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2章 见色起意/绝世武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莫说韩力的为人狡诈,就算是换做了旁人,被他们联手打击后,恐怕都不会善罢甘休的。

如果失去了封云修这个好伙伴,剩下孤身奋战的墨无痕,绝对奈何不了韩力,毕竟后者的修为已经非常明显了,乃是玄魂的巅峰。

就算给墨无痕些时日,恐怕都难以追上人家,更不要说凭他一己之力,就要对付后者了,简直就是痴心妄想。

所以墨流滔才断定,当后者得知情况后,肯定会踊跃的参加,不然就会对不住朋友,更加对不住他自己了。

期初墨无痕确实有股冲动,欲要起身赶去统领府的,可是回念想到,韩力的实力太过恐怖了,竟然连他跟封云修联手,都不是人家的对手。

起码并没有占到什么便宜不是,所以才不得不重新的思索,倘若都中了后者的奸计,又该如何的去做准备了,毕竟墨家的势力那么大,总不能说没有就消失了吧。

何况今日白家见封云修的事情,已经让他丢尽了颜面,并非是他怪罪封云修,可后者毕竟是见证者,于情于理都多少有些不爽的。

在他的眼里,封云修不过是后起之秀,怎么可能会跟他并驾驱使呢,不过是要利用后者,才不得不已兄弟相称的。

可是那白家的白万财,却偏偏狠狠的打击了他,才令他明白过来,原来封云修的名头,远远的超过了他太多。

就算是海量的胸襟,恐怕都不能做到若无其事,无非就是权势面子的问题,让墨无痕感到了不爽而已。

故才犹豫起来,仔细衡量着其中的利弊,如今乃是墨流滔邀请,虽说理应相助的,却碍于面子问题,如此轻易地过去,恐怕会被人耻笑的。

无论如何墨无痕也是墨家家主,岂可被人认为是巴结的意思,终于无奈的叹息了一声,然后就坐会到自己的座位上。

“难……难道家主……”

那墨流滔颇为震惊,居然没有想到,后者会是如此态度,完全跟他事先所预料的不同,那里有顾及联盟的关系。

倒是墨无痕灵机应变,若是被墨流滔得知他的心意,必然会生起二心,届时告知了封云修,倘若后者不死,他可就糟糕了。

对于墨流滔的为人,乃是非常明白的,毕竟在他身边那么久了,究竟每天想的什么,不会不清楚的,加上后者又是练术师,名声早就扬传在外了。

所谓功高震主,墨无痕不得不怕,故才对其表示,韩力已然处落下风,可是擒住慕寒烟,就可以力挽狂澜,若是威胁封云修,恐怕并不是轻易对付的。

乃是担心封云修临阵倒戈,毕竟后者及慕寒烟的关系,大家都是有目共睹的,韩力提出过份的要求,那封云修也是无计可施呢。

如此讲来的话,墨流滔多少就能体会了,试想白天与之交战,己方两大高手用场,必然可以力挫后者。

而韩力又岂是泛泛之辈,故此才心有不甘,跑去封家擒走了慕寒烟,如今要求封云修去解救,必然就是要加害后者。

凭统领府的实力,绝对不是寻常人可比的,就算墨无痕有些畏惧,也是理应当然的,并不能让人恼火。

不过很显然若是不去帮助的话,封云修的处境就更加危险了,没准就会被其所害,剩下墨家独自面对的话,自然也就距离灭亡不远了。

都是精明人,不会想不明白里面的后果,特别是那墨无痕,猛然想起了白家的事情,不禁陷入来人沉思当中。

话说白万财贵为城主,自下出了如此大的事情,不会是没有风声的,何况韩力曾经还要他伸以援手,无疑不是说明乃清清楚楚。

不过既然因为韩力的为人,白家拒绝与其为伍,何故又在其后叫走了封云修,不得不令人反思,没准就是他白家的计谋,也不一定呢。

可是墨流滔却不明白,因为那是他身在封家,而封云修回去后,由于处理封家长老的事情,并没有谈及此事,故才满脸困惑的看向了后者。

“莫非家主还有什么顾虑。”

从大局上来讲,苏城已经是危难当中,不过却是彼此的牵制,才令大家不敢胡来,不然千载难逢的机会,任谁会有心要放过了。

“没错!本家主乃是担心拜祭……”墨无痕仰面叹息。

故将事情的经过,都讲给了墨流滔知道,然后无奈的摇头,表示白家独自做大,绝对不会袖手膀胱,特别是对封墨两家壮大,将来绝对会威胁到人家的。

而那墨流滔总算是明白了,原来墨无痕没有立马相助,乃是担心白家的动机,倘若白家左手渔翁之利,岂不是顷刻间就吞并了三家势力。

事情可大可小,毕竟都是雄踞一方的霸主,不得不为自己的家业着想,任谁恐怕都不想让祖宗的家业,毁在他们的手里吧。

不过最令人为难的,乃是被韩力威胁的封云修,经过与之相处的时间里,墨流滔充分的认识了封云修。

凭后者的习性,绝对是不会放纵慕寒烟而不顾的,就听说他上次大闹统领府,就能想明白些了,寻常人那里有胆色那么做,再怎么说统领府也是凌驾于他们之上的存在。

如今天色渐晚,墨流滔更是身受使命,如果请不动墨无痕,那么封云修的情况自然就危险了,而且看墨无痕的架势,并没有要相助的意思。

“倘若家主不伸于援手,恐怕封家会……”

突然欲言又止,墨流滔也不想说封家灭亡,毕竟墨家跟人家属于同一阵线,倘若封家被灭,迟早都会数落到墨家的头上。

身为墨家长老,无论是于公于私,墨流滔都没有作势不理的道理,心中隐隐冒出个想法,如果墨无痕不去相助的话,那么他墨流滔,就不能不尽朋友的本分。

不过墨无痕何等精明,当即就明白了他的心意,并半眯着眼睛看向了后者。“统领府并非寻常家族,何况韩力有了准备,你可不要自寻死路啊。”

对于墨无痕的意思非常明白,墨流滔死了算什么,可是却会因此迁怒后者,必然会加快韩力的报复心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