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五章药师一族的禁术/大唐之圣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下一瞬间,金昌永猛地扑了上去,肥硕的身体,在这一刻变得无比灵敏,而且携带着强大的力量。

一双肉拳,像是一只铁拳,狠狠的砸了过来,砸在了宇文哲双手所划的圆圈之中。

宇文哲双手牵引,只能勉强把力量牵引到一旁,金昌永是内功大圆满的强者,力量太过于强大,再加上身上的铁链太过于碍事,宇文哲一时之间只能被动防御,毕竟,四两拨千斤不是万能的,要是对方达到了万斤重量,怎么可能还会拨动。

金昌永的招式,全都是大开大合,宇文哲渐渐摸透了金昌永的进攻模式,开始进行反击,随着时间的推移,两人交手,无比激烈,“嘭嘭嘭”的闷响声不停传出。

两人以命相搏,每一招,都危险至极,每一招,都可能分出胜负。

不知过了多久,“嗖”的一道轻微的响声传来,金昌永身体一顿,随后奋力一击,和宇文哲拉开了距离。

金昌永站定,背后渗出了一片血迹,在他的后背上,出现了一道深深的伤口。

看着出现在门口一位身穿夜行衣的身影,金昌永苦涩的笑了笑,“没想到林将军还有帮手,在下先行告退了!”

随后,金昌永猛然冲出,强大的劲气把黑衣人冲开,瞬间就消失走廊里。

就在金昌永消失的一瞬间,宇文哲一口鲜血喷出,跌倒在了床上,眼神变得无比黯淡。

黑衣人急忙跑到宇文哲身旁,揭开了蒙在脸上的面纱,露出了一副妖娆的面孔。

“林将军,我一定会救你,不会让你出事!”

宇文哲的体内,毕竟一点内气也没有,和金昌永对战了那么长时间,已经不简单了,一直在用强硬的意志力坚持着,金昌永离开,宇文哲胸口内的这一道气息泄了出来,就再也坚持不住,昏迷了过去。

只是在完全陷入昏迷的这一瞬间,宇文哲看到了眼前的这一张面孔,这张面孔所展现出来的焦急,完全印入在了他的脑海里。

鸿胪寺。

服部一郎拍了拍药师惠子房间的门,却一直没有回应,无奈下,走向了田敏柰子的房间。

这三个人,自从过完年后,就没有离开长安,也没有回军校继续学习,回军校后,就是每天背诵佛经,连儒家典籍都没有了,还回去干什么。

还不如留在长安里,观察一下长安的局势,等待小犬第二次出使时,还能有点帮助,谁能想的到,局势变化的那么快,朝廷出现了这么大的事。

这些天,药师惠子一直都显得有些忧心忡忡的,时不时的就坐在院子里愣神,而且一愣神就是大半天,这可是十分罕见的。

直到今天早上传来消息,韩东桥被人掳走,生死不知,李世民震怒,在第二天早朝颁布处理宇文哲的结果,药师惠子的表现更加慌乱。

到了晚上,服部一郎怎么也睡不着,心里总是有些不踏实。

所以才会在大半夜里,还要出来,到药师惠子的房间里看看。

服部一郎刚刚走到田敏柰子的房间门口,就有一道黑影,落在了院子里。

“服部桑,不要动手,我是惠子!”

服部一郎刚摆开架势,一道声音在黑影处传出。

“惠子,你穿着夜行衣,去了哪里,现在长安的局势那么紧张,你不能乱来,你……你肩膀上的人是谁?”

“服部桑,闭嘴,在外面守着,林将军受了严重的内伤,我要救他!”

药师惠子说着,一脚踹开了房门,抱着宇文哲走进了自己的屋子里。

随后,屋子里点燃了一根蜡烛,药师惠子把宇文哲放在了床上,把身上的衣服,全都脱了下来。

屋子外面,服部一郎瞳孔扩张,露出一副惊讶的表情,“林哲?内伤?惠子,药师一族治愈内伤的方法只有一个,不管多么严重的伤势都能治的好,那就是用你的处子元阴,引导你的内力,你难道……”

房间里,药师惠子缓缓褪去了身上的夜行衣,润滑的肌肤在昏暗的灯光下,散发着诱人的光晕。

宇文哲的脸色已经变得极为苍白,胸口的起伏微弱的肉眼已经捕捉不到,药师惠子咬了咬牙,看着躺在床上的宇文哲,流露着浓烈的爱意。

最终,药师惠子趴在了宇文哲的身上,肌肤相亲的感觉,让药师惠子心中一颤,这和当初用幻术迷惑宇文哲的时候不一样,这时才是真正的肌肤相亲。

第二天,天还没亮,宇文哲只觉得胸口一阵发闷,好像有什么在压着自己,而且身体各处都传来一种极为柔软的触感,这种触感,让人感觉沉迷。

微微睁开眼睛,想起了昨天发生的事,又想起了最后看到了人,宇文哲心中一沉,不由得想要起身。

“嗯哼……”

于此同时,一道娇喘的声音传进耳朵,宇文哲这才完全清醒,只觉得下半身处,好像浸泡在一处柔软,温暖的地方,这种感触比肌肤相亲来的都要激烈,都要让人沉迷。

宇文哲惊讶于自己现在的感觉,也惊讶于体内的伤势,在一夜间竟然基本上算是已经恢复了。

就算是以自己强大的恢复能力,也不可能在一夜间恢复到这种程度。

但是,最让宇文哲觉得不可思议的,还是趴在自己身上的这个女孩,怎么回事,这是被人逆推的节奏。

“林将军,你感觉怎么样,体内的伤势好些了吗?”

药师惠子的声音有些慵懒,带着一股软绵绵的感觉。

“是你救了我!”

“没错,这是我药师一族的禁术,只有女儿之身能够传承,不管多重的内伤,都能治愈,只是只有第一次,效果是最好的!”

“你……”

药师惠子一点也没有羞涩的意思,支撑起了身体,泛着象牙般光彩的肌肤,晃的人睁不开眼睛。

“林将军,原本,人家想去救你出来,大唐容不下你,人家可以带你回倭寇岛,谁知道,人家到了刑部大牢的时候,那里的守卫全都被打昏了,那个大胖子是谁,好厉害!”

药师惠子有些心有余悸,自己用拿手的暗器去偷袭,而且金昌永还在和宇文哲打的难解难分,就这样,还是只能伤,而不能杀,若是自己单独遇到,绝对不可能是对手。

“惠子姑娘,能否先让我起来?”

药师惠子还在宇文哲身上,肌肤相亲的感觉,让宇文哲有些控制不住。

药师惠子很懂事的穿上了衣服,和之前那种妩媚妖娆的样子,简直判若两人。

“惠子,我不可能和你去倭寇,我是大唐之人,就算是死,也要死在大唐的土地上,你若是愿意,就留在大唐吧!”

宇文哲重新穿上了那身囚服,说完后,转身走出了房间。

院子里,天色刚亮的时候,田敏柰子在房间里出来,发现服部一郎正蹲在院子内,顶着一个熊猫眼,看上去十分疲倦。

田敏柰子不由得有些好奇,刚想上前问两声,药师惠子房间的门就被打开了,宇文哲在里面走了出来。

“林将军,您怎么会在惠子姐姐的房间里出来,你不是在刑部大牢吗!”

田敏柰子瞪大了眼睛,仿佛见到了鬼般的那种表情。

宇文哲耸了耸肩,自己心里也挺不是滋味,第一次啊,前世今生的第一次,就这么稀里糊涂的被逆推了,宇文哲能怎么解释?

宇文哲摇了摇头,大跨步的离开了鸿胪寺,向着皇宫的方向走去。

刑部大牢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恐怕所有人都会认为,宇文哲逃跑了,毕竟有过前科。

一路上,看到宇文哲的人,全都露出一副惊讶万分的样子,这个时间,也就是刚刚上朝,路上还没有多少人。

直到到了玄武门前,宇文哲那一身囚服,引起了禁军将士们的关注。

“看,那是林将军,林将军没跑,他回来了!”

“将军,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何看守刑部大牢的兄弟们,全都被打晕了?”

宇文哲来到城门处后,一大群禁军将士围了过来,道。

“昨天有人闯进大牢,想要杀本将,所以本将藏了起来,今天,陛下应该会召见本将了吧!”

“这样吧,属下去通报一声,将军还请稍等!”

禁军将士说完,转身向着皇宫内跑去,显然,以宇文哲戴罪之身的身份,还想要来回进出皇宫,是不可能了!

太极殿内,气氛紧张。

“陛下,林哲又逃了,畏罪潜逃,要有所决断了!”

萧瑀踏前一步,道。

“没错,发下通缉令,见到者,直接杀无赦,林哲根本就是无视于我大唐的律法,死不足惜!”

唐俭拱手,道。

“陛下,萧大人说的对,臣附议!”

“臣等附议!”

李世民阴沉着脸,一言不发,下边的大臣,就一个劲的奏请,施压。

直到一名禁军将士,在远处跑来,跑到了太极殿外,在大门外的小太监耳边,嘀嘀咕咕的说了一顿。

小太监点了点头,转身走进了太极殿内,跪倒在了地上。

“陛下,玄武门处传来的消息,林哲林将军,正在玄武门外,等待陛下召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