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八章长孙冲到来/大唐之圣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看着独孤彦云如此小心翼翼的对待这本三国演义,这两位特种将士本能的在心里产生了极大的好感。

“独孤将军,今天晚上,高大人在城主府设宴款待各豪族之人,可是,却有人闯了进去,不但掳走了蜀王殿下和高大人,还把那些豪族主事之人斩杀殆尽,陇右要乱了啊!”

韩明的脸色变得有些难堪,道。

“你说什么?连高大人和蜀王殿下的安全都保不住,你这个刺使是干什么吃的!”

独孤彦云脸色当即变得惨白,“啪”的一掌拍在了身前的桌子上。

木桌无法承受这一掌的力量,四只桌子腿咔嚓一声断裂,桌子变得四分五裂,连那本三国演义都掉在了地上。

这件事情太大了,大的即便是带兵多年的独孤彦云也无法轻易就能承受的住。

“独孤将军,本官请你带兵入城驻守,陇右不能乱啊!”

韩明焦急的说道。

“哼,你这个刺使真是废物,陇右乱起来又怎么样,还能翻了天吗,可是高士廉大人和蜀王殿下绝不能出了差错,告诉本将,到底是什么人,往哪去了!”

独孤彦云寒声道。

“独孤将军,不可,高大人之前就派人来提前告知过将军,以陇右局势为重!”韩明道。

“韩明,本将尊重你是一方刺使,不想和你闹得太僵,但是,本将的兵,本将的兵自然要由本将调度,陇右城是你掌管,本将绝不会参与,至于高大人和蜀王殿下,本将自然会救回来,至于你说的局势,本将根本不放在眼里,本将五万大军在此,就怕不乱,乱了就能把所有混乱源头一网打进,韩大人,请吧,本将不送了!”

独孤彦云的声音就像是在嗓子里挤了出来,韩明感受着在周围侵袭而来的寒感,本能的后退了几步,直到后背撞到了那两名特种将士,才停顿了下来。

“独孤将军,若是等陇右真的乱起来,你的大军不但要镇压混乱,还要营救蜀王殿下和高大人,到时候还能有多少兵力镇守关隘,若是土谷浑也参上一脚,这所关隘还能否守住,到时候首尾不顾,就不是仅仅陇右道的事情了!”

一位特种将士走到韩明身前,道。

独孤彦云眯起了眼睛,眼神里闪过了一丝不屑,“土谷浑?哼,土谷浑敢进犯我大唐?这是本将这些年听到最大的笑话!”

“若是平时,土谷浑不敢,可是如果土谷浑被利益蒙蔽了眼睛,又或者,被被逼到了这一步呢!”

“你们不是韩明的手下,你们是谁!”

独孤彦云神色一变,看着眼前这一位,身上还沾染着鲜血的将士,沉思了许久,道。

就在这两名将士进入大帐的那一瞬间,他就感觉到了一些不同,只是一直在忍耐着好奇心罢了。

“我们是特种一队的兵,奉陛下之命,前来陇右,协助高大人!”

“特种一队!”独孤彦云惊讶道。

“没错,在我们一百多号人的防御下,掳走了蜀王殿下和高大人,独孤将军,这件事太过于复杂了,只要一个不慎,到时候受到波及的就不只是陇右了!”

独孤彦云变得十分严肃,特种队将士的实力,他没有亲眼所见过,但是以往的那些战役足以说明一切。

再不济,当年南征北战的时候,他可是知道玄甲军是多么强悍,如今,在大唐管辖的陇右道城主府内,竟然有人能在他们手底下掳人,独孤彦云终于明白了事情的严重性。

“本将带兵镇守陇右城,那么蜀王殿下和高大人怎么办!”

“交给我们兄弟吧,只要等我们将军到达,一切都会迎刃而解!”

“你家将军?”独孤彦云猛然握紧双拳,显得有些激动,道。

“额……说错了,是宇文哲,虽说他现在没有军职在身,但却是这一次支援高大人的领头人,是奉了陛下的旨意!”

“原来如此,本将到要见识一下,这位传说中的人物!”独孤彦云开始在大帐里来回走的,看上去很焦急。

“独孤将军,那么镇守陇右主城,以防混乱的这件事……”韩明道。

“行了,明天清晨,本将带领精兵两万,接手陇右城一切防务,你回去吧,让城内的守将、衙门,做好配合准备,只要有本将在,陇右就乱不了!”

独孤彦云摆了摆手,只要一面对韩明,就有一种很厌烦的感觉。

“那好,多谢将军,本官就先行告退了!”

韩明拱手,和这两名特种将士离开了大帐。

“韩大人,你可是刺使,应该比独孤将军大上半级,怎么……”

“唉,独孤将军一直看不上本官,最主要的是本官能力浅薄,之前无法让陇右百姓脱离贫困,后来有了食盐的精炼之法,却又压不住混乱,控制不住局势,独孤将军眼睛里容不得沙子啊!”

“大人,这非你只过!”

“不,这就是本官的过错,如果换成那位宇文公子,恐怕陇右之地和现在完全是两个局势了吧!”

在韩明的叹息声中,他们汇合了在关隘内驻扎的将士们,披着星光,向着陇右城奔行了回去。

独孤彦云既然答应出兵镇守,就算是没有了后顾之忧。

在宇文哲到来之前,尽可能的稳住城内的这些豪门势力,才是首先要做到的。

直到第二天天亮,独孤彦云带兵入城,士兵们分外到主城各处。

因为混乱是发生在晚上,韩明处置的及时,百姓们虽说感觉到气氛不对,但是并不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虽说惊讶这些士兵的动作,但是该继续的生活还要继续。

而那些豪门,虽说有所动作,但是缺少管事之人,也全都安静了下来,等待各自家族传来消息,即便是有激进者要报复,也需要一定的时间来安排。

就在这个过程中,一个车马队来到了陇右城,此时陇右已经开始实行全天戒严,城门处的进出,查的更是十分严苛。

陇右城的消息,还在向着四处传播的过程中,城门处的盘查虽说严格,但是对于来往的商队还是十分克制的,这个车马队装扮成了商人,显得不慌不忙,顺利进入了陇右城。

由于暗卫的伤亡,剩下的暗卫也已经去追踪,所以韩明和特种将士们并不知道,有一队豪门家族之人,这么快就到了陇右。

一处豪华的府邸。

这队人马到来的时候,对于城里的气氛同样感到十分的疑惑,尤其是到达了府邸后,这种疑惑更是上升到了不问不行的地步。

“人呢,人都去哪了!三叔,不在吗!”

翻身下马,扯掉身上用来遮挡阳光暴晒的宽大袍子,露出了一张年轻的脸,正是追着长乐的脚步,来到了陇右的长孙冲。

“大少爷?您怎么来了?”

在屋子里跑出了一名管事,看到长孙冲后,惊讶的问道。

“怎么这么清冷,我三叔呢!”长孙冲不满的问道。

“大少爷,出大事了,三老爷在城主府被杀了,府里之所以这么清冷,是因为几大家族已经把力量聚拢在一起,准备讨个说法!”管事了脸开始扭曲,愤恨道。

“谁!谁这么大胆子!”长孙冲顿时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议的问道。

自己这位三叔,可是父亲的堂弟,虽说没有官职,但是却是管理长孙家族的一个重要人物,怎么能被人杀了,这不是要挑衅整个长孙家族的尊严?

“大少爷,蜀王来到陇右之后,高大人设宴,三老爷就是在宴会上被杀,同时,其他家族的管事之人全都死了!”

“你是说,舅爷是凶手?简直放屁,舅爷怎么可能对我长孙家下手!”

长孙冲大吼道。

“少爷,小的没说是高大人下的手,当初高大人来到陇右的时候,三老爷还前去拜访,明确表示支持,后来高大人压制豪族,对我们也是多有宽待,可是就在蜀王带人来到陇右,才发生的这种事,只是我们全都拿不定主意,蜀王年岁不大,怎么会有如此狠辣之心!”

管事面容苦涩的说道。

“蜀王没有这个狠心,可是别人有,宇文哲你敢杀我三叔,杀了豪门这么多人,这一次,就连陛下也别想救你!”

长孙冲眼睛都红了,很自然的就把这件事安到了宇文哲的身上。

陇右城内的人不知道宇文哲来了,可是长孙冲知道,这一路上长孙冲紧追慢赶,也没有追到宇文哲,自然而然就以为宇文哲已经到了陇右。

“大少爷,你是说宇文哲?那个宇文化及的儿子?”

“哼,他们现在在哪里聚集,立刻带本少过去,这一次,集合众多世家的力量,一定要把宇文哲葬在陇右!”

“好,小的立刻带路!”

管事兴奋的点了点头,接过了旁边人递过的马缰,翻身上了马背。

管事引路,长孙冲翻身上马,随后转身看了看在半路上追上他的长孙府管家。

管家轻轻的点了点头,长孙冲咧嘴,狰狞一笑,猛然拽起马缰,坐下马匹抬起前蹄,转向,向着外面冲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