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章 懦弱之辈/绝世武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放心吧,会有人比你更急的。”封云修淡淡的笑道。

乃是暗指封远萧的人,如果所料不错的话,没准他们都在来时的路上了。

何况未必就有危险,所以他还是坚持拒绝了张明的提议,仍然让他留下来看守家主府,毕竟根基才是最为重要的。

而且他事先还要喊着报仇呢,如果封远萧派走高手的话,由他去偷袭后者,岂不是天大的快事了,就算是杀不死封远萧,也非得给他个下马威不可呢。

本来听到他拒绝了自己,张明的心里就极为焦急,可是当听说要对付封远萧后,就立马又开心起来。

明明后者设计陷害他,如今他却成为了凶手,怎么能让人不生气呢,何况那五名可恨的弟子,实在让他窝火。

“放心吧兄弟,做老哥的肯定办妥。”张明得意的说道。

心中恨急了封远萧等人,如果不是他们的冤枉,封云修何故要冒凶险,去墨家给封无为讨要公道了。

要他说的话,封无为同样是该死,若非居心不良,怎么会被墨无痕偷袭,当晚封云修去救他的时候,后者心里就非常不开心了。

于是就告别了封云修,径直对着封无为的方向而去了,不过路上的张明,却心里直犯嘀咕,那封无为本来就胆小怕事。

如果听说了他的来意,乃是要其去墨家对峙,没准会吓得露出什么样子,更不要说讨回公道了,不尿了裤子才怪。

就在他离开家主府不久,同时封小梅也带着五名弟子来了,后者见到封云修微笑示意,似乎已经猜到她要来了,不免就吃了一惊。

难道他知道我要来。不然何故在此等候呢。

“家主。”封小梅微微施礼。

虽然心中百般不甘心,不过人家毕竟是封家家主,如果没有礼节的话,没准就会被人家说三道四呢。

其余的五名弟子纷纷施礼,且各自站在了封小梅的身后,看的出来绝对是负责保护后者的人。

“小梅姑娘不必客气,且先入座吧。”封云修指着旁坐说道。

并且还让慕寒烟端上了茶水,不过对于他们的来意,却没有丝毫的过问,只顾垂头饮茶,仿佛早有了对策。

“好,既然你不动声色,那么我也不着急。”封小梅得意的想到。

毕竟事情是由后者的做主的,倘若他都如此淡定了,自己贸然的催促对方,绝对不怎么合适。

于是就端起了茶水,浅浅的饮下一口,随即就开始赞美起茶香,东拉西扯就是没有提及墨家的事情。

“哈哈,小梅姑娘缪赞了。”封云修微笑示意。

却仍然淡定的饮茶,完全就跟个无事人似的,那里有被逼迫的感觉,莫非正如封远萧所讲的那样,他变得聪明多了。

饭馆封云修则暗暗得意,既然他们是来监视的,何故要由自己开口呢,敌不动那么我也不动。

当然最后沉不住气的,还是由封小梅莫属了,眼下纵观整个家主府,除了封云修就是慕寒烟,唯独缺少了张明的存在。

不禁骇然失色,如果后者去通风报信的话,将来必然对他们不利,所以就忍不住的问起了后者的打算,并催促着封云修,事不宜迟。

“小妹姑娘不要着急,我们还有个关键的人物呢。”封云修淡定的说道。

所指的无非就是封无为了,既然他是受害者,要去讨回公道,缺少了他怎么能行呢,所以才令其去通传的。

不过封小梅可不比封远萧,她没有那么精准的猜测,更加不会想到要让后者也去了,毕竟那封无为的情况,大家都是用目共睹的。

典型就是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主,倘若给他搅和了计划,岂不是天大的损失了。

“不知家主要等谁……”封小梅不解的问道。

心里其实隐隐猜到了后者,不轨就是不敢确认,所以才会开口询问的,深怕会是她想的那样。

不轨封云修并没有要回答的意思,而是微笑着表示,让她等下去就好了,待人来到后必然会真相大白。

“你……”封小梅登时语塞。

如果后者故弄玄虚,实则是命人去墨家通风报信,届时就她这点人数,去了还不都得死掉了。

事关生死大事,她又怎么敢大意了呢,不过心里空等着急,面对稳如泰山的封云修,仍然是没有办法。

还好并没有让她等太久,那张明则带着封无为来到了家主府,并且连忙上前施礼,举止恭敬不敢有丝毫的怠慢。

“糟糕,真的是他……”封小梅顿时就皱起了眉头。

果然是担心什么就来什么,那封无为那里是做事情的人,感情让他来搅局的差不多了。

“封长老入座即可。”封云修笑着说道。

无论怎样,对方也是封家的大长老,所以这点面子还是必须得给的。

“多……多谢家主。”封无为受宠若惊的感激。

然后就对着旁坐走了过去,可是当他发现封小梅的瞬间,不由的就愣了一下,于是连忙抱拳问候,对待此女子他可是不敢惹的。

“家主,您要等的该不会是封长老吧。”封小梅好奇的问道。

早就猜到了这样的结果,如今看来果不其然,当真是叫个废物去墨家了。

不过由于事态严重,张明去寻他的时候,并没有告诉他来意,那封无为听到了之后,登时就露出满脸不解的表情。

左右环顾了眼,封小梅身后的弟子,立即就意识到,并非是叫他有事相商那么简单了,不然封小梅也就不用带人了。

“没错,既然事情由封长老而起,此次去墨家讨要公道,岂能少了当事者呢。”封云修无奈的叹息道。

如果能够带上封无为的话,说不定会起到另类的后果,毕竟怕死乃是他的死穴,倘若因为这个缘故,而畏惧了墨家,自然就能化干戈为玉帛了。

“哼!封长老请自己说,你敢跟墨无痕讨要公道吗。”封小梅满脸鄙夷的问道。

居然没有想到,如此重要的事情,封云修会让这么懦弱的家伙掺和,搞不好人家会笑他们,封家已经无人可用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