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寒烟丫头,等着我/绝世武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封平被吓住了。

脸色煞白无比。

“死废物,你……你敢伤我,安少是不少放过你的,你别忘了,慕寒烟现成已经在安少的手上了,你若敢动我,慕寒烟就死定了。还有你,也也活不成的,我劝你最好想清楚。”封平威胁着封云修,他可不想死。

然而,他的话连让封云修的表情出现哪怕一丝波澜都没有。

一步、一步……

封云修沉着脸,不断地走近封平。

那脚步,坚定不移。

那杀意,愈发浓郁。

突然!

原本吓得坐在地上的封平,猛地弹跳而起,朝着封云修直接扑了过去。

“破岩腿!”

一脚,直接朝着封云修踢出,带出一阵劲风。

望着那飞弹而来封平,封云修的脸上根本看不到一丝惊愕之色,只见其脚步微动之间,轻轻松松便避开了封平的那一脚,同时,其右手陡然一动。

噗嗤!

那被火焰缠绕着的右手,直接洞穿了封平的丹田。

烘烘烘……

火焰,还在封云修的右手上燃烧着。

而封平的脸色已经完全呆滞住了,双眼,瞪得滚圆。

“这……不……可……能……”

他实在不敢相信,废物一般的封云修,居然出现了这么惊人的变化,而且还在刚才避开了他猝起发难的一脚,并且一招洞穿了他的丹田。

这样的事,在往常根本不可能发生。

“哼!”封云修一声轻哼,那双眸如同利剑开天一般犀利,“辱欺我兄弟,你连葬身之地都没有。”

烘烘烘……

烘烘烘……

随着封云修的声音落下,那火焰陡然升腾而起,直接将封平包裹了进去,瞬间将其化为灰烬,散落在地上。

一切,随之恢复了宁静。

封云修手上的火焰消失了,但那睥睨天下的气势却依旧存在。

看都没有看一眼地上的灰烬,封云修转身走到张明的跟前,快速检查了一下后者的情况。

“还好,总算还有救。”

噗噗噗……

封云修快速地点了张明周身十几处要穴,并将一丝极为细小的绝焱之焰注入了张明的体内,随后,他独自朝着那满是飞雪飘落的屋外走去。

“寒烟丫头,等着我。”

……

星云苑,一座幽静的院落。

雪花在飘飞,将这座院落映称得更加的别具诗意。

其中一间屋子中,正中主位上摆着一张楠木紫云雕龙椅,那椅子之上盖着一张白虎之皮,上面坐着一个二十四五岁的青年,青年的表情显得有些邪气,双眸正打量着跟前一个绝美的女子。

女子有着一双绝美的单凤眼,头上云髻峨峨,柳眉联娟如黛,红唇如水,肤白如玉。

这女子,正是被逼而来的慕寒烟。

慕寒烟螓首低垂,局促不安。

她知道,自己今天再也保不住自己的清白之身了。

这不是她愿意的,但为了封云修的安危,她不得不接受这个事实,她只希望封云修能继续活下去,哪怕是今后没有了她的照顾。

而她,也已经在心底做出了决定。

“云修哥哥,寒烟只为你而活,如果你有什么三长两断,寒烟一定陪着你一起去死。”

心头,誓言如印,深深烙下。

坐在雕龙楠木椅上的封年安轻轻挥了挥手,那负责押送慕寒烟到这里来的三个下人连忙识趣地退下,顺道将大门给关了起来。

望着慕寒烟那已经初具凹凸曲线的绝妙身段,还有那张绝色难求的娇容,封年安得意一笑。

“把衣服脱了吧,让本少好好欣赏欣赏。”

闻言,慕寒烟娇躯不禁一颤。

她怎么也没有想到,封年安所说的第一句话,居然是这样的不堪入耳。

羞涩与愤恨之情漫延在心头。

自己怎么能那样做?

不,做不到,自己无论如何也做不到。

慕寒烟在心头拼命地摇着头。

“嗯?你还愣着做什么?难道,你想让本少把封云修那个废物给打成真正的残废?”封年安面色一沉。

“不!不要。求你了,不要再伤害云修哥哥了。”慕寒烟一脸担忧地乞求道。

望着慕寒烟那楚楚可怜的样子,封年安心底不屑轻哼着:“哼,封云修那个废物,现在应该已经服下那颗毒丹了吧?最多十天,他的小命就会永远结束。到时候,爷爷也应该能坐上封家家主之位,而我,也会成为封家真正的少主。”

“那个时候,这慕寒烟我也应该玩腻了,就赏给下面的人玩玩,然后再卖到外面去。”

“嘿嘿嘿……”

封年安心头冷笑不已。

慕寒烟的出身,是配不上他的,他也绝不可能真的纳慕寒烟为妾。

这种出身的女人,只能是玩玩,然后再扔掉。

末了,封年安双眸阴邪地盯着慕寒烟,冷笑道:“那你应该知道怎么做了吧?”

“我……”慕寒烟红唇紧咬。

就在这时。

砰!

外面传来一声大响,似乎是大门被人给踢飞了。

“什么人?好大的胆子,居然敢到这里来闹事?”

屋外,已经响起了喝斥声。

此刻,一袭灰色长衫的封云修,傲然伫立在星云苑的院门前,而在不远处,大门已经变成了几块碎木,零乱不堪地散落在地上。

这里,曾经是封云修的院子,可是,就在一年前,他被迫搬出了这里。

如今再次回到这里,那种熟悉的感觉涌上心头。

不过……

此刻的他,那心头已经被怒火所取代,什么熟悉的感觉,都直接被那股怒焰烧得干干净净。

“哟,这不是咱们的废物家主大人吗?居然敢跑到这里来闹事?”

“哼,我还以为是谁呢,原来是废物家主啊。”

“妈的,这个死废物,你居然敢把大门给踢坏了,你知道这门有多贵吗?就算把你那条狗命给卖了,也不够赔的。”

“死废物,你以为你还是当年的那个封家少主?”

“咦?这个废物居然能下床走动了,还能踢门了?妈的,看来昨天修理他修理得太轻了点,他皮痒痒又自己送上门来了。兄弟们,今天无论如何也要给他一点够狠的教训,让他躺在床上十天半个月也别想下床。”

几个下人捋臂揎拳的样子,已经将封云修给围了起来。

而封云修的双眸则是微寒地扫向了不远处的一间屋子。

“封年安,给我滚出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