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九章侯君集上奏/大唐之圣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陛下,末将有事奏请!”侯君集站出队列,沉声道。

侯君集的动作,让太极殿内的气氛更显的凝固,现在军方最大的事情就是接手土谷浑的防务,但是这已经是按照既定好的计划,只要持续进行就可以了,并不需要在朝堂上郑重其事的提出来。

“陛下!昨天晚上,宇文哲强硬闯宫,导致守卫玄武城的士兵将近一半受伤,末将怀疑宇文哲心怀不轨,他有实力威胁到皇族安危,擅闯皇宫乃是谋逆之罪,应判处死刑,满门抄斩!”侯君集厉声道。

李世民脸色阴沉,父亲李渊刚刚葬入昭陵,昨天晚上长孙皇后就差点香消玉殒,宇文哲硬闯皇宫,这件事情闹的沸沸扬扬,但是长孙皇后身在后宫,消息闭塞,还没有被人得知,不然侯君集也不会这么不顾一切的想要用这个借口至宇文哲与死地。

“呵呵,也真是废物,玄武城墙又高又厚,例行守卫的士兵也有上千名,竟然被一个人给强行突破,要是换了我老程,早就自己找一堵墙把自己撞死了!”程咬金嘟囔道。

“可不是吗,原本人家禁军队伍挺好,某人非得接手,看吧,被人家打脸了吧!”尉迟敬德嘲讽道。

这一下子,整个立政殿的气氛变得极其古怪,所有人都忘记了侯君集刚才的奏请,强忍着笑意,毕竟侯君集的表情可太精彩了。

程咬金和尉迟敬德一直都不对付,但是在这一个问题上,难得的站在一起,对侯君集一阵冷嘲热讽。

也就这两个人,才会毫无顾忌的在太极殿上落侯君集的面子,现在侯君集位极人臣,别人可不会那么轻易的得罪。

“是啊!当年宇文哲也曾闯进过后宫,不过后来宇文哲担任禁军副统领的时候,把禁军训练的很好!要是禁军巡守,即便是宇文哲也无法闯的进来!”李绩道。

侯君集刚想反驳,却被李绩一句话给堵了回去,李靖现在已经是半隐退状态,也就李绩还能压制住他。

“陛下……”

“啪……”李世民一掌猛然排在了身前的龙案上。

“够了!”

“哗啦……陛下息怒!”李世民表现得太过于激动,让这些大臣们心里疑惑,跪倒了一大片。

“侯君集,兵部尚书的担子很重,你就专心兵部事宜把,手里的兵先让李绩管着,退朝!”

“陛下,宇文哲闯宫,是死罪,不将之处死,难以说服天下,我大唐的律法就形同虚设了!”侯君集不甘心的大吼。

“昨天是朕召宇文哲入宫,试探皇城的防御,这件事谁也不许再提!”

李世民说完以后,大跨步的离开了太极殿,留下一脸难看的侯君集,和一种疑惑的大臣。

………………

东宫。

李承乾坐在观澜殿里,和往常没有什么不一样,侯君集坐在李承乾右下首,脸色和早上在太极殿的时候,同样难看。

“殿下,昨天宇文哲闯宫,绝对不是陛下传唤,您怎么看?”侯君集道。

“就以宇文哲的精明程度,怎么会突然强闯皇宫呢,难道是出了什么事?”李承乾皱起了眉头,道。

“这……”侯君集一愣,忽然间觉得自己太过于冲动了,就像当初宇文哲在长安城门外的时候,自己也是以为找到了宇文哲的破绽,结果自己被一位副将冷嘲热讽了一顿。

“宇文哲娶了高阳,好几次救了母后,现在已经不在朝中,对孤已经造不成什么影响,孤决定不再针对他!”李承乾道。

侯君集的猛的瞪大了双眼,“殿下,宇文哲虽然不在朝中,但是他的影响力一点都没有减少,不说别的,就说张大亮,他被调往甘州城镇守,那里的士兵根本就不服他,而且总是下绊子,张大亮已经待不下去了,张大亮已经给末将来了好几封书信,让末将想办法把他调离,终归到底,就是因为甘州城内的士兵,知道张大亮在长安时总是和宇文哲作对!”

“宇文哲,他给大唐带来的改变太多了,父皇舍不得这个人才,别人就动不了,罢了,他总归是为大唐服务的!”

李承乾像是变得宽宏大量了,其实,更像是妥协,因为他拿宇文哲一点办法都没有,只能做出这样的选择。

“殿下,宫里来人了!”与此同时,一位小太监走进了观澜殿,小心翼翼的说道。

“哦?宫里来人,有什么事?”李承乾心里一突,忽然间涌现出了一股不妙的感觉。

自从李承乾做了那几件荒唐事后,李世民虽说嘴上没说什么,心里还是十分失望的,平常基本上不在召李承乾进宫。

除非有事,或者进宫去看望长孙皇后,宫里派人来,已经是极为稀罕的事情了。

“殿下,来的是王总管手下的太监,说是皇后娘娘昨天晚上病危,幸亏宇文哲闯进皇宫,献上了生息丹,才保住了性命!”小太监显得很惶恐,一边说着,还在一边看着李承乾的表情。

“该死的,怎么会这样,孤立刻进宫!”李承乾听闻,顾不得其他,直接向着大门处走去。

侯君集也愣住了,心里涌出了极为深刻的寒意,仿佛能把整个人冰冻住,

“侯将军,你可知道为何父皇会在这个时候派人来传话?”

李承乾的脚步停在大门处,扭过头,道。

“末将清楚,陛下知道末将在东宫,这是在提醒末将,不要在揪着不放了!”侯君集道。

“那就好,侯将军,你现在是兵部尚书,权利已经到了巅峰,不要因为一些不必要的仇恨,把这一切埋葬掉,最少,父皇在位这期间,忍耐吧!”

李承乾说完以后,一瘸一拐的离开了观澜殿,把侯君集一个人留在了这里。

得知了长孙皇后病危,作为嫡长子,是必须要去看望的,李承乾在其他方面都被人诟病,但是对于长孙皇后的孝顺,是任何人都不会否认的。

李承乾走后,观澜殿变得更显空荡,侯君集叹了口气,叹息声在空旷的大殿里,十分清晰。

“将军,难道真的就这样放弃了,任凭宇文哲那混蛋活的这么逍遥自在?”一道窈窕的身影,在屏风后面走了出来,声音里充斥着刻骨铭心的恨意。

侯君集看着出现在眼前的称心,眉头皱的更紧,张了张嘴,却一句话也没有说出来。

“将军,宇文哲害死了我弟弟,殿下答应为我报仇,可是时间太过于遥远了,我等不及!”称心的脸,已经变得扭曲,眼神极其怨毒。

“那你想怎么办?”侯君集道。

“我只是一个舞姬,怎么可能有办法对付的了宇文哲,他那种人,只有将军能对付,只要将军能用的到称心,称心一定会倾其所有!”

“呵呵,倾其所有,如果你真的敢倾其所有,那么,也许……”侯君集猛的握紧拳头,道。

称心说自己只是舞姬,但是侯君集却不这么想,或者说任何知道称心这个人的都不会这么想,因为称心对于李承乾的影响太大了。

………………

以长安城为中心,大批士兵被派了出去,这些士兵都是传令兵,去往的是长安通往外地,各处主要道的驿站。

宇文哲手绘了孙思邈的素描图,只要见到孙思邈,一定要给其最大的方便。

这些动静太大了,众位大臣也知道了那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对于侯君集为何被李世民撤了兵权,心里也有了答案。

宇文哲可是贡献出了生息丹啊,宇文哲这是第几次救了长孙皇后了,李世民没一下把侯君集拍死,已经是因为心里对侯君集的信任了。

这一下,宇文哲成了整个长安城内,最为炙手可热的人物,到了现在,三大奇药已经全都在宇文哲手上出现了。

仅一种,就能让天下人拼尽全力的去争抢,何况是三种,这已经不能用奇迹来形容了,况且,这三种奇药宇文哲都是用了一份,谁知道还有没有。

人的心理总是侥幸的,都认为宇文哲手里一定还有,这段时间以来,曹府的门槛差点就被踏平了,都是来套关系的。

尤其是程咬金,来的最勤,简直要住到了曹府一样。

谁不怕死啊,当初宇文哲可是拿出了闪电貂的血液救了杜如晦,彼岸花救了曹氏,生息丹吊着长孙皇后的性命,这就说明宇文哲不是那种手里揣着至宝不肯撒手的人,也可能救别人,不过这个别人可不会是仇人。

为此,宇文哲直接躲了出去,躲到了终南山上,那里的大学城已经建好,但是细节方面还有许多要做的,在大学城内一边完善着各项制度,一边等着孙思邈的到来,时间一晃,就过去了两个多月。

生息丹的药效为九九八十一天,仅凭一个药丸,就可以让人不吃不喝活八十一天,这即便是放在前世都无法用科学来解释。

可是这个时间已经越来越少,孙思邈依然没有出现,宇文哲即便在终南山,也能感觉到,整个长安城都处在了极度压抑的气氛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