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五章选秀女/大唐之圣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长乐的房间里,曹怜馨坐在床边,掀开了长乐的面纱,长乐脸上那一道十字交叉型的伤疤,出现在曹怜馨的眼前。

长乐手里拿着一个瓷瓶,瓷瓶里并不是药丸,而是液体,淡蓝色的液体。

闪电貂和药鼠一个蹲在长乐的胸口上,一个趴在长乐的头发旁,龇牙咧嘴的看着曹怜馨,显得十分不满。

“行了,你们两个小家伙,不要再拦着我了,等她的伤疤消失后,我们就该离开了,到时候再去找一份就是!”曹怜馨摸了摸闪电貂雪白的毛发,道。

闪电貂还是不肯起来,曹怜馨无奈,只好把它强行抱起,随后把视线放在了药鼠的身上。

药鼠“嗖”的一下,不见了踪影,要不是闪电貂威胁它,它才不会趴在这里呢。

这瓶淡蓝色的药剂,倒出了一半,擦在了长乐的脸上,另一半,倒进了长乐的嘴里。

淡蓝色的液体刚刚接触到了长乐的皮肤,肉眼可见的渗透了进去,原本伤疤处的长成角质的伤疤,明显变得柔软了。

“好了,半个月,你的伤疤就会消失,容貌就会恢复啦!”曹怜馨强行做出了一副释怀的样子,但是声音里怎么听都有些失落的感觉。

只是长乐依然处在昏迷的状态中,完全没有听到曹怜馨的话而已。

曹怜馨又出了屋子,宇文哲站在外面等候,曹怜馨的双手下意识的护住了自己的药兜,因为此时闪电貂在里面藏着呢。

“姑娘,怎么样了?”宇文哲道。

“放心吧,她的脸最晚半个月后就能恢复,到时候把她唤醒就是了!”

曹怜馨压制着自己的感情,一双眸子左右闪躲,躲避着宇文哲的视线。

自从离开贺兰山,来到了长安后,已经过了那么多年,曹怜馨的个子长的高了一些,身材也有了很大的变化。

宇文哲根本就察觉不出,眼前的人儿,会是自己的挚爱,毕竟,过了那么长的时间,早已死心,当初第一次以这种情形想见时出现的熟悉感,也消失不见了。

宇文哲进入了房间后,曹怜馨才再次向着外面走去,此时眼睛里已经变得红润,想见,却不敢相认,这种感觉,简直比死都要难受。

晚。

曹氏的房间里,张玲珑有些拘谨,看着身前的曹怜馨,露出一副祛祛的表情。

自从张宝藏死在了银川,那些年都是张玲珑自己撑起了张府,以一个女儿身,那种艰难可想而知,可是即便这样,张玲珑也没有害怕过。

尤其是曹怜馨看她的时候,张玲珑甚至会下意识的后退一步。张玲珑最终还是没有忍住,虽说没有告诉宇文哲,但还是把曹怜馨的身份告诉曹氏。

曹氏坐在床边,看着眼前的曹怜馨,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流。

“娘……”曹怜馨开口,声音依然沙哑。

“你这丫头,你还活着,为什么不回来,娘好想你啊!”

曹氏伸出手,把曹怜馨拉进了自己的怀里,紧紧的抱着,唯恐一撒手就会永远抓不住了一样,直到现在,曹氏还有一种如梦似幻的感觉。

“娘,女儿不敢回来,女儿害怕!”

“到底是怎么回事!”

曹氏也知道,自己的女儿一定是遇到了极大的变故,要不然,一个正在妙龄的女子,怎么会把自己包的严严实实的,只把一双眼睛显露了出来。

“女儿掉进了那条河里,身体不但被泥沙磨破,还有鱼啃食我的身体,师傅把我救上来的时候,我的身上已经一块好的地方都没有了!”

曹怜馨的声音很平静,张玲珑下意识的伸出手,捂住了因为震惊,而张开的嘴。

“女儿不但容貌毁了,浑身上下都是伤疤,就像是恶魔一样丑陋,女儿一直在和师傅寻找治疗伤疤的药剂,在恢复容貌之前,女儿不敢回来!”

“原来如此,你不是找到了吗,你不是能治疗长乐脸上那一道疤痕吗!”曹怜馨焦急的问道。

“那朵花太珍惜了,直到现在只找到了一朵,那一朵不足以治疗我的全身,但是治疗长乐倒是足够了!”曹怜馨道。

“你这丫头!”

“娘,这一次女儿还要和师傅一起离开,等到女儿恢复容貌的那一天,一定会回来的!”

“但是,哲儿那里,你真的要一直瞒着他吗,你应该知道的,他有多爱你!”

“母亲……”

“你这丫头啊……”

张玲珑看着眼前这一幕,悄悄的退出了房间,只觉得心里仿佛融化了一般。

回到房间后,宇文哲在房间里,借着烛灯的灯光,在桌子上写着什么,张玲珑在身后抱住宇文哲的后背,慢慢的,泪水把宇文哲的衣服沾湿了。

“丫头,怎么哭了?”

宇文哲放下手中的毛笔,疑惑的问道。

张玲珑摇了摇头,“呲啦”一声,双手扯着宇文哲的衣服,撕成了两半,露出了宇文哲健硕的胸口。

“你这丫头,到底想干什么?”宇文哲道。

“相公,人家要给你生孩子!”张玲珑搂着宇文哲,脸颊在他的胸口上不停的摩擦。

张玲珑从来没有直观的感受过宇文哲和曹怜馨的爱情,如今,心里有了最为迫切的危机感。

“丫头,我们还不能要孩子,你又不是不知道,对了,明天你去寻芳阁看一下,怎么孙先生一来,隐娘就回寻芳阁了,那么长时间都没有一点消息,是不是身体不适了?”宇文哲双臂环住了张玲珑的身体,动作极为和谐。

“哼!你心里就惦记着隐娘!”

若是平时,张玲珑还不会在意,但是现在心里正是最敏感的时候,不由得有些酸涩。

直到第二天天色大亮,张玲珑才在房间里出来,看上去容光焕发,皮肤都靓丽了很多。

“咦?王总管,您今天怎么有空来曹府?”

张玲珑来到前院,听到大厅里有交谈的声音,走进去一看,原来是王德来了。

王德正和曹氏说话呢,张玲珑上前打招呼。

“呵呵,咱家是奉了皇命,来探望一下长乐公主的身体,同时带来皇后娘娘的懿旨,皇后娘娘在后宫设宴,要感谢那位小神医的救命之恩呢!”王德笑着说道。

“原来是这样!”

“没错,只是咱家一大早就来了,却一直都没有见到孙神医和那位小神医。”王德道。

“伯母,孙先生去哪了?”张玲珑道。

“哲儿一大早就带着孙先生去寻芳阁了,说是有些担心隐娘。我和王总管说,王总管还不信呢!”曹氏道。

“哎呀,夫人,咱家这不也是着急,担心两位神医淡泊名利,不肯进宫吗!

对了,这一次皇后娘娘还有一个重要的任务要交给宇文公子,是个好差事!”王总管道。

“好差事?什么好差事?”

“皇后娘娘要为陛下选秀女,圣旨已经下达,送往各地县府,皇后娘娘的意思是,这件事就让宇文公子主持,还有,陛下也下大了准备科考的圣旨,最迟明年秋天,一定要举办!”

“这么大的事情,怎么我们一点都不知道!”曹氏惊讶道。

“夫人,现在朝堂上早就因为开启科举的事情吵翻了天了,宇文公子这些天就没有出过府门,生活的是够滋润了,够清闲了!”

“哼!我家相公都不在朝廷任职了,清闲又怎么了,有事就知道往我相公身上压!”张玲珑不满,道。

“哎呀,皇命难为,咱家等的时间太长了,得回去复命,宇文公子回来后,还是进宫一趟吧,再说了。从皇后娘娘被治愈后,虽说高阳公主每天都回去请安,可是宇文公子一次都没去,皇后娘娘都念叨过几回了!”

王德说完以后,逃跑似得逃走了,原本还能在等一会,可是张玲珑那种埋怨的表情,太刺激人了。

“皇后娘娘刚刚痊愈,怎么会想起给陛下选秀女,真是奇怪!”张玲珑嘟囔道。

“你这丫头,不要管那么多了,等长乐脸上的伤势痊愈后,孙先生和馨儿就要离开了,还不趁着有时间,快去请教孙先生医术上的问题,要不到时候可就晚了!”

“嗯,伯母,玲珑知道了!”

张玲珑点了点头,咬了咬唇角,直接走出了大厅,离开了曹府,向着寻芳阁的方向走去。

最终,在晚上的时候,宇文哲带着孙思邈和曹怜馨,一起去了皇宫。

李世民准备了一场盛大的晚宴,只不过,在这场晚宴上,李世民并没有提及科举之事,长孙皇后也没有提及选秀女。

宇文哲松了口气,选秀女说白了就是给李世民找媳妇,无关紧要,科举才是大事,不过也用不到自己再次促使,大势所趋,所有挡在大势之前的东西,都会被历史碾压,只是时间快慢的差距罢了。

半个月后,十里亭外。

孙思邈和曹怜馨骑着马,孙思邈勒着马缰,感慨的看着眼前的宇文哲,宇文哲和张玲珑站在地上,面露不舍。

“宇文公子,天下无不散之宴席,送到这里就够了,就此别过吧!”

孙思邈捋了捋胸前的胡须,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