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九李淳风出关/大唐之圣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宇文哲,你到底做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她们都用这种这么看着你,这还是第一次吧!”

张玲珑吃着早餐,笑嘻嘻的说道。

能看到宇文哲吃亏,可是极为少见的,尤其是,吃亏了,还一言不发,就像是做了什么亏心事一样,这种情况更加好看。

“哼!哲少爷前天去了寻芳阁,直到昨天晚上才回来,中间都没有派人回来打个招呼,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他在寻芳阁整整待了一天一夜!”

小环气鼓鼓的说道。

“行啊,自从你闲了下来,活的倒是更潇洒了!”

张玲珑挑了挑眼色,道。

张玲珑和宇文哲虽说没有经历过最后一步,但是两人就有了肌肤之亲,当时两人在一块抱着睡觉,睡了两个多月,而且有婚约在身,所以张玲珑并不觉得这是一件多么紧迫的事。

张玲珑心里清楚,宇文哲不是她一个人能占据的,所以把自己的位置摆的很正,这个世界上只有一个人能占据宇文哲,这个人只能是馨儿。

宇文哲大口的把稀粥倒进嘴里,离开了后院,实在是待不下去了,小环还好些,只是生闷气,但是小琴四女的眼神就不一样了。

那种委屈幽怨的样子,就像是被自己始乱终弃了一样。

“老夫人,玲珑出去看看!”张玲珑擦了擦嘴角,紧跟了出去。

“喂,宇文哲,你等等我!”

宇文哲刚想回自己的小屋,张玲珑就追了过来。

“宇文哲,我问你一件事!”

“什么事?”宇文哲停下脚步,道。

“你现在都无官一身轻了,打算什么时候娶我,我娘可是问过很多次了,我今年都要二十岁了!”

想到自己的年龄,张玲珑心里就有些气愤,宇文哲就像是根木头,分明在心里已经认可了自己,可是就不给一句准信,还非得让自己主动。

“玲珑,这件事……”

“哼!我知道,不就是高阳吗,今天我进宫,就要和皇后娘娘提及这件事,便宜你了!”

即便已经做好了准备,到了此时张玲珑心里还是有些吃味。

“玲珑,你可以顺便把皇后身上的血玉要回来吗!”

“血玉能够凝神,带在身上有很大的好处,你身上的血玉足以压制体内的阴寒之毒,为什么要把血玉要回来?等等?难道是……”

“没错,玲珑,其实我前天晚上在寻芳阁被人下了*,显然,我的身体对于*并没有抵抗能力!”

“你的阴寒之毒,会随着转移?”张玲珑惊讶道。

张玲珑可是现在长安内最为厉害的医生,瞬间就反应了过来,宇文哲到底要表达的是什么。

“没错,所以跟我在一起,会承受莫大的伤害!除非能够将我体内的阴寒之毒彻底消除!”

“彼岸花!”

“没错,只有彼岸花!”

“我不管,我一定能配置出缓解阴寒之毒的药剂!”

张玲珑恨声道。

原本张玲珑准备下午才进宫去探望长孙皇后,可是为了给宇文哲收拾烂摊子,离开曹府后就去了皇宫。

莫轻语和药师惠子不同,药师惠子只是为了给宇文哲疗伤,可是莫轻语却是为了给宇文哲解决*的影响,在床上待了一天一夜。

张玲珑去了皇宫,出来的时候,直接就去了寻芳阁,身上还带着那一块长孙皇后身上的血玉。

莫轻语依然躺在了床上,和宇文哲不同,宇文哲体内的阴寒之毒作用在他的生命元力之上,可是却在侵蚀莫轻语的身体。

莫轻语不会有生命危险,但是如果太过于严重的话,会对她的身体造成不可弥补的损伤。

就在血玉放在莫轻语身上的这一瞬间,莫轻语的脸色顿时就好了起来。

张玲珑看到莫轻语的样子,心里瞬间就变软了,为了宇文哲,莫轻语付出了这么大的牺牲,心里已然认同。

再说,她和宇文哲有了夫妻之实,这是谁也不能更改的事实。

郑善果没在长安待几天,就转道去了齐州,这一次是秘密前往,李世民也算是下了狠心,不但调动了暗卫的力量前往,而且在军校中抽调了特种将士,陪同郑善果一起去了齐州。

郑善果有些遗憾,但是得到这样的支持已经是难能可贵了。

郑善果算的上是悄然回到长安,给宇文哲和隐娘、莫轻语做了媒人后,又悄然离开。

郑玲儿留在了长安,因为郑善果并没有返回都护府城,若果齐州的案子查清之后,没准会被召回长安任职。

所以没有必要在回去都护府城,至于郑府的其他人,还要等候确切的消息,才会决定是否动身返回长安。

对于郑善果的离开,和特种队员的动作,宇文哲一点都不知道,那是因为暗卫是宇文哲为了李世民而建立的,所有暗卫的成员,都会被灌输完全忠于皇室的观点,所以在宇文哲卸任以后,并不能在掌控暗卫的力量。

只有一个地方例外,那就是寻芳阁内,加入了暗卫的女孩们,完全是因为他才会加入的。

俗话说*无情戏子无义,这句话并不是什么贬义词,而是陈述一个事实,或者说完全可以在侧面映衬出她们的生活。

都已经为了生存而出卖自己的尊严,你还能指望她们有情有义,指望她们忠君爱国吗,这是绝对不可能的。

但是仅凭寻芳阁的姑娘,根本无法查出事情的真相,如果不是发生在寻芳阁内,也许连怀疑的目标也找不到,对此,宇文哲已经很满足了。

从此,宇文哲平时离开曹府的时间又多了一些,那是因为去寻芳阁的频率,比以往更多了。

与此同时,火药坊对面,钦天监所在的那一层高塔上,最高层一处十分不显眼的房间,发出了一道隐约可闻的脚步声。

之所以说不显眼,是因为这里的空间太小了,而且两扇木门就像是衣柜门,光线灰暗,若不是近距离观察,谁也不会发现这里有一道门。

“嘭!”

房间的门被打开,激起了一阵厚重的灰尘,原本就黑暗的地方,显得更加朦胧,就像是出现在一处极为虚幻的世界。

“踏踏踏!”脚步声越发清晰了起来,一位身穿破旧道袍的道人,在黑暗中显现出了身影。

道人身上的道袍已经破烂的不像样子,下巴上的胡子没过了前胸,看上去十分邋遢,但是眼神里却散发着一种极为奇特的神色,眼光淡漠,仿佛能看穿一切。

道人走出了房间后,走了几步,来到了一扇窗户的旁边,窗户被道人打开,一缕阳光照射了进来,照射在了道人的身上,

道人很喜欢这种感觉,闭上了眼睛,静静的感受了起来,一站,就是一整天,直到太阳落山,天空上出现了漫天的星辰,道人在穿过窗户,身体仿佛不受重力影响般,升至高空中,脚尖轻轻点在塔尖上,抬头望着这漫天的星辰,伸出右手,手指掐动,带出了一种美不可言的律动感。

今天晚上的天气很好,漫天的星辰异常明亮耀眼,那颗紫薇帝星更是如此,把月亮散发的光芒都掩盖了下去。

“呵呵,果然如此,陛下找到了你,在你的身上,贫道感受到了一个不同的未来,是时候见一面了!”

下一瞬间,道人飞身而下,身体像是一根羽毛般轻盈,落在了地面上。

在钦天监的高塔之前,站着一位白发苍苍的老道,老道抬着头,视线一直随着道人的身体而动。

这位老道,分明就是之前被李世民召进了皇宫,现在的钦天监之主,袁天罡。

“徒儿见过师尊!”

道人显得十分激动,扑通一声跪倒在了地上,道。

“淳风,你可曾感受到了那个境界,可曾把为师的推测之术推演完美?”

袁天罡满意的点了点头,道。

这位道人,正是在玄武门事变之后,就进入了闭关状态的李淳风,李淳风留下了推测,悄然而退,如今终于出关了。

“师尊,徒儿做到了!”

“好!为师的资质不如你,虽说创造了推测九法,却已经耗尽了为师的精力,你没让为师失望!”

“可是徒儿资质愚钝,整整用了六年!”

“道岳大和尚闭关九年,也无法突破内功圆满这一层境界的禁锢,若不是被那个小家伙一语点醒,恐怕这一生也无法踏足,你就不要谦虚了!”

袁天罡捋了捋胡须,道。

“佛教?道岳大师!”道人猛的抬起头,手指掐动间,露出了一副震惊之色,“佛教竟然会遭遇到了如此劫难!这是徒儿以前从未预测到的!”

“去吧,去见见那个小家伙,去看看你当年的推测到底有没有错,为师,看不透他,他的命格覆盖着一层浓雾,十分奇特!佛教到底为何会造此劫难,你也可以询问!”袁天罡道。

“师尊,就在秦王殿下发动政变的那天晚上,徒儿看到了那颗星辰,就一直想要见一见,不过,就这样去太过唐突了一些!”

李淳风这才站起了身体,视线转向了曹府的方向,喃喃自语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