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三章群臣激愤/大唐之圣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李治小脑袋抬了起来,看着眼前的场景,顿时愣住了,随即,爆发出一阵哀嚎。

“八哥,你不是说这个时间,华清宫应该没人了吗,这回被你害死了!”

“九弟,为兄也是说的应该啊,现在怎么办?”

兄弟两人一阵悲惨的哭泣,引得李愔转过了身来,眼神深处顿时流露出一股抵触之意,“你们两个,不去林哲身边守着,跑到华清宫来干什么?

这种抵触,李愔也不知为何,也许是因为宇文哲平时对于李治和李贞的重视,就像是差生和优等生永远处于对立一样。

“稚奴,贞儿,你们两个是怎么回事,大晚上的,怎么不休息?”

杨妃对于眼前的场景同样有些摸不着头脑,但是对于李治和李贞,显然不能用太过于严厉的表情。

“李治、李贞,见过母妃娘娘!”

直到此时,李治和李贞算是反应了过来,耸拉着脑袋,走进了大殿内,行礼,道。

杨妃还是觉得有些不可思议,走到了大殿外看了看,还真是一个人都没有。

“你们两个小家伙儿,说吧,这是怎么回事?”

直到走进大殿内,才看到李治和李贞的身上,都是脏兮兮的,头发上还有着一些枯草烂树叶,要多狼狈有多狼狈。

“母妃,稚奴和八哥来看六哥的,您可千万不要告诉母后和老师啊!”

李治看了看李贞,李贞闭着眼睛,一副已经认命的表情,不由得更加悲戚,强忍着眼里的泪水,抽噎道。

“咦?来找我?”

李愔站了起来,不顾背后的疼痛,走到李治身前。

“来找我干什么,看我笑话吗,你去告诉林哲,我是不会投降的,说不去就不去!”

李愔发泄般的大吼,李治却猛地擦了擦眼睛,在怀里掏出了一摞稿子,递到了李愔的身前。

“六哥,我和八哥是给你送稿子来的,你快看吧,看完我和八哥还要赶紧回去,不能让老师逮到!”

“李治,你……”

“快点啊,这里还有我在课上赢的两本小人儿书!”

“六哥,这是我的!”

李治把稿子塞进了李愔的手里,不管已经呆在了原地的李愔,又在怀里掏出了两本小人儿书,李贞也掏出了两本,一同递到了李愔的面前。

“稚奴,贞儿,你们……”

杨妃震惊的看着眼前这一幕,下意识的捂住了自己的唇角。

“哼,我才不要你们的可怜,林哲可是说了,不让我看,要是我看了,你们两个一块跟着挨收拾!”

“六哥,你不能如此无礼,怎么能直呼老师姓名!”

李治不满的说道。

“怎么,我就说了,你既然不乐意,你为什么还要来华清宫!”

“什么为什么?因为你是我哥哥啊!”

李治看着李愔气急败坏的样子,有些不理解,瞪着一双大眼睛,十分肯定的说道。

“稚奴,你这孩子……”

杨妃看着眼前的场景,眼睛有些湿润,悄悄的向后退去,只把这三个小家伙留在了大殿内。

在后宫,每一位皇子都是和自己的母亲居住,除非是一母所生,这些皇子们,之间也只是挂着亲兄弟的名,那是因为他们平时的时候,基本上不会往来。

现在出宫居住,加上前往封地的皇子们,哪一个到了一块,不是你看我不顺眼,我看你也不顺眼的。

这是天性,也是皇家无情的表现之一。

可是,这一切都被宇文哲的授课手段打破了,他们在一个屋檐下学习,玩耍,原本就有相同的血脉,即便他们自己还没有意识到,也不能否认,这些小兄弟之间已经产生了很深的感情。

在加上李治的本性本就极为醇厚,所以,李治和李贞才会做出这样的决定,趁着夜色偷偷跑来华清宫。

要是换成以前,一年也见不到几回,心里根本就想不到你,就算是李治性格醇厚,又有什么用。

“哼!算你们识趣!”

李愔保持着作为兄长的威严,接过了稿子和小人书,迫不及待的看了起来。

“六哥,明天出宫玩耍,我和八哥都选的你,到时候你一定要和老师道歉,那样我们以后才能接着一起上课哩!”

三人趴在了地上,小人书和稿子都摊在了眼前,翻弄了一会儿,李治突然间抬起头,道。

“安啦!为兄这可都是看在你和李贞的面子上!”

李愔的注意力全都放在了孙悟空大战二郎神的稿子上,随口道。

直到此时,李治和李贞才算是松了口气,这样一来,目的算是达成了。

第二天,天蒙蒙亮,杨妃来到大殿里,看到三个小家伙躺在地上,纠缠在一起,睡得正香,稿子散落了满地。

杨妃欣慰的笑了笑,把稿子收拾了起来,这才把躺在地上的三人挨个拍醒。

李治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睛,看着眼前的杨妃,又看了看周围的环境,猛地一个激灵坐了起来。

“完了,这回全完了!”

李愔和李贞揉着眼睛,还处于昏睡的状态。

“怎么了?”杨妃疑惑的问道。

“母妃,天都快亮了,我和八哥要是现在回去,一定会被发现,可是躲在这,母后找不到我,一定会担心的!”

李治哭丧着脸,道。

“呵呵,这有什么难的,一会儿本宫去立政殿给姐姐请安,你们两个就藏在本宫的队伍里!”

杨妃捋平了李治的头发,柔声道。

“嗯嗯!这样好!”

李治不停的点着头,眼睛眯成了一道缝隙。

………………

宇文哲是跟着上朝的队伍来的,李泰昨天晚上,一整夜都在串门,这种动静当然瞒不过宇文哲,今天的早朝,定然会充满了火药味。

所以宇文哲来了,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昨天已经通过李泰,表明了自己的态度,今天,就得把这些老家伙们的思想扭过来,才算得上是真正的迈出第一步。

如果没有这样的觉悟,怎么改革整个大唐。

说起来还要多谢李泰,那么卖力的宣传,不然,自己还要多费一些手脚。

太极殿。

也许是李世民因为自己儿女们的出色表现,心情好的原因,今天李世民来的格外的早。

大臣们还没到呢,李世民就已经坐在了龙椅上,两只手里各拿着一本书,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最终也没确定看那一本好,直到魏征第一个走进了太极殿。

魏征的脸,阴沉的仿佛要滴出水来,就好像有人欠他多少钱不还一样。

李世民的心里当即“咯噔”一下子,也顾不得纠结看哪本书了,赶紧皱着眉头,快点想想最近有没有做什么出格的事。

想了半天,直到太极殿内已经站满了大臣。

“最近没有偷摸出宫,早朝、政务,全都很积极,应该没有犯错,看来是针对别人!”

想到此处,李世民这才算是松了口气,“爱谁死谁死,只要不是针对我就行!”

“咳咳!”

李世民的视线,习惯性的在大臣的身上扫过,最终,看到了往时在早朝上不常见到的宇文哲,下意识发出了一声咳嗽。

“有事早奏,无事退朝!”

王德以为李世民的咳嗽是暗号,踏步上前,高声喊道。

“臣有事起奏!”

“臣也有!”

“陛下,老臣有事!”

“臣等有事启奏!”

下一瞬间,文臣一列就像是说好了一样,全都迈了出来,手里拿着奏折,争先恐后的往上递,太极殿瞬间变得像是菜市场般嘈杂。

李世民被眼前的场景下了一跳,这是怎么回事,这是哪里又发生大事的节奏,怎么自己一点风声都没听到?

“啪啪啪!”

魏征还没有动,所以李世民还有勇气,伸出手用力的拍响身前的龙案,“如此嘈乱,成何体统!”

众臣这才安静了下来,但是手里的折子依然是呈递出来的状态,并没有收回去的意思。

王德赶紧把大臣们的折子收了上来,摆在了李世民的身前。

李世民一张奏折一张奏折的看,每打开一张,就抬头看看宇文哲,就这一会儿,抬头低头的,看的宇文哲都有种不好意思的感觉。

总之,和宇文哲预想的一样,奏折里全都是参奏宇文哲大不敬之罪,有的言辞犀利的,甚至把李世民也带了进去。

更有甚者,直接就说宇文哲不配为皇子老师,宇文哲教育皇子完全是误人子弟,耽误皇子的成长。

皇子可是龙家血脉,耽误了皇子的成长,不就间接危害到国家的未来吗。

足足看了大半个时辰,李世民的脸色也彻底阴沉了下来。

这一次和以前不一样,这一次李世民心中的底气很足,因为宇文哲的教育手段早就出了成果,不是有那么句话吗,一切以事实说话!

事实就摆在了自己的眼前,所以李世民看完折子后,并没有找宇文哲的麻烦,而是把视线放在了魏征的身上。

因为到了现在,魏征这几个最难缠的还没有开口呢。

“魏卿,你就没什么要参奏的吗?”

“陛下,微臣并无事参奏?”

“什么玩意?”

魏征的回答,让李世民顿时瞪大了眼睛,忽然有了一种非摸不着头脑的感觉。

不仅是李世民,周围的那些大臣们,全都惊愕的看着魏征。

你说你没事参奏,干嘛一直摆出那么一副阴沉的表情,看着怪吓人的。

魏征看着李世民吃惊的样子,不屑的撇了撇嘴,“陛下,微臣的确得到了些消息,但是未曾得到证明,捕风捉影,又怎么能参奏什么!”

魏征话音落下后,身旁的那几位平时专门找李世民过错的主力大臣,比如诸遂良,孔颖达,全都认同般的点了点头。

他们是正直,眼睛里揉不得沙子,但是他们不傻,不会因为李泰上门,就成了李泰手里的枪。

宇文哲也显得十分意外,这群老家伙儿,能做到现在的位置,光凭一腔热血真是不可能,一个比一个狡猾。

“是嘛,这不是你的性格啊!”

李世民有些失落,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