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四章送将军一程/大唐之圣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陛下,这么说,是知道贺兰楚石带回来的证据是假的?”

“朕不知道,但是以朕对林哲的了解……”

“陛下,只要是这样,那就好办了,贺兰楚石罪犯欺君,该死,至于林哲,陛下能否不要伤及他的性命!”

长孙皇后站起身来,道。

张玲珑眼神一亮,对于李世民和长孙皇后当着自己的面说这些,张玲珑还有些奇怪,直到此时才明白,长孙皇后是为了让自己安心。

如果说这个天下有谁对于李世民的影响力最大,那么,没人比得过长孙皇后了。

“林哲,他的能力太强了!”

“你担心林哲会威胁到你?林哲和你不一样,和你的满朝文武不一样!你们会为了权利倾尽一切,但是林哲不会,这皇宫中还有高阳、还有臣妾!”

长孙皇后一步不退,道。

“观音婢,你过了!”

李世民的声音像是在喉咙里挤了出来,长孙皇后的话,分明是在暗指,玄武门之变的那天晚上,所发生的一切。这无疑是在李世民的伤口上撒盐。

“陛下,自从坐了帝位,你考虑的太多了,心里变得冷漠,陛下请回吧,臣妾的立政殿,盛不下您!”

长孙皇后说完,脸色顿时变的惨白,随后,转过身,在张玲珑的搀扶下,走进了寝宫,只把李世民一人留在了大殿里。

李世民的神情剧烈转变,最终,转化成一道深深的叹息,在空旷的立政殿内回荡。

“如果这些事发生在当年,朕的身上,那时候,朕也会这么做吧,即便搅得天翻地覆也在所不惜……”

……………………

宇文哲被关进大牢的第二天,张玲珑就离开的皇宫,去了曹府。

曹府依然很平静,对于曹府的众人来说,都是死过一遍的人了,并没有什么好怕的,所以依然保持着以往的生活作息。

只是氛围变得很冷清,不管在做什么,时常会停下来,看着天牢的方向发会呆。

没有人来找曹府的麻烦,因为,整个曹府都是宇文哲独身一人撑起来的,宇文哲若是一死,曹府就完全没有了威胁,没有必要去节外生枝。

就这样,满朝文武都在等着李世民的决定,也没有人提什么三司会审,大理寺卿都死了,还怎么审。

这一等,就是一个月,在这一个月的时间内,一首将近酒,一首侠客行,以爆炸般的速度,随着宇文哲在太极殿上,斩杀大理寺卿贺兰楚石的消息,以长安为中心,向着全国各地散发了出去。

这两首诗,在历史上,绝对属于神作,那种豪迈、潇洒、热血、自由,的感觉,不知道挑拨的多少年轻学子涌向长安,想要看一看,到底是什么样的人,才能作出这样的诗篇。

长安城,宇文哲的诗集,再度掀起了热潮,多少大户人家的女儿,晚上抱着这本诗集,才能入眠。

顿时,长安有了一种人满为患的感觉,宇文哲为何在太极殿强杀贺兰楚石,人们也有了最为直观的判断。

要是没有冤屈,要不是为了伸张正义,谁会做出这么激烈的举动,至于贺兰楚石带回的县令,已经成了笑话。

韩东桥自从在那天早朝指证了宇文哲以后,就留在了长安,李世民不发话,他也不敢回去,直到晚上贺兰楚石的死讯传来,差点没直接被吓死,这一个月,每天都是惶惶不可终日,整个人瘦了老大一圈。

若不是李承乾需要他这一个证人,所以派了东宫六率的士兵在此保护,恐怕韩东桥会瘦的更多。

直到这一天的夜里,一道黑影闯进了韩东桥的住所,韩东桥还不知道怎么回事呢,就被打昏了过去。

第二天一大早,韩东桥的消失引起了太子一系大臣的强烈反弹,矛头全都指向了宇文哲,宇文哲确实是在大牢里,但是林平还在外面,而且自从去了都护府城后,就一直没有露面。

第二天上朝,大臣们不干了,韩东桥的消失,像是一根导火索,直接点燃了大臣们心中的不满。

这算什么?赤.裸裸的报复?就因为人家来指证你,你还在牢里待着,这些人都想治你与死地,你还敢这么嚣张,真是不知死活。

李世民对于宇文哲一直没有处理,就在韩东桥消失后的这天下午,有消息传出,李世民又发了脾气。

晚,没有一点星辰的光亮,月亮也不见踪影,夜幕笼罩,暗的阴沉。

刑部大牢里依然十分阴暗,潮湿,宇文哲还是被关在了最深处的牢房里,鉴于宇文哲曾经有过逃出来的经历,所以,这一次刑部大牢的防守更加严密。

宇文哲在大牢里已经待了一个月,期间,张玲珑来过几次,也带来了些外界的消息,比如高阳已经和李世民吵了好几架,现在每天都躲到小树林里。

长乐病了,而且和长孙皇后的症状相同,只不过长乐的病情要轻上很多,张玲珑还没有来的及诊治,长乐的病症就缓和了。

只不过,气疾并不是说病状轻就能松口气的,这是会纠缠人一生的疾病。

宇文哲一直沉默,直到后来,即便是有着皇后的手谕,刑部大牢也进不去了,一切都因为长孙皇后依然不让李世民来立政殿,李世民非得来,长孙皇后阻止不了,但是长孙皇后直接无视。

所以,两人较劲,宇文哲无意间又成了撒气桶。

今晚不同,韩东桥的消失,引发了一系列的变化,刑部大牢内,宇文哲正躺在石床上,身上的镣铐让他无法轻易入睡。

不知何时,在石门外有着一道道声响传来,宇文哲睁开了双眼,面色凝重了起来。

这样的声响他十分熟悉,这分明就是身体与地面撞击时才会产生的动静。

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这股动静越来越大,“啪!”直到石门发出了一阵轰响,一层灰尘飞溅而起,宇文哲站起身来,眼睛眯成了一道缝隙。

“咯吱……”下一瞬间,一道剧烈的摩擦声响起,石门被打开,露出了一道肥硕的身体。

直到看到眼前之人的时候,宇文哲才松了口气,只要不是林平就好,林平没有那么冲动。

“林将军,好久不见了!”一道沉重的声音响起。

“金老板好手段,连刑部的大牢,都是说来就来,本将倒是没有想到,金老板还有如此实力!”

眼前的身影,正是金昌永,而且只有金昌永一个人。

刑部大牢的防御能力,宇文哲十分清楚,当初他从内部往外去,都要找赵国作掩护,现在金昌永能在外面进来,除了他的自身能力意外,只有一个解释,那就是有内应。

金昌永当初是寻芳阁明面上的老板,是给李承乾办事的,所以,在金昌永出现的时候,宇文哲心里极为戒备。

“呵呵,和将军比起来就差的远了!”

金昌永笑了笑,道。

“怎么,金老板是来处理本将的吗?太子殿下手里倒是有点能人!”

金昌永出现的在石门处的那一瞬间,宇文哲就感觉到有一股极大的力量,在金昌永的身体里爆发而出,这股力量,甚至比刘仁实都要强悍。

以前,从金昌永身上可没有感受过这样的气势,那么就只有一个解释,金昌永在藏拙,一般来说,藏拙之人,全都有着不可告人的目的。

想到此处,宇文哲心中更加惊讶。

“呵呵,在下可不是为太子殿下卖命,今天前来,只是想接将军出去,李氏皇族如此对待将军,将军不如和在下一起,也能谋求个自保!”

“金昌永,你……”

宇文哲瞳孔骤然收缩,道。

这是拉拢,这样的拉拢,他当初遇到过一次,就是在那座阴山之上。

这股势力,在长安有着很强的力量,甚至能影响到后宫,那么,进入刑部大牢,也不是什么不可接受的事情。

金昌永选择在这个时候露头,倒是让他更加看清了一些。

“将军觉得如何?”金昌永道。

“本将若是拒绝呢!”宇文哲深呼了口气,右脚缓缓后退,双手略微抬起,露出了一副轻蔑的笑意,道。

“那就遗憾了,将军您的威胁太大了,若是不能成为朋友,也就没有活下去的必要了!”

“本将有一个疑问,隐娘她……”

宇文哲仿佛没有感受到金昌永的身上传来的杀意,道。

“将军果真是个情种!”金昌永显得有些迟疑,看着宇文哲期盼的表情,眼神里流露出一丝极为复杂的神色,“隐娘只是一名歌姬,太子殿下就靠着隐娘来撑起寻芳阁的招牌,在下到是不敢染指,将军真的不再考虑一下了吗?”

“原来是这样啊!”宇文哲有些茫然,回想着隐娘的脸庞,心里根本不愿意去怀疑,金昌永的话倒是打消了他最后的顾虑。

或者说,宇文哲的主观意识,给自己找了一个借口,一个理由。

毕竟,面对着一位将死之人,谁还会故意说谎,现在的自己,在金昌永看来就是一位将死之人吧!

可是宇文哲并没有想到,金昌永是那种谨慎到了骨子里的人。

“罢了,在下送将军一程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