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七十五章 万岛湖(1)/重生之万界主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一边是火焰万山,一边是碧水万顷。

万岛湖,乃是在火山边缘的所在,据说经常有死亡火山爆发,把周围数百里毁于一旦。但更可怕的是,那万岛湖的湖水,据说拥有无数的毒素,而且拥有忘情的作用,只要服下后,就会失去记忆。

所以哪怕一些侥幸从万岛湖出来的人,也无法说出里面究竟藏有什么。

据说千年之间,这里乃是一处洞天福地所在,甚至是中千世界与大千世界能相通的天路,当然,这些只是传闻罢了。

此刻,在范雪离等人眼里,眼前的万岛湖,却死寂得可怕。

仿佛如同魔界的领域一般,尤其是那万岛湖水,甚至充满了腐烂的气息。

几乎已经有数十年,没有人踏入这万岛湖了。

驾驭了三个多小时到这里,麒麟飞车的能见度已经极低,无法继续驾驭,而且所有权并不属于神羿之府的,便把他们放置在万岛湖水前,就离去了。

见了那万岛湖的湖水,那羿一铠眼神微微一动,说:“这是死海之水?这腐烂的气息,只怕以我们的修为,也支撑不了太久……”

这万岛湖不知里面有多深,所以无法冒然进入。

众人都不由把目光向范雪离看来,面色变得有些难看。显然这死海之水,让他们不由眉头深皱。

这死海之水,乃是取数万人的尸身浸泡而成,这才可能发出如此腐烂的气息,而且这死海之水很难被移植,所以可以判断,这里面只怕死了不止数万人。

这种死法,每一个人临死之时,灵魂甚至都会被黑化腐烂,成为这里的死灵,这些死灵会撕咬着这里的一切,很难被清除,这才是最可怕的缘故。

哪怕再强的修为,遇到这种死海之水,也是敬而远之。

“这并非是死海之水,而是大忘之水。”范雪离忽然出声了,但语气里充满了凝重:“大忘之水,不仅可以忘情,还可以忘性,只怕是有人故意在这里倾注的,而且看时间,只怕很久。而这种水极为珍贵,可以用来炼丹,也可以用来炼器,所以有人故意在上面动用了一些死者的精神亡魂之气,让人混淆,从而在进入的时候,不知不觉中被大忘之水渗透,忘却机会。”

说到这里,范雪离随手一动,一道气息摄取着里面的一些水波,渗透进他手里的一个玉瓶,然后动用精神之火进行燃烧和提炼后,里面的水波很快就化成一滴碧绿的水,清澈见底,仿佛带着一种强大的诱惑之力,让人忘却周身一切。

以他如今的眼力,远超世人,再加上修为有所提升,看出这一点并不出奇。

但落在众人眼里,却让众人心头不由一稳,越发心头对范雪离赞叹起来。

“大忘之水!是了,父亲和我说过,先祖曾利用过大忘之水炼制过宝物,只可惜,大忘之水并不够多!却没有想到这里居然拥有这等宝水!”羿一铠不由眼神炙热,毫不迟疑地动用一些力量,也摄取了一些湖水进行凝练,很快就凝练出了大忘之水来。

一千滴的水,可以凝聚成一滴大忘之水来,但这里可是有绵延不绝的水源,若是全部凝聚成大忘之水,只怕其价值就真的极高了。

在这样的情况下,众人提炼了不少,只可惜随着湖水的飘曳,眼前那些散发死亡气息的水慢慢变得清澈。

大忘之水,看来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多,只是最表层的一部分而已。

但众人看着刚取到的玉瓶里的大忘之水,眼神里都是一片炙热。

唯独只有范雪离,眉头微微皱紧了。

此地的边缘便有大忘之水,用来防御外人进入,足见这里的防御极为惊人。

这一行,看来并没有想象中那么从容。

前来此地的原因很简单,因为他知道那羿家家主已经与自己父亲有关,或许能知道父亲的一丝消息,而若是任由对方在这里被囚禁,只怕连这点线索都失去了。

为了父亲的消息,他可以不顾一切。

在这样的情况下,范雪离的心神变得异常的戒备。

而后,那羿家则召唤出一只血色巨轮,出现在湖面上,作为进入的通行工具。

此巨轮足足有十丈长,可以容纳无数人在其中,而且用的是各种机械手段,可以把整个周围彻底包围,不必担心被湖中的一些大忘之水飞溅而上,渗透进船身里。

众人进入其中,向里面行驶而去。

一开始风平浪静,但仅仅过了一盏茶时间,众人赫然听到,有一种若有若无的声音,慢慢地蔓延过来,显然就在耳边一般。

一时间,他们不由一惊,仔细探索,却发现这声音并没有什么异样。

但过不多久,他们很快发现,在船的周围,出现了很多的独特魔虫。

这些魔虫全身金甲,有着倒刺,整具身体里可以渗透出许多的毒雾出来,而且那金甲有着坚韧的防御之力。

这些魔虫足足有数万只,疯狂地吞噬着,若非船身的材质极为惊人,只怕船瞬间就会崩塌!

但这些魔虫不依不挠地缠在船身上,使得众人不由眉头也深深地皱了起来。

动用各种半门神通,或者各种驱虫的手段,都无法破开眼前的这些魔虫,这使得他们有着一种束手无策的感觉。

而这个时候,船竟是被这些魔虫的推力,猛地向周围推去,仿佛推向一个深渊的所在,完全失控着,不知要被推向何方。

众人一时间,都把目光向范雪离看来。

不知不觉里,范雪离已经成为了众人的支柱了。

“无妨,这些魔虫没有智慧,只是被一种特殊的力量所引导,所以把我们向相反的方向推,这样就说明,这里正确的道路,就是现在相反的方向。”范雪离淡然地点了点头,忽然发出一个清啸之音,此起彼伏着,猛地击破了整个天空。

整个天空之中原本那种若有若无的声音,一下子被范雪离的声音压过,瞬间崩溃,而那些魔虫,竟在范雪离的声音之下,向着原来相反的方向而去,驶向这万岛湖的深处。

此刻,众人看向范雪离的眼神,都是一种惊艳,同时也更是加强了警惕,因为此地,绝对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简单。

在这样的情况下,众人任由船径自行驶,然后过了无数岛屿,到了一处仙泉流溢的岛屿所在,万鹤飞凌,雪玉遍地,几乎是一处人间胜地。

而那些魔虫在一触到这仙岛之上,便直接全部消失,仿佛被一种圣洁的力量渡化一般,无法进入此地。

“这里便是此地的圣岛了,万湖岛的核心了。”烈一帆低声喃喃着:“据记载,此地极为隐秘,必须要通过数万种阵法这才能达到,看来我们都是托了水神子的神妙手段了。”

若非范雪离的手段,众人根本不可能到达此地。

一时间,众人看向范雪离的眼神,越发惊艳。

而后,他们目光向周围望去,赫然发现,整个圣岛隐藏在一处大型阵法之中,但圣岛之上,却散发着万年钟乳石的美妙气息,让人心神颤栗。

万年钟乳石,乃是一种顶级神石,其价值虽然不如千花万龙果,但其本身拥有温养经脉,突破修为的神奇功效,哪怕就是仙境七重之人,此石的作用,也是极为巨大的。

而整个岛屿之上,竟涌出无数钟乳石的气息,这让众人不由一怔。

而后,随着船的飘曳,他们极目远眺,凝视着钟乳石气息的来源,赫然发现,远处的一处瀑布之下,竟有一副精美的画面。

美轮美奂。

那瀑布之中,有着一处石窟,里面有着密密麻麻的钟乳石,滴涌下来无数的钟乳之光,弥漫周围。

这种钟乳对于任何人来说,几乎是最美的享受,无论是突破修为,还是味觉嗅觉,都是无上之物,若是任何人在这石窟之中,只怕必然会全身心地用来修炼,绝对不会有半丝分心。

这可是众人心目里的修行圣地,是无数人希冀的地方。

天地之间,修为最强,功法为大,洞天福地却是不可或缺,而这样一处满是万年钟乳之地,正是无数人心驰神往的,换成是他们,必然会苦心修炼,一刻也不会停,也不敢停,生怕浪费了。

毕竟这滴溢出来的钟乳,效果最佳,若是任由其滴落到地面上,效果就相差数倍。

然而,在这石窟之中,却有一个四个侍女正恭恭敬敬地跪着,然后给一个少年公子在捶腿捶背,而最前面的一个穿玉粉色衣服的侍女,则正在斟茶,斟得十分认真,热茶水腾腾,在无数钟乳之水滴落的瞬间,有着鲜明的对比。

那斟茶的声音,甚至在瀑布飞溅之地,都显得异常的清楚,也猛地震动众人的心神。

这公子究竟是什么人?怎么会在此地?怎么会坐视这些钟乳液而无动于衷?怎么会如此享受?

这幅场景冲击着,让他们甚至一句话也说不出,就静静地看着,感觉头脑里空空一片。

众人仔细纵目凝视,想要看清这公子的容貌,但却被一种特殊的光芒笼罩,怎么也看不清楚。

整个万年钟乳石窟的表层,仿佛有着一种独特的阵法,禁锢天地,隔绝着他们的精神,也让他们显得异常的失神。

在这样的情况下,船慢慢向前行驶着,很快自动地停在了那石窟的面前。

石窟的入口处,赫然有一个侍女,手倒持玉箫,目光清冷,冷冷地说:“几位贵客好手段,竟能反破箫意,倒转魔虫行到此地,这可是百年来,第一次出现的场景。不过你们想要见我们主人,除非要破开这石窟的大阵才行。”

这侍女与里面侍女的打扮一模一样,容貌清秀,极为出色过人,只是面上并没有任何表情,仿佛石头僵化一般,声音冰冷得要命,并没有一点感情。

显然,她便是驾驭那些魔虫的主人,但却不过是这里的侍女之一。

这一刻,众人都把目光向范雪离望去,显然,此刻所有的一切,已经都由范雪离作主。

这是数个时辰里,范雪离惊艳的表现,让他们震撼的标志。

而且更关键的是,眼前的阵法有着强大的精神禁锢,显然是圣岛的核心,众人都没有把握能破开,而且此阵法里联着整个圣岛,牵一发而动全身,只怕破阵甚至需要配合星辰、秘法等等,他们没有任何一丝把握。

若是一不小心,就会引发反击,而这种反击之力,由一个圣岛所凝,所发出来的威力,至少是在仙境七重,想要秒杀众人,易如反掌。

想要进入这种地方,难度大如登天,除非是整个圣岛的主人,这才能从容进入,哪怕这些侍女,也是根本无能破开。

所以哪怕把这侍女给囚禁了,给封印,给蛊惑了,也根本无用。

一时间,众人不由担心起来。

此阵如此之难,更关键的是,其少年主人正从容地在里面享受,若是惊动了对方,只怕结果不堪设想。

听到这样,范雪离却是毫不迟疑地走到最前,淡淡地说:“区区一个万钟大阵而已,有何足惧。”

只向前连续踏了数步,范雪离的手势凝聚,仿佛有一种独特的星辰之力,渗透进前面,不断地在阵法里进行反转。

所到之处,一切诸门,皆是轻松打开。

仅仅一盏茶时间,眼前这可以难住无数人的大阵,迎刃而解。

如今的范雪离,自从凝聚了镇派之阵后,在阵法上越发强大,而且刚已经注意到,这地面乃是钟乳石之地,极为珍惜,不可能融入阵法里,所以这阵法乃是空中之阵,没有地面根基,以这个基础上,破起来,自然事半功倍。

这一刻,众人眼神里皆是赞叹,尤其是羿一铠,对范雪离的手段与认知,更有了新一步的膜拜之意。

他几乎不曾膜拜一个同龄之人,但对范雪离,却已经是死心塌地了。

想要救出他的父亲,唯独只有信任眼前的范雪离才行。

在这样的情况下,众人破阵后,很快到了这石窟之中的所在。

而此刻,众人终于看到,之前那位少年主人的容貌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