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半路出个搅屎棍/绝世武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抬手,握拳。

砰砰砰……

砰砰砰……

猛烈的爆炸之声,接连响起,一团团血雾爆裂开来,几乎将整个院子都染成了红色,而且,一些碎肉直接飞溅到了院子外面的那些人身上,吓得几个胆小之人昏倒下去。

封远萧的脸上也溅了一滩血,让得那张老脸显得更加的狰狞。

而那些原本前来看热闹的苏城中其它势力的人,则是一个个全都微微有些愣住了,甚至觉得自己像是在做梦一般。

所有的目光,全都汇集到了院子里坐着一动不动,还保持着一只手凭空握拳的封云修身上。

这个人,是杀人狂魔吗?

不,他比魔更可怕!

那诡异的杀人手段,简直见所未见。

太恐怖了!

骇然之意,在不少人心头升起。

而封远萧那心头也是咯噔一声。

“怎么可能?刚才那么多人,居然在一瞬间就被全部秒杀了?”

他心头实在太骇然了。

而且,根本想不通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就算换做他自己,也不可能做到如此强大的瞬杀啊。

到底是什么让封云修变得如此强大?

妖术?

邪法?

不,应该不是,毕竟,之前根本没有感应到半点邪异之气。

那会是什么?

“难道是阵法?”

封远萧心头一怔,觉得这是最有可能的。

只是,刚才封云修出手的那两次,都没有在四周感应到半点阵法的波动啊?

越想越糊涂了。

不过,现在已经是骑虎难下,就算那封云修再如何诡异,也必须将其击杀。

阴沉着老脸,封远萧迈步向前,站在了院子门口,并没有急着进入其中,而且,那老目也是紧紧地盯着封云修,想从后者的眼神中看出些什么来,可惜,看到的只是一抹平静无波的神情。

“哼!装做平静吗?老夫倒要看看,你到底有何能耐?”

心头轻哼了一声,封远萧步入了院子之中。

而封云修的脸上,依旧毫无波动之情。

望着已经走进了阵法之中的封远萧,封云修心头暗道着:“只有最后一击的机会了,就算不能弄死这条老狗,也要重创他才行。”

封云修并没有急着出手。

他能看得出来,封远萧拥有玄魂境三重的修为,而玄魂境的魂修,在一些小地方已经算得上一方高手了。

就好比这墨阳国苏城中,最强的也不过是城主白洪天,拥有玄魂境七重的实力。

而凭借着那少量的魂石布下的这座简易阵法,威力已经很有限。

想要一招击杀玄魂境三重的封远萧,着实不易。

只有把时机,地点等等全都考虑进去,才能做到就算不能击杀,也能重创的结果。

如此一来,自己才有机会活下去。

“还差一点,只要封远萧这条老狗再往前走两步,就可以动手了。”封云修心头暗自计算着。

这时,封远萧果然再次朝前走了一步。

还差一步!

最后一步。

只要封远萧踏出那最后一步,一切就成定局了。

就在这时,一道声音响起。

“封大长老,且慢。”

闻言,众人的目光无不是朝着声源处望了过去。

那说话的人一身黑色的卷云金边长袍,看上去二十几岁,玉树临风,如同某个翩翩公子,但所有认识他的人都知道,这个青年可不是什么翩翩公子一流的人,而是墨家的一位长老,名叫墨流滔,是苏城中有名的术炼师。

就算是城主白洪天,都要给其几分簿面。

在魂源三界中,术炼师是一个发展了数万年的职业,每一个术炼师在魂源三界中都拥有着崇高的地位,是各大势力,各大家族,各大门派中的宠儿。

而术炼师,在魂源大陆上则是分为一到品九品,一品最低,九品最高。

九大品阶,划分出了术炼师的高低水平和身份地位。

但这只是在魂源大陆之上,在灵界和天界,还有其它更高的等级。

墨流滔便是一个二品术炼师。

术炼一道,则是包括了炼器、炼丹、阵法、符篆等内容。

“原来是墨大师。”见到是墨流滔,封远萧也显得客气了几分,虽然封家与墨家在暗地里势同水火,但这表面上,还是没有撕破脸面的,否则,两大家族之间的战斗,必然是落得一个两败俱伤的下场。

到时,只会被白家完全吞掉。

墨流滔轻笑着走出人群,冲着封远萧抱了抱拳,随后,那目光打量在封云修的身上。

“好一个三才血杀阵,没想到,传说中的封家主,居然懂得如此强大的杀阵,墨某倒是很想一破此阵。”

轻笑着,墨流滔已经朝着院子中走了进去。

四周,众人心头一阵恍然大悟。

“原来是阵法,难怪刚才那个废物只是一握拳,就杀了那么多人。”

“可恶!那个死废物,居然用阵法坑杀了我们封家如此多的人,简直是心狠手辣之辈。”

“哼!今天有墨大师出手,量他也翻不出什么浪来。”

“那是当然,墨大师可是二品术炼师,而且专攻阵法与丹道,要破他一个废物所布下的阵法,那还不是手到擒来?”

“墨大师出手,那个废物必死无疑。”

人们无不是纷纷议论着。

封远萧向后退了几步,冲着墨流滔说道:“墨大师,此子心狠手辣,你大可不用手下留情,直接将其击杀便是。”

闻言,墨流滔只是笑了笑。

院子中。

封云修的目光落在了墨流滔的身上,心头一声轻哼。

如果不是这个家伙搅局,自己已经将封远萧轰杀了,再差也能将之重创,而现在,封远萧退出了杀阵,自己又只有最后一次出手的机会,一个处理不好,就算杀了这墨流滔解气,也只会将自己陷入死局之中。

难道,真要落得一个自爆绝焱神心的下场?

不!绝不!

就在封云修心头思绪涌动之际,墨流滔已经踏着奇怪的路线,轻松写意地深入了院子之中,其每一步都走在了阵法的空隙之间,十分精准。

显然,墨流滔很自信自己能破掉这座阵法。

而且,墨流滔也的确没有说错,这个阵法就是三才血杀阵。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