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尽管来就是了/绝世武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等等我……”

平时张明都习惯了,眼前自然不会因为玩笑而生气,立即就对着封云修追了上去。

封云修带着满脸疑惑,走进了慕寒烟的房间,果然见到她正跪在地上,闭着眼睛苦苦哀求。

是在对上苍祷告呢!

对此,封云修颇为无奈,倘若真的有上苍神明的话,为何幸运就没有落在他的身上呢。

不由间,封云修脸上的竟然挂上了苦笑,那是嘲笑他自己,当初被出卖的结果。

“我说弟妹,你就不要祷告了,兄弟不是回来了吗。”

张明也同样表示无奈,便指着封云修不忍的打断了。

“云……云修哥哥?你……你没事真是太好了。”

听到封云修的名字,慕寒烟忍不住的抖了一下,回过头来果然是封云修,登时就大喜了起来。

那一刻,封云修的眼泪,差点就脱框而出。

与其说有上苍神灵,反倒不如说,慕寒烟就是他的幸运了,如果没有她细心的照顾,恐怕封云修的躯体,早就死过多少次了。

“放心吧,没有人能够伤害到我的。”

封云修不忍让慕寒烟伤心,同时更加坚定他未来的做法,倘若他不幸被害的话,受伤的不就是眼前的女人,跟背后的兄弟了。

如果是他以前说这句话,张明肯定会表示怀疑,不过今时不同往日,封云修已经不再是个废物家主,无论他口中讲了什么,都不会再招来怀疑的目光了。

不过,对于他离开的期间,张明则表示怀疑,若是像他说的那样,是闭关修炼的。何故会这么快的就回来了。

并且张明一直都在打量,并没有发现封云修的修为有所长进啊。

封云修当然不能如实的禀告了,对于大家的困惑,他只能微微笑罢。

竟然没有要讲出来的意思!

张明无奈的摇了摇头,封云修的变化,甚至连他都有些琢磨不透了。

“云修哥哥,你离开之后,张明大哥可没少烦恼呢。”

慕寒烟不忍让气氛尴尬,就开始为张明最近的烦恼叫苦。

那是封云修交代的事情,就算是再苦的话,张明也会如实的办好,所以就挥手笑罢,示意完全没有放在心上。

不过,适才见到封无为嚣张的气焰,就不难想到张明是怎么度过的了。

封云修不是傻子,张明不是他们封家的人,更谈不上有任何的地位可言,让让的封家长老,怎么会将他放在眼里呢。

“兄弟,辛苦了。”

区区的一句话,出现在封云修的嘴里,却是令人备受安慰。

张明为之愕然,难得是兄弟的交代,他如何都会办的漂漂亮亮的。

反倒是封无为提及过的事情,封远萧仍然有造反的准备,让张明不禁叹息了起来。

“兄弟,看来封无为那家伙,不是撒谎的啊。”

封云修何尝不明白他的意思呢,封远萧的势力,早就根深蒂固,倘若重新东山再起,那些见风使舵的主,仍然会倒戈想向。

正是他所顾虑的事情,所以才不断地做出避让,不敢于任何人翻脸。

好在封云修已经废掉了封远萧,不然凭封远萧的野心,如何会放弃家主的位置呢。

“难……难道大长老,还是不肯放过云修哥哥吗。“

慕寒烟貌似是被吓怕了,同时非常关心封云修的安危,不禁凝视向了封云修。

简单的一个眼神,就已经保函了千言万语……

“你们放心吧,纵眼整个封家,此刻能够伤害到我的人,还没有出现呢。”

事实正如他所讲的一样,绝焱神心的力量已经能够勉强的驾驭了,即便不是那些长老们的对手,要保命也是没有问题的。

何况,大家没有见过封云修杀人的手段,不免会被他的气势唬住,故此对自己的实力,他还是蛮有自信的。

对于封云修的作为,大家都是有目共睹的,虽然表示怀疑,不过都是对他的关心,所以张明及慕寒烟,纷纷默然垂首,各自心里若有所思。

然而,适才离开的封无为,表示更加的困惑起来。

期初认为封云修会先发制人,趁对方没有动静的时候,将封远萧的势力连根拔起,却没有想到的是,他竟然不动神色,好似有心助长封远萧的势力。

莫非他是要斩草除根了……

显然是封无为的怀疑,并非是封云修该做的事情,不然甚至连他都是封远萧的鹰犬,岂不是要将他也除掉了。

既然封云修屡次宽恕,就说明没有要报复整个封家的想法,不然单是他曾经做的,就该被处死上十次了。

可是,如果封云修不先发制人,搞不好就会被封远萧有机可乘,届时出其不备,灭掉他家主的残余力量,也不是没有可能的。

若是照此发展下去,将来封家的家主位置,不免又会落在封远萧的手中。

到时候,封远萧重张大旗,一览众山小,而他曾近背叛了此人,岂不会成为人家的肉中刺眼中钉了。

为了未来的前途,最终封无为百转千折,又回到了封远萧的府上,主动献媚他所看到的事情,并表示封云修已经回府了。

什么!

封远萧竟然没有想到,他会如此之快的带来消息,更是满脸疑惑的凝视着他,仿佛有太多的问题要问了。

究竟封无为打算如何,封远萧已经无法看透了。

或许因为他不明白对方的心意,便就开始怀疑,是否对方已经被封云修收买,如今回头来对付他的。

倘若真的是他所想的那样,后果简直不堪设想。

“大长老如今日理万机,能够神速的通知我要紧事情,也纯属不容易了。”

说着,眼神中露出异样的眼光,不断地在封无为的身上打转。

能够做人到了他这种地步,已经是非常的不容易了,加上对方本来就心虚,不免就垂下了脑袋。

“封云修小子,似乎是有什么要紧的事情,不过……属下却看不出来。”

既然怂恿封云修不行,他就只好开始在封无为的身上下手,无论日后谁能坐上接住的宝座,对他来讲都是少掉了一丝威胁。

不过,他的这个消息,果然受到了封远萧的重视,封云修倘若是要对付他的话,岂不就危险了。

就此时,忽然封远萧的孙女,封小梅疑惑的走了出来。

“大长老莫非是说,封云修要对付我们了。”

封云修的手段,她已经见识到了,可以说是她所见过的人当中,最为可怕的对手。

眼下封无为是封远萧的人,他既然能够说出这些,未必就是空穴来风。

加上表面看去的种种迹象,无疑不是对付他们而言的,所以在封小梅的心中,担忧是不可避免的。

“不错,老夫虽然不能从他口中得知,不过却不难想象。”

如今封云修不动神色,说不记恨封远萧,那是不可能的,既然他要动作的话,就不会告诉旁人所知的。

封无为虽然主动献媚,躲过了封云修的为难,可却不代表他就是封云修的人啊。

既然不能被封云修重用的话,假以时日必然会遭到毒手,与其相比的话,还是留在封远萧的身边可靠。

毕竟对付封云修,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走,没有现在他这个大长老帮助的话,恐怕也未必就能够有所成就的。

他就是看准了眼下的局势,所以才是良禽择木而栖。

“看来老夫是走眼了,封云修的才干,的确是不出世的奇才。”

封远萧不禁感叹,适才要造反的缘故,不过是看着封云修太过废物,而他大长老的位置,本来就是一人之下。

故此起了造反的念头,期望能够取而代之,没有想到到头来不单自己的修为被废掉了,更惹出了许多的麻烦。

“我们到不用过于担忧,封云修那小子,未必就是要对付我们呢。”

封无为目露奸诈的眼神,不禁对封远萧故意的提醒到,其目的就是怕后者退缩,好在刺激一下他们。

无奈的封远萧,不禁苦笑了起来,究竟对方有没有要对付自己的意思,恐怕已经是显而易见了。

“小梅,你即可起身,去往西城韩力的府上,老夫要给你书信一封,待交给韩力韩统领,就什么都搞定了。”

封家是人皆知,封远萧与韩力的关系最为紧密,特别是得知后者被害之后,曾近韩力还为其挺身而出。

倘若不是有高人的出现,怕是此刻的封云修,早就死在了对方的手里,更加不会招惹来这么多的麻烦。

封无为正是看透了封云修的靠山,所以才主动献媚,好替他自己某个退路。

不过没有想到的是,封云修竟然始终都不将他看做自己人,更处处都提防着他。

虽然封云修并没有主动的讲出来,可是封无为是何等机智的人物,不会连这个都看不出来的。

形式开始有所转变,无论封云修的师傅是否存在,封远萧不会再等下去了。

封小梅深知其中的厉害,于是不敢耽搁,从封远萧手中取走了书信,便径直的离开了长老府邸。

等看着她的背影逐渐的消失了,封无为方才放心了下来,忙回头对封远萧施礼告辞。

“既然大长老有所要事,那么老夫就不便久留了。”

说着,封远萧暗闪精芒似得眸子,不禁落在了封无为的背影上。

究竟此人的心中想着什么……

封远萧渐渐陷入了沉思,防人之心不可无,倘若封无为正是他所想的那样,最后倒霉的就不止是他一个人了。

特别是他将势力做的如此之大,稍不留神就会遭来灭顶之灾,就算是不为了他自己的考虑,也不得不为了封小梅的将来而打算了。

反观适才离开的封小梅,如今却走在了封无为的身后,悄悄的跟踪着他,深怕会有所差池。

然而,结果却并非是她所想的那样,封无为离开了长老府邸,就径直的回到自己的住处,并没有前去封云修身边高密。

看来我的担心是多余了!

封小梅不禁感叹了一声,便不敢再有犹豫,转身就离开了封无为的住处,径直对着西城统领,韩力的府上而去了。

就在大家都离开了之后,忽然从角落里走出一个肥胖的男子,故满脸好奇的望着封小梅的方向。

“我兄弟说的不错,封无为这老东西,果然是有预谋的。”

来人的脸色,渐渐就得意了起来,他正是封云修的朋友张明,如今奉命来跟踪封无为的,竟然没有想到会跑出来个封小梅。

心中不得不佩服封云修的主意,乃是螳螂捕蝉黄雀在后,轻易的就钓到大鱼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