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章保住本宫的孩子/大唐之圣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李世民看着眼前的这一堆奏章,有些出神,他确实是皇帝不错,但是,即便他已经君临天下,依然有着很多的掣肘,此时,豪门巨阀的威胁一直都存在,即便是身在皇位,也不是一点也没有后顾之忧,也要遵循一定的规则。

毕竟,当年李家也是从豪门巨阀一跃成为皇族的,当年隋帝杨广,真的只是因为百姓起义吗,显然不是,是因为杨广想除去这些豪门对于他的掣肘,双方水火不相容,直到杨广的暴政,让这些豪门们找到了机会,群起而攻之,只不过晋阳李家,是最后的赢家罢了。

再往上推,当年杨坚在建立隋朝之前,杨家也是豪门之一,所以,这才是李世民最为顾虑的,不管做什么,都要有借口,一个名正言顺的借口,而现在这个借口掌握在了众位大臣的手里。

李世民手里拿着那枚被萧皇后带来的传国玉玺,缓缓的抬到了圣旨的上方,下方的大臣么,视线随着玉溪的运动而运动。

在这一刻,李世民心里只觉得无比憋气,他是皇帝,他更是天可汗,此时李世民只觉得这一切全都是笑话。

“陛下,不好了,皇后娘娘小产了!”

就在玉玺即将落下的这一刻,一道焦急的声音传来,小红跑进了太极殿,噗通一声跪倒在了地上,惊恐的大喊道。

“噗通!”玉玺掉在了桌面上,滚落到了地面,发出一道极为沉闷的声音。

李世民却像是没有发觉,猛然站起身来,脸色变得异常难看。

“你说什么!”

“陛下,您快去看看吧,皇后娘娘她……”

小红哭泣,话音还未落下,李世民已经像是一道风般,消失在了太极殿。

众臣面面相觑,谁也没敢说些什么,这个时候,要是敢说什么,恐怕就是下一个死在太极殿的,而且是李世民亲自动手。

长孙皇后自从跟随了李世民以后,对于李世民来说意味着什么,他们很清楚。

李世民走后,长孙无忌紧跟着离开了太极殿,向着后宫的方向跑去,随后是魏征,然后是众位大臣。

魏征这段时间以来,一直沉默不言,像是在冷眼旁观,又像是在嘲讽这些只会把精力用在尔虞我诈的大臣,魏征严于律己,对于他人也十分苛责,但是这并不代表他不知道谁对谁错,即便连现代的法律都有颇多的漏洞,又何况现在。

这个时代,才真正是人治大于法治的时代,律法,只是当权者掌控百姓的武器,或者政治需求。

只有这时,长孙皇后小产,魏征终于不再淡定,紧跟着长孙无忌跑了出去,甚至,越跑越快,一会就超过了长孙无忌,来到了后宫之前的大门处,才被禁军将士拦了下来。

长孙无忌身体肥硕,肚子大腿短,跑不过魏征也属于正常,来到后宫处,已经累得气喘吁吁的,就像是已经虚脱了一样。

其他大臣陆续到来,站在后宫之外,神色中充满了担忧。

即便长孙皇后在朝堂上,把他们诋毁了一顿,他们依然对于长孙皇后保持着必要的尊重。

没有长孙皇后在后宫,他们可就无法随心所欲的参奏李世民了,要不到时候,自己把李世民惹怒了,谁来救命?

要不是有长孙皇后存在,恐怕,这里至少有三分之一的大臣,都被李世民盛怒之下给处斩了。

立政殿,寝宫。

长孙皇后躺在床上,张玲珑跪坐在床边,一盆盆热水不停地端了进来,随后被染成红色,有被端了出去。

一大群御医,站在立政殿中,熬药的熬药,开方子的开方子,反正就是没人敢停下来,不管有用没有,全都在忙碌着。

李世民在这些御医旁边走来走去,心中越发惊恐,惊恐长孙皇后会有什么差错。

也就是这时,李世民忽然间觉得,宇文哲在太极殿强杀侯小波并没有什么不对,因为,如果谁敢伤害他的妻子,他也会不顾后果,倾尽全力的去斩杀仇人,谁还有空理会是什么地点。

不就是因为宇文哲如此重情重义,自己才会如此信任吗,怎么之前就钻了牛角尖。

在这一刻,李世民看了看太极殿的大门外,心中有了决定,那是因为只有有着相同痛楚的人,才能有相同的体会,此时,李世民就体会到了,若是失去挚爱,会是什么样的,为何,宇文哲的头发会变得如此苍白。

寝宫内,长孙皇后的身体不停地扭动,脸色惨白的就像是一张白纸,胸口的起伏十分微弱,腹部不停地轻颤。

张玲珑手里拿着银针,一股股极为柔和的气息,环绕在针尖之上,插入长孙皇后的各处穴道中。

随着时间的推移,张玲珑体内的气息,开始减弱,张玲珑紧咬着牙齿,死死的坚持着,坚持着长孙皇后生下这个孩子。

银针刺在穴道中,刺激着长孙皇后的生命潜力,即便是这样,也只能陷入了僵持,孩子生不下来,大人和孩子就全都陷入到了危险之中。

谁也没有想得,长孙皇后会突然间生产,距离预产期,分明还有将近一个月的时间。

李世民在太极殿中,想着宇文哲的所作所为,心中顿时充满了苦涩之意,当时自己为何那么犹豫,直接赦免了宇文哲不就完了。

李世民的犹豫,让长孙皇后一直处在郁郁之中,所以才引发了小产,这是李世民脑海里唯一的念头。

第二个念头,就是,如果长孙皇后真的有什么意外,那就把之前逼着他表态,处死宇文哲的大臣,全部都杀了,即便明知道这个念头太过于疯狂,但还是不可遏制的浮现了出来。

时间过得很快,张玲珑坚持着,长孙皇后坚持着,热水依然不停地在寝宫里端出来,随着夜幕的降临,不管是李世民,还是等在后宫之外的大臣们,心里完全变得无比沉重。

张玲珑从来没有尝试过,这么长时间为人行针,只觉得体内的气息已经接近与枯竭,脸色甚至比长孙皇后还要难看,若是在强行坚持下去,也许会力竭而死也说不定。

张玲珑的手,已经拿不稳这纤细的针,长孙皇后仿佛也感受到了张玲珑到达了极限,强忍着睁开了眼睛。

“玲……玲珑,不要勉强了,本宫要见陛下!”

“娘娘,您不要说话,留着力气!”

长孙皇后摇了摇头,看向了站在一旁的小红,此时,只有这两个人,和一些宫女在这间寝宫里,就连长乐和高阳等人都被挡在了外面。

小红流着泪,走出了寝宫,很快,李世民的身影出现在寝宫里。

“观音婢,你感觉如何?”

李世民的声音十分轻柔,仿佛像是哄着孩子,唯恐对长孙皇后造成什么不好的影响。

“陛下,臣妾快要没有力气了!”

“观音婢……”

“陛……陛下,听臣妾说……”长孙皇后打断了李世民的话,声音变得更加虚弱。

李世民赶紧闭口不言,愣愣的看着躺在了床上的长孙皇后,伸出手,却停留在长孙皇后已经被汗水浸湿的秀发前,不敢触摸。

“陛下,臣妾求您,不要再为难哲儿,有哲儿做稚奴的老师,臣妾放心,有哲儿照顾,臣妾才能放心的下,高阳和长乐,放心的下陛下!”

李世民张了张嘴,一滴眼泪滴落在地面上,却怎么都发不出声音。

长孙皇后强忍着疼痛,露出了一丝笑容,这丝笑容中,充满了温柔、慈爱、坚定、惋惜。

很难想象,长孙皇后的内心深处,到底是怎样的情感,才会露出这样的情绪。

“玲珑,保住本宫的孩子,你一定要保住本宫的孩子!”

就在这一瞬间,张玲珑看到了长孙皇后的眼睛,原本清澈明亮的双眼,布满了血丝,显得异常浑浊。

张玲珑仿佛见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双手的手指,各自夹着四根银针,狠狠地插进自己头部,一口鲜血猛然喷出,脸色却瞬间红润了起来。

这是在透支自己的生命力,来获得短时间的力量。

随后,张玲珑手持一根仿佛头发般纤细的银针,在一股内息的灌注下,把这根银针没入了长孙皇后的心脏内,行针与心脏闻所未闻,长孙皇后的身体,立刻剧烈的抖动了起来,裸.露在身体外的银针部分,一道淡淡的黑色,在银针的针体上渗了出来。

“毒!皇后娘娘中了毒!”

张玲珑用力的按着长孙皇的身体,大声道。

“毒?为什么会是毒,快点解毒!”李世民当即变了脸色,就像是那股愤怒的气息,直接在胸*发,什么也无法阻挡。

“好奇特的毒,陛下,玲珑没有见过这种毒!”

“张玲珑,救救朕的观音婢,只要你救了她,朕答应你任何条件,朕立刻放了林哲!”

李世民像是抓住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一把按住了张玲珑的肩膀。

“林哲……林哲……”

张玲珑仿佛没有感觉到肩膀上传来的疼痛,眼神猛然爆发出一阵光彩夺目般的色彩。

“陛下,林哲有生息丹!林哲有生息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