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七章潜入城主府/大唐之圣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众位豪门的管事之人,脸色全都显得十分阴沉,长孙冲一句鸿门宴,也挑起了众人心中的怒火。

而且与之前不同,他们带来了相当强悍的力量,独孤彦云又带兵离开了这座主城,心里有了底气,自然会显得十分不同。

“长孙贤侄,你说吧,这一次的晚宴我们到底要不要去,高士廉说会拿出一部分食盐的股份来分配,要是错过的话,可就十分可惜了!”

“崔家说的不错,高士廉可是贤侄你的舅爷,你应该知道的,到底有没有这回事!”

“贤侄,你之前说上一次晚宴全都是宇文哲的计划,与高大人无关,那么我们要趁这一次晚宴报仇,误伤到了高大人怎么办,所以还需要贤侄去见一见高大人,提前做好准备才是!”

长孙冲感到无比沉重的压力,虽然他把所有的事情都推到了宇文哲的身上,但是十分显然,这些人并不会完全相信,能在这个时候被派来陇右的,哪一个不是老狐狸。

高士廉和长孙家的关系谁都知道,长孙无忌和长孙皇后都是他养大的,而长孙家的力量,在众多豪门中不可或缺,所以这些人才会转移矛盾,接受长孙冲的说法,这一点,长孙冲心里也清楚。

不过死的那些,都是眼前这些人的亲人,虽然理智上知道怎么回事,但是真到了关键时候,头脑一热,伤到了高士廉,那可就糟了,没准他们的联盟会在瞬间土崩瓦解。

“放心吧,我自然会暗自见舅爷一面,这一次我决定参加,上一次我三叔死了,这一次自然是报仇的好机会,诸位觉得如何!”

长孙冲站起身来,恶狠狠的说道。

“贤侄可是认真的?宇文哲虽然被逐出了朝堂,但是他依然是驸马,而且和长孙皇后的关系……”

一道略显迟疑的声音响起,长孙冲身体一顿,变得有些迟疑,脑袋转了转,看向身后的那位老管家。

老管家的表情同样显得十分凝重,看到长孙冲询问的眼神后,微微点了点头。

长孙冲的脸色顿时变得狂喜,仿佛心里的顾虑在这一瞬间完全消散。

“哼,不用担心,姑母远在长安,还管不了陇右的事,事后宇文哲已死,难道姑母还会因为一个死人,与那么多家族硬抗吗,之前我们各大家族之人死在城主府,到了现在不是也没有一个说法!”长孙冲冷哼,道。

“那好,我们就好好谋划一番,这一次定要报仇,也该让世人知道,我等家族可还存在呢,即便是李氏皇族,也必须对我们有所顾虑!”

“等等,在这之前,还是看一看这个分配股份是怎么回事,这可是我们来陇右的目的!”

“不错,独孤四爷言之有理,四爷,独孤彦云那里虽说带兵离开了陇右主城,但是谁也说不定会不会回来,还要你去接触一下,我记得当年在独孤家,你和他是关系最小的,当年他之所以能带着亡母离开独孤家,也是因为你的帮助吧!”

“哼,崔道,你知道的够多的,独孤彦云那里用不着你操心,管好你自己的事情就好!”

一瞬间,整个场面变得安静了下来,独孤四爷看上去很苍老,比独孤彦云大上十几岁的样子,整个人显得十分憔悴。

但是知道独孤家情况的人都知道,独孤四爷名叫独孤彦风,独孤家家主这一代排行老四,比独孤彦云和独孤复都小。

只是当初他和独孤彦云走的太近,而且为了独孤彦云和独孤复撕破了脸皮,所以在独孤复成为家主后,在家族受到了极大的排挤,这些年过的并不好。

但是独孤彦风对于独孤家极为忠心,帮助独孤彦云离开独孤府后,并没有选择一起离开,就算这些年过的并不如意,独孤彦云也层家想把他接出来,但是独孤彦风也没有理会。

可以说是死脑筋,也可以说是血脉带来的影响力,从小时候的教育造成了他的思想就是如此。

这也从侧面说明了,这些家族到底是多么根深蒂固,为何朝代都在更迭,他们却依然存在。

“行了,众位,现在是我们团结一心的时候,既然决定了就开始准备吧,独孤叔叔,独孤将军那需要您去探查一下消息,这一次行动对独孤将军不会有任何影响,你不会有所顾虑吧!”

长孙冲身后的那位老管家开口,整个大厅里的气氛又是一变,所有人看向老管家的目光都非常凝重。

“放心吧,三哥那里我会去一趟,这原本就是这一次我来陇右最重要的目的!”独孤彦风点头,道。

“那好,诸位,明天晚上,城主府见!”长孙冲兴奋的站了起来,拱手道。

众人起身,顺序的离开了这座大厅,只剩下了长孙冲和这位老管家还留在这里。

“公子,上一次晚宴,只有独孤家是家主在那,独孤家的损失是最大的,这一次之所以是独孤彦云代表独孤家来了陇右,最大的目的应该是想把独孤彦云请回去担任家主。

独孤家打的好算盘,独孤彦云本就是三品武将,又是陇右关隘的镇守大将,若是独孤彦云真的答应回独孤家做家主,那么独孤家以后可就成了陇右的地头蛇,他们的势力其他家族也不好撼动了!”

老管家沉思了一会儿,提醒道。

“不用担心,独孤彦云想要回独孤家做家主,也得看陛下同不同意,陇右是大唐的,这一点在来的时候父亲就交代过,争夺食盐可以,但是得在一定的底线之上,独孤家想独吞那是找死,大唐离不开我们这些豪门,可是离开一家还是没问题的!”长孙冲摇了摇头,道。

“哈哈哈,少爷看的透彻,长孙家后继有人了!”老管家十分满意。

“管家,你为何同意这一次把宇文哲留在陇右,要是让姑母知道,我……我……”

“少爷,您要知道,有宇文哲在,您就娶不了长乐公主,把宇文哲留在陇右,是各大家族联手,我们之前并不知道,当时也努力相救,可是却没能救回来……”

长孙冲眼神越来越亮,直到最后仿佛爆发出一道光彩,整个人的精神都有了根本性的改变。

“没错,为了表妹,我绝不退缩!”

………………

晚。

独孤彦风带着一些人,去了陇右的那座关隘,独孤彦云刚刚带兵出发,只留下了一万人守城和看守俘虏,甚至陇右之内的人都不知道即将掀起一场灭国的战争,独孤彦风自然也不知道。

其余各大家族的人手也开始向着城主府周围渗透,就像是一只大网向着城主府笼罩了过来。

趁着夜幕,老管家身穿一身夜行衣,翻进了城主府内,老管家的感官十分灵敏,躲过了所有的巡逻,连特种将士的巡守都躲了过去。

老管家仿佛早就知道城主府里的具体布置,直奔高士廉的房间而去,高士廉已经休息,房间里一片黑暗,

“咯吱……”门轴摩擦的声音响起,声音很轻,老管家四处看了看,闪身走进了房间里。

原本,放在以前,这点摩擦声还无法吵醒高士廉,但是之前被人掳走,经历过那种日子,精神早就变得极为敏感,就在开门声响起的时候,高士廉就猛的睁开了眼睛,坐了起来。

“你是谁?”高士廉看着出现在眼前的黑衣人,并没有大喊大叫,十分明智、沉着。

“高大人,是老奴,深夜来见大人,还请见谅!”

“是你,你来陇右了?也是为了食盐,是无忌让你来的?”高士廉愕然,仅听声音就认出了老管家的身份。

“高大人,老爷交代过,老奴这一次来陇右,一定不会让高大人为难,只是老奴不知道明天的晚宴到底是怎么回事,能不能提前透露一下,老奴也好及时配合!”老管家道。

“你明天来就知道了,既然无忌交待过你,你到时候听本官吩咐就行,快点离开吧,现在这城主府里可不是一般人能进出的,要是被发现了,本官也救不了你!”

“高大人,明天……”

“走吧,明天你就知道了!”高士廉的态度十分坚决。

“唉,那好吧,高大人,明天晚宴,尽量离老奴近一些吧!”

老管家很了解高士廉的脾气,知道高士廉决定的事情就不会更改,所以产生了退意。

在离开前,老管家提醒了一句,高士廉心里着急,也没有在意,直到老管家离开后过了很长时间,外面也没有什么动静,这才松了口气。

高士廉躺在床上,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心里还是十分担心,因为那些特种将士的实力他十分清楚,老管家能潜入进来,怎么想都觉得有些不对劲。

高士廉再一次坐了起来,披上了外衣,下了床,向着房间在走去。

打开房门后,高士廉惊讶的发现,院子里站着一个人,不由得露出了一丝苦笑。

“宇文公子,还真是没有躲过你的眼睛,你怎么不把他抓起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