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九十五章终相认/大唐之圣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愔儿,你真是长大了,暗卫也彻底掌控了啊!”

看着跪倒在地上的这群人,宇文哲感慨,道。

“老师,学生只是以防万一,皇后娘娘与您独自在房间里待了半个时辰,总不会什么都没做!”

随后,李愔在黑暗中走了出来。

李愔一脸的担忧,尤其是在看到宇文的样子的时候,此时的宇文哲依旧很虚弱。

“老师,你不应该放走他的,暗卫,始终是父皇的暗卫,现在的你依然能影响暗卫,父皇会怎么看,父皇原本就……”

“就是因为我还能影响暗卫,所以皇后娘娘才会拜托我来做这件事,若是换成其他人,太子走不了!”宇文哲摇了摇头,道。

那些黑衣人头低的更深了,其实他们心里最清楚,虽说暗卫是宇文哲一手创建,骨干都是他亲手培育,但是,暗卫是李世民的。

如今,暗卫追击李承乾,却因为宇文哲一句话停了下来,李世民会怎么想,心里会不会忌惮,这就是李愔最担忧的。

自古以来,功高盖主主者,威胁到皇位尊严者,又有几个会有好的结果。

都说李世民宽宏大量,跟随他打天下的那批老人大多数得了善终,这也是传承在历史中的美谈。

确实,李世民容人的胸怀古来少有,可是,当初李世民征战天下,他就是最高的统帅,他就拥有着最大的功劳,那些开国大将们都是他的手下,文韬武略无人能及,没有人能够功高盖主,李世民为何容不下。

可是现如今不一样了,暗卫的性质就意味着只能听从李世民的吩咐,即便是暗卫统领也是如此。

可是现在宇文哲早已没有任何官职,面对着逃走的太子,暗卫竟然真的没人去追,这就太严重了,李承乾那是谋反啊!

“愔儿,为师很久没有为你上课了吧!”

宇文哲露出了一丝柔和的笑意。

“是啊,找你陇右回来之后,就没有了!”

李愔闻言一愣,随即有些出神的点了点头。

“那好,为师就在给你上一课!”宇文哲下意识的想摸摸李愔的头,却忽然间发现,李愔已经长的很高了,只比自己差一些,不由得收回手。

“老师……”

“愔儿,你现如今掌控暗卫,可知道肩膀上的担子!”宇文哲道。

“当然,暗卫就是父皇在黑夜中的眼睛!”李愔道。

“若是百年后,陛下不在了呢!”

“那就是继任者的眼睛!”李愔咬牙,道。

关键是宇文哲的话,若是被有心人利用,绝对是大逆不道的。

那些跪在地上的黑衣人,甚至下意识的堵住了自己的耳朵,不敢再听下去。

“若是继位皇位之人,昏庸不堪,用暗卫残害百姓呢!”宇文哲道。

“这不可能!”李愔猛地抬头,道。

“怎么不可能,大唐传承,会出现多少任帝王,自从三皇五帝以来,那个朝代没有昏庸的君主,可是他们即便在昏庸,也没暗卫,你应该知道,暗卫是一股多么恐怖的力量,尤其是用来胡作非为的话!”宇文哲道。

李愔张了张嘴,却什么也没有说出,变得沉默了。

暗卫就和当初的锦衣卫的性质差不多,在明朝那会,奸人得道,掌控锦衣卫,那会的百官和百姓,承受的苦难根本就是难以言喻的。

“愔儿,你记住,暗卫的成立确实是为了作为陛下的耳目,但是它成立的本意,却是为了天下百姓,这也是陛下的本意!”宇文哲道。

“为了天下百姓……可是……”

“可是很矛盾吧,愔儿,这就是为师给你上的最后一课,暗卫,要有自己的路,而不是某个人的延伸,不管暗卫会何去何从,一定要紧守初心,暗卫成立了初心,你的初心!”宇文哲道。

“初心!”李愔仿佛明白了什么,眼睛里渐渐的有了些光亮。

“没错,如此,大唐便能万世昌盛!”

宇文哲留下了这句话,转身向着长安城内走去。

“学生多谢老师教诲!”

李愔深深的鞠了一躬,直至宇文哲的身影全都消失,也没有起身。

宇文哲走在大街上,渐渐的露出了一丝落寞般的笑意,“傻孩子,陛下怎么可能不知道今天太子会离开长安,现在的长安,又有什么能瞒得过陛下的啊!”

太极殿。

李世民坐在皇位上,大殿里只有他一个人,并不是很平静。

不大一会儿,大殿的门被打开,王德走了进来。

“怎么样了?”李世民道。

“陛下,太子殿下离开了!”王德道。

“那就好!”李世民松了口气,但是神色却有些复杂。

王德想了想,叹了口气,把发生在城外的情况说了一遍。

“哼,你好像很不情愿的样子!”李世民皱眉,道。

“陛下,我中了鹤顶红的毒,是张玲珑给的闪电貂血液,才能活着啊!”王德道。

李世民没有在说什么,眼神里的情绪剧烈变化。

“是啊,连你都受到了影响,还有观音婢,有杜如晦,有李靖,有程咬金,他们所有人……”

王德脸色一变,低下了头,李世民从来没有表现出如此忌惮一个人。

“宇文哲对大唐的改变太大了,军队的改制,那些诗词歌赋,还有发明的那些东西,造纸术和活字印刷一出,再加上科举制度在他手里复活,他在百姓心里的威望,都要赶上孔圣人了啊!而且,他明知道李建成的女儿在曹府,却装作不知道,呵呵……”

李世民像是在喃喃自语,又像是说给王德听,王德只能把头低下,心里却变得无比苦涩,帝王的心思,真是难以揣摩啊。

“王德,你去把李淳风找来,朕要见他!”

王德这一回抬起了头,骇然的看向李世民,这个时候找李淳风,很明显,是为了当年的推测。

王德只是点了点头,退出了太极殿,君心难测,伴君如伴虎,即便用在李世民身上也是好用的。

即便到了现在,李建成依然是李世民心里最深的那根刺。

曹府。

宇文哲回来的时候,天边已经泛起了白肚,此时曹府内的人全都起来了,而且乱套了,因为张玲珑一大早去看宇文哲,却发现宇文哲不见了。

直到宇文哲回来后,曹府才算是安静了下来。

很快,曹夫人带着曹怜馨出来了,要给宇文哲诊治。

过了这么多年,即便曹怜馨的心里已经很强大了,此时依然有些颤抖,尤其是她的指尖抹在宇文哲手腕上的时候。

“不用看了,我自己的身体,很清楚!”宇文哲道。

与此同时,曹怜馨抬起了头,一滴泪水在眼角滑落,在地上摔了粉碎。

“即便是两块血玉,也无法完全压制住你体内的阴寒之毒了,还剩三年!”

曹怜馨的声音变得更加沙哑。

“什么三年!到底怎么了!”高阳心里恐慌,道。

“三年后,阴寒之毒侵袭全身,变为活死人,在世间游荡,直至死去!”

曹怜馨声音落下,屋子里安静了,变得落针可闻。

不知何时,高阳觉得有人在拉扯她,不由得惊怒,可是转身后发现,屋子里的人除了宇文哲和曹怜馨以外,都不见了,只剩下长乐在拉着她,向着外面走去。

高阳不解,但还是跟着走了出去,此时,屋子里变得更加安静了,曹怜馨的手指依然放在宇文哲的手腕上,仿佛不舍得离开。

“丫头……”宇文哲笑了,笑的很温暖,就像是当初回到贺兰山上的那座小院时,第一次见到曹怜馨所流露出了笑容。

“这一次就不离开了吧!”

曹怜馨身体一颤,“离开,只有三年,我去找师傅,一定能治好的!”

曹怜馨收回了手指,低下了头,把声音压的很。

宇文哲站了起来,走到了曹怜馨身旁,把曹怜馨拥在了怀里,曹怜馨身体顿时变得僵直,但是,没过多久,就完全依靠在了宇文哲的身上。

一道哭泣的声音传出,哭声渐渐变得大了些,哭的那么委屈,那么心疼。

“丫头,我们回贺兰吧。”宇文哲轻轻的拍着曹怜馨的后背,道。

“回贺兰?”曹怜馨抬起头,眼神里变得有些迷茫。

“是啊,在大唐,我能做的都已经做了,长安也许容不下我了,也该回家了,至于大唐今后会变得如何,那就看天意吧!”宇文哲道。

“可是你身体里的毒……”曹怜馨抬起头,眼睛通红,充满了担忧。

“放心吧,那朵彼岸花,应该就已经绽放了!”宇文哲道。

“彼岸花……”曹怜馨激动的说道。

“是啊,还有两朵,你也不需要奔波在外,彼岸花就在贺兰,我们真的该回去了啊!”宇文哲看向大门外的天空,喃喃自语道。

到了现在,大唐真的改变了,所有隐患,在如今就被全部扫平,自己根据记忆,把前世的教科书全都写了出来,如今在教化世人。

民智一开,社会真的会不可逆转的进步,现在的大唐,已经埋下了改革的种子,已经迈出了脚步,做出了跨越的动作,剩下的,只能通过时间来推动,使之发生变化。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