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章 骇人的阵法/绝世武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没错!他们刚走进院子,就统统化作了血水,感觉十分的诡异。”封小梅满脸正色的说道。

如今回想起来,心中仍然尚有余悸,倘若不是后者开恩的话,恐怕连她的性命都要交代在哪里了。

平时感觉封云修并没有什么,不过就是有个厉害的高人相助而已,可是经历了方才的事情,才发现封云修并非是泛泛之辈,始终还是小瞧了对方。

“难道又是什么阵法不成。”封远萧眉头紧皱。

当初他就是被对方用阵法打伤的,如今听完后者的描述,必然会认为又是阵法,如若不是的话,恐怕就没有人能够如此了。

杀人于无形之间,的确是存在的事情,不过连影子都看没有看到,他们就都死在了院子里,除了对方控制着什么阵法作怪,恐怕就没有其它的了。

阵法……

封小梅颇为好奇,此乃是术炼师的才能,何故封云修会做了,莫非有人帮助他不成,或者是墨家的人也在场。

当然了,苏城内唯有墨家的术炼师出名,其余的术炼师根本就不值一提,而杀死他们的阵法又十分高明,自然就将矛头指向了后者。

不过她并不知道,起初封远萧就是轻敌,才会落得如今的模样,当时那墨流滔同样在场,并表示对后者极为倾佩的模样。

从他们的交谈中,就不难想象后者的造诣,故推翻了封小梅的怀疑,表示封云修就是个阵法天才,虽然不知道从哪里学来的,不过可以证明的是,他比墨流滔并不差劲。

“难道连二品术炼师,都比不过他……”封小梅骇然失色。

区区二品的术炼师,就已经足够名气响亮的了,如今竟然后者都甘拜下风,不难想到封云修的厉害了。

其实何止是她所讲的不比了,如果用墨流滔的心思来讲,不是顾忌身份的话,恐怕早就去拜师学艺了。

何止是比之厉害,简直就不是同等级别的存在,用惊世骇俗来理解的话,丝毫都不为过份。

不然凭封小梅的本事,也不至于被吓得落荒而逃,而那些星魂七重的弟子,也不会惨死当场了。

“此人的本领,果然深不可测。”封远萧哀叹道。“当年都怪老夫心慈手软,故才会留下他的性命,成为今日的后患了。”

要知道封云修刚继位的时候,乃是他下手的最佳时机,可惜当初顾及外界舆论,封远萧不得不放弃那个打算。

不轨后期发现,封云修简直就是个废物,等到他想要对其下手的时候,却因为疏忽大意,竟然着了对方的道道。

“既然如此,如果被他修炼下去的话,以后不是更加难以对付了。”封小梅惊慌的说道。

无论是封远萧被废掉的大仇,还是封年安被杀的雪恨,任凭那一条都会成为她杀后者的理由。

不过眼下的封云修修为大进,而且精通各种古怪的东西,比如杀人的阵法,就不是她能够有所及的地方,何况人家还是封家家主。

无疑不是说明,用捣乱的方式算是行不通了,今天她能够完好无损的回来,已经是莫大的荣幸了。

“罢了罢了,你且先休息吧。”封远萧挥手道。

心里简直都乱成一团,故此想要独自的清净会儿,所以才打法后者离开的。

而那封小梅同样是满怀心事儿,封云修的壮大实在匪夷所思,就没有反驳后者的意思,点头答应了一声,然后径直的回到自己的房间。

“期望我的顾虑是多余的,家不会插手过问吧。”封远萧无奈的叹息起来。

西城统领已经得知了,封墨两家的联盟,必然就忍不住要期门造访,而墨无痕善于心计的人物,不会想不到是他从中作梗的。

如果后者明白了其中的道理,必然会寻他的麻烦,区区的封云修就够难对付了,如今加上墨无痕,肯定不是那般轻易就能拿下的。

不过事实正如他所料到的相同,墨流滔将他所见到的情况,全部都告诉了墨无痕知道,后者闻声登时大怒。

“好个封远萧,就知道他不会善罢甘休。”

既然同样身为三大家族,封远萧曾经的如意算盘,墨无痕又怎会不清楚呢,不过当时他们两家没有任何的协议,就是想要伸以援手,恐怕也师出无名。

加上当初封云修太过废物,就算他能够出面相助,后者也未必能够坐稳家主的位置,搞不好将来被外人嘲笑,说他扶持傀儡家主,实则是破坏和平的气氛,可就不太好交代过去了。

不过眼下的墨流滔说的清楚,封云修的阵法知识,远远的在他之上,特别是适才的嗜血大阵,更是能够将人杀于无形当中。

所以就更加肯定了他们的合作关系,有如此厉害的高手合作,日后任凭韩力如何施压,恐怕都不用顾忌了。

“看来我们该找封远萧谈谈了。”墨无痕半眯起了双眼。

韩力得知他们联盟的事情,本来就出自后者嘴里,倘若他不施以颜色报复,没准未来会有什么事情了。

“难道家主怀疑……”墨流滔颇为好奇。

既然封云修都没有赶尽杀绝的意思,何故要让他们去把事情做绝,搞不好会成为两边不讨好的事情呢。

后者登时就笑了起来,难道封云修当真是给其活路了不成,不过是做个样子,好给余下不听话的长老知道。

任凭他们如何的对其不利,可是到了眼下的时候,既然事情过去了,他就不会在逼问了,甚至还要有宽恕的意思。

“莫非封云修不是真心的……”墨流滔惊骇失色。

他没有想到封云修的年纪不大,不过城府却是如此的深,倘若是换作他的话,都未比能够做的如此的好。

“你可不要小看了封云修,虽然他的年纪不大,不过论起心机的话,恐怕就连百岁的老翁都不如他呢。”墨无痕摇头苦笑。

不过他看中的正是这点,如果不是的话,恐怕也不会冒险跟其合作了,就是因为后者的才干,才博取到了他的关注,要知道能够闭门安稳度过数十年的人物,岂会是寻常的泛泛之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