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9章 施以颜色报复/绝世武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待封云修回到封家,得知慕寒烟被擒后,果然勃然大怒,竟然没有想到后者是要对付他,毕竟有墨家参与其中呢。

说到底韩力的敌人,并非由他独家做大,而是联手抗敌,就算要回来报复,恐怕那墨无痕也有罪过才是。

然而,封云修并不清楚,区区的墨无痕怎么可能被后者放在眼里,反倒是他后来居上,倒是令其满怀担忧了。

无论是魄气或者实力,封云修都有可能成为日后主宰,而他们之间的不快,必然会引发报复,那韩力绝对是有了先见之明。

不过对于张明等人而言,只要封云修无恙,变能够救出慕寒烟,就凭韩力如何了得,恐怕都不是封云修的对手,不然曾经也就不会放由后者去统领府杀人了。

特别是墨流滔,看着回来后的封云修,简直两眼放光,适才还在为了他们的安危担忧,不过却因封云修的回来,就断定了墨无痕是安全的。

可是他并没有马上离开封家,毕竟慕寒烟被人擒走,他也在场呢,与他脱不了其中的干系。

“在下有愧封家主所托,没能保护住慕寒烟姑娘的安全。”墨流滔羞愧的垂下了脑袋。

在韩力的面前,他确实不是人家的对手,不然也不会任由对方将人带走了,故此始终都彷徨不安,万一后者有何不测,岂不是因他而失的。

不过封云修没有怪罪于他,毕竟后者的修为在哪儿呢,那里是墨流滔能够对付的,加上后者性格耿直,也不会是那种小人的。

可是在场的几位长老,不禁令其皱了眉头,据说他们是来维护家主府的,可是韩力就如此轻易地将人救走,难道他们会不知道。

又或者是有其它的隐情,几位长老不方便言明了,于是不解的看向了大家,同时露出疑惑的模样,感情就是询问他们的经过呢。

如此可就为难了大家,纷纷垂下了脑袋,满脸尴尬的表情,谁都无法应对这个问题,然而被封云修看在眼里,方知有问题的存在了。

“尔等莫非有难言之隐。”封云修不解的问道。

自从他执掌封家以来,这些人就如同消失了一般,根本不会突然冒出来,还是打着保卫封家的旗号,难道会是吃错药了不成。

“回……回禀家主,老……老朽不才。”

其中一名长老,满脸羞愧的施礼,却并没有讲出有用的话,而是重新站回到自己的位置了。

反倒是张明看不下去了,明明就是期望封云修死的主,居然摇身变成了救主的奴才,莫非是自己冤枉他们了不成。

气的后者咬牙切齿,指着在场的长老们就破口大骂,同时将他们如何被迫己方,叫出慕寒烟的事情都讲了出来。

那封云修听到张明的话,简直眉头都拧成了疙瘩,家主府有了为难,他们身为封家长老,不但没有帮忙,反倒还要落井下石。

如此反过来帮着敌人,难道封家换能够容下他们不成,立即就将矛头对向了那群长老,不过回念想到,他们都是封家多年的长老。

就算是往日没有功劳,也有苦劳才是呢,怎么能够说啥掉他们就杀掉他们呢,而且当下刚刚除掉了封远萧。

封家上下人心惶惶,还没有落个稳定,故才不能够立即执行,方才犹豫片刻后,果断就笑了起来。

“尔等不过是为了封家着想,张明太多虑了。”封云修笑着说道。

他心里明白,这些人虽然不成气候,却对封家的弟子尤其重要,毕竟每个人身上,都有数十名弟子,不可能一并除掉的。

欲除其人,必先断其羽翼。如此肤浅的道理,封云修不会不明白的,此刻乃是封家家主,总不能将其灭掉,甚至不顾封家的未来吧。

满脸愤怒的张明,登时就怒火中烧了,明明大家是要造反,封云修竟然会讲出如此的话来,感情是要养虎为患不成。

若非是慕寒烟被擒走了,他才懒得这么生气,毕竟封家的事情,已经乱的够乱了,不可能会瞬间清理掉的。

“可是这些人……”张明登时大怒。

不过没有等他把话说完,封云修就突然打断了,并笑着示意,乃是他想的太多,就不必多谈了。

在旁的墨流滔登时就明白了封云修的意思,于是上前将其拉了回去,并对封云修点头示意,他是墨家长老,平日里也经常干涉家务。

对于后者的用意,看后就非常的明白了,故才没有向张明那样莽撞,不禁暗暗佩服封云修,莫看他年纪不大,却实有大将的风范,将来必然不是池中之物。

然而那群造反的长老,则纷纷目瞪口呆,就等着看封云修的表态,心里简直都吓坏了他们,故才没有马上回答。

而封云修的目的很简单,此刻不是处理家务的时候,眼下最要紧的就是救出慕寒烟,彻底消灭了韩力的势力。

届时他封家必定名声大臊,苏城上下肯定会无人不知的,也就借着如此机会,成功的整顿封家,自然就没有人敢议论了。

故此才对余下的长老微笑示意,并表示他们可以离开,不过却因非常的时期,还是不要离开封家为好,以保卫封家为借口,成功软禁了他们。

那些长老不是傻子,不会不明白他的意思,故面面相觑,却无一人敢上前说话,深怕触怒了对方,来个雷霆万钧,最后死掉的必然是他自己了。

于是就纷纷拜别了封云修,各自退身而去,顷刻间就使大殿上剩下他们几个人了,而封云修的目光,则变得严厉了起来。

“封家主好气魄,不愧是封家的家主。”墨流滔上前赞道。

乃是个聪明人,同样明白不是处决长老的时候,而且封家长老居多,若是尽数殆尽,必然会元气大伤,更加给了敌人报复的机会。

身在其位,如何能不为了将来着想,倒不是张明那样了,气的简直浑身发抖,心中一百个不服气,可就是不敢对封云修发难。

乃是担心慕寒烟,毕竟后者已经从他面前遇害了两次,可不都是他的失职造成的,如今封云修没有他发火,又怎么能反咬人家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