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五章皇后病危/大唐之圣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李渊的遗体被抬到了太极殿,太极殿也被布置成了灵堂,李渊驾崩的消息也被送往全国各地,不说别的,就是分布在全国的李氏宗亲,都是一定要回来的。

李渊驾崩,是为国丧,在国丧期间,一切娱乐措施都要被禁止,所有防市全部关门,政务延后,就连土谷浑都顾忌不到,由杜如晦发了一条政令,把陇右和土谷浑的担子全都放在了高士廉的身上。

宇文哲也参加了国丧,虽说他现在并没有官职在身,但是他娶了高阳,可是驸马,皇亲国戚。

宇文哲并没有太大的情绪波动,只有在远远的看着自己的姑姑宇文昭仪后,心里有些心疼,宇文昭仪的脸色太苍白了,让人看上去有一种生无可恋的感觉。

所以宇文哲抽空回到了曹府,把张玲珑带进了皇宫,就是担心宇文昭仪的身体承受不住,要是论起急救,宇文哲当然更相信张玲珑,宫里的御医可不会张玲珑的针灸之术。

在丧礼上,哭的最为伤心的并不是李世民,李世民除了李渊刚刚逝世的时候,情绪波动激烈,很快就恢复了自己身为帝王的本色。

最伤心,甚至可以说惶惶不可终日的,是李元昌,李元昌还在闭门思过呢,就听的李渊的死讯,李元昌之所以犯了那么大的错误,只是落了个闭门思过的惩罚,完全是因为李渊还活着,李渊一死,他李元昌的日子可就不好过了。

李渊的尸体在太极殿里放了三天,幸亏现在是寒冬,尸体并没有什么异味,三天的时间,仅仅够长安城的权贵们祭拜。

李渊被埋葬在昭陵后,一年的时间,都是丧期,在全国各地赶回来的宗亲,要去昭陵祭拜。

这三天,李世民和长孙皇后,带着这一众皇子皇孙,一点也没有休息,一直跪在李渊的身旁,为此,还把小兕子送到了曹府,让长乐照顾。

宫里太乱了,送到曹府是最好的选择,现在的小兕子才刚刚会说些简单的话,为此,宇文哲这几天也就露了个面,每天在家和长乐逗弄小兕子。

小兕子对于宇文哲,有一种天生上的亲近感,可以说除了长孙皇后,没有谁还能比得上。

李渊被葬进了昭陵后,皇宫里的事情还有很多,所以小兕子在整整在曹府待了七天,还没有被接走,整天粘着宇文哲,趴到宇文哲的怀里后,除非是睡着了,否则谁也弄不下来,而且每一次还要把宇文哲怀里的血玉给拿出来,一手一个,红色的光芒,照着小兕子肉嘟嘟的小脸上,让人爱不释手。

立政殿。

李世民带着长孙皇后来到寝宫,在这所寝宫里,几名宫女为二人更衣,长孙皇后还是第一次没有亲自动手为李世民更衣。

长孙皇后的状态看上去很憔悴,这几天的劳累,把人折腾的够呛,要不是近几年张玲珑把她的身体调养的很好,根本撑不住,即便这样也到了极限了。

要不然,小兕子都在曹府待了七天了,就是因为精力都耗尽了,才没有把小兕子接回来。

“观音婢,这几天辛苦你了,要不把玲珑那丫头找来,给你按摩按摩,舒缓一下身体!”李世民看着瘫软在床上的长孙皇后,心里有心担忧,道。

“陛下,还是算了吧,现在都夜深了,玲珑也应该休息了,明天吧,等明天一早,让玲珑来给臣妾按一按就好了,臣妾还真有些喘不上气呢!”

长孙皇后用力喘了口气,道。

“那好吧,明天天亮,就让玲珑过来!”李世民想了想,反正张玲珑现在就再立政殿,有什么紧急的事情,也能及时处理。

张玲珑之前一直在立政殿陪着长孙皇后,这里原本就有张玲珑的房间。

“陛下,明天天亮,还是让玲珑先去宇文母妃那里去瞧一瞧吧,母妃这几天就像是失去了魂魄,臣妾心里担心会出现什么差错!”长孙皇后道。

“母妃她一直陪伴父皇,父皇这一走,恐怕……”

“陛下,如果百年以后,您离开了,臣妾也不会独活的!”

长孙皇后动情的搂住李世民,一滴眼泪落在了李世民的肩膀上。

“观音婢,等父皇的丧期一过,朕就安排母妃出宫,去宇文家生活,有亲人陪伴,会变好的!”

“嗯,母妃没有儿子,只剩下宇文士及,还有哲儿那孩子了!”

长孙皇后洗了口气,喃喃道。

“观音婢,若是朕有一天走在你前面,你还有承乾,有青雀,还有稚奴……”

李世民越说声音越小,话还没有说完,就传出了一阵呼声。

长孙皇后抬起手摸了摸李世民的侧脸,脸颊在李世民的胸口上蹭了蹭,同样慢慢的闭上眼睛。

这几天过得太疲倦了,一趟在床上,就坚持不住了。

李世民这一觉睡得很死,李渊的头七一过,这才真正算是睡一个安稳觉,直到后半夜,李世民感觉身体变冷,突然间一股极大的恐慌在心里汹涌而出,仿佛心里变得空冷。

李世民猛的睁开了眼睛,坐了起来,身上瞬间就布满了一层虚汗,李世民喘着大气,眼睛里还有些心有余悸的感觉。

这是完全是后怕,李世民拍了拍依然躺在床上的长孙皇后,长孙皇后没有反应,李世民心里有些疑惑,按理说自己这么大的动作,即便长孙皇后睡的死也应该惊醒了啊。

“观音婢,朕刚才做了噩梦,仿佛失去了什么,心里都变得空洞了,那种感觉真是太可怕了!”

李世民的声音有些不清楚,仿佛仅仅是为了和长孙皇后说句话,让自己安心。

寝宫里静悄悄的,只有李世民的声音在回荡,这种感觉让人心里恐惧,就像完全被孤独感包围。

“呵呵,观音婢,这几天你真是太累了,这样都没醒!”

李世民强行打起了精神,像是在安慰自己,推了推长孙皇后。

在黑暗中,李世民看不清长孙皇后的模样,就是因为这样,心里才会更加恐惧,更关键的是,即便是这样,长孙皇后也没有一点反应,就像是真的完全睡着了一样。

“咕噜……”

“观音婢,你到底怎么了,快点来人,掌灯!”

李世民想要下床,却一步迈空,直接在床上滚落了下来。

李世民顾不得感受膝盖撞到地面上的那种疼痛,大声嘶吼。

很快,在寝宫外面的房间,点亮了一盏烛灯,昏暗的灯光亮起,一道道急促的脚步声响了起来。

“陛下,怎么了?”小红最先跑了进来,此时李世民的衣服都没穿,衣不遮体,能让李世民变得这样狼狈,恐怕在这个世界上也就只有长孙皇后一个人了。

“观音婢……观音婢……”李世民在地上爬起来,跪着就蹭到了床边,一把按着长孙皇后,摇晃了一下。

长孙皇后依然没有动静,李世民真的吓坏了,此时的长孙皇后,眼睛禁闭,眉头紧皱,显得十分痛苦,嘴唇紧紧的抿在一起,在昏暗的烛光照耀下,可以看的出,长孙皇后脸色惨白,胸口已经看不出有起伏的动作。

“娘娘……娘娘这是怎么了?”小红惊恐道。

“快!快去把玲珑找来,快去把玲珑找来!”李世民大声嘶吼,寝宫的动静太大,立政殿的宫女们全都被惊醒,向着寝宫涌了过来。

李世民心里后悔死了,长孙皇后心里知道疼人,那么晚了不想在把张玲珑折腾起来,之前自己就应该坚持的,宇文哲把张玲珑带到皇宫,不就是因为担心宇文昭仪和长孙皇后的身体吗。

“对!对!玲珑公主在立政殿呢,玲珑公主在!”

小红赶紧向着外面跑去,直接撞开了聚集而来的宫女们。

张玲珑的房间就在长孙皇后寝宫不远处,因为当时张玲珑就是为了随时救治长孙皇后,给张玲珑安排的房间,比长乐的房间距离长孙皇后都近。

寝宫的动静,张玲珑也敏锐的感觉到了,张玲珑这几天心里一直就提着,长孙皇后作为一国之母,在李渊丧葬期间,就一直在撑着,连放松一下的机会都没有,要说最清楚长孙皇后身体的,就属张玲珑了。

原本以长孙皇后的身体状况,还能支撑,张玲珑也能及时给调养,可是谁也想不到,今天晚上长孙皇后心里的情绪波动那么大,情绪的激烈波动,就像是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啪啪啪!”

“咯吱……”

小红跑到张玲珑的房间,刚刚拍了几下门,门就被打开了,张玲珑十分焦急,这个时间来拍他的门,绝对不是一个好消息。

“怎么了?”

张玲珑打开门,身上的衣服十分仓促的穿在身上,焦急的问道。

“玲珑公主,你快点去看看吧,皇后娘娘昏迷了!”

小红急的满脸泪水,嘶喊道。

“什么?皇后娘娘……”张玲珑身体踉跄,强行打起精神,赶紧返回了屋子里,手里拿着针包,向着寝宫的方向跑了过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