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八十七章斩首示众/大唐之圣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宇文哲放下了手里的情报,脸上露出了一丝冷意。

“哼,李承乾的动作真是够快的!”

“老师,*坊周围都布置好了,只要他们敢硬冲,大不了同归于尽!”李愔道。

“行了,侯君集可不敢同归于尽!”宇文哲摆了摆手,随后站起身来,向着外面走去。

祁冷大惊,赶紧拦在了宇文哲身前,“公子,您要是落在侯君集的手上就糟了!”

“放心吧,侯君集不敢拿我怎么样,我现在不能离开,我若是现在离开,曹府就糟了!”

宇文哲说完后,祁冷不敢再阻拦。

*坊外面,被一大群士兵围绕着,一队特种将士手持陌刀,并没有防御,而是呈现着攻击的阵型,陌刀所指,是侯君集所在的方向。

就是这种阵型,威慑着这一群士兵不敢前进。

侯君集脸色铁青,尤其是当陌刀刀身反射的光芒照射在脸上的时候。

被这一队士兵盯着,侯君集也不敢轻举妄动,最主要的原因,是因为他那些精锐的亲兵全都死在了天牢里,就算现在他手里的兵占据绝对的数量优势,也不敢保证能抵挡的住这队特种战士的斩首突击。

侯君集心里发狠,在僵持了一段时间之后,忽然间发现*坊的大门打开了,宇文哲在里面走了出来。

在这一瞬间,整个场面变得有些错愕,尤其是那一队特种将士,顿时改变阵型,把宇文哲的身体完全的遮挡在身后。

“宇文哲,你竟然敢出来!”侯君集兴奋的大声嘶喊道。

“侯君集,你也是一名响当当的大将,站在*坊外却不敢踏进一步,我还真是高看你了!”

宇文哲挤过了特种将士们的守护,直接面对着侯君集,道。

“你就是那张嘴厉害,不过你也是识实务者了,知道你跑不了,就算你跑了,曹府还在那不是!”侯君集看着宇文哲主动出来,显得十分满意。

“狗嘴里吐不出象牙!”宇文哲冷声道。

侯君集没有看见过大象,不过也知道宇文哲说的不是什么好话。

“总有你嘴硬不起来的时候!不过既然你在,那么曹府但是安全了,太子殿下对曹府没什么兴趣!”侯君集冷哼,看着紧跟着宇文哲的那一队将士,道。

宇文哲脸上的冷笑之意更浓,侯君集这句话分明就是再用曹府来威胁他,宇文哲确实有这一方面的顾虑,毕竟林平一个人守护不了那么多人。

而且宇文哲不认为因为长乐在曹府,李承乾就不会下手,如果自己躲起来,让李承乾心里的怨恨得不到宣泄,李承乾一定会把心里的怨恨转移到曹府众人的身上。

“走吧,本将给你留些面子,在你以前的属下面前,就不给你上枷锁了,你私自带走即将和亲土番的雪燕郡主,原本就是死罪!”

宇文哲摇了摇头,示意身后的特种将士不要上前,自己走进了侯君集带领的那一群士兵里。

之前在暗卫总部的时候,那些情报他都是挑选最重要的,对于长安现在的情形,也知道了一个大概。

总体来说,就是李世民忽然沉睡不醒,国内各陇道开始混乱,在内忧外患之下,李承乾强势站出,要求登基为帝,这可以说是解决现如今危机的最好方法。

再加上李承乾原本就是太子,那些手握兵权的大将也在保持沉默,其实很容易就能看的出来,李承乾已经联合了所有能联合的力量,那些豪门引起来的骚乱,在时间节点上太巧了,完全就是给那些大将施加压力,让李承乾登基。

在加上朝臣里原本就有豪门家族的人,还有那些耿直的大臣,信奉的就是大义,一时之间,李承乾登基为帝竟然有了一种大势所趋的感觉。

宇文哲被关在天牢里,心里也不停的下沉,现在看来,最好的结果就是把曹府里的众人带回贺兰山,然后自己在趁机逃走。

只不过宇文哲一直在想,李承乾的这一次谋反根本不会成功,可是现在看来想要阻止这一次谋反,只能是李世民醒过来。

可是李世民中的是幽魂草的毒,李世民中毒却没有遭到暗杀,第一是因为后宫现在的防护力量太强,另一个就是因为李承乾太有自信了,在李世民昏睡后,并没有进行任何的行动。

或许,所有人都认为李世民再也醒不过来,这跟死了没有什么区别。

现在看来,李承乾已经是胜券在握了,这个时候去哪找闪电貂,即便找到了闪电貂,又岂是那么容易找到闪电貂的血液的。

想到了闪电貂,宇文哲心里只觉得有些颓然,这些年所做的一切,都失去了意义。

当年曹铭为了守护大唐而死,馨儿为了保护长孙皇后跌进了那条河流里,都是为了让这个让他们看到了希望的大唐朝。

宇文哲强行打起精神,既然在唐朝走了这一遭,那就在根本上改变封建社会的弊端,最少要在思想上,做出改变。

既然李承乾注定不会成功,那么就意味李世民注定会清醒,既然清醒,那么谁会送来闪电貂的血液呢。

这个世界上哪有那么多闪电貂,想到此处,宇文哲忽然间灵光一闪,自然而然的就想到了孙思邈。

当初自己遇到孙思邈的时候,就是在寻找馨儿尸体的时候,那时候孙思邈在寻找药材,现在回想起来,哪有那么巧合的事情。

宇文哲下意识的站了起来,浑身激动的颤抖,他真的想了起来,当初自己在贺兰山准备前往长安的时候,孙思邈前来拜访,当看到孙思邈那位小徒弟的时候,心里产生的那种悸动。

这是毫无理由的推论,可是就是在心里自然而然的的产生了,宇文哲懊恼的想抽自己一顿,应该早就反应过来的,那种悸动怎么可能会无缘无故的出现。

宇文哲这样想着,脸上露出了一丝期盼的笑意。

晚上,侯君集连夜去了东宫,抓住了宇文哲,这在李承乾的心里,绝对是天大的功劳,侯君集当然要去汇报。

李承乾也知道宇文哲回来了,所以一直在等待消息,根本就睡不着,一听到侯君集来了,激动的亲自迎了出去。

在观澜殿的大门外,李承乾都没有顾得上让侯君集进入大殿。

“怎么样,有没有把他抓起来!”

“殿下,已经投进大牢了!”侯君集道。

“那好,明天孤亲自去天牢,只有杀了他,孤才算是了无心愿,登基为帝!”李承乾变得有些癫狂。

侯君集却有些迟疑,看着李承乾的样子又显得有些不敢张嘴。

“怎么了,有什么疑惑吗?”

“殿下,宇文哲暂时不能杀,林平还没有找到呢,咱们刚一有动作,林平就藏了起来,林平最在乎的人可不是曹府里面的那些人,林平最在乎的永远只有一个宇文哲,若是现在把宇文哲杀了,林平一定会疯狂的报复!”侯君集道。

“林平手里现在不是没有霸王弓吗,你没有派人去那个薛仁贵手里把霸王弓抢回来?”李承乾道。

“殿下,末将派人去了,可是没能抢的回来,薛仁贵带着他的夫人和孩子逃了!”侯君集脸色难看的说道。

“废物,薛仁贵打的过钦陵,确实勇猛,但是他带着一个妇人和孩子,也能跑的了,你的人都是废物吗!”李承乾大骂道。

“殿下,原本已经要成功了,可是关键的时候,林平和王大虎杀了出来,末将一直在*坊外抓捕宇文哲,那一面并没有亲自去,所以才让他们逃了!”

“这么说,霸王弓现在又到了林平的手里!”

李承乾踉跄的后提了几步,靠在了大门上。

明明已经抓到了宇文哲,但是却无法杀了他,这比没有抓到还要令人感到憋屈,就在自己手里,却不敢拿人家怎么样,李承乾胸口一鼓,差点没一口血喷出来。

“殿下,可以把宇文哲斩首示众,引林平出来,到时候斩草除根就是,毕竟,宇文哲掳走李道宗的女儿,原本就是死罪,到时候林平一定会出手的,只要他敢出现,末将一定能拿下他!”侯君集道。

“斩首……斩首示众,好!那就斩首示众!”李承乾重重的点了点头,眼神里散发出了一阵狠厉的神色。

“殿下,末将这就去安排,还有不到十天就是登基的日子了,礼部已经全都准备完毕,现在就差传国玉玺了!”侯君集提醒道。

“传国玉玺在后宫,母后一直不肯放手,孤王又能如何!”李承乾道。

“殿下,没有传国玉玺,总归是名不正言不顺,殿下孝顺是美德,但是,也该寻找解决的方法啊!”侯君集道。

“够了,孤会进宫找母后说清楚!”李承乾一摆手,道。

“那末将就先行告退了!”侯君集慢慢的向后退去。

“侯君集,若是以后你再敢挑拨孤对母后不利,孤一定会杀了你!”

李承乾的声音很冷,侯君集的身体顿时一哆嗦,这才加快了脚步,消失在了黑暗之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