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章 死罪可免/绝世武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封大长老何须客气呢……“封云修带着冷笑说道。

听语气应该是另有所指,并非是他口中所讲的客气的话,同时目光移动,落在了后者身边的封尘身上。

后者与之目光交接,顿时感到心头一震,因为他隐隐间看到,封云修的眼神中竟然有丝火焰,不过因为太渺小的缘故,并没有看清楚。

“家……家主恕罪……”封尘立即上前施礼。

或许是出于畏惧的缘故,竟然说话的语气,有些口吃了起来,心中仍然还在考虑,究竟对方眼中的东西,是如何生长出来的。

想起事先那些尸体消失的缘故,不就是他用的火焰燎原,莫非是真有什么过人的本事不成。

心中骇然失色,竟然没有想到被传遍苏城的消息,的确不是空穴来风的,乃是后者真正的实力。

见到他们对自己都如此恭敬,封云修方才安心了下来,并微微点头示意,然后目光又落在封无为的身上。

“你虽然死罪可免,不过却活罪难逃,如今天色已晚,待明日在于你算账不可。”

暗下偷听家主的谈话,乃是封家祖训的大忌,就算是不被处死,恐怕都得被囚禁终身不可。

要知道家主的位置,在整个家族中都是独一无二的,区区的长老虽然权势不小,可与之相比完全不在一个档次。

然而,他的举动无疑不是说明了用意,对方只要开心随时都能给他定个谋反的罪名,届时封家的长老们云集起来,必然就没有敢于之求情的。

而封无为做了那么多年的长老,怎么可能连这点事情都不知道呢,吓得顿时就发抖了起来,趴在地上不敢再说话了。

“封长老啊封长老,我看你确实是疯了……”张明不断的讽刺道。

虽然后者不是封家的人,不过听完了封云修的说词,其中的厉害关系也就清楚的很了,所以心中还是蛮幸灾乐祸的。

“你……”封无为登时语塞。

特别是要发作的时候,无意间看到了封云修正凝视着他,吓得立即就垂下了脑袋,不敢在做放肆了。

不过心中却痛苦到了极限,明明可以凌驾于万人之上,却因失误造成了如此的结果,心中不免有些心酸。

“哈!难道还要教训我不成了。”张明登时大怒。

竟然到了这个时候,他居然还有如此大的脾气,实在是有些后悔,跟着封云修来救他了。

早知道如此的话,还不如让他死在墨无痕的手里,到时候封云修就像是封远萧那样,以一句毫不知情,算是打发了旁人的问话。

当然了,全都是张明的埋怨而已,对于封云修来讲,无论如何都不会作势不理的,乃是真正的家主风范,当然不能跟后者一样了。

封无为自知罪孽深重,且不敢在多言半句,不过那旁边的封辰则不以为然了,大丈夫要杀就杀,何必要如此的侮辱。

于是立即起身与后者对峙,那张明比起对方的实力,自然是差了不少,登时就被吓了一跳,脚下不由自主的退了几步。

“怎……怎么样。”张明压抑着恐惧问道。

不过心底却直发毛,毕竟强弱悬殊摆着呢,若是交手必然会当众出丑,岂不让外人给笑话了。

“退下!”封无为沉声喝道。

乃是针对封辰而言的,他心里清楚的很,虽然封云修默不作声,不过适才后者出手,就已经证明了他的实力,若是有个闪失,恐怕封辰的性命,非得交代在这里不可。

眼下长老府的弟子折损了大半,他既然身为大长老,肯定会有所心疼,特别是看到唯一的生还者,不免就升起了怜悯之心。

而那封辰似乎并没有听话,毕竟乃是后者的弟子,眼见长老被外人侮辱,心中如何咽得下气,所以表示要张明与之道歉不可。

什……什么!

后者大吃一惊,居然要他对封无为道歉,恐怕打死他都不愿意,何况眼下他们还是占据上风了,强者岂有道歉的道理。

不单是张明大不为然,甚至连封云修都为皱眉头,后者是他活命的兄弟,当初性命不要的救他,眼下如何能看其被人侮辱。

那封无为善于心计,自是感觉到有些不对,要张明给自己道歉,不就等于要打封云修的脸面不成,后者乃是堂堂的家主,怎么能不估计身份。

“休得无礼……”封无为勃然大怒。

连忙对着封云修施礼道歉,深怕后者不高兴,就将眼前的封辰杀掉,届时没有了最有力的弟子,他仍然是枯木难支。

“好一个忠心耿耿的属下……”封云修笑了笑。

适才跟墨无痕对峙的时候,他将所有的事情看的清楚,倘若不是有后者拼命的相护,恐怕那封无为早就死在后者的五雷手中了。

起初墨无痕见到了后者,也是满脸的赞叹,自愧身边没有如此忠义的弟子,而对于封云修来讲,何尝不是如此呢,如果他没有张明作为兄弟,恐怕整个封家都再也找不到他的人了。

毕竟封远萧持政的时间太久了,封家自长老及以下的弟子,都臣服在他的大旗下,虽然眼下名义上顺服了后者,可实际上都在隔岸观火。

无论最后由他们谁胜出了,到最后都在他们身上挑不出事端,届时再投靠胜利的一方,放能够保住性命。

至于封无为沦落成这个下场,其实全怪异他心性太急,急于讨好封云修,却后来又去抱封远萧的大腿,不被两虎夹在中间才怪。

如今突然跳出个墨无痕,日后就算是不想干涉其中,恐怕后者都不会轻易的放过他呢,不由的就感叹了起来。

反观封云修的心里恼火,却佩服封辰的为人,虽然无意间顶撞了自己,却也没有为难对方,然后就带上了满脸不甘的张明,就此离开了封无为的府上。

“长老,为什么不让属下教训他。”封辰不解的问道。

原来心中气愤被后者叫住,不过他的忠心可见,对封无为不敢有丝毫的违抗,故此方才难咽下恶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