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章竟然敢冤枉老子/绝世武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封家主,适才好生得意啊。”封小梅脸色难看的问道。

乃是暗指他们逼迫的事情,不得已将封远萧给陷了进来,恐怕再要反驳的话,就不是那么容易了。

特别是被西城统领得知后,凭后者的能力绝对不会善罢甘休,谁叫他已经明火执仗的干涉了,如今后者却大气退堂鼓,传出去不是他们登门谢罪了。

“难道有什么不妥吗。”封云修故作费解的样子。

明明已经给封家挽回了颜面,难不成就得要封无为牺牲了才好,于是就不解的看向了封小梅,期望她能够指点几招才是。

“不妥倒是没有,本姑娘十分佩服家主的手段才是。”封小梅狠狠的说道。

佩服不过是概括而已,其实心里就想着要杀掉他们,那里有什么仰慕之情,却奈何人家是家主,而她纵然有胆子,也怕是无能为力。

后者岂有不明白的道理,不过却也没有戳破,尽管对方的眼神都能够杀死人了,仍然是微笑示意。

“怕是要小梅姑娘失望了。”封云修无奈的叹息道。

叫上了封无为,就径直的向封家而去了,剩下封小梅及五名弟子,均是满脸愕然,“就不信你能得意多久。”

无论经过怎么样,结局总是人家封云修胜了,如今不单为封无为,平息了墨无痕的事情,更加使他跟后者关系也近了不少。

无疑不是封远萧最不想看到的结局,不过身在长老府邸的他,并没有预想中的轻松,就在封云修刚刚离开了封家。

那疾恶如仇的张明,也顺势而为了,独自来到长老府邸,放肆的叫嚣了起来,似乎大有报仇的气势。

“死胖子!你不要放肆……”其中一名弟子怒斥道。

眼见被个胖子上门叫嚣,大家必然会火冒三丈的,何况他的修为不过才是星魂五重,连人家的小卒子都比不过呢。

上次就被他叫嚣过了一次,碍于封云修的面子,大家都不敢声张,可是好事不三绝对不能允许他再来一次了。

“咦!你算是什么东西。“张明好奇的问道。

凡是被人叫做死胖子的字眼,就能够惹怒了他的自尊,故此那名弟子也不例外。

若非上次有人叫他死胖子的话,也就不用出手伤人,结果将人给失手打死了,如今听到他们再次如此的叫骂,肯定会有所火恼的。

“长老府邸也敢闹事,看你是活腻了。”那弟子就要上前。

如今数十名弟子将他团团的围住了,要对付他的简直是易如反掌,故此那人的胆色也就大了许多。

不过张明既然敢孤身来犯险,自然就做好了充分的打算,怎么会将他们放在眼里呢,立即就摆出了漫步在呼的样子。

“如果不怕我兄弟的话,那就尽管来吧。”张明得意的说道。

封云修是什么样的人物,恐怕没有人是不清楚的,果不其然当大家听到了后者的名字,齐齐的后退了两步,将方才的气焰就抛到了九霄云外。

“封云修……”

“可不是好惹的主呢……”

自从封远萧被废掉了之后,他们就开始暗地里核算,曾经甚至还有过要背叛封远萧的想法呢,不过却最后放弃了那个念头。

要知道封远萧身边的孙女,也不是什么泛泛之辈,杀起人来简直都不眨眼,虽说封云修可怕,毕竟是堂堂的封家家主,无论怎么处理问题,都还得念及他身份的尊贵。

不过后者却大不相同了,莫说不是封家的人了,就算是封家的身份,对于他们这些小厮来讲,杀与不杀也没有损失的。

“怎么样,知道害怕了吧。”张明仰面大笑了起来。

目光横视眼前的众人,竟然没有见到他要找的人,那五名弟子难道遭到了毒手不成,不然可就没有能让他出气的了。

如果是跟眼前的弟子们闹僵,莫说是人家人数占据优势,就算是出来个单挑的,恐怕他都不是对手的。

“何人敢在我府邸喧哗。”封远萧的响起了。

众人顿时肃然起敬,跟着各自退到了旁边,给来人让出来条路,任谁都不敢贸然的说话,齐齐恭敬的施礼。

“大长老……”

反倒是张明并不以为然,什么大长老的称号,早就已经被剥削掉了,此刻还是以长老自居,倒是也不觉得有些脸红呢。

“你到是好大的胆子啊。”封远萧问道。

事先早就想到了是他来捣乱的,竟然没有想到他竟然是单枪匹马的,难道不怕遭到自己的毒手了。

或者是另有打算,试想封云修也不是简单的人物,不可能做出没有把握的事情,说不定来人的背后,还有其他的高手也不一定呢。

不过回念想到,封云修已经去了墨家,不可能会是他指示的啊,说不定就是后者自己要做决定的呢。

“封长老好差的记性,不会是连我都忘记了吧。”张明得意洋洋的说道。

其实心里都要怕死了,不过事先对方嫁祸与他,心中非常的愤怒,怎么都不可能会放过报复的机会。

故此在他眼前的敌人,就算是再庞大的话,也会当做等闲的情况,根本就不会将其放在眼里。

反倒令后者担忧了起来,张明是个什么样的货色,他不会不清楚的,既然能够自信满满的站在自己的面前,就说明有了足够的把握。

何况封云修那边的事情,有不可不防着点,万一出了问题,岂不是要贻笑大方了。

“哼,老夫不去找你,你反倒还送上门来了。”封远萧气急败坏。

无论怎么说,他也是堂堂的封家长老,如今对方竟然明火执仗的来找茬,不就等于是看遍了他。

加上来人师出无名,肯定不会有所道理的,所以他才会如此大胆的去询问,也就是要趁机给其个教训。

“你冤枉了我在前,难道还不允许我来讨要公道了。”张明义正言辞的说道。

其实就是暗指他逼迫封云修的事情,如果不是他使些手段的话,封云修也未必会带人去墨家,跟墨无痕搞的决裂的关系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