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二章长孙无忌的抉择/大唐之圣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李愔十分兴奋,小手一挥,仿佛要指挥千军万马去攻城掠地,弹指就能灰飞烟灭眼前的敌人一般。

赵国脸色更加难看,这些人若是在暗中出击,将会是一股多么巨大的力量啊,可是如今,完全暴露在别人的眼皮子底下,简直是暴殄天物。

“喂,赵国,怎么回事,你怎么用这种眼光看着本王!”

李愔不满的说道。

李愔面对着高士廉很老实,但是对于赵国可就没那么客气了。

“蜀王殿下,我们还是进城主府再说吧!”

赵国看了看跟在李愔身后的这群人,全都是熟悉的面孔,特种队中的将士,暗卫中的精英,全都是他的袍泽。

这些人的能力,他十分清楚,但,越是清楚,心里越憋闷。

“那好吧!高大人先请!”李愔十分懂事的做出了请的姿势。

“还是蜀王殿下先请吧!”高士廉摇了摇头,给赵国挑了一个眼色。

“那好,我们进去详谈!”李愔没有客气,背着双手,率先走进了城主府。

高士廉跟在李愔身后,赵国把其中一位暗卫将士拦了下来,两人向着一旁的房间走去。

到底是发生了什么情况,还是先问清楚的好。

与此同时,齐州,郑善果这一次是暗中前来,没有暴露身份,为的就是查清真相。

来到齐州之后,在暗地里接触到了权万纪,谁知,并不像是之前想象的那样,在郑善果说出,县令一家之死的嫌疑,指向齐王李佑的时候,权万纪勃然大怒,当场翻脸。

郑善果大惊失色,好不容易才安抚下了权万纪,郑善果为人正直,之前和权万纪也有些私交,好不容易才说服了权万纪不要声张。

随后,郑善果在私下里调查,而且接触到了暗中保护权万纪的特种队将士。

让郑善果意外的是,不论怎么调查,都只能得出一个结论,李佑变了,自从权万纪来到齐州之后,李佑变得十分懂礼,就连齐州的百姓,渐渐的对于李佑,在看法上也有了改观。

这一点让郑善果无法接受,但是也明白了权万纪为何如此激动。

权万纪这种人,说好听了是正直,把荣誉看的比命都重要,说难听了是顽固,面子大于天。

李佑原本混帐无比,在自己的教导下,走向了正途,这可是莫大的荣誉,他认定了李佑已经改变,要是相信了郑善果的话,就相当于否定了自己,这是他绝不可能做到的。

郑善果再一次陷入了僵局,而且他有一种感觉,也许自己的踪迹早就暴露了,这让他有一种深深地挫败感。

郑善果心中发狠,直到有一天,事情出现了转机,一位跟随林平追查杀手去向的特种将士,找到了郑善果,告知了郑善果一条线索,而且林平已经追着这条线索离开了齐州,赶往了陇右之地。

这条线索是在林平追查那一批杀手的踪迹才发现的,郑善果心中兴奋,带着队伍离开了齐州,在齐州边缘的一个村庄隐藏了下来。

因为林平传来的消息,陇右已经成了风雨飘摇之地,陇右一乱,齐州必然有所动作,所以郑善果隐藏了起来,安静的等候,等候陇右的这股风吹过来,吹开遮在齐州上的这一层幕布,看看里面到底隐藏了什么。

长安城,太极殿。

李世民站在大殿中央,气的浑身发抖,脸色紫青,长孙无忌站在一旁,同样阴沉着脸,只是这股阴沉里还夹杂着些无奈。

长孙皇后怀里抱着小晋阳,低着头,像是没有感觉到立政殿里的气氛。

“观音婢,冲儿可是你的亲侄子,你怎么能做出这种事!”

李世民低声怒吼,道。

长孙皇后依旧低着头,沉默不语。

“冲儿知道了长乐离开了长安,自己也偷偷的追了过去,陇右现在就是一个是非之地,若是冲儿有什么意外,你有待如何!”

“够了!”

长孙皇后抬起头,抱着小晋阳的双手更紧了一些。

“冲儿是臣妾的侄儿不假,但是他却无法保护长乐,不思进取,沉迷于儿女私情,做事不知后果,鲁莽、莽撞,难道就因为你们的政治需求,就要让臣妾的女儿去牺牲吗!”

“观音婢……”

“陛下,难道非得等长乐先你我一步而走,白发人送黑发人,到时候后悔就晚了!

大哥,你自己说,冲儿可比的上宇文哲,当年道岳大师为长乐批命,袁天罡给出了近乎相似的命运,你说让妹妹怎么选,是选择让长乐嫁给冲儿,还是保住长乐的性命!”

长孙皇后大发凤威,把李世民和长孙无忌震慑在当场。

“大哥,冲儿如果真的有能力守护长乐,就让他证明给本宫看,这一次陇右之行,就是一次很好的机会,可是,本宫觉得,你还是派人把他追回来吧!”

“陛下,小妹……小妹说的……”

“无忌,不必多言,宇文哲已经娶了一位公主,不可能在娶另一位,只是长乐和冲儿的婚事,真的要看冲儿自己如何抉择了,长乐性子倔强,她若不是心甘情愿,朕也无能为力了啊!”

李世民的神色剧烈变幻,最终叹了口气,道。

原本以为,把高阳嫁给宇文哲后,能让长乐死心,现在看来,是自己想的太过于理所当然了,也没有想到过,长乐对于宇文哲的情根,种的这么深。

“陛下,臣不敢用长乐的性命来开玩笑,就让冲儿去陇右吧,此番回来以后,若是长乐还不愿嫁,那么,臣在也不会提及此事!”

长孙无忌道。

“臣先行告退!”

长孙无忌说完以后,转身离开了立政殿。

长孙无忌的长的不高,却很胖,估计就爱那么胖就是遗传到了他原因。

在加上为官这么多年,积攒的官威可不是一般人能比的。

回到了长孙府,整个府邸,长孙无忌的的表情下,充斥着一种惶恐的感觉。

书房中,长孙无忌像是小萝卜粗的手指,点动着书桌的表面,发出“嘟嘟”的沉闷声响。

“父亲,赶快把大哥找回来吧!”

长孙涣站在书桌前,急迫的说道。

“哼,回来干什么,宇文哲能去,你大哥就去不了吗!”长孙无忌恨声道。

“宇文哲?他现在不是一直在家不出屋吗,据说现在已经颓废到连曹老夫人的丧事,都没有出面,长乐表姐跟着李愔跑去陇右躲婚,还有宇文哲的参与?”

长孙涣道。

“你……唉……”长孙无忌心若死灰的叹了口气。

“要是没有宇文哲,陛下放心把陇右这么复杂的地方交给李愔那个小家伙?曹老夫人的丧事宇文哲没有出面,这才说明,宇文哲他已经不在长安了!”

“父亲!陛下不是已经把他逐出朝廷,怎么……”

“够了!”长孙无忌大声咆哮,显然没有了继续解释的耐心。

“涣儿,你去休息吧,这件事你就不要管了,为父告诉你,这段时间,陛下有心重启科举,不管有多大阻力,科举制度选拔人才,都是早晚的事。

而这第一批选拔而出的,定然会被委以重任,在科举开始之前,你就不要离府了,为父已经为你找好了老师,在家好生学习吧!”

长孙无忌摆了摆手,道。

“知道了!”

长孙涣心里不以为意,但是,现在可不敢惹长孙无忌生气,讪讪的离开了房间。

长孙涣刚刚离开,一位中年管家走进了书房。

“陇右那边的局势如何了!”

“老爷,那边的局势十分复杂,几大家族相互戒备,都想着别人去出手试探,现在正在僵持,刚刚传来消息,土谷浑强行抢走了食盐的精炼方法,陇右之地应该很快就会有一场大乱了!”

“这是什么时候传来的消息?”

长孙无忌抬起头,眼神里闪过了一道深深的忌惮。

“就是今天,您去上朝的时候!”

“呵呵,这个消息在七天前陛下就应该得知了,七天前有一封八百里加急送往皇宫,内容却被压了下来,按理说,即便是八百里加急也不可能比我长孙家的消息系统快七天,看来陛下在私底下,做了不少功课,宇文哲,一定是宇文哲!”

“老爷是说,这段时间以来,您感觉到长安多出的那一股势力?”

“没错,你去一趟陇右,照看冲儿,土谷浑这一次不放血,是糊弄不过去了,而功劳,必须要冲儿得到!必要的时候,可以对宇文哲出手,但是,身份绝对不能暴露!”

“老爷,其他几大家族呢?”

“不用理会他们,他们自己找死,看不清局势,现在的大唐,可不是当年的隋朝,陛下正等着他们乱来,这样才能找到理由!”

“老爷,我担心那宇文哲会不会直接就把土谷浑灭了,宇文哲可是一直没有按常理出牌过!”

“怎么可能,他最多只有几百人,陛下派他前往,应该是寻找证据,利用他打开局面,在这一当年,宇文哲可是出奇的好使,应该不会发生你所担心的事情!”

长孙无忌沉吟,道。

“应该……”

中年管家愕然,道。

“嗯,应该是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