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试探虚实/绝世武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半路杀出个奇女子,实在令人有些意想不到,倘若没有封远萧的事情在先,封云修必然会给她做个朋友。

可惜大势所趋,根本不允许他存有侥幸的想法,当务之急如何修炼保命,才是他最为该做的事情。

重新将被翻乱的床铺弄好,封云修无奈的坐在床上,心中不住的感叹,为了燃眉之急,曾经强行运息,导致了绝焱神心的反噬。

如若不是加以约制,后果简直不敢想像,绝焱神心的力量,拥有摧毁一切的可能,根本就不是此刻的封云修能够驾驭的。

而他要做的就是,如何能够将随心所欲的,运用运用绝焱神心的力量,只要能够融汇贯通,即便是不修武魂,同样能激发出无尽的潜力。

至于他此刻的体质,乃是绝无仅有的魂元荒体,若它日并驾阴阳之法,必然可使天地重生。

当然了,都是后话免提,如今给他的选择,便是如何利用绝焱神心的力量,唯有此法才能令他度过难关,不然加以修炼的话,短暂的几天即便有效,已然无事于补。

毕竟跟人家的差距实在太大了,岂是几天时间能够补救的,纵使真有高人相助,未必能够让他平步青云了。

于是抛掉那些妄想,静静地闭目养神,开始周转起体内真气,不断的输进他的绝焱神心内。

霎时间,封云修的左胸,竟然燃烧起了一团火焰,若是细细来看就不难发现,乃是赤火燃烧的心脏。

拥有无尽潜力的绝焱神心,竟然在真气的喂食下,渐渐苏醒了起来。

封云修心下大喜,倘若能够控制住,绝焱神心所觉醒的力量,莫说是封家的长老,即便是西城统领韩力,封云修都不会放在眼里了。

封家长老府内。

探听虚实的封小梅,凭空又多出几分困惑,究竟那元石粉末是做什么用的,不禁成为她最难解的问题了。

然而,她偷偷溜出家门,并没有逃过封远萧的法眼,很快就被后者发现了,故在厅堂上等候了大半个晚上。

“你去找封云修了!”

封远萧的语气极为不善,甚至连他对封云修,都没有半点的了解,倘若出了问题,岂不悔之晚矣。

封小梅没有想到,居然封远萧会坐等着她回来,于是满脸乖张的就走了过去。

并表示爷爷被奸人所害,身为人子哪里有不报仇的念头了。

反倒是封远萧登时语塞,比之失踪掉的封年安来讲,封小梅比他强过的实在太多了,不然也不至于轻易的遭到毒手。

不禁开始懊悔,当初没有好好的教育封年安,倘若他能够立行于道,说不定还能够帮上自己的忙呢。

眼见封远萧被自己的话打动了,封小梅立刻又神气了起来,毕竟那封云修也没有怪罪的意思,说到底还是虚惊一场。

什么!

封远萧浑然大震,居然被封云修逮个正着,却没有为难他的孙女。

事情更加复杂了,封云修葫芦里究竟卖了什么药,乃是他所不知道的了。

照理说,白天家主府内,封云修放过他,可能是被迫所使,不过既然晚上发现了封小梅,怎么可能有放过的道理了。

渐渐陷入了沉思当中,封云修果然是个城府极深的家伙。

“爷爷,我来的时候发现,那废物的宅院里,竟然有些元石粉末。”

回忆起适才所困惑的问题,该会是封小梅此去最大的发现了,不然就只能说是一无所获。

元石粉末……

封远萧登时就皱起了眉头,不解的看向了自己的孙女,元石乃是什么,他不会不清楚的,可是封云修何故要将元石碾碎了。

回想当初的三才血阵,不过也就是封云修,利用着元石的力量,才能废掉自己的,必然不会随便就碾碎元石了。

封小梅对于阵法不解,却同样清楚封远萧被废掉的经过,试想平平无奇的元石,一旦到了对方的手中,马上就能变成杀人的利器,至于何故要留些粉末在地上,就可想而知了。

莫非是另有乾坤……

说着,封远萧已经略有所获,虽然脑海中的逻辑不太清晰,不过并不难想到,那些粉末就是对付自己来用的。

不禁满怀欣慰的看向了封小梅,若非有她大胆的出入,怕是永远都不会被他所发现了。

而封小梅则仍然陷入困惑当中,她虽然拜的高门,却学艺尚浅,跟老谋深算的封远萧比较,简直有天壤之别。

“爷爷,看来我们需要去试探试探他了。”

封小梅的嘴角高高挑起,已然有了主意,弄清楚元石的粉末有什么用处。

不过封远萧却吃了一惊,虽然封小梅不会胡来,但是免不了会做些冲动的事情,封云修现在是什么人,那可是封家的主宰。

若是将来被定上个谋反造乱,即便是缥缈峰的高手前来,都无法干涉人家的家事,就不要说始于援助了。

可是对于封小梅来讲,心中却大不为然,既然封云修绕过了她一次,就说明会有第二第三次,根本就不用担心会有危险。

当然了,对于她爷爷的话,也不会当做是耳旁风的,自下暗暗点了点,就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次日清晨,接替封云修坐镇家主府的张明,不觉间就开始焦急起来,适才已经不少的长老来过,都是要求面见封云修的。

不过封云修半夜出去,自此都没有回来的迹象,哪里是他们能够见到的了。

不免使张明为难了起来,或许是曾近备受打击的缘故,他每每见到了长老们,即便大家以礼相待,他也是胆颤心惊,浑身好不自在。

当然,其中最为难缠的,任然是封无为当属了,仗着他得到了封云修的提拔,依旧是对张明呼来喝去,根本就没有尊敬的意思。

该死的老狐狸,竟然趁着兄弟不再,对我造反了不成。

张明恨心中发狠,可是看到封无为的脸色,却浑然就没有脾气。

在对方不断逼问下,最后他只能撒谎说,于昨夜子时,封云修的师傅带走了他,至今都没有回来过。

听到封云修的师傅,吓得封无为浑然大震,面色凝重的看着张明,居然再也不敢造次了。

果然是见风使舵的家伙,倘若不将封云修师傅的名头拿出来,感情还唬不住他了。

被堂堂的大长老恭候,必然是件痛快人心的事情,看着眼前曾经对他拳打脚踢的人,张明简直有种极大的成就感。

跟着封无为又问了半天,眼见问不出问题了,才满带忧虑的离开了。

怪不得封云修陡然大变了,居然有个神秘莫测的师傅撑腰,换做是谁,怕是都能胆大如此。

封无为离开了家主府,正往回走的时候,忽然半路上被个女孩子给拦住了。

“大长老可要去哪里呢。”

须知不是旁人,正是自缥缈峰回来的封小梅,如今带着一丝微笑,目光始终凝视着他。

封无为不禁暗皱眉头,她来能做什么,没准就是给封远萧报仇的,毕竟他接替了大长老的位置,不可能他们会没有报复的想法。

“阁下不好好的伺候封远萧,不知来拦老夫的去路如何。“

像他这种卑鄙无耻的小人,就是杀掉他都会嫌脏了手,封小梅岂会故意的拦他了,不过是封远萧要见他而已。

待说明了情况,封无为的眉头更加深了,如今封家正是非常时期,倘若稍有闪失,被封云修看到他们有来往,不得弄死他才怪了。

封无为仔细衡量了一番,忽然感觉鸿门宴喜,并不是什么好兆头,于是就想要拒绝。

可是封小梅怎么会给他拒绝的机会呢,余下不缓不及的,将他曾近所做过的事情,统统都数落一番。

其中就包括毒害封云修的主意,乃是他屈膝在封远萧身边时,所给出的个主意。

果不其然,封无为的脸色顿时大变,迫于无奈只好就答应了下来。

反正横竖都是一死,如今他贵为封家的大长老,即便是封远萧要报仇,怕也得仔细的掂量掂量了。

不过对于封云修则截然不同了,他是封家家主,倘若得知了毒害的消息,必然大动干戈,凭他此刻的能力,就是动动手指,也能够将封无为碾死了。

封无为即是见风使舵的主,亦是胆小怕事的人,为了活命什么事情都能干出来,其头脑必然不会太差了。

至于封小梅,她只是负责将人带到,其它的事情就不归她管了,对封远萧施礼之后,就径直的离开了。

“大……大长老,不知您叫老夫有何要紧的事情。”

如今在人家的地盘上,适才又遭到了威胁,故此封无为的模样,就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

他的如此表情,并没有出乎封远萧的意料,能够将他留在身边些年,早就把他的底细摸透了。

“老夫现在废人一个,岂敢已大长老自居了,倒是阁下不同了,如今有家主的屁护,好生的得意呢。”

封远萧故意的讽刺,其实找他前来,就是要打听封云修的消息。

纵观整个封家的长老,能够在封云修身边做事的,已经非他莫属了,特别是昨日大家离开之际,突然封云修叫住了他,说不让人怀疑,都是不可能的。

“可否赐教老夫,家主有什么吩咐给大长老了。”

闻言,封无为的脸色顿时大变,难以置信的凝视着封远萧,尴尬的笑了笑,便被他给搪塞了过去。

看到他是如此的表情,封远萧更加相信,是要对付自己了,不然也不至于让他害怕成了这样。

眼下也不当场揭穿,只顾自的笑了一声。“当年老夫待你可不薄啊,如今老夫是虎落平阳,不知道大长老会不会来落井下石呢。"

简单的比喻,就将封无为骂成是狗,足见封远萧的城府多深了。

可是那封无为居然也不生气,反倒还献媚似的傻笑起来,并表示他永远都会站在封远萧的身边。

如此精湛的谎言,怕是换做旁人,说不准就真的相信了呢。

幸亏封远萧对他的了解甚深,根本就是不屑一顾,于是点了点头问起了封云修的消息。

而那封无为则故作神秘的表情,就将他所听到的消息,转头告诉了封远萧。

什么!

封云修居然跟着他师父离开了!

明明不是被小梅撞见了,怎么会是跟他师父离开的,不禁陷入了沉思当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