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章 罢手言和/绝世武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想多了……”墨无痕无奈的道。

反正封云修在场,与其胡思乱想,反倒不如直接的询问,若是有什么难言之隐,也好给了他个提示了。

于是就将目光落在后者身上,却见对方微笑示意,并没有说话的意思,难道就是等着自己来猜想的,顿时就开始不明白,封云修的葫芦里究竟卖着什么药了。

不过封小梅却难以忍耐了,毕竟乃是来兴师问罪的,如今后者声称冤家宜解不宜结,莫非不是要求和解的意思。

封远萧等了许久,才寻到了这个机会,当然不能够坐视不理了,万一被其躲避过去,日后再要为难,恐怕就没有期望了。

“墨家主无需劳神,家主的意思乃是为长老讨要公道的。”封小梅抱拳施礼。

重新将话题引到了要害上,故将封云修推到风口浪尖,意思显而易见,要来讨要公道的,恐怕乃是封远萧的主意了。

不轨墨无痕却不以为然,记得上次就警告过后者,莫要干涉封云修的事情,如今再次的涉足其中,登时就有些恼火了。

“小妹姑娘的身份,是缥缈峰的弟子吧。”墨无痕冷笑道。

虽然缥缈峰的势力庞大,不过位于的地界,并不在苏城的范围内,加上封家的私事,如何能够让其它门派来干涉,甚至连她是封家的人也不行。

“你……”封小梅登时语塞。

不过确实如他所讲,乃非封家的身份,过于干涉封云修必然是大逆不道,于是就闭上了嘴巴,不甘心的看相封无为,期望他能够扭转局势。

哪知道后者将头埋的太低,丝毫没有理会她的眼神,装作是无事人似的,根本就不加理会。

气的封小梅咬牙切齿,果然后悔曾经没有杀掉他,如今竟然成为了他的后患,搞不好今天的事情,还会因此垂成的。

“墨家主无需动怒,封长老死伤二十余名弟子,如今悔恨难当,既然有了后悔之心,墨家主何不就此作罢呢。”封云修微笑着说道。

对于兴师问罪的事情,简直只字未提,如若是负荆请罪似的,就差在后者背上,绑上几颗藤条了。

“封长老可谓是好事多为啊。”墨无痕狠狠的说道。

不单是暗指他偷听谈话,更加将他曾经的恶行,都讲在了其中,如此见风使舵的卑鄙小人,无非就是提醒后者,要多加小心才是。

莫说连墨无痕都看的出来,甚至那封云修也不是傻子,自从见到后者的第一眼,就已经明白了他的为人。

却奈何眼下乃是用人之际,且其余的长老都在隔岸观火,如果不设法抱拳后者的话,它日就算是弄死了封远萧,未必就能够坐稳家主的位置。

“墨……墨家主教训的极是……”封无为乖巧的说道。

因为后者的话,已经让他看到了期望,如果墨无痕原谅了他,日后必然会设法离开封远萧,更不会在于封云修为难了。

如今得到这样的下场,无疑不是他自作自受,经过几日的思索,在就想的彻底了,那里还会再犯糊涂。

可是墨无痕却表示,他并不会教训人,除非是杀人可以,所以就请封无为不要多情,自己还没有说要放过他呢。

“这……”封无为登时语塞。

不解的看向了封云修,期望他能够加以游说,好叫对方能够网开一面,乃是全家性命都交到了后者手里。

封小梅看的清楚,封云修简直就是阴奉阳违,摆着兴师问罪的模样,却来故意的放纵,竟然成了为后者求命的事情。

“该死的封云修。”封小梅气急败坏。

却因后者的*肃穆,并不敢与之冲突,莫说封云修不是他能够对付的,甚至李安墨无痕恐怕都不会作势不理。

何况封远萧起初就叮嘱过,无论发生什么事情,都不要顶着逆风硬来,毕竟后者的能力,不是她能够应付的。

眼见陷入僵局,身为己方首脑的封云修,不得不出面制止,于是就对他们解释起来,并声称封无为的府上,可以说是死伤惨重。

而对于后者来讲,并没有任何的损失,反正联盟的事情,都已经泄露了出去,纵观眼下的诸多施礼,除了西城统领府,再无人干涉其中。

说着,封云修竟然还指向了封小梅,顺便来看她对事情的看法,询问起封远萧的意见,究竟有没有阻止的意思。

顿时间,众人的目光,齐齐的落在她的身上,封小梅的身份相比都清楚,她完全可以代表了封远萧。

特别是封无为,顿时就欢喜了起来,倘若封小梅独揽大局,势必就会将他抛之事外,届时自然就会保住性命了。

“我……”封小梅陷入了沉思。

其中的利弊并不难想象,如果她贸然阻止了对方,势必就会献封远萧为不义,倘若是声张同意的话,又会答应了后者联盟。

无论怎么样,都不是后者要看到的结果,心中只恨封云修的奸诈,竟然将所有的事情,都推到了她的身上。

“难道封远萧,要伺机破坏我们不成。”墨无痕怒道。

特别是见到封小梅的犹豫,虽然嘴上没有否认,不过就看他们的作风,及对后者的手段,就不难想到结果了。

与其说他是故意装傻,反倒不如是强迫后者,好叫她进退两难,最后只能选择妥协了。

“小梅姑娘,不要意气用事啊。”封无为低声诉说。

乃是担心她激怒了后者,莫说是封远萧难逃活命,甚至连他自己都有可能丧命的,故才不得不劝解对方了。

“你有脸活着!”封小梅登时大怒。

全是因为封无为的懦弱,而导致了今日的灾祸,倘若不是因为他贪生怕死,何故会将事情演化到这个地步。

后者见她双目喷火,吓得连忙就退身在旁,并别过头去不加理会了,反正生死都是她自己的事情,保住自己就算是好福气了。

倒是后者眼神漂浮,开始举旗不定了,早就想到不是好对付的事情,没有想到路上的顺利,却被眼下的阻碍给挡住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