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七章重掌暗卫/大唐之圣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小琴还在说着,宇文哲已经一把抱起了张玲珑,跑回到了后院,一直跑到了老夫人的房间。

宇文哲的速度非常快,把高阳和小琴全都甩在了后面。

后院,老夫人居住的房间。

房间并不大,曹氏在里屋照顾老夫人,张玲珑半跪在床边,手里拿着银针,不停的扎在老夫人的头发里。

这些银针起了作用,老夫人的脸色明显红润了许多。

足足过了大半个时辰,张玲珑才把银针收了回来,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在里屋走了出来。

“玲珑,怎么样了!”宇文哲急迫的问道。

“老夫人的身体并不是病,而是衰老,衰老的承载不了生命,,大限已至,生命元气消散,即便是彼岸花,也治不好了!”

张玲珑抽了抽肩膀,不停的用手背嚓着眼泪,道。

“怎么会这样!”

宇文哲一个踉跄,跌坐到了椅子上,声音变得颤抖。

“生老病死,这是任何人都不可能避免的,娘这一生经历乱世,能得善终,已经极为难得,没什么不能接受的!”

曹氏在里屋走了出来,看着宇文哲的样子,沉声道。

宇文哲从来没有见过曹氏的神情这么凝重的样子,想要说些什么,张了张嘴,声音在喉咙里,始终无法传出。

“快去吧,玲珑留下就好了!”

曹氏的态度很坚决,宇文哲挪动着离开了房间。

高阳和玲珑紧跟着出去,成婚所带来的喜悦,在这一瞬间完全被淡化。

“你们先进宫吧,我留下来照看老夫人,老夫人暂时不会有事的!”

就在此时,小棋急匆匆的跑了进来。

“少爷,宫里来人了,要接少爷和公主进宫!”

“走吧,高阳,我们进宫!”

宇文哲深深地看了一眼身后的房间,最终还是下定了决心,大跨步的向着门外走去。

既然有张玲珑在这,那么自己待在这里就变得毫无意义。

曹府的大门前,有一辆十分奢华的马车在等候,王德站在马车旁,笑的红光满面。

显然,李世民高兴,王德的日子就会十分好过。

“见过王总管,有劳总管大人亲自前来迎接!”

宇文哲行礼道。

“驸马爷客气了!”

“哎呀,你和他有什么好客气的,我们赶紧去,赶紧回来!”

这一边,高阳在两人寒暄的时候,已经登上了马车,在马车里不满的嘟囔道。

王德一阵愕然,这胳膊肘拐的也太快了,要是让李世民听到,恐怕又要生气了。

马车行驶,穿过玄武门,来到了皇宫中,马车并未停止,而是一直来到了立政殿前,可以说,这是极大的恩宠。

立政殿内,李世民和长孙皇后坐在正位,太子李承乾和李泰也在,只是两人的表情明显是应付的成分居多。

“学生见过老师!”

就在踏足立政殿的这一瞬间,一大群小家伙涌了上来,一边行礼,一边伸出一只肉嘟嘟的小手。

“这是什么情况?”

宇文哲睁大了眼睛,怎么这些皇子公主都来了。

“什么老师?要叫姐夫!”

高阳不满的撇了撇嘴,在怀里掏出了一叠红包。

宇文哲更加惊讶,这些红包是什么时候准备的,他一点都没有注意到。

红包发了出去,这些皇子公主才散开,让开了道路。

“儿臣见过父皇,母后!”

宇文哲带着高阳跪倒在了地上,道。

“行了,快起来吧,这是给你们的!”

李世民在手里拿出了两个红包,高阳赶紧把红包拿了过来,还在手里捏了捏。

“这么薄?父皇还真是小气!”

高阳一边嘟囔着,一边把红包塞到了宇文哲的手里。

李世民高兴的表情瞬间就变了,看着一幅无所谓的宇文哲,气的直咬牙。

长孙皇后捂着嘴直笑,小晋阳此时在长乐的怀里,长乐低着头,逗弄着小晋阳,就像是没有见到眼前这一幕。

在立政殿磨蹭到了中午,御膳房送来了御膳,显然是经过了精心的准备。

李世民像是要报仇,一杯接一杯的灌,酒杯举起,宇文哲就要见底,他自己却是抿一口,没过多长时间,宇文哲就被撂倒了。

李世民十分得意,看着直接趴在桌子上呼呼大睡的宇文哲,露出了一幅胜利的表情。

就在此时,一匹快马疾奔而来,一位驿兵骑在马上,手里拿着一枚令牌。

“八百里加急,让路!”

令牌扔在了守卫长安城门的将士手里,快马已经一骑绝尘,只剩下了一道背影,和马蹄卷起的灰尘。

立政殿中,宇文哲被宫女架进了一处卧房内。

宇文哲这一觉睡得很实,脑海里不停地转换着各种场景,一会儿是馨儿落进那条浑浊的河流,一会是高阳咬着自己的肩膀,怎么都醒不过来。

“长乐!”

直到最后,一道愧疚的眼神,充斥了整个意识,这个眼神依然那么清晰,宇文哲猛地睁开了眼睛,坐了起来,下意识的喊出了一个名字。

宇文哲满头大汗,揉了揉额头,即便是度数很低,喝醉了还是头疼。

宇文哲摇了摇脑袋,下了床,才发现外面的天色已经变黑了。

屋子里,有一张桌子,上面放着一盏茶,茶杯还是温热的。

宇文哲正好有些口渴,拿起来直接灌进了嘴里。

“驸马,您醒了!”

一位宫女走进了房间,恭敬地说道。

“现在是什么时辰,玄武门关了吗?”

宇文哲道。

“驸马,玄武门已经关上了!”宫女道。

“高阳呢?”

“公主殿下刚才才离开,奴婢也不知道公主去了哪里,用奴婢去找吗?”

“不用,你回去休息吧,我自己去找就行!”

宇文哲说着,离开了房间,出了房间后才知道,原来这里就是高阳公主的闺房,两人第一次发生亲密接触的地方。

宇文哲看着漫天的繁星,深吸了口气,这一刻,他十分清晰的知道,高阳到底去了哪里。

御花园,那一处树林中,高阳安静的坐在那一颗相思树前。

这里的树林十分绸密,星星的光线不足以照射进来,所以显得异常黑暗。

即便宇文哲放缓了脚步,还是在树林里传出了异常明显的声音。

“相公,你来了!”

宇文哲走到了高阳的身后,高阳抬起头,露出了一副满足的笑意。

即便是因为在黑暗中,宇文哲有些看不清高阳的神色,但是依然感觉的到,高阳很满足,并没有之前的那种失落。

“我知道你在这里!”宇文哲道。

“相公,人家一直在等你,人家想见母妃,也想让母妃看看你,我长大了,而且已经成婚,这样,母妃就不用担心我了!”

“犀香吗?”

“没错,就是犀香,人家一直保留到了现在!”

高阳在旁边的地上,捧起了一个香炉,手里还有一只火折子。

香炉被点燃,一股奇特的香味散发而出,香味在空中具而不散,天空仿佛更加黑暗。

一道微风凭空而起,犀香散发出了烟气,开始有了些变化,仿佛幻化出了一个人形的形状。

烟气环绕着高阳,就仿佛把高阳搂在了怀里。

高阳闭上了眼睛,靠在了宇文哲的肩膀上,渐渐睡了过去。

直到第二天天亮,高阳睁开了双眼,神了个懒腰,一点都不介意在宇文哲面前显露出绝美的身材。

“走吧,耽误了一天,我们也该出宫了!”

随后,高阳在宇文哲的胸口上蹭了蹭,道。

“是啊,确实该回家了!”

宇文哲点了点头,和高阳一起离开了树林。

高阳的动作很轻快,两人离开了御花园,来到立政殿和长孙皇后辞行。

高阳公主成婚,李世民只休息了一天,原本今天就要上朝,只是在进入立政殿的时候,发现李世民仍然在立政殿内,并没有去上朝。

事出反常必有妖,宇文哲的第一反应就调头就走,甚至,来这里辞行都有一种做错的感觉。

李世民的表情很沉重,和昨天的样子完全不一样,整个太极殿都变得十分凝重。

“父皇,我和相公要回曹府了,您还有什么要交待的吗?”

高阳有些迫不及待的说道。

高阳心中很清楚,要是换成以往,即便是在皇宫多待几天也无所谓,但是现在不行,老夫人还卧病在床。

“高阳,你先去找长乐说会话,朕有事和哲儿说!”

李世民的表情变得更加阴沉,摇了摇头,道。

即便是高阳,也察觉到了李世民的不同,变得有些犹豫。

“去吧!”

宇文哲拍了拍高阳的肩膀,道。

“那好吧!”高阳不舍的离开,十分担忧。

“父皇,到底发生了什么?”

宇文哲沉声道。

“你自己看吧,这是高士廉写下的奏章,昨天用八百里加急送来的!”

李世民在衣袖里拿出了奏折,递到宇文哲面前,道。

宇文哲接过了奏折,看了起来,看完以后,脸色已经完全严肃了起来。

“赵国在搞什么!居然让土谷浑得到了食盐的精炼之法!”

“这是朕的错,自从你卸下了身上的职责,暗卫的发展就慢了下来,从没有给陇右之地的暗卫提供援助!”

“那么这件事该如何解决,土谷浑敢出手,那么足以给了我们理由,只需要五万精兵,就足以将之夷灭!”宇文哲道。

“是啊,只需要五万精兵,就足以将土谷浑夷灭,土谷浑怎么敢,土谷浑又有什么阴谋!”李世民道。

宇文哲点了点头,土谷浑只是一个小国,而且还在大唐的庇护之下,敢做出这种挑衅的事,一定有所依仗。

“哲儿,朕需要你去一趟陇右之地,查清真相,朕要足以说服其他属国不会产生恐惧心里的理由,朕要查清一切,没有任何顾虑的灭了土谷浑!”

“灭一国,开疆辟土,这的确是好事,更加难得的是,土谷浑给了大唐发兵的借口,可是,我怎么能去土谷浑,文武大臣不会同意的!”

宇文哲皱了皱眉头,道。

“朕曾经下旨,把你逐出军队,并且永远不能在召入军队系统之中,可是暗卫不是军队,甚至不属于官员系列,暗卫只是秘密组织,由你组建,完全听命与朕的组织!”

宇文哲沉默,李世民说的是事实,整个长安城,除了有限的几个人,甚至都不知道暗卫组织的存在,那么宇文哲重新统领暗卫,根本不存在问题。

宇文哲心里也清楚,之所以这样,完全是因为自己和高阳成婚了,因为李淳风为自己隐瞒了真相,告诉李世民,自己会为大唐带来兴盛。

所以,在李世民的心里完全获得了信任,那么带来的结果,就是可以重新掌控暗卫,这个由自己一手创造的组织。

要是往常,宇文哲会毫无顾忌的接受,只是现在,宇文哲迟疑了,老夫人的身体已经达到了极限,如果现在启程去陇右,那么就意味着,无法送老夫人最后一程。

可是现在陇右的局势太过于混乱了,连土谷浑都参与到了其中,长安必须要马上做出决定,因为在长安去往陇右的路程十分遥远,即便是骑着快马不停的赶路,也要二十多天的时间。

从奏章送来,到长安的反应传达回陇右,一个多月的时间,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样的变故。

“怎么了,你犹豫什么,几个月的闲散生活,磨灭了你的棱角吗!朕也知道,你才刚刚成婚,就让你去陇右,确实不太合适,但是一切以国事为重,你应该懂的!”

李世民不满的说道。

“父皇,儿臣需要考虑考虑!”

宇文哲并没有告诉李世民,老夫人的身体状况,眉头紧皱,叹息道。

“好,朕给你时间,三天,三天后你若想通,就来见朕,去吧!”

李世民挥了挥手,道。

“儿臣告辞!”

宇文哲退出了立政殿,高阳在立政殿外等候着,并没有去找长乐。

高阳看着宇文哲在立政殿里出来,急忙跑了过来。

“怎么样,父皇和你说了什么?”

“没什么,我们回去吧!”

宇文哲摇了摇头,拉着高阳的手,向着皇宫外走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