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七章紧急朝会/大唐之圣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只留下称心,费力的撑着李承乾的身体,视线却一直怨毒的落在宇文哲的身上。

“哼,作为攻击之人,竟然会震断自己的手指骨,还是不要装作昏迷了,还是赶快去看御医为好,不然,你的手指,也许就会和你的右脚一样,落下终身残疾,到时候,可不要把责任推到本将的身上!”

宇文哲停在了李承乾身旁,嘲讽道。

直到宇文哲离开,东宫内的特种将士们也出了东宫,关上了东宫的大门,李承乾才睁开了双眼。

“称心,到底是怎么回事,袁升是你弟弟,他到底怎么得罪了林哲,告诉孤!”

称心心中一慌,但是到了此时,却不敢在有所隐瞒,只好一五一十的全都说了出来。

李承乾沉默了许久,看的称心在一旁,心惊胆颤。

“罢了,这样也好,这一次彻底激怒了林哲,让他失去了理智!”

李承乾的声音里带着刻骨的恨意。

“林哲,这一次,孤倒要看看,父皇会怎么处理,还有谁敢站出来保你!”

………………

另一方面,宇文哲出了东宫后,一路向着大理寺的方向走去。

围在外面的长安十六卫中的这一部分士兵,由于并不是他们最高级别的将军带领,所以全都不敢动作。

宇文哲走一步,他们就退一步,东宫的大门被关上,也不知道里面具体发生了什么,最终,在宇文哲的威势下,这些人不敢阻拦,纷纷让开了一条道路。

很快,宇文哲带着大批特种将士,来到了大理寺,大理寺的大门禁闭,原本就是大年初一,只有几名官衙值守,这些官衙远远的就见到了宇文哲带领的队伍,全都缩回到了大理寺内,不肯在出来。

“邺嗣去了哪儿?”

大理寺门前,宇文哲眉头紧皱,道。

“将军,今天是大年初一,大理寺卿应该不在,我们怎么办,直接去他家里吗?”

“不用那么麻烦,他不在,就逼他过来,有人喊冤,他大理寺卿凭什么不管,击鼓!”

“诺!”

下一瞬间,一名将士,走到了大理寺门前的鼓前,胳膊扬起,狠狠的砸了下去。

“咚咚咚!”

沉闷的声响,仿佛巨兽低沉的嘶吼,以大理寺为中心,骤然扩散。

大年初一,就有人喊冤,鼓声所到之处,原本正在拜年的人们全都停了下来,疑惑的看向大理寺的方向。

“咚咚咚!”

鼓声若响,密集的仿佛雨点滴落在地面上,不停的向着远处扩散。

特种将士敲得太用力了,每一击,鼓面都会深深的凹陷下去,鼓面弹起,一道声浪随之扩散。

李府。

李靖心性淡泊,府邸建在长安城的外围,即便如此遥远,鼓声还是若隐若现的传到了这里。

李靖站在院子的庭院里,视线放在大理寺的方向,脸色从未走过的严肃,手里拿着的,是二狗子的那一纸状书。

“你不认同林哲的做法!所以你没有按照他的吩咐,去大理寺告状,而是拿着这一纸状书,回了家来!”

李靖的声音,听不出任何情绪,只是让人在心底感觉到有一股极为深刻的寒意。

“爷爷,将军的做法太过于激烈,到时候,就算是为了二狗子主持了公道,他自己也会陷进去!”

李邺嗣焦急的说道。

“所以,你永远比不过他,永远只能在林哲的手下!”

李靖叹了口气,道。

“爷爷……”

“邺嗣,为将者,就要有为将者的担当,即便明知是死,也要踏步向前,所以,林哲才会创造如此多的奇迹,因为,他手下的兵同样会为了他倾尽一切!”

“爷爷,若是死了,还有什么意义!”

“死?怎么会死!林哲不是让邺诩进宫了吗,就像当初他打残了房家小子,房玄龄说了什么?”

“可是太子毕竟是储君,若是等到太子即位,将军他……”

“好了,去吧,拿着这份状纸,去大理寺,这件事,不会如此轻易了事的!”

李靖把状纸交到了李邺嗣的手上,道。

李邺嗣依然有些困惑,猛的摇了摇头,驱散了脑子里的想法,向着大理寺的方向走去。

“唉……”

李靖看着李邺嗣离开的背影,“你还是看不透,现在已经不是为二狗子主持公道那么简单了,林哲这是要逼陛下表态,这样的话,整个大*方都会站在林哲后面,李承乾是储君,储君,还不是君!”

………………

侯府,侯君集闭着眼睛,呼吸十分粗重,紧握在一起的双手不停颤抖。

到了现在,侯君集的心绪也完全被打乱了,谁能想得到,宇文哲竟然如此疯狂。

侯君集还不是很清楚前因后果,依然在忍耐,“那个乞丐到底是什么身份,林哲,到底又有依仗!”

程府。

程咬金费力的穿着铠甲,嘴里不停的嘟囔,“到底是怎么回事,处默呢!”

“父亲,我也不知道大哥去了哪?”

“走,赶紧去看看!”

尉迟府,尉迟敬德黑着一张脸,带着尉迟庆林,骑着战马,焦急的离开了府邸。

“爹,大哥应该跟着林将军在一起,不会有什么事吧!”

“能有什么事!你拿着为父兵符,马上调兵,所有街道全部戒严,为父马上去进宫面圣!”

“父亲,今天可是大年初一啊,戒严?这样会不会引起百姓的不满?”

“谁还管他娘的满不满,必须要稳住,快去!”

两父子在大门处分开,分别向着不同的方向,极行而去。

……………

杜府。

杜如晦还在休息,毕竟之前一夜都没有睡。

“哒哒哒!”密集的脚步声响起,杜如晦的卧房被打开。

“老爷,房大人来了!”

“玄龄?这个时候,难道……”

杜如晦猛的坐起身,困乏的表情,顿时变的凝重了起来。

“老爷,房大人确实十分着急,你还是快出去看看吧!”

杜如晦并没有说话,只是手上穿衣的动作,更加快速。

………………

长孙府。

长孙无忌站在院子中央,侧耳倾听着不停传来的鼓点声,眉头紧皱。

不大一会儿,长孙冲和长孙涣在外面跑了进来。

“父亲,出大事了,林哲闯进了太子府,还杀了人,连太子表哥的手指,都给打断了,现在,长安城内全都乱了套了,这一回,一定是林哲自己找死,爹……”

长孙冲和长孙涣跑的很急,长孙冲还好一些,长孙涣在跑起来的时候,双脚不由自主的开始一瘸一拐的。

“到底是怎么回事,这鼓声……”

“父亲,林哲在敲大理寺外的鸣冤鼓!”

“是何原因?”

“这个孩儿但是不知,但是,既然他闯进东宫杀人,还打伤了太子表哥,那么这一切,就已经注定了他的取死之道,父亲,林哲若是不死,长乐她……”

“好了,为父自有决断,把为父的官服拿来,长安城内发生那么大的动静,陛下不会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

长孙无忌神色变幻,道。

“好,孩儿这就去!”

长孙冲兴奋的点头,转身向着内院跑去。

对于宇文哲,长孙无忌从来没有真正出手过,长孙冲知道,自己的父亲,这一次真的是有所意动了。

…………

宇文府。

宇文士及一脸慎重的走出了大门,向着皇宫内走去。

进入了皇宫,宇文士及并没有去见李世民,而是向着武德殿走去。

一直站在了武德殿的大门前,宇文士及轻声叹了口气。

“小妹,大哥只剩下了这一条血脉,无论如何,也要保住他的性命!”

…………

立政殿。

李业诩缩着脖子,站在大殿中央不敢动弹。

长孙皇后已经回到了寝宫里休息,即便李世民下意识的放低了声音,依然让人觉得恐怖。

天子一怒,血染山河,只是,不知李世民现在愤怒的是宇文哲的冲动,强硬的做法,还是愤怒的李承乾,什么样的事都做的出来。

“哼!你现在来告诉朕,还有个屁用,你们和林哲一样,都欠收拾!”

李世民走到了李业诩身边,气的脸色通红,忍不住一脚爱她在踹在李业诩的屁股上,把李业诩踹的一个趔趄。

随后,李世民留下了一脸懵.逼的李业诩,离开了立政殿,与此同时,在王德的带领下,一大批太监离开皇宫,向着长安城内各处奔赴而去。

长安各处权贵人家,全都有着自己的情报来源,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长安十六卫的兵,已经全部出动,大年初一的白天,就开始实行戒严。

不过,在短时间,想要确切的知道事情的来龙去脉,是不可能的。

东宫。

贺兰楚石和侯君集,坐在观澜殿内,正襟危坐,显得十分沉着。

仿佛外面的杂乱声,对他们毫无影响。

李承乾坐在自己的座位上,完全闭着眼睛。

直到称心把来龙去脉全都说了一遍之后,李承乾深呼了口气,才把眼睛睁开。

“如何?”

“殿下,林哲已经犯了死罪,这一次绝对无法逃脱!”

贺兰楚石眯着眼睛,冷声道。

“死罪?贺兰大人实在是太过于天真了!”

下一瞬间,侯君集站了起来,道。

“侯将军是什么意思?难道林哲擅自闯进东宫杀人,还不是死罪吗!”

贺兰楚石一甩衣袖,脸色难堪的说道。

“那也得分杀的是谁,也得分是什么理由,林哲已经占据了制高点,要是陛下真的因此舍弃林哲,那么,整个大*方,还不知道得激起多大的变故!”

“侯将军的意思是……”

“哼,这件事情很简单,我辈将士,在战场上抛头颅洒热血,到头来,却发现自己用命守护的人,把自己的给毁了,你说他们会怎么办!”

“他们……”

“他们的将军,为了替他伸张正义,犯了死罪,若是陛下判了林哲死刑,他们又会怎么办!”

“他们还敢造反不成!”

“哼,本将还没说完,大唐在全国各地的兵力,现如今加起来有近五十万,这些士兵又会怎么办!”

“侯将军,这件事,和是全国的士兵没有关系吧!”

李承乾沉声道。

“不,关系太大了,他们会感同身受的,为何林哲把事情闹的那么大,到了现在,整个大唐的军队,都会站在他的背后,即便是陛下,也必须要妥协,因为您这位宠姬的弟弟,踏过了底线,须知,当年陛下也是带兵出身的!”

“侯将军,那可如何是好?”

贺兰楚石皱起了眉头,道。

“呵呵,这件事还要靠荷兰大人,林哲的依仗,无非是他手下这位兵的遭遇,但是,如果他的遭遇都是假的,并不是像他说的那样,那么,局势一下子就会有一个完全的改变!”

“侯将军是让本官做假案?”

贺兰楚石瞳孔一缩,道。

“林哲为了给他手下的兵一个交代,选择去大理寺伸冤,你是大理寺卿,这件事原本就该是你管,况且,发生了这么大的事,陛下不可能不管的!”

侯君集话音落下,整个观澜殿变得寂静无声。

“圣旨到!”

不大一会儿,一道尖细的声音传来,李承乾神情一禀,看向大殿下的两人。

“殿下,我二人还是回避一下吧!”

侯君集和贺兰楚石躲到了一副屏风的后面,随后,李承乾正了正衣衫,称心赶紧去把大殿的殿门打开。

“太子殿下,陛下口谕,请太子殿下立刻进宫议政!”

“儿臣遵旨!”

李承乾躬身,来传旨的太监才转身退走,随后,侯君集和贺兰楚石在屏风后走了出来。

“看来陛下已经来开始召集文武进宫了,贺兰大人,在其他人反应过来之前,你一点要把这件事情拦过来,这样,林哲才会必死无疑!”

侯君集道。

“这可能吗,本官是太子殿下一系,这并不是秘密!”

贺兰楚石道。

“你的身份,是大理寺卿,由你接手,名正而言顺!”

“那好吧,那就让本官,为太子除了林哲这个阻碍!”

…………

黎明的时候,文武百官才从皇宫里出来,刚刚用过午饭,又站在了太极殿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