澈的声音随之响起。

琴声起伏,如高山流水,隐娘的琴声更加引人入盛,早已经征服了整个长安的琴声,无人能够抵挡。

琴声渐入佳境,隐娘温润的声音传出,“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

一首水调歌头,在教室里回荡,久久不惜。

琴声停止,歌声随之止息,教室里却依然平静,完全陷入了沉迷。

“天下间竟有如此令人回味的琴声,若是以此技艺,仍不可为师,那么,这个天下间无人有资格为师!”

最终,李世民定下了基调,隐娘足以为师,传授音乐课程。

隐娘来皇宫授课的第一节课,就在自己的演奏中度过,直到铜钟“咚咚”响起,混入了琴声内。

下课了,众人起身,离开了教室,直到此时,隐娘在弹奏的状态中醒悟,略显担忧的看着宇文哲。

宇文哲笑了笑,肯定的点头,没看到连李世民也被征服了。

李世民在音乐上也是十分有造诣的,自己所创的秦王破阵乐,经常在大型庆典上演奏。

征服懂行的人,可比征服不懂行的人难多了,但是懂行的人若是被征服,心里就是真的服气。

离开了教室后,众人向着御花园走去,下一节体育课的课程,场地是在御花园,御花园专门腾出了一块空地,建立了各种设施,若不是受这个时代的限制,宇文哲最想的还是把篮球弄出来。

和足球一样,篮球在运动的时候,还会锻炼人的团队协作能力,这才是宇文哲最看重的。

体育的课分成好几个队伍,教导也是因人而异,这些公主们,主要就是锻炼锻炼身体,比赛的方式,是羽毛球,皇子们就不一样了,皇子们的课程更多。

岁数太小的,比如李嚣,一直跟在公主们的身后,跑来跑去。

其余的皇子,包括李治在内,每人手里都拿着一柄用木头削制而成的陌刀,不停的向着宇文哲进攻。

陌刀原本就属于形体偏大的武器,而且这些木头所制的陌刀是按照一比一的比例,这些皇子们拿着还十分的费力。

宇文哲并没有手下留情的样子,进攻上来的皇子,不是一脚踹出去,就是一把给推到在地上。

皇子们从刚开始的斗志昂扬,变得气势沉迷,只用了很短的一段时间。

不过,即便是这样,还是没有哪个小皇子有退缩的表现,低着头,咬着牙,不停的向着中间的那道身影冲去。

在体育场的旁边,还建了一个小亭子,这个小亭子的作用就是给李世民用来遮阳,能够舒服的看着自己的儿子女儿们运动。

此时的亭子里,莫轻语目瞪口呆的看着体育场上的场景,心里忽然有些自己都觉得荒唐的想法,为宇文哲总是在皇宫不出去。

闲着没事就能虐皇子,这得是多么让人酣畅淋漓,让人心里得到满足感的事情。

关键是,李世民就在亭子里看着,而且还不停的点着头,怎么看怎么觉得诡异。

“喝!哈!”

李贞在这些皇子里,还是年龄最大的,陌刀在手里也是耍的像模像样,很快,李贞就成了皇子们的进攻核心。

也就是莫轻语不懂,若是换成哪位在军校指教的将领,一定能够看出,这些皇子们脚下的步伐,是特种将士们作战之时,特有的军阵形态。

只不过这样的军阵在皇子们的脚下还太过于稚嫩,对于宇文哲没有造成一点威胁。

这边皇子们和宇文哲战的如火如荼,那边,公主们的羽毛球赛,也十分的激烈,随着时间的推移,场面更加的火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