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章 难道真的造反了/绝世武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长老……”封辰疑惑的问道。

目光紧紧凝视着后者,仿佛是看透了封无为的心事,嘴角欲言又止,最后选择垂下了脑袋。

若是论起身份的话,就凭封辰的本事,根本就不足以在长老府做事,不过由于后者没有得意的弟子,故此才会选择他留在身边的。

然而,封辰确实没有令他失望,多次遇到危险的时候,他都会挺身而出,即便是面对墨无痕那样的高手,也同样没有丝毫的畏惧。

故此对于后者而言,始终都觉的封无为对他,有着无法报答的知遇之恩,所以每逢当他有危险的时候,那都义不容辞的挺身。

不过眼下的危险,已经牵扯到了封家的命运,究竟该如何的去做,他委实的有些不敢主张。

特别是对于封无为有生命危险的事情,如果稍有不慎的话,不但会害了自己,就连后者都无法生还了。

“封远萧的野心勃勃,却并不是封云修的对手,看来老夫得想个完全之策才是了。”封无为满脸凝重的说道。

从封云修及墨无痕的联手来分析,两家的势力倘若结合,即便是在整个苏城,都恐怕再难找到敌手。

虽然封远萧有韩力暗地里帮助,不过墨无痕同样不会吃素的,恐怕为了从封云修身上得到好处,稍有危险他都会挺身而出。

届时强强联手,被废掉的封远萧,就算是有通天的本事,恐怕都无法再对方的是手中讨到便宜。

何况人家墨无痕临走的时候,对封小梅所讲的话,他是清清楚楚的听进了耳朵里,根本就是表态人家的立场。

虽然当时他看似被吓傻了,其实也都是故意装作出来的样子,其目的就是要后者认为他不堪重用,届时好找机会踢开他,也好落个全身而退的结果。

“可是……”封辰满脸担忧的说道。“要跟他们撇掉关系,谈何容易呢。”

如果从开始的话,他就不涉足其中,或许不会惹到这么多的麻烦,如今已经泥足深陷了,再要抽身恐怕就容不得他了。

封辰的确是个寻常的弟子,且性格极其憨厚,不过他却不是傻子,而且比寻常人的眼光都独特,故此对当下的情景也明白几分。

既然后者都能够掌握要害了,封无为更加的清楚困境了,无奈的看向了后者,表示他也是走一步算一步了,毕竟左右都是强者,不是他能够惹得起的人。

虽然忧愁,不过确实没有任何的办法了,眼下封云修已经闭关了,封家可以说是群龙无首,出了什么样的事情,谁都不敢保证。

故此,封无为才坚持不让后者对封远萧报复,如果被封小梅出手的话,恐怕眼下就没有能够阻止的了。

封辰肯定是不敢违背后者的意思,倘若要拼命的话,只要封无为说话,他也必将第一个冲上去。

临事而惧,好谋而成。封无为摆明了就是善于某侧的人,却奈何他的时运不好,碰上的竟然是封云修跟封远萧两头猛虎,无论是他们任何一方,都有可能将他吞掉。

于是对其挥了挥手,示意让他先下去休息吧,好给封无为时间,让他好好的沉思会儿。

“是,请长老保重身体。”封辰满脸凝重的说道。

跟着回过了头去,转身就对着外面走了出去,因为他心里明白后者的痛苦,所以不敢在留下来打扰了。

房间里留下了封无为自己,忽然对着离开的封辰叹息了起来,如果他也跟后者相同的身份,顾及也就不用这么为难了。

其实身陷困惑当中的,并非是他封无为自己,那被封云修安排在家主府的张明,同样有着亲身的感觉。

不过他与封无为就不同了,因为后者随时都有生命危险,而他却是害怕受不住封云修的交代。

已经快到中午了,慕寒烟端着香气扑鼻的饭菜,送到了张明的房间,竟然后者依旧是满脸的忧愁,没有丝毫的食欲,不禁令慕寒烟感到好奇了。

“怎么今天的太阳打西边出来了。”慕寒烟故意嘲笑道。

说着就将饭菜放在了桌子上,然后她自己又顺势坐在了对方的面前,满脸好奇的看着对方。

“怎了啦!”张明回过神来不解的问道。

方才只顾想着如何应付封家的长老了,浑然没有发现眼前的饭菜,如今在对方的目光下,不由的就开始有些发蒙了。

反倒是慕寒烟,也没有立即的回答,而是故意将目睹引到了饭菜上,且露出了得意的模样,似乎表示她的手艺呢。

“哇,好香的饭菜啊。”张明不忍的赞道。

虽然封云修没有回来,不过慕寒烟依旧是按照给后者做饭的标准来伺候他的,三菜一汤虽然不是很丰富,可是慕寒烟的手艺却十分的精巧。

单是问道了味道,就已经忍不住要流口水了,所以张明也不怕吃相难看,顿时就动起来筷子,将嘴里赛的鼓鼓的,好像深怕会有人给他来抢。

菜里的汤汁,不断的从他嘴角里流了出来,后者也不嫌葬净,竟然用手就去擦了。

“你慢点吃,可别给噎着了。”慕寒烟吃惊的劝道。

看他的架势,哪里是三餐齐全的人,简直就是饿上三四天的乞丐,不然也不会是这般的模样了。

不过张明却也不在意别人的看法,毕竟以前是受穷的人,自下就没有父亲,加上母亲又有疾病缠身,所以才认识了封云修。

如今封云修也算是个名副其实的家主了,不过因为他每次都挺身而出的缘故,被后者看中了人品,这才留在了封家的家主府。

对于曾经三餐露宿的张明,已经是莫大的帮助了,所以他很知足在封云修身边的日子,就算是刀山火海,也不曾有后悔的时候。

“你不知道啊,兄弟叫我看着家主府,可是那些长老们,根本就不听话,我最担心就是有事情发生了。”张明边嚼着东西边解释道。

自从被封无为上次撒野后,他就再也不敢单独的与之见面,虽然对方还没有来过,不过心底却害怕的很。

万一旧剧重演,届时大家又喊打喊杀的,他死了纵然活该,丢了封云修的家主府,可就是莫大的罪过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