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居然是她来了/绝世武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留下了见风使舵的封无为,余下匆匆交代了几句,便就打发他离开了。

场上唯独剩下了封云修,及目瞪口呆的张明,好生的清净下来。

至于对张明而言,胸中则犹如惊涛骇浪,难以置信的凝视封云修,难道这就是他所认识的废物兄弟,能够震慑住封家的长老的封云修。

简直不敢相信他自己的眼睛,平日里封云修见到他们,都会不住的发抖,如今竟然敢凌驾于众人之上。

反倒是他夸张的表情,吓了封云修一大跳,难怪他会如此,或许是曾经的封云修,太过软弱了,以至于给人留下废物的印象。

“我们后堂说话吧。”封云修留下一句话,就啪啪屁股走人了。不在管自己这句话引起的反响。

渐渐陷入沉思的张明,猛然间反应过来,大堂上那里还有人在了,忙就对着封云修离开的方向追赶上去。

关心封云修的不止张明,还有那个甘愿为他而牺牲的慕寒烟,或许是怕长老们为难封云修,慕寒烟始终都在后堂暗暗祈祷。

如今乍眼见到封云修,完好无损的回来,慕寒烟立即就起身迎了上去。

“云修哥哥,我还以为他们会对你不利呢。”

无论如何,封云修已经安然无恙的回来了,慕寒烟的心里,仍是开心比担忧多。

“放心吧,以后没有谁能伤害到我,更加不能伤害到你。”

封云修满怀欣慰的凝视着她,就看她甘愿付出的作法,就已经暗下了决定,从此再也不会让人欺负慕寒烟了。

当然了,在慕寒烟眼中,封云修已经成为了强者,是个拥有两种武魂的强者,甚至连西城城主都为之骇然的人物。

“不错,谁敢伤害你的云修哥哥了,借给他们几个胆子试试。”

张明故作深沉的走来,在封云修惊异的目光下,顿时又被打回了原型,尴尬的咧嘴大笑了起来。

“兄弟,你究竟用了什么妖法,怎能让长老们如此听话,教给大哥可好吗。”

适才在大殿之上,他就很是奇怪了,平日里恨不得弄死封云修的人,竟然能够乖张的俯首称臣,如果不是亲眼所见,就是打死他都不会相信的。

对此封云修唯有挥手作罢,其实那里来的什么妖法了,不过是擒贼先擒王,剩下些长老就犹如是无头苍蝇了。

左右衡量一下,封远萧已经成为废人,而他封云修渐渐掘起,立马就会倾向于有实力的一方了。

说到底,他们都跟封无为一样,表面看似忠义可嘉,实则却是卑鄙无耻,见风使舵的小人。

况且适才大殿之上,封无为声声怒指,欲要封云修将封远萧置于死地,要知道他曾经可是效忠于此人,眼下形式转变却要反咬一口,就是毒蛇与之相比,怕也不过如此了。

至于何故要赦免了封远萧,张明则始终想不明白,本来起初要提醒封云修的,不过碍于大殿之上的*,最后他还是忍住了。

除掉封远萧,无疑不是报仇雪恨,曾经多少祸事尽是出自他的身上,可是封云修没有动他,自然就有些自己的道理了。

乃是旁人所不能体会,若是执意如此,倘若遭到报复,就凭他们如今的本事,甚至连反击的余地都没有。

无论结果如何,封云修此刻只能忍,忍到他有了实力的那天,西城统领包括封远萧在内,统统都会付出血一样的代价。

砰……!

封云修狠狠的砸在桌面上,现场的二人无不心惊胆跳,特别是张明肥胖的身体,浑然不知间就抖动了一下。

他没有见过封云修发火,至少没有向今天这样过,脸色变了变后,才尬尴的笑起来。

“如今封家的长老,已经拥护兄弟你做家主了,你接下来还要做什么呢。”

这问题根本不用去想,凭封云修疾恶如仇的本性,必然是要加强修炼,好等它朝修为有成,就先解决掉眼下的危机,至于当年的血海深仇,并非朝夕之间,就能得偿所愿的。

然而,新建造的大殿,虽然格调*肃穆,却并非是他修炼的好地方,由于身份特殊的缘故,总是会有人前来打搅。

要知道修炼非得是僻静之所才行,如果照如此被打扰下去,必然会异常吃力,且进度缓慢至极。

于是就匆匆交代几句,封云修决定到他适才的住处,好生的修炼些天,从而达到有所突破,好临时用来保命。

什么!

张明像是听错了似的,居然要让他代为处理家务,平日可没少对那些老头子大骂,如今任凭一个出来,都能揍的他屁股尿流,更不要说让人家听他的安排了。

“没错!就是你,你是我的兄弟,谁敢不听你的。”

张明依然有些不太相信,大家的确是畏惧封云修,不过跟他比较起来,那完全就是两码事情,谁知道会不会有人挑衅。

“哎呀,你什么时候婆婆妈妈的了,云秀哥哥都说可以了,你还担心什么。”

慕寒烟不忍的白了他一眼随即带着些期望的眼神,看向了封云修,她是希望能够带她一块回到原来的住处,好能在封云修身边伺候他。

见她凄楚的神色,封云修不会不明白她想的什么,不过却是闭关修炼,根本就用到任何人的照顾,有她前去反而会引发人的怀疑呢。

最后无奈的微笑下,只好就拒绝了她的美意,封云修深情的表示,他会很快回来的,同时不要告诉任何人,他的行踪去了那里。

任凭他们十分不舍,却也只能如实的照办,眼下非常的时期,谁都不敢有半点大意,深怕稍不留神就会遭来杀身之祸。

而张明则痛下决心,无论是结果如何,总之是封云修交代下来的,他必然都会尽力的去做,哪怕最后失败,也不能被人看不起。

目光不经意的撇了慕寒烟一眼,特别是这个臭丫头,如果被她都看不起了,张明怎么对的起浑身的肥肉。

“云秀哥哥,你要保重啊。”

慕寒烟依依不舍,全部的焦点都放在封云修的身上,岂会将张明的举动放在眼里了。

封云修准备离开的背影,忽然回头笑了一下,跟着道出声保重,兀自消失在大家的视线内。

深夜时分。

封云修曾经的住处,突然出现了一道身影,居然是个身着夜行衣的女子,浑身上下除了比较白皙的小脸,全都跟黑夜融为了一提。

黑衣女子在门外打量了几眼,跟着又静悄悄的走进了屋子,然后在封云修的床上乱反一通,却结果愣是没有任何发现。

“难道他真的有些奇遇不成。”

竟然连本武技都没有,即便是有奇遇,也该加以修炼才对,不然如何能够杀掉冤魂三重的封年安呢。

何况就听封远萧所讲,他还懂得运用阵法,那可是术炼师的决计,居然连墨家的墨流滔都甘拜下风,岂不太匪夷所思了。

可奇怪的是,她寻找了半天,愣是没有发现,不禁就感觉有些不对了。

或许是他都带走了,照理说建造了新住处,该会将重要的东西一并带去,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想罢,不免感觉有些可惜,看来算是白跑了一趟,正准备离开的时候,忽然又有一到身影,出现在他的面前。

“阁下莫非是恭候我的吗。”

听声音颇为生气,不是家家主封云修,还能有谁了,竟然没有想到会有人来他的住处翻东西。

不过看来人的模样,并不像普通的贼那么简单,应该是冲着他来的才是。

“你就是那个废物家主封云修吧。”

黑衣女子非但没有恐慌,反而还指名道姓,似乎对封家的事情了如指掌。

那她到底会是谁了,封云修开始疑惑了起来,不过光线暗淡,只能看清楚对方的轮廓,并无法分辨模样如何。

只是昏暗中,看到对方的修长的身段,就不难想到是个不错的女人了。

小梅!

封云修猛然惊醒,竟然是封远萧的孙女,来自缥缈峰的封小梅。

“算你识货,近来家主的威望持续飙升,居然还能记起小女子,倒是十分难得啊。”

封小梅并没有打算隐瞒,就在封云修叫出她名字的同时,她也主动的承认了。

故重新打量了几眼,封云修忽然冷笑了起来,她的确是个有胆魄的女子,却不知道来自己的住处做什么。

“你该不会给我谈心的吧。”

封云修与她之间,可谓是仇深似海,然而眼前的女孩却没有报仇的意思,反倒令他更加担心。

要知道,封远萧的修为被废,完全都是拜他所赐的,倘若换成旁人,必然会大大出手,正是因为封小梅不动声色,才令他有些不安。

“你在想,我为什么不提爷爷报仇吗。”

封小梅好像看穿了他的心事,竟然主动的反问了起来。

“并非是我怕你,而是我爷爷不让我跟你动手。”

或许她不是听话的女孩,却是个懂得深浅的人,就连她爷爷都被废掉了,即便她贸然出手,未必就会占到便宜的。

况且对方的实力怎么样,她目前仍旧不知,搞不好就会给自家带来灭门的惨案,到时累及旁人。

该说的都被她给说了,留下满脸无辜的封云修,实在是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无奈的要苦笑,目光凝视着面前的女子,始终没有开口说话。

“既然我们见过了,没有事情的话,我就不打扰了。”

说完,没有等封云修说话,径直的就向门外走去了,可是没有走出几步,就突然被封云修给叫住了。

“本家主的住处,是你想来就来,说走就走的吗。”

院子里的封小梅,霍然就停下了身子,头也不回的冷笑道。

“你可以出手留住我,但我绝对不会屈服的。”

区区女子都尚有如此骨气,不知拿封家长老相比,他们会不会有些羞愧感了。

而封云修则对她身上的自信,感到了十分好奇,犹豫再三之后,方才笑了起来,表示不会为难于她,尽管的离开就是了。

这个决定,不经意间令人有些吃惊不已,特别是善于心计的封小梅而言,竟然没有想到,平日的废物家主,会有如此心机。

正要离开之际,忽然发现地上有些粉末,竟然是封云修对付韩力时所留下的。

封小梅立即就发觉,那是来自元石上面的粉末,何故会出现在此就不得而知,于是带着满脸的疑惑,离开了封云修的住处。

“果然是个有个性的女子,不知是福是祸了。”

封云修无奈的摇了摇头,然后就走回到房间里面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