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四章为我做主/大唐之圣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将军,替属下做主啊……”

这道声音里所蕴藏的恨意,让宇文哲身体一麻,这种恨意他感同身受,一瞬间明白了眼前之人,心中到底承受的怎样的挣扎。

“你是……”

宇文哲看着眼前此人,觉得有些眼熟,但是因为散落的头发完全遮挡住了面孔,竟一时没有认出此人是谁。

“这太惨了,这种强势,怎么可能还活着!”

柳林风惊讶的大声说道。

整个身体都泛着青色,衣服已经被冻成了冰块,身上,伤口到处可见,有的地方甚至能看到露着惨白色的骨茬,一看就是长时间的摩擦,已经把血肉给消磨干净。

裸.露在外面的肉,已经没有血液流出,想到,泛着和骨头一样的颜色。

最令人感到冲击内心的,还是那两双手。

宇文哲蹲下身来,想要伸出手撩开他的头发,却被一根手指勾在了手上。

这只左手上,唯一剩下的一根手指。

“将军,为我做主……”

依然是这句话,但是,声音已经变得虚弱了,弱不可闻,仿佛,见到了宇文哲之后,心里憋着的那口气,就松懈了下去。

“二狗子?”

宇文哲感受着那根手指上所传来那种冰冷的触感,道。

“将军……”

“二狗子,真的是你!”

宇文哲的声音,变得有些慌乱,顿时转过头,“林叔,快去,把那枚生息丹拿来!”

林平神色肃穆的点了点头,转身向曹府内跑去。

柳林风站在旁边,本能的感觉到了一丝危险,看着蹲在地上的背影,感受着在这个身体上散发而出的气息,浑身的汗毛骤然竖立而起。

但是,当听到生息丹这这三个字的时候,柳林风心中的震惊,已经把危险的感觉压制了下去。

这可是三大奇药中,唯一能够配置出来的,能够拥有生息丹,就意味着,这个世界上还有着能够配置声息丹的人。

宇文哲撩开了遮挡在二狗子脸上的头发,这才看到二狗子现如今的模样。

脸颊消瘦的不像样子,眼眶深陷,里面带着一丝解脱、委屈、怨妇。

到底是什么样的打击,让这位征服了雪山的汉子,流露出这样的神情。

二狗子看到了宇文哲之后,一粒豆大眼泪,在眼眶里滴落了下来,右手挣扎着放进了怀里,保持着这个姿势,身上的气息消逝,眼神也凝固在了这一瞬间,甚至还倒映着宇文哲的样子。

直到此时,跟着盐车赶来的卢明,看着眼前的场景,完全震惊。

不过此时已经没人理会,曹府门前越来越多的人,围了过来,其中,就有暗卫的人员。

毕竟,在曹府门外不远处,就有一个公交马车的站牌,而且这里是一个交通汇聚的路口,有一大半线路的公交马车,都会在此处经过。

“来了,拿来了!”

林平在曹府里冲了出来,手里还拿着一个瓷瓶,出来的时候,瓷瓶就已经是打开的状态。

“不用了,二狗子已经走了!”

宇文哲沉声道。

柳林风的视线随着林平手中的瓷瓶转移,这里只有他,刚才留意到了,这个瓷瓶里,装着的是生息丹。

此时,二狗子的身上没有了任何的气息,生息丹留了下来,柳林风心里不由得松了口气。

这种至宝,只有留下来,才有他的价值。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林平的表情也阴沉了下来。

二狗子对于宇文哲,对于整个特种队将士来说,都有着非比寻常的意义,可以说,如果没有二狗子,就找不到那条通往阴山的小路,也许,颉利也抓不到了。

“去,把刚才监视曹府的那几个人,全都找出来!”

宇文哲抓着二狗子的手,头也不回的说道。

下一瞬间,几个在人群中,丝毫不显眼的几个汉子,缓缓退了出去。

在曹府周围的暗卫,都是经过精挑细选的,全都归属于宇文哲直接指挥,为的,就是保护曹府的安全。

曹府被人监视,他们不可能不知道,可是自己却没有得到一点消息,这就意味着,这是昨天自己在皇宫中的那一夜,他们才来的,很显然,目标就是二狗子。

他们害怕二狗子找到自己,所以,才会把二狗子逼到了如此境地。

既然如此,那么把他们找出来,也就能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只要他们还在长安,就躲不过暗卫的追查。

“林将军,这……”

一旁的柳林风,感受着宇文哲身上越发浓厚的杀意,就在宇文哲开口的这一瞬间,只觉得一股死亡气息扑面而来。

与昨天晚上在皇宫里感受到被刺穿身体的危机不同,这股杀意,是一种不顾一切的碾压,不管是谁,只要挡在他的身前,就要被直接摧毁。

“柳大侠,今天恐怕不能邀请你来府中做客了!”

宇文哲站起身,把二狗子的尸体抱在了怀里。

就在此时,二狗子的胳膊滑落了下来,在他右手上,唯一剩下的两根手指,夹着一个兽皮袋子,这个兽皮袋子密封的很完好。

“那好,将军,在下就不在打扰了!”

柳林风知道,长安城也许真的不会太平多长时间了,这个时候,还是离远些为好。

宇文哲并没有回答,而是抱起了二狗子的尸体,沉默的向着曹府内走去。

“将军,这批盐……”

卢明张了张嘴,道。

“先存放起来吧,这批盐,不急!”

宇文哲声音落下,人已经消失在了曹府的大门内。

“走吧,这个年恐怕又过不好了!”

卢明叹了口气,心里也是纳闷,怎么自己拉了一车盐过来,就在车上殿掉下来来了一个人。

或者说,也许这就是命运,不管如何,二狗子还是来到了长安,见到了宇文哲。

曹府,宇文哲把二狗子一直抱到了大堂,才把二狗子放了下来。

林平进来的时候,宇文哲已经打开了挂在二狗子手指上的那个兽皮袋子。

兽皮袋子里,是一张状纸,状告都护府城内,有衙役强抢了他媳妇,打死了他的老娘。

这张状纸上沾满了血迹,上面还用粗大的毛笔,画了一个大大的叉。

粗大的墨迹遮盖住了很多字迹,只能勉强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不过,即便是勉强,也足够了,关键是这件事没有被掩藏下去。

“少爷,现在怎么办?”

林平沉声道。

“等!”

“等着暗卫的消息吗,在这个过程中,应该做点什么!”

林平吸了口气,道。

“林叔,你是说?”

“少爷,回一趟都护府城吧,我亲自回去,这件事在都护府城内发生,回去一趟也是必要的!”

“林叔,带一部分暗卫,和特种将士回去,把这件事查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暗卫,也应该向全国扩散了!”

“放心吧,一个都跑不了!”

“等等!”

下一瞬间,宇文哲的声音响起,林平顿时停下了身体。

“林叔,都护府城的大都护是郑善果,这个人很正直,有什么事情,可以去找他,你先去挑选人手,我去陛下那里为你请一封圣旨,不管是谁,敢如此肆无忌惮的行事,必须必须血债血还!”

林平这才离开了曹府,向着火药坊的方向走去。

与此同时,暗卫的人员,隐藏在了太子府的门前,脸色变得十分凝重。

暗卫的隐藏能力,可不是衙役老刘他们能够比的上的,东宫六率的人,完全无法发现。

随后,暗卫完全铺开,在长安城内行动了起来。若是衙役老刘等人,想要无声无息的离开长安,是不可能了。

长安城大门处,三名衙役依然躲在了远处的一处山坳里,观察着进入长安城的人流。

东宫,偏房处。

袁升满脸恐惧的坐在椅子上,身前站着的,是衙役老刘三人。

衙役老刘同样满脸恐惧,双手打着哆嗦。

再一次看到宇文哲以后,才更加深刻的感受到了那一股威势,根本不是他们这样的小人物能够阻挡的。

“袁公子,我们该怎么办?”

衙役老刘看着袁升,视线却放在了称心的身上。

看着这个比女人都要美丽的男人,衙役老刘这还是第一次抬起头,用目光正视。

“慌什么!他还敢闯进太子府不成,再说,林哲又不知道你们身在长安城,就算要查明情况,也会派人去都护府城,到时候你们早就离开了!”

称心神情闪烁,道。

“是啊,我们之前并没有露出什么马脚!”

衙役老刘想了想,松了口气,道。

“不对啊,头儿,咱们还有三个兄弟在城外守着呢,要是他们等不及,进城来找咱们,会不会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是啊,头儿,要不咱们出去趟,把他们三个给带回来?”

“这……”

衙役老刘有些迟疑,抬头看向称心。

“去吧,快去快回,不要再出查错了!”

称心点了点头,现在最安全的,还是东宫,只有把人都留在东宫,称心才会放心。

衙役老刘迟疑了片刻,自己并没有带头出去,而是对着身后的两人摆了摆手。

这两位衙役,转身跑了出去,很快就跑到了东宫的大门处。

因为李承乾被关禁闭的原因,东宫六率的队伍,巡守的范围变得十分小。

这两位衙役只走了两个街道,就离开了东宫六率在巡守的范围。

就在他们拐过了一个弯路之后,突然间脑后一疼,顿时两眼发黑,身体软了下去。

这两个人消失的悄无声息,没有任何人察觉,在不远处,还有东宫六率的巡逻兵,在不停的巡视着。

曹府。

宇文哲在二狗子的尸体边静坐,曹夫人带着小环等人出来后,看着眼前的情形,并不知道躺地上的人是谁,但是却什么也没问,直接去向老夫人汇报了一声。

老夫人叹了口气,曹府内外全都动了起来,开始布置灵堂,下人也出去采买物件。

很快,几个暗卫的人员,扛着两个麻袋,在曹府的一侧围墙,翻了进来。

“噗通!”

麻袋被扔在了了宇文哲身前,麻袋被扒开,露出了两个还处在昏迷状态中的衙役。

看着这两个衙役,宇文哲觉得有些眼熟,“哗啦!”两盆带着冰碴的冷水泼了下来,这两名衙役顿时清醒了过来。

脑后还很疼,瞳孔里有些迷茫,显然还不知道,现在身在何处。

直到身前,雪白的头发映入瞳孔之中,两人顿时瘫软在了地上,脸色变得苍白了下来。

宇文哲站起身,走到了两人身前,蹲下身,“说吧,从头到尾,到底是怎么回事!”

宇文哲的声音仿佛在九幽之中传出,两人趴在地上,牙关颤抖,不停的向着后面蠕动。

“哦?不说?”

宇文哲冷笑,右手成爪,直接抓在了右手边的衙役身上,下一瞬间,五根手指直接陷入到了脖颈的肉里。

手臂甩开,衙役的脖子直接被拽下了一大半,鲜血顿时喷涌而出,溅射在空中,反射着血红色的阳光。

“啊!!!”

另一名衙役哀嚎,两人的距离太近了,一股股的鲜血喷在了他的脸上,被撕开的喉咙里,暴露在空气中的气管,清晰可见,狠狠的冲击着他的内心。

“恶……恶魔!”

“呵呵!”

宇文哲嘴角向上勾勒,把沾满了鲜血的右手在这名衙役的身体上来回擦拭。

“本将只需要一个能够回话的,你放心,你很快就会发觉,他现在死在这里,才是他的幸运,而你,很快就会知道真正的恶魔是什么!”

“不,不要,不要杀我!”

一股尿骚味随着这名衙役的挣扎,不停的散发而出,宇文哲眉头紧皱,眼神中流露出一股深刻的厌恶之色。

“告诉本将,本将留你一命!”

“真的?”

这名衙役眼神一亮,颤颤巍巍的抬起头,又看向死在自己身边的同伴,心里渐渐放松了下来。

“你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

“林将军,这件事和我没有关系,我只是跟着出来拦截,是这样的……”

这名衙役滔滔不绝的说了起来,随着时间的推移,宇文哲的脸色越发沉重,到了最后,这股沉重完全收敛,隐藏在了心底。

“太子、东宫、袁升!李承乾,这一次你会如何抉择?”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