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的豪宅/绝世武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如今树倒猢狲散。往日支持封远萧的鹰犬,纷纷开始倒戈倾向。

封远萧被废了,意味着封云修要重新掘起,见风使舵的家伙们,怎么会放过抱大腿的机会。

“终于都走了,难得有清静的时候啊。”

封云修无力的坐在椅子上,隐隐间感觉到,废掉封远萧并非明智之举。

不然这些临阵倒戈的鹰犬,又怎么会来轮番烦扰,有封远萧坐镇的时候,他不过就是块绊脚石,没用的废物而已。

“云修哥哥……”

依旧是喜悦的声音传来,居然是大伤初愈的慕寒烟及张明,纷纷带着微笑,出现在他面前。

“兄弟,你的地位越来越高了啊,看来这些老家伙,是要真心拥护你做家主了。”张明满脸得意的说道。

适才封云修跟长老们的谈话,被他们听得清清楚楚,身为朋友自然为他感觉到开心。

不过张明惊异的眼神,却不停的在封云修身上打转,明明才是星魂境初级阶段,怎么会令人谈虎色变的。

“这些都是见风使舵的家伙,典型的墙头草,指望他们是靠不住的。”

封云修无奈的叹息,随即目光又落在慕寒烟的身上。

“寒烟,你的伤势未愈,怎么也起床了。”

慕寒烟没有觉醒武魂,体质的恢复能力,自然没有张明那么快,虽然有养元丹的药效,却也非常的缓慢。

“云秀哥哥,我已经没事了,而且你还需要照顾呢。”

说着,慕寒烟就垂下了脑袋,露出少女般的羞涩,不禁惹人犹怜。

“啧啧啧,弟妹害羞了,弟妹害羞了……”

旁边的张明开始大肆嘲笑,露出戏弄的表情,手舞足蹈起来。

“二胖!你……你在敢胡说试试。”慕寒烟羞的小脸通红。

所以说慕寒烟的身份卑微,却是负责封云修衣食起居的,而他张明平时可没少蹭吃蹭喝,怎么敢得罪这个丫头。

为了避免气氛尴尬,最后还是由封云修打破了僵局,无奈的叹息道:“适才封无为的人来,说宫殿已经建造好了,我看咱们就去看看合不合心意吧。”

果不其然,听见如此振奋人心的消息,张明顿时就忘记了慕寒烟的白眼。

“等等,三天的时间,他封无为怎么能办到的。”

说着,张明不禁皱起了眉头,不解的凝视向封云修。

“没错,三天的时间,任凭他三头六臂,也决然不能办到的。”

封云修满不在乎的笑着,似乎心里早就有数,只是却不讲出来。

如此,可就为难了张明,眉头皱的更加深了,他不是个笨人,却也无法弄明白究竟是怎么回事。

“云修哥哥,他……他们会不会伤害你。”

或许是被吓怕了,慕寒烟满脸惊慌的拉住他的手,眼睛中闪闪泪水滚动,时刻都有落下来的可能。

对这个甘愿为自己牺牲的丫头,封云修实属有些无奈,却也正是她的那份执着,才令他刮目相看。

“寒烟,你记住了,以后没有人能够伤害我,包括你跟张明,我要你们永远都快快乐乐的活着。”

封云修耐心的安慰着,伸手为她抹去眼睛的泪水,心中颇为感动。

“哭哭啼啼的,像什么样子了,咱们的封大家主实至名归,谁敢打他的主意,就连西城统领不都被我兄弟打跑了。”

提到了西城统领,张明的眼神中仍然升起了一丝困惑,究竟当他昏迷之后,发生了什么事情,他现在都没有搞清楚,只管听下人们说起,声称是封云修的师傅出现了。

不过事后他曾问起过封云修,何时多了个惊世骇俗的师傅,然而封云修则微笑作罢,每次都是什么都不讲。

如今旧事重提,可是封云修连给他开口的机会都没有,便跟着慕寒烟扭头走了出去,急得张明不住的叹息。

“看来要弄明白怎么回事,得等他自己开口了。”

说完,无奈的摇了摇头,猛然就对走出门外的二人追了出去。

“等等我啊……”

封家府邸的宫殿内……

地上的红地毯,从进门口就开始往里蔓延,径直通向家主的座位上。

而在红毯两旁,则是两派齐整的座椅,那封无为正费尽心思,指令着两名弟子给封云修挂匾,上面赫然写着五个大字,分别书仁义礼智信。

不禁暗觉好笑,就凭他们这些无耻之徒,居然配碰这五个大字,实在不知廉耻。

至于张明及慕寒烟他们,早就被眼前的东西给唬住了,纷纷目瞪口呆的惊呼,均表示没有来到过这等场合。

“封……家……家主,老夫不辱使命,拼命的赶工终于完成了,您私处看看,有不合适的地方,这就改过。”

封无为满脸伪笑的施礼,同时对封云修开始介绍起来。

虽然装饰的的确可以,不过对于封云修来讲,简直是不堪入目,试想他有什么没有见过的,怎么会为之动容呢。

“不错,二长老的手段的确是高,居然三天的时间,愣是完成了如此庞大的建筑,简直是我们封家之福啊。”

封云修别有深意的笑了笑,眼神始终落在封无为的身上,对身外的东西根本就不关心。

“老……老夫尽力而为,尽力而为。”

甚至连封无为自己都感到汗颜,在对方冰冷的目光直视下,脸色渐渐变得难看了起来。

其实封云修如何能不清楚,此乃早就开始构造了,不过却并不是给他,而是为了封远萧所建造的。

当初安少要封云修服食毒药,其目的就是想让封远萧继位,可谁知机缘巧合,如今被封无为转手赠予了封云修。

“很好,既然如此的话,看来大长老的位子也不能空着了。”

不能空着了,究竟意味着什么,难不成是要提升封无为了。

“兄弟!你千万不能……”

张明满脸急色,想要阻止封云修的封赏,却话未出口,就给封云修挥手打断了,满脸笑意的说道:“我自有主张。”

与他的目光对视,张明顿时就闭上了嘴巴,因为他看到了自信,是来自封云修眼神里的自信。

“老夫多谢家主厚爱,如有用到老夫之处,家主随时招呼便是。”

封无为顿时大喜,听对方的意思,无疑不是要提拔他,只要能够接替了大长老位子,整个封家还不是他的了。

“罢了罢了,时间不早了,待明日通知各大长老,本家主要于此一会。”

说着,封云修脸色凝重,不经意间流出一丝王者的气息。

好强大的气息……

起初封云修废掉了大长老,而他封无为心里仍然有些质疑,如今看来完全属实,并无任何夸张而言了。

“老夫听令,明日定当照着家主的安排,通知个大长老到位,告辞了。”

说完,对着余下的两名弟子挥手示意,纷纷前来施礼,就径直的走出了大殿。

“兄弟,你真的要让他做大长老。”张明不解的问道。

任谁看了都会明白,封无为不过就是个卑鄙小人,危难中见风使舵,怎么能依靠的住他。

然而,封云修岂有不明白的道理,凡是主动示好的长老们,又有谁能靠的住呢。

“我们根基不稳,如果没有他们的帮助,仍然会置身火热当中呢,你慢慢学着吧。”

封云修微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然后扬手就往后堂里走去。

“你们日后都住在这里了,快去打扫自己的房间吧。”

慕寒烟及张明纷纷大喜,居然没有想到,封云修真的会让他们住进来,来声谢谢都没有急得讲,就抢在封云修的面前,跑进了内堂。

消息很快就听进大长老的耳朵里,不过被废掉的他,只能摇头苦叹,痛恨自己没能保存实力,反倒被封云修抢先一步。

“爷爷,此人向来都是废物见称,猛然变得如此厉害的,难道您就没有怀疑吗。”

此人正是缥缈峰赶回来的小妹,听说封远萧遭到了毒手,她立即就马不停蹄的赶回封家,奈何却始终晚了一步。

“没错,事后西城统领说过,当他要对付封云修的时候,忽然天生异象,居然有人背后帮助那小子,可见不是一般的高人。”

封远萧无奈的叹息道,就连韩力尚有余力,更不要说是他们了,或许连人家的影子都看不到,就丧命黄泉了。

“奇怪了,会有谁能看上那个废物。”

封小妹渐渐沉思起来,她以前认识封云修,对他的事情也多少有些耳闻,不可能会有人选择他来做徒弟才是。

“大长老何在……”

忽然门外传来封无为的声音,不过与平时比较起来,已经没有了恭敬地语气。

“是封无为那老东西来了。”

封远萧多少有些不爽,此人从前卑躬屈膝,好似条走狗,如今抱上了封云修小子的大腿,居然甩尾吧就变成狼了。

“爷爷,且让我去教训他。”

封小梅并非冲动,而是封无为那种人渣,她根本就冷静不下心来,很不得上去就把他揍爆了不成。

“吆!是小梅姑娘回来了。”

封无为阴险的脸上,带着一丝笑意,缓缓的走了进来。

“哼!二长老该不会是来探望老夫的吧。”

对于他的为人,封远萧心里颇为了解,既然都抱上了家主的大腿,如今岂会将他放在眼里了。

果不其然,封无为面色微变,稍后有忽然笑道:“在下替家主传话,明日请长老殿上相聚了。”

说完,回身就往外走,可是没有走出几步的时候,突然被封小梅给喝止住了。

“长老可是家主面前的红人,不知明日可有何事要照见我们呢。”

说着,两道锋利的眼神,落在了封无为的脸上。

是杀气……

封无为岂是泛泛之辈,如何感受不到那股冰冷的气息,故面色凝重的说道:“家主什么意思,老夫就不得而知了,不过并不是单独召见的,至于结果如何,明日自然会有分晓了。”

其实他心里明白,必然是废旧立新,除掉他大长老的头衔了,至于重新继位的人选,显而易见就是非他莫属了。

“你……”封小梅登时语塞。

对于如此狂妄之徒,除了动手教训,当真是没有再好的选择了。

说着,便拉起动作,要狠狠的教训,准备离开的封无为,然而却被她的爷爷,封远萧给叫住了。

“小梅!就由他去吧,我倒要看看封云修那小子,究竟能够拿我怎么样。”

封远萧的目光,不甘的凝视门外,过了良久都没有回过神来,只顾不断的叹息起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