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色胆包天/绝世武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果然如此,那封无为确实别有用心……”

封云修得知了全部的经过,赫然就站起了身体,目光渐渐深陷了起来。

就凭封无为的人品而言,想不叫人猜疑他都很难,特别是今日一反常态的举动,早就引起了封云修的怀疑。

然而,默不吭声的封云修,就差遣他的兄弟张明,暗中跟踪着他,结果就证实了他的想法是对的。

“既然老东西有用心,那么我们何不借机除掉他呢。”

张明早就看封无为不顺眼了,加上曾经对他的羞辱,恨不得此刻就去拆了他的骨头。

可是,封云修并没有如此冲动,甚至开始打算将计就计,且看看封无为能搞出什么花样。

当然了,封无为还不至于令张明为之动容呢,无论怎么说封云修都是家主,他身为堂堂的大长老,不可能再次怂恿他人造反。

不过那堆封云修含恨在心的封远萧,就另当别论了,毕竟他回来的时候,已经发现封小梅离开了封家,径直的对着西城方向而去了。

封远萧跟西城统领韩力的关系,怕是已经有目共睹了,特别对于差点死在后者手下的张明而言,更是无比的清楚。

倘若西城统领韩力再次干涉,凭他们封家的势力,恐怕无济于事呢。

“区区的西城统领算的什么,就怕他不敢来罢了,若是他执意替封远萧出头的话,就别怪我出手无情了。“

封云修轻视了张明一眼,随后渐渐陷入了沉思当中。

当日若非他身手绝焱神心的反噬,岂会怕他区区的韩力,加上眼下绝焱神心的力量帮助,就算韩力不畏惧于他,也不敢贸然的出手。

况且当初为了保命,封云修已经使用过幻术,成功骗到了韩力,后者不可能会肆无忌弹的寻他麻烦。

对于封云修的实力,张明当然是不敢质疑,不过那慕寒烟则不以为然了,听到他们身陷水深火热之中,立即就替他们担忧了起来。

“云修哥哥,难道西城统领,真的会帮助封远萧吗。”

慕寒烟满脸惊恐的看向了封云修,对于这个小姑娘而言,封云修已经不再是恩人那么简单了,甚至成为她生命中最为重要的男子了。

就从她为了保住封云修的性命,甚至能够将自己的身体都出卖给安少开始,就注定了他们之间微妙的关系。

“放心吧,只要他们敢来的话,绝对不会让他们活着离开的,更不要说伤害你们了。”

封云修微笑示意,眼前的一男一女,对他来讲何尝不是最为重要的人了。

或许他此刻不是韩力等人的对手,若是让他选择的话,必然会豁出性命,也要保住面前的两个人。

同样都是女人跟兄弟,何故要相差如此多的事情呢。

“好了,时间也不早了,大家都去休息吧,只要有我在的一天,就不会有人能够伤害到你们的。”

不经意间,封云修心中的感慨,又一次的袭上心头,故无奈的叹息道。

张明及慕寒烟为之愕然,仿佛都从封云修的眼睛里,看穿了他的心事。

不过既然封云修没有要讲的意思,加上如今这么多烦忧的事情,就没有再多的过问,纷纷浅浅的点了点头,回首默然的离开了。

“西城统领韩力!看来你究竟会成为我的敌人。”

忽然间,封云修半眯起了眼睛,口中别有深意的说道,似乎隐隐对韩力起了杀心。

西城统领府内。

当韩力受到了封远萧的书信后,气的勃然大怒,狠狠的就将书信拍在了按几上。

“好你个封云修,居然糊弄到老夫头上了。”

堂下的封小梅,不禁被他突如其来的举动吓了一跳,目光缓缓移动,最后落在了那封书信上。

究竟封远萧写的什么,就连封小梅都不清楚,不过见到韩力如此的火恼,就不难想象了。

“世侄女,不知大长老还有什么交代的没有。”

韩力比起封远萧来讲,是比较年轻几岁,故此对眼前的封小梅,始终都是以伯伯自称的。

或许是他的为人比较好色,每次见到了封小梅,都会不忘的调戏几句,虽然后者表面上不动声色,其实内心里早就恨之入骨了。

若非是封远萧面遭祸劫的话,就算是打死封小梅,怕是都不想来见眼前的韩力了。

可是没有办法,要想给她爷爷报仇,就非得是此人出马不可,倘若别有它法的话,想必早就将封云修除掉了。

“韩伯伯不要忘了,爷爷此刻已经不是大长老了,就是因为封云修的缘故。”

封小梅故意露出了嗔怒的表情,如今既然有求于人,自然就得给人家点好看的了。

果不其然,当韩力见到她如此迷人的表情后,立即就色咪咪的笑了起来。

忙对封小梅挥手道歉,示意他是见到了后者,竟然将正经的大事情给忘记了。

究竟是不是忘记了,还是色胆包天,封小梅也就不愿意给他计较,不过封远萧委托的事情,她可没有忘记。

此次来到韩力的府上,就是要请他出山,好出手对付封云修,为封远萧好好的出口恶气。

“书信我也看到了,既然大长老有事情的话,老夫自然会出手相助的,至于……”

韩力的脸色渐渐凝重了起来,满带忧虑的看向了封小梅,不再继续的往下说了。

当日对付封云修,忽然闻到天空中降下的声音,就是那股强大的气息,甚至到了现在,韩力都不能够忘记呢。

虽然封远萧书信里说的明白,那是封云修所施展的幻术而已,可是毕竟是他们的猜疑,倘若果有其人的话,岂不是自己去找死了。

“难道连韩大统领,都害怕那个封云修了不成。”

消息早就被封家的弟子们传开了,封小梅不会收不到风声的,如今就开始用激将法,期望可以令韩力上当了。

“侄女儿说笑了,区区的废物家主,岂会令我堂堂西城统领害怕,倘若换做旁人口中讲出来的,怕是已经受到惩罚了。”

韩力是什么样的人物,哪里听不明白对方话里的意思,于是就以玩笑的语气,轻松就避过了话题。

如此的话,适才封小梅的激将法就不能奏效了,心中固然恨意浓浓,却没有露在脸上。

然而,韩力也不能太过分了,毕竟跟封远萧有几十年的交情,倘若因为区区的封云修,就分道扬镳的话,显得太没有义气了。

何况人家封远萧主持大局的时间里,可没有少给他好处,俗话说得了好处办事,的确是符合逻辑不是。

于是韩力就答应了封小梅,声称改日非要去封家会会封云修,不过同时又好言挽留封小梅,其意思显而易见了。

此人心狠手辣贪酒好色,倘若封小梅落在了他的手里,后果可想而知了。

“既然统领答应了,小女子就不再逗留了,爷爷此刻还在等您的消息呢。”

封小梅迟疑了一下,就想到了用封远萧的名头,拒绝了韩力的好意。

当然了,韩力的色胆包天,却也得顾及身份,假如被外面的人传开了他的坏话,岂不是连统领都没得做了。

迫于无奈,只好就没有在婉言想留,于是就将封小梅送出了门外。

“韩伯伯且先请回,改日小女子做东,必然会伺候好韩伯伯的。”封小梅抱拳施礼。

她是见过大场面的女子,自然不是小家碧玉能够相比的,至于说到伺候的问题,究竟是如何的伺候,就不得而知了。

加上她又是缥缈峰的弟子,即便是翻脸无情了,量他韩力也无可奈何,免不了竹篮打水一场空。

离开了统领府上之后,封小梅就将消息转告给了封远萧,毕竟事关紧要,她哪里敢有任何的怠慢。

不过讲到了最后,不由的就露出了鄙夷的表情,故双手抱胸道:“堂堂的西城统领,居然是如此好色之徒,实在令人不齿。”

封小梅是什么样的女子,谁敢跟她出言调戏了,怕是只有他西城统领,韩力首当其冲了。

对于韩力是个什么样的人品,封远萧早就心知肚明了,不过如今也是没有办法,只好就委屈的他的孙女儿了。

然而封远萧则发誓,等到事情办成了,必然会送她回到缥缈峰去,好离开眼前这个是非之地。

无论是再多的心酸,只要看到封远萧能够相安无事,封小梅就不会觉得委屈了,于是摇头苦笑道。

“爷爷,我不是怪你啦,而是对那个西城的统领很不屑而已,您就不要多想了还是早点休息,等养足了精神看着好戏吧。“

她所谓的好戏,其实不过就是等韩力教训封云修,可是那封远萧却不以为然。

封云修此刻是什么样的存在,就是韩力都极为忌惮,没有摸清楚对方是否有高人相助,韩力绝对不会出手的。

至于答应下来,要去会会封云修,怕最后也会是出面敷衍,最后摸摸底细在另做打算了。

然而,封小梅却皱起了眉头,居然平日耀武扬威的韩力,会如此的卑鄙无耻,连老朋友的忙都不肯帮助。

“人心叵测,究竟谁是敌人或是朋友,又怎么能说的清楚呢。”封远萧无奈的叹息道。

想当初他大权在握的时候,不知道门下有多少的鹰犬辅佐,如今却虎落平阳,冷清的让人害怕。

封小梅迟疑了起来,她爷爷说的那句话不错,的确是人心隔肚皮,就像是封无为那种人,只要能够活命做什么事情都甘心的。

不禁好奇起来,韩力乍一看见书信后的样子,就问起了她的爷爷,究竟是怎么回事。

原来,封远萧的书信中,就是说明了他所怀疑的事情,无疑不是封小梅发现的元石粉末,故大胆的推想封云修所为的高人师傅,极有可能是个幻术,毕竟谁都没有见到高人的样子。

当初韩力被突如其来的变故吓退,回到府上不知道有多么恐惧,深怕封云修会带着高人前来寻仇。

如今听到了说是幻术,自然就不能控制自己,可是回头想想立马又清醒了过来。

无论怎么说的有理,始终都是封远萧的猜疑,而他却要挺身而上,倘若真有其事的话,最后遭殃的还是他自己,谁会拿着性命去开玩笑呢。

故才最后绝对,要先去会会封云修,而不是直接寻找后者报仇雪恨,可见韩力的城府有多麽深了。

“想不到老狐狸竟然有这么狡猾。”封小梅颇为火恼,竟然连她都给骗到了。

目光渐渐深陷下来,若有所思的顿了一下,便眯起了修长的眼睛。

“好!既然他要保全自己,那么我就给你烧把火……”

说着,封小梅的脸上,渐渐露出了一丝阴狠的笑容,心中无疑不是已经有了对策。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