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谁敢不从/绝世武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次日清晨,收到消息的长老们,纷纷如约而至,对于封云修所施法的命令,已经无人敢犯。

反倒是被废掉的封远萧,却迟迟没有出现,不禁惹的大家意所云云。

难道是怕被家主杀掉不成,试想封远萧篡位,他们人人有责,若是封云修大发雷霆,岂会给他们生还的机会,搞不好会借机将他们统统除掉。

唯有封无为最为淡定,因为他已从封云修空中得知,召见大家不过是要竖立威信,同时惩罚封远萧。

任凭事态如何严重,怕是也不会烧到他的身上,自然不会有所顾虑了。

“二长老,究竟是什么事情,惹得家主兴师动众啊。”

霎时间,众人的目光,齐齐落在了封无为的身上,话是由他传达的,如果说他不清楚,怕是在场的人,没有谁会相信的。

然而,封无为却卖起了关子,对于方才的问题,并不正面的回答,而是故作深沉的说道:“休要乱问,待家主来到后,你们自然会清楚了。”

犹豫他主动献媚,得到了封云修的认可,大家都是心知肚明,可是居然没有想到,如此关键时刻,他却拿起了样子。

不过没有办法,谁叫他们曾经效力于封远萧,处处整治这位掘起的家主呢,就算是人家存心报复,他们同样也无话可说。

家住到……!

一声拉长的音调,犹如晴天霹雳似的,在熙攘的大堂上炸开了。

正是那张明,跟在封云修的身后,出现在大堂之上。

众人肃然起敬,纷纷投去不解的目光,跟着施礼问安。

拜见家主……!

霎时间,堂上安静一片,甚至连半点的杂响都没有。

而坐在按几后方的封云修,则满意的点了点头,目光横视众人,他所需要的就是这个结果。

“何故封远萧不见踪影,莫非是不把我这个家主放在眼里。”

封云修眉头微皱,猛然就抬高了声音,可见竖立威信,对他有多重要了。

“启禀家主,不如让老夫去督促如何。”

说话者,正是见风使舵的封无为,他自知封云修要废旧立新,自然扶持他的机会就比较大了,眼下很不得立即将封远萧揪来,等着让封云修宣布结果。

然而,封云修却罢了罢手,表示既然他没有到场,就且先由他而去,不必任何人的督促。

封无为愕然失色,莫不是要改变主意,暗下偷偷的瞄了几眼,可是在封云修的脸上,看不出任何的表情。

不禁心下骇然,岂是一个少年应有的城府,任凭他阅人无数,都看不透眼前的少年,心里究竟想着什么。

“家父在世之际,封家乃是何等风光,却偏偏趁他老人家去世,有些长老就开始纯纯欲动,恨不得将本家主置于死地。”

不知被他说中了在场多少人的心事,纷纷默然垂首,表情极为懊悔。

然而,封云修却没有追究的意思,反倒是抛弃了往日的恩怨,期望能够得到大家鼎力相助,重整封家的势力。

大大出乎了众人意料,竟然封云修表示不再追究,纷纷暗舒了口气,举手表决了自己的忠心。

站在封云修身边的张明,简直就看傻了眼睛,起初他认为此次召见,完全是报仇雪恨,居然没有想到,三言两语就让老骨头们俯首称臣了,能够站在封云修身边,那是何等的光荣。

啪啪啪……!

忽然殿外传来了鼓掌的声音,然后由两名青年弟子,抬着一副担架,将封远萧带到了大堂之上。

“家主深谋远虑,日后必然会是我封家之福了。”

封远萧环顾四周,凡是被他看到的人,无不默然垂首,不敢直视他的目光,像是个做错事的孩子似的。

已然显而易见,曾经都是他的鹰犬,却如今大势所趋之下,纷纷倒戈倾向,归顺在封云修的旗下了。

唯有封无为暗暗自喜,他知道封云修不会放过后者,更不会赦免了后者的恶行,只要处死了封远萧,大长老的位子就非他莫属了。

“老夫身有残疾,望家主恕罪了。”

其实封远萧是故意晚来,他早就料到局势已定,便主动的伏法,实则就是要留住性命,好它日东山再起。

而封云修何等睿智,岂会不明白他心中所想,却奈何有西城城主韩力插手,倘若是除掉了此人,韩力必然大举进攻。

上次借助了些手段,方才唬骗了过去,凭那韩力的修为,如果被他识破了障眼法,那里会有人是他的对手。

“既然大长老能来,就再好不过了。”

封云修眯起了眼睛,不但没有整治封远萧,甚至连怪罪的意思都没有,不禁令在场所有人,有些摸不到头脑了。

特别是欣喜过望的封无为,心里全部都是接替大长老的念头,如今却犹如被浇上了一盆冷水,从头凉到了脚上。

就凭封远萧对他所做的事情,决不可能会轻易地放过才是,不过看向封云修,却始终没有发现有报仇的迹象。

其实他们不明白,封云修怒火中烧,没有形于颜色而已,说到惩罚此人,怕是没有人会比封云修更想弄死他了。

忽然横视众人一眼,封云修霍然起身,当众就罢去了封远萧的之位,表示严惩不贷。

堂下议论纷纷,均为封远萧所做所为,感到无比的痛恨,最终却落了个千夫所指的地步。

“家主能够逃去老夫的性命,已经万分感激了。”

封远萧心中含恨,倒不单是对封云修,而是满大堂上的诸位长老,如今龙游浅水遭虾戏,没有比他更痛苦的了。

至于说到大长老的职务,封云修就犹豫了起来,迟疑半晌后才决定,交由封无为来接管,故当众宣布。

封无为早就等的不耐烦了,连忙上前谢恩,心下好生得意,曾经被封远萧极力打压,如今还不给他翻身的机会了,不免感觉他的大腿是抱对了。

赏善罚恶,无不细微如至。

往日的废物家主,竟然摇身变作眼前的天才,那些曾经对付过他的长老们,纷纷惊骇失色。

“眼下大局已定,诸位长老若没有事情,就且先告退吧。”

说着,封云修满怀欣慰的点了点头,光是看堂下恭敬的目光,就知道已经成功了。

期初张明还在担忧,深怕长老们会对封云修不利,毕竟曾经都是巴不得他死的人,如今看来他的担忧却是多余的。

“老夫告退……“

长老们纷纷开始施礼,唯有封远萧自己,没有等封云修说话,就对来时的两名弟子挥手示意,重新将他抬离了大殿之上。

“太放肆了,居然连家主都不放在眼里。”

忽然,风无为走出了人群,对着正在离开的背影怒斥几声,无疑不是表示跟封云修站在同一条阵线上。

而封云修摇头苦笑,示意封远萧的功力被废,笨鸟先飞是明智之举,不过心里却暗暗计较,凡是有此人一天,他的这个家主,就不会安心下来,特别是西城统领。

故陷入了沉思当中,暗暗发誓定然要将此二人除掉才行。

反倒是封无为有些心虚,或许是他接替了封远萧的位子,担心它日会得到报复的缘故吧。

可是等他再要说话的时候,却被封云修挥手打断了,于是带着笑意横视一周,便以乏累作为借口,知会着大家离开了。

封无为欲言又止,脸色好不难看,正要来的时候,忽然被站起来的封云修叫住了。

“大长老且慢,本家主有话要说。”

众人纷纷骇然,彼此相望却浑然不知他的意思,目光霎时间就落在了封无为的身上,无奈的摇头苦叹一声,方才缓缓的离开了。

在大家的眼中,封无为不失为家主的亲信心腹,如有极其紧密的消息,肯定不会对外讲起的。

而封无为则犹豫了一下,究竟有什么要事不能当众宣布,何必要唯独单独的面谈。

带着满腹疑惑,最终只能谢恩招办了,同时心想该不会是要处置封远萧吧。

封云修仁义施政,确实是个好办法,可是差点就死在了封远萧的手里,自然不能善罢甘休。

可是封云修的想法,岂是他们旁人就能够猜到的呢,只顾笑而不语,并没有立即说话,反倒是给人一种不好的预感。

至于离开后的封远萧,回府不久便有个女子急匆匆的来到了他的身旁,故满脸凝重的说道。

“爷爷,那厮顾虑重重,似乎已经被封云修给吓怕了。”

此人正是封远萧的孙女封小梅,怪不得适才没有伴随在他的左右了,原来是另有事情要办。

封远萧表示了解的点了点头,他西城统领韩力,是何等精明的人了,如果没有极大的好处,岂会冒险来相助呢。

再者说起上次的事情,却是令人感到些诡异,顾及他的名声及权利,不敢出面纯属正常了。

“看来还是得靠咱们自己了,此仇不报实难消我心头之恨。”

目光移动,落在了自己的腿伤上,正是当天被封云修利用三才血阵,所弄伤的地方。

宏图霸业眼看在即,却顷刻间就毁于一旦,岂是常人能够接受的。

“他……他没有为难您吗。”

封小梅眉头微皱,似乎很是好奇召集的结果,照理说凭她爷爷所做的事情,封云修既然得志,就不该放过才是呢。

况且事先封远萧同样做了最坏的打算,就是担心遭遇到不测,甚至连遗言都交代了,那便是等待机会,让后人给他报仇雪恨。

出人意料的是,封云修居然仅仅是拔除了他的头衔,并没有继续追究下去的意思,回来的路上他就一直在想,莫非封云修是顾忌什么,或者真是仁义施政了。

当然了,直到此刻他都仍然没有答案,心中却隐隐感觉到了封云修的可怕,远远的超过了他的父亲。

居然能够喜怒不行于色,封小梅好奇心起,该会是多深的城府能够做到的,于是暗暗决定,假如有机会必然要会会这个废物家主了,如果真的如此,那他就该小心一些了。

不过却遭到了封远萧的制止,她是后者的孙女,心里想什么后者一清二楚,封云修的实力有目共睹,岂是她能够了解的。

而且她已经是缥缈峰的高人弟子,更不能让她来冒生命危险,假如有个闪失,必然会断送了大好前途。

对于她爷爷的话,封小梅也是不敢忤逆,只好就极不情愿的表情,微微点了点头,算是答应了下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