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6章 神秘的黑衣人/绝世武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想那韩力是什么样的人,旁人恐怕还不好说,可是经历过来的慕寒烟,却不会不明白的。

若是没有封云修及时出手的话,恐怕眼下的慕寒烟,已经成为了残花败柳,哪里还有脸面活在世上,更加没有脸面在面对封云修了。

可惜老天总有捉弄人的时候,明明刚出虎穴,结果又被其它的凶兽给敲上了,总之是逃不过韩力的魔爪。

仿佛是看出了慕寒烟脸上委屈,那韩力更加的心急了起来,故仰面叹息,之恨时间过的太慢,不然消灭了封云修,这个惹人怜的女子,可就成为他的猎物了。

“你放心吧,老夫必然会好好对你的。”韩力上前凑近。

说着,抬手在慕寒烟的脸上捏了一把,竟然发现此人乃是下人的身份,皮肤竟然比那些小姐宫主的都要好。

韩力是个什么样的人物,什么样的女人没有见过,不过却是眼前的女婢,才是他最动心的,故才不觉的春心动荡,险些就要上去亲吻几口。

不过剩下来得理智告诉他,起码现在换不能那么做,恐怕会激怒了封云修,毕竟究竟结果怎么样,还是未知数呢,于是便清醒了过来。

“怪不得封云修,为了你会什么都做。”韩力恍然道。

如此近距离的看着对方,莫说是年少无知的封云修了,甚至连他这样的老江湖,都为之心动,不免封云修会冲动行事的。

不过恰好也是中了他的奸计,只要封云修赶来的话,必然会跟封小梅联手,同时对付后者的。

无论墨家的家主来是不来,反正杀死了封云修,剩下他那把老骨头,也就没有太大的威胁了,所以韩力的想法,最后还是由他胜出的。

反倒是慕寒烟被吓了一条,或许是了解封云修的为人,几次都救她于危难中,甚至这次恐怕也不会例外的。

可以说后者有了现在的地位,已经实属不易了,不能够为了她而失去了先前的努力,故此又开始哀求了起来,就是期望后者能够放过封云修。

可是韩力那里会如此的愚蠢,好容易才能够擒住慕寒烟,若是没有她的威胁,那封云修岂是容易对付的。

若是没有经过此次交手,或许会不将封云修放在眼里,不过领教了他的绝焱神心后,却大大改变了主意。

整个就推翻了以往的观点,重新认识了封云修的实力,虽说绝焱神心究竟是什么,他还并不清楚,不过就看后者实力,就不难想到,那绝对是件异宝。

可惜竟然落入封云修的手里,不然凭他统领府的地位,必然能够统领四方,何故要在白家卑躬屈膝了。

而且白万财竟然在他为难时,表示出中立的态度,居然没有伸以援手,就是再没有脾气,也不可能不做计较吧。

所以后者的内心,已经暗下决定,非要在有机会的时候,将白家铲除掉,也好能够除掉今日的恶气。

也就是诸多想法,显然不能答应慕寒烟的要求,如果放过封云修,将来必然后患无穷,加上有个被蒙在鼓里的封小梅,肯定更加会危险的。

于是朗笑三声,对着慕寒烟表示,并非是他不要放过,而是封云修会主动来送死的,到了那时候恐怕连他都说了不算。

不对慕寒烟并不是傻子,她心里明白后者的用意,更加清楚封云修的想法,若是韩力没有得罪封云修,或者将自己擒来的话,封云修怎么会诊对他。

而且那封远萧被废掉的时候,他还险些就要除掉封云修呢,如今封云修再也不用害怕他们了,肯定就不会做缩头乌龟。

所以追根究底的来讲,统领府有如此的灾难,完全都是因他个人而起,根本就怪不得旁人什么,不过慕寒烟却也无言以对了。

究竟来讲,她是期望封云修能不要来,毕竟死了谁都不好,可惜唯一的梦想,如今恐怕已经实现不了了。

故缓缓的垂下脑袋,默默流出了泪水,不在理会站在旁边的韩力。

可是那韩力深知其中厉害,老在此处耽搁下去,也并不是办法,故才无奈的叹息了一声,跟着满脸得意的离开了囚室。

临走的时候不忘的叮嘱了句,乃是要其等候,过了今晚就是她重见天日的时候,当也是她坐上统领夫人的机会了。

对于统领夫人的名头,慕寒烟才不稀罕呢,在她心里就想着如何帮助封云修,而不是靠自己来威胁后者。

可是落入韩力的手中,就算有办法可行,恐怕她都做不到了,甚至连自杀都无法做到,更不要说试图逃跑了。

反倒是韩力不在乎这些,走出了囚室后,立即就叫人增添侍卫,好好看守住这里,不要被外来的人给劫走了。

形式已经不允许有半点差池,倘若没有慕寒烟牵制,封云修必定会成为他的噩梦,无论如何都要谨慎才是呢。

自封墨两家联手,那统领府的侍卫们,就已经暗暗察觉了,特别是韩*死后,让它们更加的恐慌起来。

虽然平日里默不作声,不轨心里比谁都害怕,要知道他们的敌人,可是封家的封云修,后者的盛名早就如雷贯耳,尽管没有见过他出手。

可是统领府上次死掉的侍卫,就足已证明了,绝对不是寻常的泛泛之辈,恐怕急于求成,会遭来杀身横祸。

故此当韩力下达命令,众人谁都不敢在犹豫,深怕对方灭掉了韩力,顺手会将他们除掉的,所以保护慕寒烟的安危,才是他们保全自己的方法。

“请大人放心,小人定会竭尽全力。”

两名侍卫齐齐施礼,并表示会将事情做的完美,毕竟他们都是统领府的人,出现了意外,对谁都不好。

对此韩力没有半点的怀疑,用人就要将人至于险境,哪怕后者有叛逆的心理,最后都不敢不顺应其事。

乃是韩力最为精明的作风,若是以权势要挟,必然事得其反,所以他才能够稳稳的坐在统领府的位置,达到这么多年的平安。

可是随着封远萧生出异心,那封云修正式的崛起,韩力屈之已久的地位,就开始发生变化,渐渐开始变得不牢固,甚至连性命还差点就断送在后者的手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