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竟然敢怂恿我/绝世武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然而,话音落下了良久,却迟迟没有动静。

逼不得已,封无为只好就要对张明下手了,不过碍于此人于封云修是兄弟相称,心中多少也期望有奇迹的发生。

可是封云修确实没有留在此地,哪里会有什么奇迹了,那张明心里明白的很,倘若对方执意出手的话,岂是他区区星魂五重,就能够抵挡的。

看来我为兄弟牺牲了!

面对眼前封无为的威胁,张明不但没有退缩,反倒还露出了牺牲的准备,当真匪夷所思。

找死!

与封无为当前的处境相比,打伤眼前的张明,根本就算不了什么,于是就暗转真气,拳头发出咯咯的声音。

住手!

突入起来的大喝声,终于止住了眼前的事态发展。

封无为骇然失色,竟然关键的时候,封云修出现了,正是他适才的喝声,阻止了兄弟的牺牲之举。

然而,封云修带着满脸的困惑,出现在他们的面前,左右打量了几眼,便将目光落在了封无为的脸上。

“大长老荣升至此,如今感谢的方式,有些过于不同吧。”

说到底,封无为能够提升,完全都是封云修对他的抬举,眼下三天未过,就敢欺上家主府内闹事,令谁看到都活暴跳如雷的。

不过,封云修并没有针锋相向,原因就是他根基不稳,无法与长老们搞的关系破裂。

也正是他当众赦免了封远萧的道理,不然就凭风无为适才的冒犯,就该处死他十次了。

“家……家主,老夫无意冒犯,实在有要紧的事情禀报啊。”

在封云修的面前,风无为立即又回到了卑躬屈膝的模样,适才的张狂早就消失不见了。

无论是多么重要的事情,总不能置堂堂家主而不顾,擅自捣乱家主府邸吧。

封云修暗暗摇头,即便是惩罚了封远萧,他这个家主的位子,也不是那么牢固的,于是开始怀疑,莫非要将整个封家,都来一次大换血不成。

带着一丝困惑,目光不解的落在封无为的身上,其目的就是要看看,他所谓的重要事情,究竟有多麽的重要呢。

为了给自己开罪,封无为不得不把,封远萧适才见他的消息说了。

当然了,至于封远萧让他监视封云修的话,却对封云修半个字都没有说,或许正是他的聪明之处,要留条后路给自己走呢。

什么!

竟然封远萧欲要造反。

封云修没有想到,如今成为废人的封远萧,竟然还没有忘记做家主的梦想,反而变本加厉了起来。

如此想来,就不难想到封小梅,何故要去封云修的住处捣乱了,更怂恿了下人给封年安报仇雪恨。

原来都是封远萧的主意,他是要摸透自己的底细,感情就是伺机报复了呢。

岂有此理,斩草不除根,果然是后患无穷。

期初碍于大局所迫,封云修没能当众处置了此人,如今居然成养虎为患了。

当然了,适才风无为的作风,乃是张明所不能接受的。

如今封云修已经回来了,他肯定少不了要叫嚣呢,于是就趾高气扬的对着封无为开始指责。

将让方才欲以造反的事情,统统都告诉了封云修,并且不断的添油加醋,令封无为极为无奈。

“竟然想不到,封大长老要置我兄弟以死地了。”

如今,对于封云修来讲,最为重要的人,就莫过于眼前的兄弟,及内堂休息的慕寒烟了,

反观封无为居然敢明目张胆的,要对付张明,难道不是要公然造反。

故目光移动,再次落在了封无为的脸上,不经意间眼神中流露出了一丝杀意。

是杀气……

温度浑然降低了不少,百战身经的封无为,登时就发现了那股寒气的来源。

封云修废掉封远萧的手段,他是最为清楚不过的,万一大发雷霆,将他也同样的手段废掉,岂不是枉然了。

心下开始暗暗后悔,适才不应该如此的冲动,因为见到封云修从外面回来的时候,他就已经意识到,是他自己误会了人家。

“请……请家主恕罪,在下不过也是顾全大局,实在迫不得已呢。”

说完,就垂下了脑袋,不再抬头说话了。

当封云修听到张明受气的时候,必然有了杀死封无为的心思,不过事后想想,却又放弃了这个念头。

小不忍则乱大谋,倘若此时与诸位长老闹得不可开交,岂不是要给封远萧有机可乘。

封云修不是好于冲动的人物,何况其中的利弊早就被他看的清楚,不免叹息了一声。

“既然大长老确实有要紧的事情,就姑且宽恕于你,但——下不为例。”

放过眼前的封无为,乃是无奈之举,倘若是机会成熟的话,他必然不会善罢甘休的。

“多谢家主厚爱,老夫必然不会再有下次。”

适才的气氛凝重,不禁吓的封无为出了浑身大汗,如今听到赦免了他的无礼,立即又施礼感激,并不断擦拭着汗水。

封云修则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对于封无为这种人,他是不能够饶恕的,不过碍于当下的势力原因,并不能够狠心的将其处决了。

如此可就令张明感动疑惑了,明明此人就是擅闯府邸,加上封云修已经坐稳了家主,何故连个长老都不敢处置呢。

左右望着他们各有所思的模样,张明不禁就皱起了眉头,该死的封无为,竟然又被他给逃过去了。

如果都如今天这般的话,那他从前的仇恨,岂不是就报不了了。

回想当初,封云修没有得志的时候,他身为封远萧身边的红人,没少对封云修欺负,甚至连同张明,同样也被殃及池鱼了。

好不容易封云修有了自己的地位,如果不痛快的报复他们,那么跟以前的时候,有什么不同呢。

其实他哪里能够明白,在封云修的心里,更加想着报仇雪恨。

那种被心爱的女人出卖,及被兄弟出卖的心痛,根本就不是寻常人能够体会的。

不过,眼下人家高高在上,根本就不是他能够报仇的,唯有委曲求全,待巩固了封家的势力,及封云修自己的修为突破,才能够对往日的仇人报仇雪恨。

反观封无为则暗暗皱起眉头,他来的目的不过就是要让封云修干掉封远萧,可是对方却迟迟没有露出意思。

要知道,如果封远萧不死的话,极有可能会令他糟糕。

至于封云修这边呢,他曾经是主动示好,举止有弃暗投明的迹象,即便是封云修心中记恨,也不得不考虑大局。

倘若,封云修能够干掉封远萧的话,他势必能够保全了自己呢。

“家主,您再三退让,封远萧已经不将您放在眼中了。”

这句话,正是封无为来的目的,已经犹豫了半响,方才脱口而出。

“放肆!你居然敢诋毁家主的声誉,看我不将你……“

张明的话没有讲完,便被身边的封云修给抬臂打断了,然后微笑着凝视封无为,脚下忽然上前了一步。

封无为的心思,仿佛已经被封云修给看穿了,两把犹如钢刀的眼神,不断的在他身上打转。

“大长老好生的关心啊。”

本来就没有封无为的事情,何必要如此的关心,除非是有目的性的。

自从封无为献媚的那天开始,封云修就看明白了他的心思,对于个无利不起早,见风就使舵的人,能有什么是指的关心的呢。

被封云修凝视着,封无为渐渐感觉到了尴尬,不免就有些神色慌张,趁机躲避起他的目光。

“难得长老关心,看来我如果再三避让的话,就对不起长老的提醒了。”

见到封无为的模样,封云修登时就明白了过来,不禁微笑示意,并没有在追究下去的意思了。

差点就吓尿了封无为,无论怎么说,面前的封云修,及背后的封远萧,都不是他所能够惹得起的人物,不管是谁都有将他置于死地的本事。

而封云修,其实就是要给封无为个警告,并非是要对他出手的意思。

毕竟眼下的封云修才是家主,倘若被他个长老处处插手,岂不是跟以前没有不同的地方。

傀儡家主的名头,在封云修的身上,已经待了太久,想要打破傀儡的名字,就要树立自己的威严。

当然了,封远萧的心思,他已经知道了,不过并没有要露出打算的念头,以免泄露出去,会对他们所不利的。

如此高深莫测的家主,乃是封无为始料不及的,眼下趁着封云修没有怪罪,赶紧就施礼告退,恐怕生出祸事。

好狡猾的东西!

封云修登时就看穿了他的心思,不禁暗暗咒骂,可是嘴上却不动神色的答应了。

“本家主事务繁忙,倘若没有急事的话,劳烦长老就不要来打扰了。”

封云修的命令,岂是他能够反驳的,特别是经过方才的事情,更是不敢多讲半个不字了。

“是是是!老夫谨记教诲。”

说着,封无为又抱拳施礼,然后就乖乖的退出了殿外,最后消失在封云修等人的视线里了。

“兄弟,难道你真的要放过这老小子。”

张明瞪大了眼睛,难以置信的凝视着封云修,颇为不解放走封无为的目的。

大闹家主府是多大的罪名,恐怕没有人会不知道,即便不能说是造反,也非得落个不敬的下场,不免会被免去其职,沦为普通下人。

可是,即便是除去了封无为的名头,又能让谁来顶替呢,倘若令寻一个叛逆的家伙,届时不是要给自己多树立个敌人了。

对于张明的恼火,封云修唯有无奈的摇头苦笑,他没有坐在家主的位置上,根本就不明白勾心斗角的内幕。

若是他给封云修调换的话,必然也会这么的处理问题,谁叫他自己没有足够的实力,不然就是杀死所有的长老,他都不会眨眼的。

“好了好了,既然你没有事情,那我做大哥的就放心了。”

仿佛明白事情的曲直,张明最后大手一挥,干脆就不在过问封云修的事情了。

毕竟大家都是兄弟,知道兄弟的现状安全,就没有什么可以计较的了。

然而,封云修的眉头,随即微皱了起来,目光左右横视,却唯独没有发现慕寒烟的影子。

如今她会跟张明在一起,怎么就是没有见到慕寒烟出现呢。

不用说了,必然是担心封云修出事,所以始终都在房间里祈求,希望他能够平安的回来。

“弟妹可是个好女孩啊,我说兄弟……”

封云修没有理会张明,就转身往内堂里走去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