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章 莫非要治我罪不成/绝世武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封长老不会轻易的被叛徒逃掉吧。”封云修笑道。

乃是对方欲擒故纵,好来冤枉他们的奸计,后者曾经什么风浪没有见过,怎么会不明白他的用意呢。

再说对方的话已经非常的明显,既然有人怂恿他们,加上在家主府的地方碰上他们,哪里会有这么巧的事情。

反倒是张明很不甘心,明明就是封远萧图谋不轨,被他们发现后弃暗投明,怎么能说成是叛徒了。

莫说是对五名弟子的不公平,就是陷害他们的招数,也不怎么样的高明,摆明了就是睁着眼睛撒谎。

“你究竟想怎么样。”张明暴跳如雷的问道。

目光狠狠的落在封远萧的身上,如今事情已经迫在眉睫,完全都是由后者操控出来的。

故此解铃换需系铃人,张明就是再怎么糊涂,对于眼下的情况也能分辨的出来,何况有封云修在旁边,他的底气也足了不少。

“张明兄弟,您怕是问错人了吧。”封远萧得意的笑道。

事先已经将情况说明白了,眼下既然人赃俱获,肯定就是后者要讨回公道了,反倒由他问出这句话,就是旁人也会感到好笑。

岂有此理……

张坚顿时火恼,于是就不甘心的问起了那记名弟子,毕竟消息是他们带过来的,由他们指认封云修,是最好不过的了。

可是他竟然没有想到,那五名弟子竟然吞吞吐吐的表示,乃是张明背后怂恿他们的。

并声明后者说封远萧的大势已去,在留在他的身边只会死路一条,等到封云修高举大旗的时候,恐怕他们都会追悔莫及的。

毕竟都是寻常的弟子,哪里有几个是不怕死的,听完了张明的话后,加上封云修蠢蠢欲动的准备,这才会背叛了后者。

虽然是谎话连篇,不过在他们精湛的演技下,仍然会令人误解的,封云修看着好笑,后者为了对付他,看来也是莎菲了苦心。

倒是张明就不以为然了,顿时恼羞成怒,他哪里有怂恿对方了,明明就是他们在无线而已。

“兄……”张明解释道。

不过没有讲出第二个字,就被封云修给挥手打断了,既然是对方要陷害的话,纵使说破了天,他们恐怕都解释不清楚的。

反倒封远萧就得意起来,不单要追究张明的怂恿治罪,更加认为那五名弟子的伤痛,就是遭到了后者的毒手。

“就请家主做主吧。”封远萧狠狠的说道。

同时那几名弟子,也像是得到了什么信号,立即就对着封云修哭诉起来,纷纷指着张明,乃是伤害他们的凶手。

“怎……怎么会这样的……”慕寒烟吃惊的说道。

适才她也见到了场上的情况,明明就是他们来求助的,如今反倒成了是张明伤害他们的。

何况封云修不再的时候,张明寸步都没有离开过家主府,他怎么会有机会去寻找那几名弟子的麻烦。

慕寒烟是见证人,可以说能够证明后者的清白,不过对于封远萧而言,她同样是后者的同党,总之说什么都是可以的。

“好你个封远萧,竟然血口喷人……”张明再也安奈不住了。

摆明了就是妖言惑众,故意来为难他们的,到了现在的局面,他才明白了后者不理会那些弟子的原因。

期初认为封云修变得开始心狠了起来,看来听后者的话,也不是错误的选择,谁叫他没有想到,乃是后者的奸计了。

“住手!”封云修突然喝住了他的动作,并满脸微笑的看向了封远萧。“长老此行可谓辛苦了,究竟如何算账,就请长老给指个方向吧。”

无疑不是屈服在了对方的奸计下,如果后者没有收留那些弟子的话,倒也好交代了不过如今看来的话,就不是那么简单了。

不然封远萧也不会咄咄逼人到这个程度,故此只能够听从后者的安排,总之是要将眼前的事情给平息了才是。

当然了,封远萧才不会轻易的罢手呢,简直是各种的方法来为难后者,仿佛是有心将对方弄死了才是。

看的慕寒烟心跳加速,如果因为那记名弟子,就让封云修为难的话,倒不如他跟张明去承担了后果呢。

总好过要拔掉了封云修家主的位子,要知道封远萧是个野心勃勃的人,如果没有家主的位置袒护,后者必然会遭到他的毒手。

倒是封小梅满脸的得意,昨晚差点就死在后者的手中,虽然最后逃掉了,不过也算是出尽了洋相,今日借着机会,必然能够一雪前耻。

“看来封大长老,是要定下本家主的罪名了不成。”封云修暴跳如雷。

倒不是他没有办法应付了,乃是身为堂堂的家主,竟然被个过气的长老羞辱,心底实在是难以忍受。

何况后者不过才是几名侍卫,就算是当场翻脸的话,连同他一块做掉,传出去也是不关紧要的事情。

谁叫他屡次三番的为难家主了,就是定下个不恭敬的罪名,也够他能够受一辈子的。

“家主的话有些言重了,不过我这几名弟子,确实不值得追究什么。”封远萧别有深意的说道。

目前来看他的身份,确实有些说不过去了,倘若是用其他的办法来为难后者,也不是不可能的,比如就是封无为的事情。

墨无痕残忍的杀害了对方二十余名弟子,既然大家都是三大家族的势力,必然就有讨回公道的手段。

否则传出去了,恐怕会被外人笑话的,说封家的家主会害怕了墨家,就是给人家欺上门来,他们都不敢声张。

其原因就是要破坏封云修及后者的关系,好教他们不能合作,届时要对付封云修就简单的多了。

不过封云修是何等精明的人物,岂有不明白其中道理的缘故,登时就大笑了起来,且表示此事不必后者操心了。

期初还是扑朔迷离的事情,现再总算是被他搞清楚了,原来对方就就是要为了破坏他们的关系,才不惜会做出这样的手段。

实在是为了封远萧的手段佩服,不得不说他是个极其有城府的人,可惜的是他遇到的是封云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