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章 敲山震虎/绝世武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即便如此,后者的心中仍然不能原谅封远萧,尽管他将事情的来龙去脉,分析的清清楚楚。

如若不是有封云修伸与援手的话,就算被他得知了后者的计划,对于死尸来讲又有什么用呢。

故此对封远萧所讲的话,后者乃是微笑示意,并不将其放在心上,反正都是黄鼠狼给鸡拜年,压根就没有什么好心。

反倒是后者,似乎并不在乎封无为的想法,而是默然垂下了脑袋,仔细的慎酌了一番,方才讲出了他的顾虑。

就针对墨无痕的事情而言,分明对方就是已经达成了协议,而封云修之所以如此,无非就是要对付他封远萧了。

要知道,如果封云修要坐稳家主的位置,那么就非得弄死他不可,不然假以时日,只要机会成熟必然会东山再起。

照眼下的局势来看,封云修的势力并没有得尝所愿,因为除了慕寒烟及张明,没有任何的弟子愿意追随。

毕竟两虎相争,其中的残酷斗争,并非是他们能够体会的,光是看封无为的结果,就不难想象了。

加上封云修后来居上,竟然将当年风光正盛的封远萧给废掉了,无疑不是打乱了众人的方向。

无论最后谁能够成功的坐上家主的位置,而他们那些帮助过对方的,都会受到严重的惩戒,所以隔岸观火,才是最为要紧的。

当然了,他们的心思封远萧不会看不出来,不过碍于现实的问题,他也不能够强迫众人,搞不好还会事得其烦也不一定。

故此他就开始下定决心,反正封云修的身边,也没有誓死追随的弟子,他自己又会顾虑什么呢。

“不知道长老在沉思什么呢……”封无为语气不善的说道。

因为半响没有听到后者的声音,他的心中难免有些畏惧,加上对方没有杀人不眨眼的封小梅在身边,也就不用太过害怕了。

怎么……

封远萧忽然笑了起来,对方今日的态度,简直跟往日来了个极大的转折,莫不是要投靠封云修了不成。

毕竟人家可是他的救命恩人呢,如果出于报恩的心情去投靠,也不是没有可能的。

区区的封无为恐怕是没有人在意,不过在他背后的诸位长老,就不可不防备了。

假如后者从中点火,让大家对封远萧失去了信心,自然会主动的寻到封云修,届时他高举大旗,那么他所做的一切,都将会是白费了。

虽说后者有个得力的伙伴,乃是西城统领韩力,不过眼下的局势看来,似乎对方也十分顾及后者,真要是明刀明枪的干,他根本就指望不上。

“莫非大长老有心帮助家主不成了。”封远萧的脸色瞬间就阴沉了下来。

紧紧凝视着对方,似乎是在发出警告,好逼迫着对方回头,不然随时都要动手惩戒似得。

不过后者并不害怕,适才已经经历过了生死,如今坐视不理的封远萧又假意颜色,他怎么可能回屈服呢,反倒是起了相反的效果。

“家主乃是我封家的命脉,自然要忠心的辅佐了,劝长老回头是岸才是,否则……”封无为理直气壮的说道。

最后干脆就冷笑了起来,其中的意思已经非常的明显,无非就是要提醒对方,莫要丢弃了性命,才会知道后悔。

试想封云修的实力日渐壮大,特别是方才出手的功夫,就怕是整个苏城的巨头,都无法轻易的办到了。

然而,如此骇然的举止,却是从他们经常以废物见称的人身上发生的,不管是任何人见到,都不得不为自己的情况想想了。

何况还是贪生怕死的封无为,无论如何救他的都是后者,若不马首是瞻,没准哪天同样是噩耗传来了。

可是封远萧却不以为然,毕竟事先他将事情都了解的清楚,那封云修摆明还要惩罚于他,要知道偷听家主的谈话,可是家族的大罪过呢,就算是勉强不死,恐怕日后都得被扒层皮,所以适当的提醒还是难免的。

“哈哈,别忘了,封云修那厮还要与你算账的。”封远萧仰面大笑了起来。

对于封云修的为人,他可谓是知之甚多,不然怎么会被废掉了修为,加上给打成了残废了。

如果论起家法的话,必然会被其处死的,就是因为到了现在他都相安无事,心中才隐隐感觉到了可怕。

试想能够坦然面对敌人的对手,该会是多可怕的人了,何况还是个年纪轻轻的家主,无论是年龄及城府,都跟他不太匹配。

适才只顾的跟其较真了,封无为反倒是把这事儿给忘了,眼下被后者提醒,果然就吃了一惊。

瞪大了眼睛,难以置信的凝视着对方,莫非他早就来到了现场,而是故意躲着不肯出面的。

不然怎么会明白他跟封云修的交谈,毕竟当场的弟子全部阵亡,只留下了他与封辰活下来,而他们都还没有出过大堂,不可能将消息传颂出去的。

如果怀疑到封云修的话,那就更加不可能了,他们连个见面后,怎么可能会有些许的话讲,都很不得杀掉了对方才甘心呢。

反倒是后者讲话点明后,见对方陷入了沉思中,便不再继续的打扰下去,随即笑着示意,交上了两名弟子往外走去了。

不过等他走到了门口的位置,忽然又回过了头来,并提醒封无为定要斟酌才是,不然丢了性命可就得不尝试了。

随后留下了一阵刺耳的笑声,人已经被两名弟子抬着,身形越行越远了。

“长……长老!”封辰不解的上前道。

可是话没有讲完,就被后者给抬手打断了,并无奈的表示,他也是没有了办法,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适才封辰就是担心封云修的事情,万一被其下了死命令,那么他岂不会是莫大的冤枉了。

不过若是继续为封远萧效力的话,当前的局势他也看明白了,根本就是个好干的差事,危险不说吧后者还置之不理。

如此用之即来挥之即去的方式,莫说是封辰了,恐怕就是换做任何人,都不会甘心的。

封无为何尝不明白其中的道理,却因为发现的太迟了,如今成为了骑虎难下,就算是想要退出的话,恐怕眼下都没有允许他如此做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