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8章 果然有乍/绝世武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那统领府的弟子,还没有见过如此嚣张的胖子,毕竟他们随便拎出那个,都是元魂境内的修为,而后者才区区的星魂五重,怎么能不火恼呢。

不过就在大家蠢蠢欲动的时候,却突然被韩*阻止了,目光在其的身上大量半响,忽然冷笑了起来。

“凭你也敢跟我放肆!没有封云修的话,你就是个乞丐。”

或许是为了激怒张明的缘故,竟然无疑间戳中了后者的要害,曾今几时不就是被封云修施舍,才在他娘临终前,答应要保护封云修的吗。

本来事实无可厚非,不过从这些人的嘴巴里讲出来,那就另当别论了,特别是听见对方的笑声,更加令他怒火中烧。

“岂有此理,不杀光你们,我誓不为人。”

突然从张明的嘴里,惊起了一声咆哮,跟着就对面前的韩*飞扑上去,肥胖的身去飞在半空,竟然没有半点的迟钝,反倒身法轻健了得。

不过要是比起韩*,身怀元魂八重的修为,简直差了很多很多,没有等他扑中自己呢,后者突然飞脚而起。

断石脚……!

那张明浑然大震,可惜为时晚矣,在要闪躲的话,已经来不及了,没等反应就被狠狠的踢在胸口上,犹如脱了线的风筝,重新又倒飞了出去。

“韩总管好脚法……”

“果然是我们的大哥。”

其余统领府的人,忍不住拍手叫好,感情全是马屁精英,不断的给其拍马屁,后者必然得意忘形,备不住要寒暄几句了。

不过却惊吓了慕寒烟,本身已经没有人能帮助他们了,而张明又不是人家的对手,如果罗在她们的手里,后果可想而知了。

“张明大哥!”慕寒烟失声大叫。

上前就扶起了满嘴献血的张明,明明已经被打的吐血了,可是为了不让慕寒烟担心,后者不得不强撑脸面,对其狂笑表示,也不过如此。

慕寒烟又不是傻子,究竟是不是他说的那样,看表面就知道了,那里用多问什么,不过韩*就不能接受了。

方才被众人称赞过,好声得意的时候,他居然会给自己这么一句,心下顿时火恼起来,并咆哮道。“若非统领大人要留活口,凭你也能活下来。”

余下那些惊愕的侍卫,纷纷醒悟了过来,原来是韩力的主意,怪不得后者没有打死他了,就看实力也不可能会如此轻易啊。

倒是张明皱起了眉头,韩力的为人疾恶如仇,曾经要霸占慕寒烟失败,又被封云修多次挑衅,怎么可能会放过自己。

难道是打慕寒烟的主意?

回头想想却又感觉不对,若是打慕寒烟的主意,方才就傻了自己可以了,何必要留下他的性命,不可能对方对他也感性趣吧。

或许张明不是聪明的头脑,不过却是会分析事情的人,毕竟在封云修的身边,也不少年了,不可能连半点东西都没有学到。

何况每个家族的势力间,明争暗夺勾心斗角,早在他没有结识封云修的时候,就已经明白了,既然眼下所有的可能都被否定了,那么能够解释过去的,就是要用己方对付封云修了。

不行!绝对不能那么做……

如今封云修专心对付韩力,若是被他们擒了去,必然会乱封云修的心神,所为高手过招,胜败就在瞬间。

何况韩力的心思歹毒,没准就会要挟封云修自杀呢,届时没有帮助后者,反而换拖累了他们,叫张明于心何忍呢。

于是不解的看向了慕寒烟,霍然就明白了后者的心意,乃是见此人对封云修的重要,才会故意擒住她的。

“张……张大哥……”慕寒烟不解的说道。

看向后者凝重的脸色,虽然不明白他想的什么,不过却也知道跟封云修有关系了,很显然他们都是在乎后者安危的人,居然同时间内,想到的都是一个人。

“还是不要做无谓的挣扎了,乖乖跟我们走,能少不少的折磨呢。”韩*冷笑道。

同时对着身边的两名侍卫示意,后者立马会意,上前就要将地上的二人带走。

可是张明是什么性格,何况被他们带走,等待他们的就是伤害封云修,暗下早就做好了准备,就等着他们接近自己呢。

“快点起来……”

两名侍卫停在后者的面前,正要伸手去抓慕寒烟的时候,张明猛然起身,鼓起了全身的力量,分开左右开弓,狠狠的打向了那两名侍卫。

“去死吧!”

张明的咆哮声,几乎震惊了在场所有人,包括韩*在内,无不为之愕然,就是那两名弟子惊愕的瞬间,同时感觉胸口吃痛,脚下不由自主的退后了两步。

啊……!

稳住身体后,那两名侍卫的脸色,顿时变得苍白起来,不禁捂着胸口跪在了地上,心下暗自庆幸,倘若后者的修为再高几分,恐怕他们的性命就不保了。

“你……”那两名弟子登时语塞。

胸口传来的剧痛,伴着血气翻滚,若不赶紧运功抵挡,恐怕当场就会吐血身亡,故此才不敢声张了。

反倒是从惊骇中醒过来的韩*,则勃然大怒,没有想到对方吃他一击,仍然还能够运息伤人,不禁羞红了脸面。

“怎么样!敢对本大爷无礼……”

不过张明已经是强弩之末,特别是方才强行运息,竟然完全没有顾虑到本身的伤势,如今算是伤上加伤,话说一半就吐了口鲜血。

“张大哥!”

如此可急坏了慕寒烟,没有想到他竟然会真的受伤了,故赶紧就扶住了张明,心下大为震撼。

“不……不能让他们带走我们,会……会对兄弟不利的。”张明吃力的说道。

成功将对方的奸计告知了慕寒烟,后者幡然醒悟,怪不得不肯杀死张明,原来是醉翁之意不在酒,而是要对付封云修。

事先连她都感觉到了奇怪,就是没有想到会是如此的结果,于是对后者的恨意,凭空又增添了几分。

要知道慕寒烟可是个甘愿为其付出生命的人,如今居然对方明目张胆的来擒他们,怎么会让他们得呈呢。

不禁从心底生出个可怕的念头,那就是宁愿死掉,也不会被他们利用自己,去威胁封云修乖乖就范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