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六章考验/大唐之圣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李愔沉默,却有一股极为狂暴,疯狂的气势,在瘦小的身体里缓缓散发。

“呵呵!你倒是好眼光!”

宇文哲笑了笑,道。

“老师……”

清河抬着头,惊恐的张开嘴,脸色一片苍白。

“怎么,拿自己孩子出来赌不是很正常吗!你要是不敢赌也行,把钱都放下,赶紧滚蛋!”

洪飞不耐烦的大声喝道。

洪飞很着急,却很期待,听他的口气就知道,这是迫不及待的感觉。

宇文哲说完后,拿起了手里的银票,举到了赌桌的上方。

“我依然赌大!”

随后,宇文哲松手,银票落在了大字上。随后面露嘲讽的看向洪飞,“我前世连子弹运行的轨迹都能听得出,区区骰子算的了什么!”

“大,我们都买大!”

下一瞬间,大字上面摞起了一堆银子。

“六哥,我们怎么办?你刚才不是说……”

“不用!”

李愔抬起头,看着宇文哲的眼光变得有些寒冷,“刚才是我自己的推断,但是,与之相比,我更信任老师!”

说着,李愔把自己手里的银票也放在了大字上。

李治、李贞,赶紧跟着,把银票扔了出去。

“为什么,你明明听到的是小!”

洪飞看着眼前的银子,死死压制着心里的杀意,道。

“没错,之前我的确是听到的小,但是就在你的右手离开骰盅的一瞬间,里面有一枚骰子动了,一点变成了六点,所以,这一局,依然是大!”

宇文哲话音落下,洪飞打开了骰盅,“四四六,十四点,大!”

“哈哈哈,赢回来了,全都赢回来了!”

刘老汉拿着一绽银子,兴奋的大声嘶吼,道。

“呼!”

李愔松了口气,“果然,如果他比老师强,那么理所应当,在老师买大的时候,我应该买小,可是他不如老师,还看不清自己与老师的差距,输了,也是理所当然!”

“公子,快点离开,随老汉来!”

很快,刘老汉清醒了过来,拉了拉宇文哲的衣袖,在人群中挤了出去。

“多谢!”

宇文哲拿起了桌子上的银票,对着洪飞拱了拱手,带着几个小家伙儿,挤过人群,离开了赌坊。

与此同时,几个在其他赌桌上赌钱的汉子,不露声色的跟了出去。

“哼!”

洪飞冷哼一声,转身回到了赌坊里面,刚才那位摇骰子的中年人,紧跟了进去。

“老板,输了这么多,我们没法交代!“

“我当然知道,你带着兄弟们,去把银子带回来,还有,那个小女孩!”

“老板,其他人?”

“怎么,还用我教你怎么做吗?”

“好,小的知道了!”

中年人眼里流露出一副兴奋地神色,缓缓退出了房间。

下一瞬间,在房间的各个角落里,走出来了数十名汉子,跟着中年人走了出去。

洪飞坐在躺椅上,神色迷离,右手不知何时伸进了衣服里,“竟然有这么娇俏可爱的小女孩,是我的,是我的……”

………………

离开了赌坊,宇文哲才把清河在怀里放开,清河倒是很兴奋,手里拿着一摞银票,心里还在嘀咕,这摞银票到底能卖多少糖葫芦。

李治三人却皱哒着小脸,看向宇文哲的眼神和以往有了些变化。

刘老汉一直在前面催促,手里攥着那一绽银子,眼神里充斥着恐惧的神色。

“公子,快点,只有跑到大路上,我们才算的上安全,赢了那么多,洪飞不会善罢甘休的!”

“是啊!我们怎么会善罢甘休!”

下一瞬间,一道低沉的声音响起,十多道人影在四面八方围了上来。

这些人全都蒙着面孔,刻意压低了声音,给人一种极大的压迫感。

“这……这……”

刘老汉转身,围着原地转了好几圈,看着围上来的大汉们,眼泪鼻涕顿时流了出来。

“各位好汉,我们把银子全都留下,还请饶我们一命!”

刘老汉跑到宇文哲身旁,使劲打着眼色,道。

“老哥,要是这件事传出去,还有人敢去他们赌坊赌钱吗!他们是不会放我们离开的,这里交给我,你把这几个孩子带出去,我会报答你的!”

“公子,说什么报答,要不是你,这一绽银子我也赢不回来,老汉家也有儿子,你真能挡得住?”

“试一试吧!”宇文哲叹了口气,道。

“李愔,明年你就会出宫生活了,在离开之前,为师给你布置最后一个任务,把你的弟弟妹妹带回家!”

李愔面无表情,看着不断逼近过来的大汉们,重重的点了点头。

“那好,走!”

宇文哲一声大喝,猛然扑了上去,直接冲开了一个缺口,随后转身,堵在了这一道缺口处。

“嘭嘭嘭!”

拳拳到肉般的闷响声,顿时响起,刘老汉跑的跟快,李愔下意识的放慢了脚步,跑在了最后,搀着已经气喘吁吁的清河,最终,众人消失在了一条小路里。

“够了!”

不久,刘老汉等人的身影完全消失后,宇文哲的声音在人群中响起,围着宇文哲的一众大汉瞬间停下动作,“哗啦”一声,跪倒在了地上。

“末将见过将军!”

为首的大汉,掀起了蒙在脸上的黑布,沉声道。

“差不多了,他们应该看不到了,追出来的打手解决了没有?祁冷,你怎么会受伤了?”

“将军,全都打晕了!不过,有些棘手,我一时大意,胳膊上被划破了一层皮!”

“你怎么看?”宇文哲沉声道。

“全都是见过血的汉子,应该是兵,而且是精兵!”

“是啊,长安的水还真是浑,不过越是这样,暗卫的布置就越显得必要!”

“将军,直接派暗卫来调查,定能查的清楚,为何还要带着皇子和公主以身犯险,要是出了点差错……”

“行了,去执行你的任务吧,本将自有打算!”

宇文哲摆了摆手,道。

随后,一名将士拿来了一身和他们相同的衣服,宇文哲把衣服换上,仅留在了外面一双眼睛。

“那个刘老汉,查一下他的底细!若是可用,便召入暗卫,为了病重的儿子,常年混迹赌场,还能保住家庭,是个人才!”

“是!”

祁冷点头,带着将士们退了回去。

宇文哲瞳孔收缩,抬起了脚步,向着刘老汉等人离开的方向追了上去。

“只是在教室里上课怎么够,越是以身犯险,能够学到的东西越多,这原本就是一场考验,对李愔、对本将、对陛下,对整个大唐!”

………………

一处异常狭窄的街道,走道街道的尽头,是一处堆放垃圾的场地。

场地旁,民房的房顶上,李世民和王德趴在上面,四处张望着。

“王德,林哲那小子到底搞什么鬼,让朕在这周围等着,说是有好戏看,这都一个多时辰了,朕真是疯了,才会跟着他胡闹!”

李世民极为不耐烦,王德却拔着脖子,四处观察。

“王德,要不咱们去妙玉楼吧,上一回好不容易出来一趟,还让林哲那小子破坏了!”

“陛下,妙玉楼可去不了了,你看那,那不是晋王殿下他们吗?”

就在此时,刘老汉带着几个小家伙,跑出了街道,跑到了这一处对方垃圾的场地,停下了呼呼的喘着大气。

“好……好了,在……在往前就是主街,到了那里就安全了!”

刘老汉气喘吁吁的拍了拍胸口,道。

果然,在这里已经能听得到,大街上传来的叫卖声。

“歇一歇,清河撑不住了!”

李愔的声音变得沙哑,清河的脸色变得极为难看,都没有了一点血色。

“老师还没有追上来,我们马上回去,把禁军全都调来!”

李治一脸愤恨的说道。

“什么玩意?禁军?”

刘老汉下意识的挖了挖耳朵,“是不是听错了,嗯,一定是听错了!”

“你们几个跑的还真是快啊!”

下一瞬间,一道冷冽的声音传来,在几人身前,通往大街主干道的小路路口,一道只露着两只眼睛的身影走了出来。

“追……追上来了!”

刘老汉大惊失色,道。

“是啊,追上来了,可是只有一个!”

李愔把清河交到了李贞的手上,一步跨到前方,用自己瘦小的身体挡在了几人身前。

“你们还想反抗?”

一道略感意外的声音响起。

“稚奴,你和李贞带着清河赶紧跑,赶紧回去搬救兵,这里交给我了!”

“六哥!你怎么可能打的过他!”李贞大声叫道。

“闭嘴,我是你六哥,你就得听我的,上一次体育课,如果不是我没去,你怎么可能得第一,不想我死,就快点带着救兵回来救我!”

李愔的声音更加高亢,一个才十多岁的孩子,发出如此激动人心的声音,让一旁的刘老汉双手不停地颤抖。

“几位公子,还是老汉我拦住他吧,你们一看就知道是富贵人家的孩子,随后来救老汉就是了!”

刘老汉下定了决心,猛地向着身前还在不断逼近的人影扑了上去。

“快走!”

李愔大喝一声,转身拉住了清河的胳膊。

“嘭!”

就在下一瞬间,一道沉闷的闷响声传来,刘老汉直接飞了回来,坠落在李愔等人的眼前。

“想走?一个都走不了!”蒙面人的声音更加冷冽。

李愔大惊失色,瞬间放开了清河的胳膊,转过了身来。

“清河姐姐快跑!”

与此同时,李治和李贞也停了下来,同时转身,一左一右的站在李愔身后,瞪着眼睛看着逐渐接近的蒙面人。

“有勇气!不过你们太小了!”

蒙面人冲了过来,李愔一咬牙,露出了一副狰狞的表情。

“嘭嘭嘭!”

下一瞬间,李治和李贞,全都倒在了地上,而李愔,强忍着身体上传来的疼痛,抱在了蒙面人的大腿上,张开牙齿狠狠的咬了下去。

“还真是够坚强!不过,我就喜欢硬骨头!”

一只大手,掐在了李愔的下巴上,使得李愔的牙齿根本就没有触碰到蒙面人的身体。

房顶。

“林哲,朕杀了你!”

李世民看着下方的情形,眼都红了,你那么大的人了,这是在干什么,真以为蒙着面就认不出来,你所谓的惊喜让朕看着你打自己的孩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