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八十九章天牢刺杀/大唐之圣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侯君集,你还真是不怕死,你也是征战多年的大将了,难道就真的一点都感觉不到吗!”

行刑台上的气氛变得有些冷冽,侯君集身上散发的杀意越来越浓,忽然间,宇文哲咧嘴一笑,嘲讽的说道。

“感觉?什么感觉!”侯君集一愣,道。

“当然是随时会被剥夺生命的感觉,那种恐惧感你就没有经历过吗!”宇文哲道。

“死亡的恐惧!”

侯君集脸色一变,猛的站直了身体,就在此时,皮肤上忽然间传来了一丝若有若无的刺痛感。

“林平!”

侯君集低沉的咆哮,不停的向着四处张望,可是就看不到林平的身影,身上好不容易积攒出来的气势在死亡的威胁下,开始渐渐的消散。

“侯君集,你想用我为诱饵,来围杀林叔,但是你也不想一想,我林叔要是能用这样简单的手段就能被杀,怎么可能闯下现在这样的威名,你太小看霸王弓了!”

侯君集站在原地,脸色剧烈变幻,周围的百姓也跟着起哄,可以说在这一刻,他已经是威望尽失了。

“娘娘,就算如此,宇文哲也不能轻易逃脱罪责,既然您说没有经过大理寺审讯,那就让大理寺审讯!”侯君集勉强道。

“侯君集!”长孙皇后的脸色也阴沉了下来。

以一国之母的身份,竟然压不住一位将军,虽说早知道会有这样的情况,心里还是涌现出一股怒气。

“来人,把宇文哲重新压回大牢!”

一群士兵迟疑着走上了行刑台,这一次长孙皇后并没有阻拦,只是在宇文哲被带走前,使了一个眼色。

百姓们一阵嘘声,却十分痛快的让开了道路,把刑犯压到行刑台却没有执行死刑,这还是第一次,百姓们也没有什么不满足的。

宇文哲在离开行刑台时,经过了侯君集,感受着侯君集身上所散发的杀意,眯起了双眼,露出了一丝嘲讽的笑意。

看来今天晚上,又是一个不眠的夜晚。

宇文哲走下了行刑台,李雪雁一直牵着宇文哲的衣角,在成千上万百姓的注视下,只要长孙皇后拍了拍她的肩膀,这才下意识的松开了双手。

“丫头,你还真的……”长孙皇后直到现在还些意外。

之前暗地里去了李道宗的府上,原本就想着让李雪雁出面,那样才能让宇文哲的罪名不能成立。

原本还以为李雪雁会很抵触,准备强行命令李雪雁来做这件事,毕竟一个女孩受了那么多的苦,心里怎么可能不怨恨。

可是看着现在的情形,那里还有怨恨,分明是痴恋,而且在那么多百姓的见证下,这又是一笔情债。

长孙皇后被护送着回到了后宫,直到此时李承乾才收到了消息,观澜殿内站满了人,都是李承乾的支持者。

侯君集的脸色最为难看,因为他今天可是丢脸了,像是他们这种地位的人,丢脸后可不是那么容易能找的回来的。

“林平确实名不虚传,现在看来,想用宇文哲来诱杀林平是不可能了,可是宇文哲又不能不死, 他竟然有这么大的影响力,只能用下策了!”金昌永挺着大肚子,面色严肃的说道。

李承乾点了点头,看向了侯君集,“侯将军,你怎么看!”

“殿下,为了避免夜长梦多,今晚解决最好,人死了,也就完了,林平总归是一个人,难道还能闯进皇宫不成,到时候用全国之力,还怕他跑了不成!”侯君集道。

“这么说来,在牢里让宇文哲去死是最好的选择,那么,谁去呢,宇文哲不好对付!”李承乾道。

“殿下,我去吧,当初我和宇文哲交过手,虽然我一个人不一定能杀了他,不过在加上一些帮手,还是没问题的!”金昌永道。

“真的没问题?”李承乾道。

“当然,即便失手也没什么,即便宇文哲回到了曹府,也有办法取他性命,现在最重要的还是太子能够登基,这才是最重要的!”金昌永道。

“那好,这件事就交给你去办,只要宇文哲一死,孤就没有了任何的顾虑!”李承乾道。

“殿下放心!”金昌永的语气有些复杂,但是还是很坚定,躬身,退了出去。

这天晚上,圣主并没有来,也许是有别的其他的事情。

天牢。

宇文哲在大牢中,手中拿着一张纸条,纸条上写着几个字,宇文哲看着纸条,双手一直在颤抖,眼神里的激动根本无法掩藏,到了后来,甚至有一滴滴的泪水在眼角滴落了下来。

在纸条上写着,“陛下无碍,不必担心,一切尽在掌握之中!”

宇文哲看着这张纸条,第一反应并不是李承乾这一次谋反的闹剧,而是李世民真的被救了回来,这就意味着之前自己的猜想是正确的。

这一夜,宇文哲没有睡,到了凌晨时分,天牢里忽然响起了些脚步声,宇文哲露出了一丝嘲讽的笑意,看向了通往天牢外的通道。

脚步声变得越来越密集,此时,根本见不到狱卒的身影,想来也是,李承乾现在风头正盛,能够控制天牢,也不是多么困难的事情。

很快,一个肥硕的身影出现在了宇文哲的面前,宇文哲脸上的嘲讽之意更浓。

“金老板,没想到又一次在天牢内见面了,你还真是好大的心思!”

“宇文公子,这一切都是命运使然,让一次是在下托大了,没想到公子会如此神奇的拳法,可是这一次不一样,在下带来了很多帮手,公子逃不过了!”

金昌永显得有些遗憾,也许连他自己也没有察觉到,自己竟然会有遗憾的感觉。

“呵呵,金老板,你真的以为,多了一些人,就能杀了我吗!”宇文哲道。

“宇文公子,他们都是一等一的好手,如果一拥而上,即便是我也不是对手,只杀你一人,万无一失!”金昌永道。

“金昌永,之前,在我的心里,一直下意识的放过你,你知道的为什么吗!你真的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我只是不忍,不忍心罢了!”宇文哲变得有些颓然,眼睛里闪过了一道复杂的神色。

“公子,现在说这些。都已经没有意义了不是吗,就在你下定决心为了李世民出生入死的时候!”金昌永道。

与此同时,在金昌永的身后,有些数十道身影,一起围了上来,这数十道身上,全都散发着强劲的内气,竟然都是拥有内气的高手。

“金昌永,当年在阴山,我被一个蒙着白色纱巾的神秘人,逼得坠落进了悬崖,深受重伤,甚至连最基本的活动身体都做不到,幸亏有玲珑照顾,可是玲珑也有撑不住的时候,在那片悬崖底下,有野兽,有狼群,你知道我是怎么活下来的吗?”宇文哲摇了摇头,冷声道。

金昌永顿时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随后猛的抬起了右手,像是要发出某种信号。

“金昌永,在那片悬崖底下,想要吃我的野兽,全都死了,在深山里那两个月,所有靠近我的野兽,全都死了!”

宇文哲声音冷冽,就在宇文哲声音落下的那一瞬间,周围围着的那些人,猛然扑了上去,配合的极为默契。

就在这一瞬间,金昌永却后退了几丈,因为在这个时候,他的心里却突兀的出现了一种致命般的危机,这是内气大圆满的强者,独有的感觉能力。

就在这些人扑上去的时候,在宇文哲的身上,激射出了两道金色的光点,这两道光点快若闪电,在这些汉子的身上停留一瞬间,便回到了宇文哲的身边,在宇文哲身体周围不停的飞舞。

金昌永骇然,即便是内气大圆满的强者,在这一刻,在身体伸出也散发出了一阵深深的寒意。

那些冲上去的汉子,全都倒在了地上,脸色发黑,没有了任何声息。

“这是什么东西!”

金昌永从来没有感受过这样的恐惧,那是对于未知的恐惧。

“金老板,走吧,我真的不想杀你!”宇文哲神情复杂的说道。

金昌永脸色变得更加难看,因为宇文哲不想杀他,原因只有一个,金昌永宁愿宇文哲没有察觉,即便是杀了他,也不想宇文哲察觉。

“金老板,我不是傻子,即便是因为感情而不愿去相信,但事实永远是事实不是吗,李承乾成不了大事,真的成不了!”

宇文哲走出了牢房,道。

金昌永面色严肃,缓缓的向着后方退去,先不说宇文哲的话动摇了自己的心里,现在的情况,不说那两个神秘的金色光点,以自己的能力,已经不可能单独杀了宇文哲,今天晚上的行动注定以失败告终。

金昌永消失在了黑夜里,宇文哲叹了口气, 向着天牢外走去,现在还留在天牢内,已经没有了任何的意义。

宇文哲心里的冲动已经抑制不住,那就是进宫,去见李世民,去看看到底是谁就醒了中了幽魂草之毒的李世民。

为此,宇文哲离开了天牢,走进了黑夜之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