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章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绝世武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罢了罢了,既然事已至此,就等着明日结果吧。”封无为无奈的叹息道。

回忆起当初的决定,果然不清楚是对是错,假使他没有那么多心机的话,像寻常的诸位长老似的,也不至于落到这副田地。

本该以为不但可以保命,更加能够保住他在封家的地位,没想到结果却是现在他头上的断头刀,随时都会被送命在此。

然而,封辰似乎欲言又止的样子,待看到后者如此伤神的模样,却最后仍然咽了回去,无奈的摇了摇头,就施礼告退回去了。

而封无为并没有阻拦,毕竟死者都被封云修焚烧成灰烬了,已经剩下了他大把的功夫,不然二十余名弟子的尸体,非得处理到天亮不可。

“去吧,好生的休息,明日随老夫去见家主。”封无为起身就往内堂走去。

甚至连回头都没有,留下目瞪口呆的封辰,脸色颇为不解,犹豫了一下后,方才转身离开了。

反观那带着消息去西城统领府的封小梅,或许是因为慕寒烟的事情,韩力仍然记恨与后者,不过却因好色的弱点,却始终都发不动脾气。

不过大堂上的气氛,却凝聚到了极点,毕竟大家心中的隔膜,此刻还不能够剔除掉,说不尴尬乃是不可能的。

“你且先下去吧。”韩力对侍卫吩咐道。

以韩*为首的侍卫们,纷纷对其施礼告退,没有半点敢违背的意思,很快偌大的庙堂上,就剩下了他们二人。

“小梅姑娘是带来好消息了不成。”韩力的眼睛眯成了细线。

不断的在后者身上游走,似乎有将其吞掉的意思,不过并没有任何的动作。

他口中所指的消息,其实就是针对上次吩咐的事情,叫他们去对付慕寒烟,不过就是借刀杀人,来惩戒他们的胡作非为。

届时后者在出面调节,无论结果如何,他都能够坐收渔翁之利,并不失为螳螂捕蝉麻雀在后的计谋。

反观后者是如何机智的人物,他岂有不明白的道理,不过对付慕寒烟,就势必得除掉封云修,而那厮的神秘功法,那里是他们能够对付的。

何况近日还传闻墨无痕与之达成了联盟,如果被两大家族的势力结合,日后必然成为苏城的后患,恐怕会剔除所有的敌人不可。

于是封小梅就如实的禀报,并声明封云修已经对付不了了,特别是连慕寒烟都弄不来,万请后者能够恕罪才是。

其实后者在就想到了结局,如果封云修是那么轻易对付的,那日在统领府,就已经要了他的小命了,岂会留他到了现在。

之所以让后者去对付封云修,完全都是醉翁之意不在酒,无非就是要趁机除去封远萧的翅膀,好叫他翻不了跟头了。

然而却没有想到,封小梅来到府邸,竟然就是来求情的,还声称封云修是对付不了了,不禁勃然大怒。

“好大的胆子,竟然在此口出狂言。”韩力起身怒喝道。

或许是声音过大的缘故,适才出去的那群弟子们,纷纷急匆匆的又折返了回来,二话没说拔出兵器就包围了眼前的封小梅。

“你……”封小梅骇然失色。

眉头霎时就皱了起来,谈的好好竟然对方动怒了,而且看架势还要对她动粗不成。

其实大家就是关心韩力的安慰,毕竟被封云修闹过了之后,统领府的侍卫都心惊胆颤起来,万一再有闪失的话,恐怕丢掉的就不是性命那么简单了。

故此虽然适才退下了,可都停留在大堂外,并没有人敢走远半步,如今看来确实是对的事情。

“韩叔叔,如此对待我个女流,未免小题大做了吧。”封小梅环顾四周。

语气颇为不屑,如果当真交手的话,恐怕连韩力她都对付不了,就更不要说有许多侍卫,且都是修为不错的侍卫了。

不过如此说的话,也是有她自己用意的,莫看简单的一句话里,其实软硬皆施,针对的就是后者的弱点。

“哈哈,梅儿姑娘无需紧张。”韩力登时就笑了起来。

而且将封小梅的称呼,都顿时改了过来,且从小梅姑娘,变成了梅儿姑娘,无疑不是色心勾起了。

于是便又对余下的侍卫下令,叫他们先收回兵器,在殿外等候着他的命令,却并没有说接触掉警惕。

其余的侍卫纷纷答应,非常清楚的后者的用意,于是就作势想外面走去,不在逗留半分钟了。

“哼!想留住我。”封小梅颇为恼火。“韩大人,我来的目的是想通知你,墨无痕跟封云修见面来人。”

由于对方的手段卑鄙,故此封小梅的语气十分的不善,想也不想就将事情给讲了出来,还能够快点离开韩力的身边。

什么意思!

韩力疑惑了起来,本来都是雄踞一方的家族势力,那里有不见面的可能了,不过碍于对方的身份特殊,所以他无论如何都不会认为,对方只是见面那么简单了。

“据我所知,他们已经达成了某种协议,所以……”封小梅冷笑一声。

后面的话就是没有说明白,也都非常的明显了,所以就干脆让他自己想就是了。

既然那韩力贵为西城统领,当然心思有过人之处了,立即就从中听出了问题所在,难以置信的问道:“莫非此人要图谋不轨。”

苏城并非三大势力为尊,其中更有东南西北的统领坐守,如果势力间引发了什么大事情,必定会将他们都牵扯其中。

特别是因为封云修的缘故,如果被他壮大起来的话,恐怕首先就要对他出手了,谁叫他曾经还想要过杀掉对方。

更在其后受奸人蛊惑,因为好色的老毛病,差点就玷污了封云修的人,即便换作任何人,都不会轻易的善罢甘休。

“你的消息是那里来的。”韩力的脸色凝重起来。

不过究竟是真是假,眼下还不太清楚,故此才对其逼问,若是道听途说的话,怕也只是传言,倘若是封远萧的消息,必然就不能马虎了。

要知道他们才是真正的水深火热,后者没有理由不去观察着对方的举动,故此他得到的消息,才是最为靠谱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