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六章拿出股份/大唐之圣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啊?在举办一次晚宴?”高士廉惊讶,道。

如果不是了解宇文哲一直以来的为人,高士廉甚至会认为宇文哲在成心嘲讽他。

毕竟,上一次自己可是举办了一次晚宴,为了震慑那些豪门,可是那一次宴会被搞了个稀烂,现在提及再举办一次宴会,也就是宇文哲提及的,要不然非得把他人道毁灭不可。

“愔儿,带着灵迦去休息吧,既然哲哥哥已经回来了,你就去准备准备!”

长乐几步走到了宇文哲身旁,对着李愔说道。

“那好吧,愔儿告退!”李愔牵着灵迦的小手,赶紧退了出去。

乞伏沉默的站起身来,紧跟着离开,高士廉满意的点了点头,这个乞伏还是很有眼力见的。

宇文哲奇怪的看了长乐一眼,长乐没有回避的意思,而且看上去态度十分坚决。

宇文哲只是略显奇怪,但是也没有太过于在意,这件事没有瞒着长乐的必要。

“高大人,这些豪门聚集到陇右,无非是想要打食盐精炼之法的算盘,现在独孤彦云已经开始派兵攻打土谷浑,这才是大事,陇右城内必须快刀斩乱麻,原本就是复杂的事情,就让我来做这个恶人吧!”

宇文哲沉声道。

“什么,独孤彦云进攻土谷浑?”高士廉道。

“没错,所以独孤彦云是没空管陇右了,他的大军也不能指望!”宇文哲道。

“宇文哲,陛下的眼光没错,可叹、可悲啊,之前本官还曾参过你,幸亏陛下顶住了压力!”高士廉惭愧的摇了摇头,道。

高士廉此时心里的波动很大,当初刚开始的时候,来到陇右主持精炼食盐,心里对于宇文哲的看法就有了些改变。

也明白了武将中为何有那么多大将都那么欣赏他,在文臣中,杜如晦和房玄龄每一次也是力挺。

尤其是杜如晦,可不是只因为宇文哲救过他的性命,最重要的还是因为宇文哲的能力。现在看来,自己还是比不过杜如晦。

这一瞬间,高士廉的脑海里闪过了极为复杂的想法。

“高大人不必多说,大家都是为了大唐,只不过是思想不同罢了,这一次的晚宴,还要大人出面才是!”

宇文哲露出了一副自信的笑意,道。

“好吧,本官就豁出这张老脸不要,在下一次帖子,不过,上一回本官宴请,却导致众多豪门管事之人被杀,这一次不知道还会不会来!”

高士廉苦笑,还真不知道到底这一次的晚宴会不会举办起来。

“放心吧,一定会举办起来的,这一次叫他们来,可是要分配精炼出食盐来分给他们,每人给一家一些股份,您说他们会不会来!”宇文哲道。

“给他们一些股份?你说的股份指的是?”

高士廉顿时瞪大了眼睛,道。

这个时代还没有出现过股份这种词,不过这个词表面的意思十分明显,高士廉也能听清楚这里面的意思。

“宇文哲,食盐精炼之法确实是你发明的,但是这是国家重器,你说要分给他们食盐的股份,可曾得到过陛下的允诺,还是陛下就是这么吩咐的,难道陛下要妥协吗!”

高士廉顿时变了脸色,道。

“哈哈哈,陛下当然不会妥协,也没有吩咐过,但是我要做这些,还用不到非得陛下允诺才可以吧!”

“你这是什么意思!”

高士廉的脸色越来越沉,刚才对宇文哲的感官彻底扭转了过来,现在又有了些恼怒。

“高大人,有一件事情你不知道,当初我发明了这食盐精炼之法,和陛下有过约定,这每年的食盐,有我的三成股份,这一次我把这三成股份拿出来,还用不到陛下答应吧!”宇文哲解释道。

宇文哲的话就像是惊天霹雳,不仅是高士廉,一旁的长乐和韩明也被震惊的愣在了原地。

“你说什么?每年精炼的食盐,有三成是……是你的?”

高士廉下巴上的胡子不停的颤抖,食盐太珍贵了,每年陇右可以产出的食盐,价值太珍贵了,就算是三成,也是无法想象的,可以说,有这三成的股份,就已经有了富可敌国的资本。

“当然,这件事只有我和陛下知道,哦,对了,还有王总管知道!”

“宇文哲,你愿意拿出股份来,真的如此高风亮节?本官不同意,这些豪门原本就有很大的势力,要是在得到食盐的股份,那可就……”

“高大人不必担心,想要得到,当然也要付出,而且是付出更大的代价,我从来不做吃亏的事情!况且,我只准备拿出一成来分配,足够了!”

宇文哲看着高士廉显得十分苍老的面庞,渐渐眯起了眼睛,一股极大的压力,缓缓散发而出。

高士廉忽然间变得有些恍惚,仿佛看到了年轻时候的李世民站在自己的眼前。

当初自己见到李世民第一面的时候,也是这种感觉,仿佛天地间最为光彩夺目的人,所以自己才会力排众议,把长孙皇后嫁给了李世民。

“那好,本官知道了,这一次本官就豁出去了!”

高士廉说完以后,抬起脚步,向着外面走去,韩明在两人身上看了看,发现情形有些不对,那边的长乐公主正用一种保含着杀意的眼神看着自己,不由得浑身一震,赶紧追着高士廉的脚步跑了出去。

大厅里只剩了长乐和宇文哲,长乐眼里的情愫早就不在掩饰,宇文哲在长乐火热的注视下,显得有些不自然。

“哲哥哥,这一次晚宴之后,就要返回长安了吗!”长乐抬着头,眼里变得有些红润。

“当然了,离开长安也有很长时间了,这一次来陇右,可是找到了很好的契机,回到长安后还要忙碌呢!”宇文哲心中叹息,抬起手摸了摸长乐的秀发,柔声道。

“可是回到了长安,父皇就会让我嫁给表哥,我……我不想回去!”长乐抓住了宇文哲的胳膊,把已经抬起的脸又抬起了一些,阻止自己的眼泪流下来。

“丫头,你放心吧,长孙家也在陇右,这一次我可没有打算让他们能轻易得到食盐的股份,长孙家更是如此,你不想嫁给他,那就不嫁,一切有我!”

宇文哲这还是第一次对着长乐表态,长乐也没有想到,美目中透露出了一丝狂喜。

“嗯,那我们就回长安!”

………………

高士廉离开了大厅之后,去了书房,开始亲自动笔写请帖,这一次和上一次有一些不一样,这一次的请帖之上,很清楚的写着宴会的目的,是为了食盐精炼之法。

高士廉也没办法,不这样写不行啊,要是不这样写,高士廉担心没有人会来参加,那样可就尴尬了。

上一回诸多豪门起了核心管事之人,现在官方也没有给出一个明确的说法,高士廉都可以想象的到,李世民在长安会承受多大的压力。

时间过了这么久,该传递回去的消息早就传到了应该到达的地方,甚至这些豪门又派出了主事之人来到了陇右,而且还带着很强的武装力量。

现在之所以没有显现出来,完全是因为韩明当机立断请独孤彦云带大兵入城,不然陇右早就乱了。

高士廉写完这些请帖之后,已经到了后半夜,看着眼前的请帖,高士廉露出了一副极为严肃的神情。

“唉,陛下,宇文哲真的和你年轻的时候很像,身上有着帝王之气,他真的会为大唐带来兴盛,而不是灭亡吗,你在的话,能压制住他,可是你若不在了,宇文哲这个人,不能留啊!”

…………

第二天一大早,韩明拿着这一摞请帖,坐着马车,亲自去送,一是表示这一次宴会的必要性,而是给这些豪门一些压力,我堂堂刺使,都亲自来送请帖了,这可是古来未有的。

果不其然,韩明亲自送请帖,引起了众豪门很大的反应,一大早,这些豪门的主事之人就聚在了一起。

他们都是家族内重新派来陇右的,因为上一次发生的事情,此时已经完全团结了起来。

在一处宽敞的大厅里,放着十几张座椅,坐满了人。

长孙冲坐在正坐上,手指不停的敲击着桌面,眼神里散发着刻骨铭心般的怨毒之色。

在这里面,长孙家可以说是豪门里势力最强的,最少在李世民登基为皇以后的这些年确实如此,而且长孙冲是长孙无忌的长子,将来要继承长孙家的男人,坐在主座也属于正常。

“咳咳……”

沉默了一段时间,长孙冲发出一阵咳嗽的声音,打破了平静,随即身手,在身后那名老管家手里接过了那本请帖。

“诸位叔叔、爷爷,你们怎么看,这一次的晚宴会不会还是一场鸿门宴,我们该不该去!”

长孙冲的声音很低沉,而且故意在鸿门宴这三个字上加重了语气,听的众人一阵皱眉。

“当然要去,不但要去,公道也该讨还回来了,之前高士廉消失不见,我们没有找到人,现在他冒了出来,就别想轻易揭过,谁知道是不是他和宇文哲一起做的局,消失了那么长时间,没准是返回长安见李世民去了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